《双蝶影》

第26章 鬼头原是天仙女

作者:秋梦痕

巧巧听到洪洪捧她,口中不言,心里可乐啦!故意生气道:“笨驴也知道灌米汤,走罢!”

青青看到两巨人的样子真想笑,但不敢笑出来,轻声向蓝虹道:“虹哥哥,他们两个呀,心和口不和,天生一对巨活宝。”

青青看一缕轻烟从山谷升起,知道洪洪和巧巧不但很快打到了野物,而且已升火在烧烤啦!她侧顾蓝虹,正想告诉他,可是蓝虹这时却将两只眼睛注视着另一个方向的森林里,而且面显古怪之情。

“怎么啦?虹哥哥,你在看什么?”

她一面问,面却也朝着森林。

蓝虹道:

“青青,你快到洪师兄那儿去,我要去森林查一查看,我如在一个时辰不回来,你们就不必等我,直奔天笔峰,但要记住,不可去森林寻我,切切记住。”

青青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严重问题,否则绝对不会如此郑重其事,不便多问,问也不会说,她嗯了声起身,但回头道:“你要小心!”

蓝虹点头道:“你快去,我看到你去了再走,同时你们走的方向要偏在一点,尽可能不要走那森林边。”

青青怀着一肚子惊疑,吞吞吐吐地道:“虹哥哥,我担心死了,你一个人去,能不能透露一点点给我,免我胡思乱想。”

蓝虹叹道:

“就是发现那鬼头,你们吃过就走,最好先离开此地再吃。”

青青闻言,面色都变了,她已被鬼头捉过,真是余悸犹存,再也不说了,飞奔而去。

蓝虹在接近森林就将功力提足,甚至运出罡气护体,于是他悄悄而入,到了十丈内,她发现那片森林里面落叶竟有尺多厚,非得运起轻功不可,否则会发出沙沙之声。

森林的面积可不小,愈向内走,愈感阴森,地势却一直斜斜向上。估计走有大半里,蓝虹立住四下打量,发现右侧有一道凹地,形成森林深沟,于是他谨慎地向深沟行去。

出了那道沟,忽见当前是处悬崖,其高,足有百余丈,峭壁陡立,其险天成,而且两侧不定有名堂,于是小心接近。

巨石后不但有个古洞,而且门上横刻‘碧翠洞天’四个大字,蓝虹已经确定那鬼头是在洞内,抱定冒险一试。

估计这座洞府的年载太古老了,但不奇奥,转了一道弯就是内室,也有三间石室,都没有门了,也许近数百年没有人来过啦!

忽然间,一个少女的背影出现在一间石室内,蓝虹乍然一见,背影好熟,冲口叫出道:“花姐,是你!”

背立的女子闻声,似也一惊,如电转过来,不对!她长相虽也是绝色少女,但看情形,比花仙小了好几岁。

“你!”蓝虹发现不对,但却见到石室中唯一的石桌上有一张人皮面具,不由豁然。

少女娇嗔道:“你是什么人?竟敢闯进来?”

蓝虹笑道:“我名钟魁!”

少女冷笑道:“看到我的秘密就是死!”

蓝虹大笑道:“呵我一口气?试试看!”

少女张开樱桃口,猛地向蓝虹呵出,突然一股异香喷到,竟使石室充满清幽。

蓝虹哈哈笑道:

“原来是‘梦乡花’,我当是什么邪门哩!这是与失意草’有异曲同工的姐妹草,也是快绝种的葯草,不过‘失意草’有毒,能使人失去记忆,但我也在‘南海门’人手中遭遇过。”

少女看到他丝毫无恙,冷笑道:“你事先发动护体气罩,但仍旧难逃一死!”

说完似要采取另一行动。

蓝虹急急摇手道:

“慢点,慢点,要动手,有的是时间,先别急。”

少女道:“你有什么话快说!”

蓝虹道:

“我有三个同伴被你制住,而面带了很远的路,可是你没有杀她们,这是为什么?”

少女想了想道:“其中有个叫南风的!”

蓝虹点头道:“一点没错!”

少女道:“我喜欢她们,同时又查出她是好人。”

蓝虹道:“有个名叫神女的,她的手下死了可不少!”

蓝虹试探地说。

少女道:“哼!谁叫她们要围攻我!”

蓝虹道:“一个‘死亡党’人再邪也没有了,你却将他放过?”

