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28章 终南请救兵,长江起杀声

作者:秋梦痕

蓝虹带着秘姬和元元,退出天笔峰上那座庙,顺着杀声追查,及至南面崖上,忽然看到六个中年人三对三地阵容火拼,杀得难分难解。

秘姬轻声道:

“一面是‘死亡党’首领与他两个助手,另外一方是蜈蚣帮从未露过面的长老,看势双方势均力敌了,这一场,蜈蚣帮的精英尽出啦!”

蓝虹正待另查东西,忽见两条人影闪出,秘姬和元元同时要出手,蓝虹火速拦住道:“是自己人!”

“小子!你还在这里,快去追‘天蜈法师’,他逃走啦!”

来的是大蒲扇和长烟头,蓝虹急问道:“这里杀得如此紧张,老妖道怎么会逃呢?”

长烟斗道:

“邪门人物的行动,你当他是正人君子?现在东面峰下更精彩,老妖让两个师弟——‘火山两怪’挡住神女、‘北海娇’、‘千变郎君’,自己向北溜掉了。”

秘姬问道:“两怪施展‘回天仙人掌’没有?”

大蒲扇啊声道:“能将神女三人旋在里面的功夫就是左道‘回天仙人掌’?不错,正是那种功夫。”

蓝虹道:

“请二老通知大家,我要先追‘天蜈法师’,这老妖道比什么人都可怕,不能让他溜掉。”

说着向二女道:

“你们去监视‘火山两怪’一定要看出结果,我的意思明白没有?”

元元道:“最好看他们两败俱伤!”

蓝虹点头道:“快去!”

他没有时间客套,拔身而起,如电落下峰去,脚刚站地,忽见白帝子现身招呼,不由一怔。

“蓝兄!别误会,我知道老妖去向!”

见他出语诚恳,蓝虹笑道:“白兄知道在下面去追老妖?”

白帝子道:“当然,我是追赶蓝兄来的!”

蓝虹道:

“阁下又有什么花样了?你放弃手下不管,来追蓝某何为?”

白帝子叹声道:

“在下知道蓝兄对白某成见太深,所以处处提防,此来两件事必须告诉蓝兄,第一,‘天蜈法师’必然逃往内地,我知道他还有九个师兄在终南山修炼!第二,南疆群雄已大部下了山,目的在找你算账。”

蓝虹道:“多谢白兄告诉在下!”

白帝子道:

“你的地理不熟,在下又是路路通,能不能让在下做领路人?”

蓝虹不明他的心意,但又不愿示弱,笑道:“有白兄指引,好极了!”

白帝子大喜,立即陪行道:“走,先避开南疆群雄!”

秘姬与元元在蓝虹走后约有半个时辰,赶到神女被困的地方,发现起了非常大的变化,地被旋力卷得乱七八糟,草木摧残殆尽,‘火山两怪’已不见,神女、北海娇、‘千变郎君”也一个不见,然而四周却是尸体横七竖八,有搁在石上,有挂在树枝上,足足有二十几具之多。

“这死的全是倭人高手!”元元叫起来。

秘姬道:

“我简直搞不明白,难道‘火山两怪’杀死神女等又杀了这些才离开?或者这些倭人高手成群抢救,将那二女抢救逃脱,使两怪反过来杀死这批高手。”

元元道:“谁知道?”

“我老人家知道!”

秘姬看到一窝囊老头出现,喝道:“你是什么人?”

老头嘻嘻笑道:

“妞儿,别发威!听我老人家说,‘火山两怪’确是被这群人在外围抢攻,害得他们的‘回天仙人掌’无法集中真力,终被神女得到空隙脱困而逃。可是两怪怒火难消,反过来将这批冒死数主的家伙卷进风圈,这些东西不知死活,在风圈内全力挣扎,以致全部脱力死亡,你们看清楚,死得有多惨,一个个眼凸舌伸,好像是吊脖子死亡。”

秘姬忽然想到老人是谁了,立即叫道:“你老是糊涂伯伯!”

老人怪笑道:

“也许是吧!我徒儿和白帝子追‘天蜈老妖’去了,可能一直追往终南山,这两个老风妖也可能朝终南山走。”

元元急急道:

“当心蝶哥哥上白帝子的当,我们快追。”

秘姬道:

“峰顶事情未了,‘死亡党’首领不下于‘天蜈法师’,小糊涂不在这儿,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我们一走,那太危险。

老人道:

“那‘死亡党’首领现在带着五个仅剩的助手已向北行,你们可以追上去,他还有一手尚未露过的功夫,你们不可大意。”

秘姬急问道:“什么功夫?”

