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7章 诛蜈王抢救千里侯

作者:秋梦痕

“魔诸葛”点点头,叹口气道:“我已料到,那秘姬的武功深不可测,但我没有想到,世间还有另外一个同样的少女。”

花仙笑道:

“这一场打斗激发我重新再练的心理,也许十年后能到达她们的的境地。”

“魔诸葛”笑道:“那不成了老太婆了?”

花仙道:“管他!我又不嫁人,到时学金蝶影,出家当尼姑。”

南风笑道:“好,我和依露陪你!”

“魔诸葛”摇头道:

“别说傻话,出象不是人人能办得到的!注意看,这一场如果她们不住手,只怕打上三天三夜也没有完的。”

突然一条人影出现,同时发出大喝:“住手!住手!”

人落影显,“魔诸葛”跳起道:“小糊涂!”

蓝虹一到当地,打斗立即停止,而且二女同时向他招呼,又同时扑去。

花仙噫声道:“那个少女也认得小糊涂!”

南风道:“他真是个迷女人的家伙!”

依露笑道:“可是他对所有的一视同仁!”

秘姬走近蓝虹,一指旁边少女道:“小糊涂,她是谁?”

蓝虹笑道:

“她叫元元,你看她,比青青更天真,你们为何打起来?”

元元娇笑道:

“蝶哥哥,这姐姐在那里吃烤鸡,是我隐身偷了她一半。”

蓝虹哈哈笑道:

“那就是你不对了,光天化日下作小偷,太不像话。”

秘姬忍不住,噗哧笑道:

“我当她是‘死亡党’,因为那面河床下全是死亡党,又因只有‘死亡党’人才能隐身,我倒是不气她作小偷。”

这时“魔诸葛”他们全现身出来,大家笑哈哈地自我介绍一番,立即气氛非常融洽。

“魔诸葛”急急道:“小糊涂,‘千变郎君’的事,我想你已知道,但不明他与神女搞上了吧?”

蓝虹道:

“在我心中早有这个预感,现在她们与‘死亡党’硬拼,我们只作壁上观,等利用他攻打天笔峰完再下手了。”

花仙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蓝虹道:

“此地离天笔峰还有四十里,说远不要半个时辰赶得到,说近嘛,焕蚣帮的眼线、暗卡不至放这么远,我已找到一个地方藏身,大家到那儿观动静。”

元元道:

“我上过天笔峰最高处,那儿四面飞崖斗石,蜈蚣帮分三层把守,人数有百多个,全是高手,还有两条巨蜈蚣带着成千三层尺的小蜈蚣守最下一层,真如铜墙铁壁。”

“魔诸葛”惊奇道:

“在瘟疫谷,蜈蚣帮的二三流全完了,孰料还有如此多。”

蓝虹问元元道:“你冒险到什么地方,看到的还有什么?”

元元道:

“‘天蜈法师’在天笔峰最高处一座庙中,他身边还有两个与他同样老的人,长相比天蜈法师更难看,但不知是什么人物?可是他们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蓝虹道:

“这证明又多了两个厉害人物,现在我们快离开这里。”

秘姬道:“我要去会姆姆,暂时无法与你们一道去。”

元元道:“我也有事!”

蓝虹道:“顽皮鬼,你可不能再上天笔峰!”

元元笑道:“我知道你那三个仇人的藏处,我要捉来送给你。”

蓝虹道:

“不必,这不是时候,在我报仇之前,我还要查出乐四海的宝藏地,同时方剑和乌岳也有大批不义之财,非一一查出不可。”

元元道:“还有一个叫武震天的呢?”

蓝虹道:

“他这人为恶不多,小惩即可,罪不当死,近来他徒弟也不露面了。”

秘姬道:“你是指一个名叫艾勇的人?”

花仙道:“你见过他,这太太坏了!”

秘姬笑道:

“他已回老家了,有一天他遇见我,说了一大篇脏话,姆姆听了大怒,不出三招就把他劈倒在地,他的武功实在太差了。”

蓝虹叹道:

“他是金夫人的侄儿,也是金蝶影从小在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

花仙道:“你替他难过?”

蓝虹道:“不是难过,而是这青年太不检点!”