少女道:

“我管他是邪是正,他只看我一眼就晕倒了,难道我能再下手杀?

蓝虹看出她比青青还不懂事,也更天真,又问道:“一个毫无武功的百姓,你将他杀死!”

少女道:

“他坏死了,将一个姑娘的衣服脱光,还要把人家压在下面,当然要杀。”

蓝虹道:“假设那女子是他妻子呢!你没有搞错吧?”

少女跳起道:

“你胡说,妻子会喊救命,好了,不要再问了,现在要你的命。”

蓝虹哈哈笑道:“不行,还有问题,问完了让你杀。”

少女急躁道:“真啰嗦,快问!”

蓝虹道:

“你带着鬼头面具,到处吓人,为的是什么?”

少女沉吟一下,哼声道:“把所有要夺昆布仙果的人都吓跑,只有我一个人去夺,不行吗?”

蓝虹摇头道:

“怕你的不是高手,是高手吓不退的,比方我吧!不但不怕你,而且又来找你,你想通没有,当然,吓不退的用真功夫,可是你有多大的功夫?”

少女道:

“你听过‘拉吉利之佛’这字号没有,今天天亮前我把他杀了。”

“啊!”蓝虹惊忖道:“能杀‘拉吉利之佛’,她的武功真不弱……”

少女哼声道:“你怕了?”

蓝虹摇头道:

“那是你仗轻功取胜,也许隐形偷袭了,对了,你把下半身,不,全身隐去,只剩下一领带面具的鬼头,仗轻功飘飘荡荡,这点子真不错。”

少女格格格地笑了,但又噘嘴道:

“哼!我杀‘拉吉利立佛’是取去面罩现身搏斗的,因为他施展‘颠魂倒魄’瑜珈功,我见了就讨厌,我把他竖起的一双腿全斩掉。”

蓝虹道:

“你施展‘斗换星移’步,这是失传的轻功心法,令师是谁?等会动上手,免得伤和气。”

少女噫声道:“你认识我的轻功?”

蓝虹忽然把身子飘起,挂在空中,也是荡来荡去,而且能开口笑道:“你可识得我的轻功?”

少女惊叫道:“盖世神功!”

蓝虹落下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这下可泄气啦!低头道:

“我叫元元,我师傅死了,我不愿再提他的名号。”

蓝虹道:

“我看我们也不必作仇人,你还是照你的方法去做,不过千万别乱杀人,必要时了要分出善恶才下手,你放心,我不但不会揭穿你的秘密,必要时还能暗助你。”

“真的!”少女高兴地跳起来,但忽又低下头。

蓝虹问道:“你又怎么了?”

少女抬起头来,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蓝虹,看呀看呀!接着问道:“你是‘龙爪神龙’?”

蓝虹笑道:“这是别人喊出来的,我叫蓝蝶影,单名一个虹字!”

元元道:

“我今年十八岁,从小师傅把我带到崆峒山的!虹……虹大侠,我以为我的武功可以闯江湖了,现在……现在……”

蓝虹上前扶住她双肩,轻轻拍了两下,道:

“你的武功确实非常高,可以走江湖,也可以与高手一拼,不过今后要多用脑筋,少用武功。你要知道,武功永远抵不过智慧,比方你吧,你用鬼头出现江湖,更比到处卖武功怕人得多,不瞒你,我也被你吓住了。”

元元高兴道:“我叫你蝶哥哥可好?”

蓝虹道:

“随便,也有叫我虹哥哥的,也有叫我小糊涂的,只要是自己人,叫什么都行。”

元元高兴得跳起道:

“我送你一件鬼头面具可好,但不许给别人看到。”

蓝虹点头笑道:“你有多少?也好,也许有时能用上。”

元元道:“我那具叫披发鬼,我送你一具叫青面鬼的!”

蓝虹忽然叫起来道:

“令师是家师好友,号称‘百面鬼王’是不是?”

元元惊奇道:

“是啊!家师活着的时候,他说只有一个朋友叫‘糊涂老人’,蝶哥哥,你是‘糊涂老人’的徒弟?”