老人道:“我老人家亲眼看到他杀害三个蜈蚣帮长老人物,那不是他的十字飞轮,而是一种阴功。”

秘姬道:

“那三个蜈蚣帮老人我见过,着起来,功力与‘死亡党’首领差不多,死于阴功?那是什么阴功?”

老人道:

“你们快去暗盯,这事由我老人家来调查,这里的‘魔这个’等也由我来通知,当心,以暗盯为上。”

秘姬应声道:“糊涂伯伯,你老看到蒜头和尚他们没有?”

老人道:

“蒜头和尚、五花妖道、黑心羽士、‘茅山艳孀’、摩峰夫子、易理通士,加上长街老乞、沙丘疯人他们,一得到‘天蜈法师’带着昆布仙果开溜的消息,全部气得要死,一窝蜂似的追去啦!倒是南疆群雄还有一小部分尚在峰顶打斗,那是另有企图。”

元元道:“什么企图?”

老人道:“蜈蚣帮的财产!”

秘姬呼声道:

“他们入中原,名为找小糊涂,实际上就是为这个。”

老少分手后,秘姬与元元立即向北追出,她们脚下简直未落地。

两个少女对地理的熟悉,不下于一般老江湖,那就是她们活泼天真,东奔西跑的收获,尤其是元元,仗着鬼头的飘忽吓人,捉弄江湖武林,无事到处钻,连个伴都没有,简直居无定所,行无所方,所以她对各地都很熟,连走遍四方的秘姬亦自叹不如。

“死亡党”首领一行六个人,行动目标大,二女一路追查,沿途打听,在第四天就追到他们后面,为谨慎,秘姬不让元元行动,当然主要是提防对方阴功。

在第六天的早晨,当二女离开一座名叫‘水严坝’的山镇时,刚刚进入‘临贺岭’山区,忽然发现神女、‘北海娇’和‘千变郎君’出现在侧面的山道上,后面居然还带有八九个高手,秘姬奇怪道:

“神女还是剩下九个手下,居然没有在天笔峰死光。”

元元笑道:

“前后两大批,经过两次大失利,她也没有脸回国啦!”

秘姬点头笑道:

“奇怪的事,那个‘北海娇’的武功,比她高得多,为什么地位反不如她,现在‘千变郎君’被她们两个迷住,看势脱不了身啦!那两个倭女也是,慾达目的,不择手段,动不动竟然以身作饵,不惜贞操,真是恬不知耻。”

元元看到双方都走同一方向,猜想道:“他们难道也查出‘天蜈法师’的去向不成?”

秘姬道:“可见各方人物所布的眼线还不少,消息比我们还灵通。”

元元忽然一拉秘姬道:“我们快躲!”

秘姬道:“是南疆群雄从后面跟上来了?何必躲,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等来历,又未见过面,听听他们谈话也不错。”

元元道:

“都是四十以上的人,有十八个之多,不会找我们的茬儿?”

秘姬噫声道:“接近了,他们在急赶。”

不一会,后面十八个大汉和老人陆续的赶到了,秘姬说得没有错,他们看到路上走着两位少女只是显出稀奇,没有怀疑,中间有个大汉道:“中原人确实有点摸不透,这样美的两个少女,居然敢在外面游动。”

其中一老人道:

“中原人个个会武,也许这两个的家就在近处。”

后面忽然赶上一个大汉道:

“左右有可疑人物,盟主叫我们提高警觉。”

有个老人毫不以为然道:

“甘蹄南真是大惊小怪,大家为什么推他带队。”

又有一老人道:“副盟主,小心一点是对的。”

被称为副盟主的哼声道:“我巴德尤斯比他少一票变成副的,为何不比武,苦拿,你回去告诉老甘,左侧是东洋倭女,右侧是‘死亡党’,两方的力量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叫他少大惊小怪。”

名叫苦拿的壮汉应声退了回去,可是后面又有人上来报信道:“消息不好,我们留在天笔峰的人完了!”

这一消息却使一行人惊叫起来了,巴德尤斯大声道:“有这种事?”