大家在说再见之下,各按去向分手,只有元元,她望着大家远去后还不动,相反,她竟留下来奔到河床的悬崖上向下看。

河床下面清楚得一目了然,没有一个活人啦!看到的除了二十几具尸体外,那就只有流水悠悠了。

“怪事,人都不见了,很糟糕,那个‘千变郎君’又失踪啦,这下又到哪里去找他?”

元元独自喃喃,嘀咕半天,忽又道:

“她们三个一定冲出重围去了,‘死亡党’则拼命死追,离不了去天笔峰。”

忽然她又想蓝虹的仇人,灵机一动,立即向南面急奔,大约在未申之交,元元奔到一个非常隐秘的山谷中,忖道:“希望他们还在里面藏着!”

进入山谷深处,忽然看到五个大汉,元元一见,立即停身,自言道:“死亡党!”

原来乐四海和乌岳、方剑三个行动并不自由,暗中始终有死亡党高手监视,很明显,那是怕他们逃走而失去宝藏。

三、五个“死亡党”高手,在武功高强,异能满身的元元眼中,那就不当一回事,她为了先声夺人,立即隐身,戴上面具,又施展她的绝活,鬼头飘飘荡荡,甚至发出阴阴惨惨的异声。

这时五个“死亡党”正在交谈什么,突闻异声,全被惊动,在阳光充足下,同时看鬼头,莫不发出惊吼之声,不约而同,五人同时扬手,居然发出五只十字飞轮,绕着鬼头旋转。

元元似早已见过这种奇怪东西,毫不在乎,岂知她那飘浮的鬼头,似要显显奇能,竟在五只十字飞轮中间穿梭,不但更快,而且使飞轮时发出锵锵之声。原来她在隐身时不时用指弹出劲为,打得飞轮发声。

五个“死亡党”似知遇上非常可怕的东西,猛地跳起,准备逃走。

元元哪能让他们脱身,忽然施出什么功夫,竟使五只飞轮起了反作用,一齐倒飞回去,居然绕着五个‘死亡党’人,只听‘咔嚓咔嚓’一阵,同时发出惨叫之声,岂知那五人全被自己的飞轮所杀。

鬼头毫不停留,猛向前飘!

这时乐四海、乌岳、方剑加上武震天,他们早已吓得缩作一团,动也不敢动,全部藏在一棵大树后。

“乐四海、乌岳、方剑、武震天,你们的阳寿已尽,是归天的时候啦!”鬼头发出非常恐怖而凄厉的声音。

四个人并非普通人,明理不至吓得如是严重,问题是他们亲眼看到五个死亡党的下场,太可怕了,他们早已魂飞魄散,完全丧失了勇气。

鬼头道:

“你们还有一线生路,你们想不想走?”

这四个只有武震天的功夫最差,可是他有心机,是个粗人,所以只有他还敢发声,但却抖着喉咙问道:“请……请……鬼王……快……说!”

鬼头顿顿地、又道:“财、宝!有钱能使鬼推磨,鬼也爱财!”

“我没有……有……财。”

“他……他……有。”

武震天忽又指着乐四海!

这时乐四海似松了一口气,壮胆道:“我……我愿交出所……有财宝!”

鬼头道:“你骗过白帝子,又骗过‘死亡党’,我可不上当,口说无凭!快点兑现,否是我要下手了。”

乐四海急急道:“我身上有藏宝图,我……我拿出来!”

说着立即从怀里拿出藏宝图。

鬼头突然一转,图从乐四海手中飘起。

“乐四海,只有这一张,这可是真的?”

元元装出来的声音实在严厉。

乐四海吓得发抖,又拿出一张道:“再……也没有了……”

两张都到了手,鬼头喝道:“你到西湖雷峰塔上去,苦苦的坐一年,不能出塔,否则没命。”

方剑抖声问道:“鬼王,老朽呢?”

元元看了想笑,但强忍道:“死!”

乌岳抢道着道:“我也有财宝,但没有乐四海多,可不可赎命!”

说着也拿出一张小图。

鬼头道:“只要心诚!照样赎命,你随乐四海去罢,算他有个伴。”

方剑急急道:“在下,在下……也有一点点!”

他却拿出一大把银票来,元元摄到手,凄凄地道:“你们三个要快走,尽可能早到雷峰塔避难,记住一年,少一刻也不可以,走!”