蓝虹点头道:

“没错,说来说去,你我之间还有渊源,真是梦想不到。”

元元乐得笑个不停,忽在石室一角拿出一包吃的道:“蝶哥哥,这下你真是我哥哥了,真棒!来,我们吃东西。”

蓝虹正感肚子在叫啦,一着摆着大烤肉,乐不可支,搓搓手,不客气,一把一把地向嘴里塞。元元一见,更乐,格格笑道:“这里有水,拼命吃,噎不死。”

吃完了,蓝虹道:

“元元,昆布仙果不必太认真,其实那仙果确实有,却不是在‘天蜈法师’那儿,他得到的是假货,真货已下落不明。”

他把一切经过,详详细细地告诉她,又道:“以后我有时间,慢慢陪你去寻找。”

元元相信不疑,问道:“蝶哥哥,既然自己做手脚,那为什么又要加入争夺?”

蓝虹道:

“我是为了除魔安良,为朝廷,为百姓除害,同时我还有三个杀父仇人在死亡党里,为公为私,我不能不管嘛。”

元元道:“好,我在暗中帮你!”

蓝虹道:“千万别轻视,你可知道有哪些非常厉害的人物。”

元元道:

“我会查明白的,你知道的我全知道,也许你还有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唯独你的人我却不明白,不过我不会乱出手。”

蓝虹惊异道:“你也看到蜈蚣王?”

元元道:

“它的弱点在两钳之间,要杀虽不容易,但一定有机会。”

蓝虹笑道:“你真不简单,好了,我走了,你一切要小心,还是那话,多用脑筋。”

元元送到洞口,依依不舍地道:“蝶哥哥,你在人前莫叫我名字啊!”

蓝虹大笑道:“我叫你顽皮鬼!”

元元突然想起什么,追上叫道:“蝶哥哥,我几乎忘了一件大事告诉你!”

蓝虹急急问道:“什么大事?”

元元道:

“我有一个师叔是个大坏蛋,我师傅是他害死的,他叫‘武林一毒’,不过他也不能动了。可是他的徒弟‘千变郎君’比他师傅更坏,现在也学成下山了,他也是带面具的高手,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带任何样的面具,都喜欢在两眉之间点上一颗豆大的朱点,遇上要留心,他杀人是全凭好恶,毫无理由,常在别人不防之际出手。”

蓝虹点头道:“我记下就是!”

蓝虹离开森林,这不可糟,只知方向,路途不熟,呆立一会,摇摇头,只好照直奔,看着又是黄昏啦!

天笔峰已被黄昏吞没,蓝虹怎么也看不出来,单独一人,只好在原始地区翻高越低,但他心中想念着元元,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单身住古洞,不管她武功如何,想一想也十分可怜。

“小子,这里不通,有人在右侧等你们!”

蓝虹闻声喜叫道:“二老为何在此?”

他看到一座石上蹲着‘冷眼’和‘旁观’,立即过去拱手。

“冷眼”道:

“走人家不赢,打人家不过,现在是你们小子的天下了,我们老人家只做通风报信的工作,小子,天笔峰不似瘟疫谷,易守难攻,各方人马都去了!”

蓝虹道:“二老说,有人等我们,他是谁?”

旁观道:

“大官儿,对了,你们一道有六个,为何只有你一个人?”

蓝虹道:“分开行动!”

“冷眼”指示蓝虹道:

“有一个非常坏的坏小子出现了,你小子要小心,同时又出现一个鬼头女孩子,相信你小子已见过。”

蓝虹知道二老所说的,但却不与说明,立即拱手告别。

在路上,蓝虹又伤脑筋了,所谓‘大官’,八成又是千里侯,在危险关头,有千里侯朱全忠在身边,那真是一只大包袱,护着他的责任已经够重了,哪有时间去对付敌人?一面走一面想,不久,忽听一位老人哈哈大笑道:“小子,终于等着你了!”

蓝虹一看是大蒲扇,不禁呆了呆,问道:“千里侯呢?”

大蒲扇见问,也是一愣,摇头道:“没见过,他与高耀君等留在镇南关,为何问我老人家?”

蓝虹松口气,暗忖道:“所谓‘大官’,原来指的是‘供奉大官’!”

只见大蒲扇,不见年烟斗,蓝虹又有了疑问,举目四望,噫声道:“前辈,一串穿两只蚱蜢,为何有只不见了?”

大蒲扇笑道:“你放心!他在那面沟中‘出恭’,吃坏肚子啦!”

蓝虹吁口气道:“大便就大便,说什么出恭?”

大蒲扇道:

“哎!小子,这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鬼头原是天仙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