那报信壮汉道:

“只有负责领队七七林带伤追来,其他的都在混战中死亡。”

一行人说着话,很快通过二女之前,元元轻声道:

“南疆群雄只剩下十九个了,也许这十九个是全部中的精华,原来他们也选出盟主和副盟主,显然是有计划而来的。”

经过二人又跟了几天,愈到内地,官府渐渐查得严了,所有江湖人的行动也就不敢放肆,行动自然慢了,到了湖南洞庭,秘姬向元元道:

“现在确定各路人马奔终南山无疑啦!我们也不再跟着这三方的人物走,这太吃力了。”

元元问道:“如何走法?”

秘姬道:“走官道,穿山越岭大辛苦?”

忽见一个蒙面尼姑向二女迎上!

秘姬一见,立即招呼道:“金蝶影!金蝶影!”

尼姑合十道:“施主,贫尼清心,俗名不用了。”

秘姬问道:

“金姐,我还是要这样称呼你,你此来一定有消息要告诉我?”

尼姑道:

“蓝虹已追上‘天蜈法师’,二人打得非常激烈,很不幸,白帝子加入负伤,蓝虹为了救他,又让‘天蜈法师’逃掉,现在蓝虹为了替白带子治伤,不得不停留在湖北虎牙山下,你们可直奔虎牙山。”

元元道:“多谢师太,请问白帝子伤得怎么样了?”

尼姑道:

“他拼命想抢那假昆布仙果,结果遭了‘天蜈法师’一招‘天蜈掌’,中毒很深,如不是蓝虹的医理精深,他早没有命。”

秘姬道:“他妻子白女还没赶上?”

尼姑道:

“伊莉娜带着白帝子大批手下由另一路线北上,现在比你们超前不多,‘魔诸葛’和花仙在你们右面百余里,但不必横过去会面,你们能赶到虎牙山就行了,蓝虹需要人手帮忙。”

秘姬道:“我们的人员没有损伤?”

尼姑道:

“只有洪洪遭遇一个尼泊尔人负了一点内伤,那不要紧。”

元元啊声道:

“我知道那尼泊尔人是内功高手,名叫‘五铁古’,他怎么样了?”

尼姑道:“被洪洪的神力打死了!”

她说完又道:

“你们当心南疆群雄中的两个人,一个是盟主甘蹄南,他练有密宗神动中‘无影掌’,副盟主巴德尤斯,他练有‘黑沙无风掌’,这两个不可轻视。”

说完,尼姑念声佛号走了!

元元向秘姬道:“天竺密宗武功,我懂得不多,你呢?”

秘姬道:“离不开虚实互用,‘无影’与‘无风’大体存同一个‘幻’字,实即是虚,虚即是实,一旦遇上,莫忘这个秘诀就行了。”

二女本来想走官道,可是现在又不能啦!经过两个商议之下,偏向左侧,尽可能绕过前面三方,直奔虎牙山。

虎牙山紧靠长江北岸,而荆门山却紧靠长江南岸,要到虎牙山,必须渡江,二女尽一天多一点的时间赶到宜都城,时已到了二更。元元年轻,这段时间,她对秘姬很尊重,凡事都要征得她同意,这时一看城门开仍旧开着,而且行人依然络绎不断,于是她又问道:

“秘姐,就此过江还是在城中落店,等明天一亮才走?”

这句话可使秘姬难以决定,想想后道:“这段江面,固有虎牙和荆门两小山夹峙,水流急湍,二更后恐怕没有渡过船。”

元元悄声道:“凭我们轻功,要什么渡船?”

秘姬一看行人太多,伸手拉她一把,走到距离别人远一点轻声道:“妹子,你知道小糊涂藏在什么地方治伤?这是一,我们的行动不宜暴露,你想的那种渡法不适宜,我们进城后,赶快吃东西,找个客栈住一夜,也许有人送消息。”

元元道:

“饿是饿了,我怕蝶哥哥有危险,如果他运用内功疗伤,一旦出事,真不堪想。”

秘姬思忖道:“这丫头对蓝虹有意思了!”

她心中是这样想,可是她自己也搞不明白,脑子里不时也出现蓝虹的影子,也许她比任何少女文静,表面上谁都看不出。

秘姬道:

“妹子,小糊涂做事,每一步踏下,地面一定有个洞,他之所以成功,原因就在这里,他绝对不会飘浮不定的做傻事,也许他为了不让白帝子伤势恶化而不得不冒险,但他的冒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终南请救兵,长江起杀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