三人顾不得武震天,抱头鼠窜而去,剩下武震天,只见他满头冒汗,面如死灰。

鬼头冷笑道:“武震天,你的阳寿尚未到,但怕你作恶,现在废了你七成武功,留下三成给你出山回家。”

鬼头一飘而近,武震天立感全身一软,眼睛发黑,及至抬头,自知武功大失。

在半里外的树林里,元元又现出本来面目,只见她一面走,一面得意地笑个不停,自言自语,不时又拍拍袋子。

“嘿!这件事我该做对了,雷峰塔呆一年,到时蝶哥哥手到擒拿……对了,找到他才行,我不能把藏宝图丢啦!”

哪里去找?她事先没有问,于是一个人不快不徐地向西北方向走去。

元元不知已经身在天笔峰的范围之内,现在处处都有蜈蚣帮的的暗卡,她刚刚走进一个小凹地,身后就有四个大汉盯上,不过没有露面喝阻。

元元已知有人在后,她根本不在乎,不过她知是什么一回事了,忖道:“不对,蝶哥哥不会这样近,我找错了!”

想着抬头看看方位,侧身向北。

她后面四大汉有点糊涂,满以为元元是去探山的,一看她转了方向,也就不管啦!

走离两里,脱出天笔峰范围,元元后面消失了盯踪的人,她笑了,喃喃道:“蜈蚣帮只想死守那座天笔峰,没有找茬儿的份啦!”

忽然间,耳听正北远处传来几声喝叱,她愕然一怔,不知是谁在冲突,立即加力奔出。

在半里外,白帝子带了二十几个手下,摆开阵势,由他的老婆白女约束在一座林前没有动,但白帝子自己却与大蒲扇、长烟斗三个与神女,还有‘北海娇’及另处一个青年,杀得十分激烈。白帝子对神女,两个功力不相上下,但大蒲扇对‘北海娇’却捉襟见肘,处处受制,尤其是长烟斗的对手青年,只把老头子杀得气喘如牛,情势非常险恶。

这一场不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二老怎么会与白帝子联手,这时白帝子发声大叫道:“伊莉娜,快出手助长烟头。”

这一叫,却见伊莉娜,长身就待奔出,可是天空中突然发出怪笑,一颗鬼头飘飘荡荡,长发披散,犹如放风筝一般。

长烟斗的对手青年,一见鬼头,面色立变,大声叫道:“师妹,你要帮哪一边?”

鬼头发出凄凄厉厉地怪声,阴*道:“谁是你的师妹?你师傅欺师灭祖,暗算他的师兄,你是他的孽徒,我要收拾你。”

原来那青年就是‘千变郎君’,闻言大怒,猛地逼开长烟斗,发出长啸。

神女与‘北海娇”似知不妙,同时撤出,齐奔‘千变郎君’。

鬼头飘到三人头顶,阴阴笑道:“滚,今天我不杀人!”

“千变郎君”道:

“师妹,你连是非都不明,胳膊往处弯,我们有账将来算。”

鬼头阴笑道:

“将来,眼前你就难逃一死,‘九爪神龙’一旦找到你,我看你往哪里逃?”

“千变郎君”带着两名倭女,心倩沉重地离开当地,长烟斗拉了一把大蒲扇道:“今天不可思议,我们走!”

白帝子向伊莉娜走去,轻声道:“那鬼头是近日出现的,千万惹不得,我们带着大家退入林中去。”

鬼头飘了两圈,一看事情完了,却故意发出怪笑,飘飘荡荡地向北而去,但到了数里外落下,一晃又变回元元。

“顽皮鬼,你这手做得太好了!”

元元闻声一震,回头一看,吓叫道:“蝶哥哥!”

原来蓝虹就在她后面数尺处,只见他轻声道:“别大声,不远处有两个厉害人物!”

元元道:“是谁?”

蓝虹道:“先别管这两人,我倒要先问你,你如何走到这里来?这还是天笔峰下,到处都有暗卡。”

元元道:

“我是找你呀!对了,蝶哥哥是几时到的?白帝子为何与长烟斗他们联手?”

蓝虹笑道:“我比你早到,也是听到杀声音寻来,这次是白帝于主动帮二老,他似开始变了。”

元元道:“你应该出手收拾‘千变郎君’呀!”

蓝虹道:

“在未攻下天笔峰之前,这就等于内乱,自削力量,留下他们,利用他们,合力攻打蜈蚣帮,这是上策。”

元元豁然道:“啊,这样说,我没有出手是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诛蜈王抢救千里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