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3章 白日魂与黄天鬼

作者:秋梦痕

快近黄昏,铁门关内城里,反而显得十分平静,街道上连一个江湖人物也不见了。

马老爹替蓝蝶影整理晚上的夜装,他忽然想起,经常黑夜穿黑衣,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破绽。因此,他在午餐后到街上,替蓝蝶影买了一套紫色衣装,用红包头蒙面,自己竟买了一套渔家装扮,仍旧用黑巾蒙面,小吉吉不在乎,只求不露面形,他什么都穿。

晚餐提前开,蓝蝶影请马老爹把店钱先结算清楚,他已不打算回店了。

到了初更,马老爹伸头窗外,四面望望,高兴道:“今晚没有月色,云层厚,适宜行动。”

小吉吉道:

“公子,到时不好联络,你先指定会面地点才行。”

蓝蝶影向老爹道:

“你老决定好了,下一程应向什么地方去查探?”

马老爹想想后道:

“照理说,目前各方都有可疑人物在场,如‘五岳神通’首脑,‘四极财王’、‘八方剑魔’,也许另有未现形的大魔头。当然,广泛追查是办不到的,可是不能不确定一方去追查?”

蓝蝶影道:

“会面地点暂时不定好了,我会找你们的,必要时再回客栈,不过今晚一定很乱,我最担心吉吉,千万别强出头。”

吉吉笑道:

“公子放心,我在暗中盯着你就行了,吃不下的我不会动手呀!”

老爹道:

“蝶儿,今晚你不能不带‘天之剑’了,带在身边,就是不动用它,也比在吉吉身上背着安全。”

蓝蝶影依言从吉吉身人接过剑包,插上腰带,然后静静地躺了一会,等到二更打完,估计差不多了,各方都有行动了,于是向吉吉和老爹道:

“首先勿近庄,我们分三个方位暗查一周,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名堂。”

三人闪出窗外,各分东西,瞬间不见。

在金家庄,这时有些紧张,庄主照蓝蝶影吩咐,早把力量集中在上房,但遭到极大的反对,首先是二庄主铁刚,他要守院子四周,理由是怕贼人放火。

金庄主不能说出原因,他怎么说呢!只有用老大的权威,硬将铁刚压住。

最难缠的是三小姐金蝶影,她认为自己的剑术武功在庄中是个秘密,连父亲都不知道,她谁都不怕,可是她忘了敌人来的太多,哪怕有通天本事,一入敌围,缠也会把她缠死,不过她对父亲也不敢太傲,但心中自有打算,到时她会单独行动的,也因此,金家庄几乎毁在她手中。

最不自量的是那艾男,不但不知自己的功力有多深,剑术有多强,满以为自己是名震江湖的‘横天一剑’武震天的徒弟,手中又有‘五花异剑’能奇中取胜,所以他口虽不言,心中早巳打定主意,决心一显身手,当然,这是他要向金蝶影面前表现一番,要意中人欣赏他。

突然由各方传来无数的异声,金家庄的人,立知灾难开始了。’

庄主大声道:

“各就岗位,死守上房,敌人发动了!”

当全庄能斗的人物各守岗位去后,眷属们立即躲到敢安全的地方,金德用返守住地下室进口处,他从来也没有像今晚这样紧张过。

金蝶影是庄内最强剑手,可是庄主不应该叫她守后上房要冲处,而且配以金花影,这时后花园已经黑影闪动,敌人不再发出异声,显然更接近了。

金花影忽然一指屋顶,轻声道:

“三妹!有几个登上屋顶了!”

金蝶影沉不住气,一拔腰间青霜剑,就要纵出去……。

金花影拉住道:“三妹!你不听爹的吩咐?”

金蝶影挥手震脱道:

“早就不认为爹的安排有道理,让贼人踏到头上来!大姐,你说,挨打好还是攻击好,你总守得住这道门吧!我把贼人赶下屋去。”

金花影想阻止已来不及,眼看妹妹上了屋。

这时屋上有三个高手,正感摸不出门路,一见上来个女子,其中一人嘿嘿冷笑道:“来了个臭娘们!”

三把长剑,如风抄上。

其中一人大叫道:“要人质!”

金蝶影不开口,闪电式的一招三攻,娇叱道:“该死的贼子,倒下!”

三贼一见剑势凌厉,一触即闪,居然无一弱者。

金蝶影一看三贼不简单,立即变式换招,加紧功力。

三贼看出不是“头路”,齐声道:“撤退!”

金蝶影闻声冷笑道:“不留下命来,想走?”

如风追进花园,地形一开,她即展出轻功,顿将三贼围在奇妙剑气之内。

五招不到,一贼惨叫声起,脑袋开了花,长长身体,仰面倒地。

另两贼大惊失色,逃又无望,正感危机时,突从侧面又闪出数条人影。

金蝶影一看贼人增援,剑式更紧,她竟毫不在乎。

五贼增援一到,其中竟有两个异常的人物,金蝶影一接之下,心中一震。

“刘舵主,攻上房!”

其中一贼发号施令了!

忽有两人退开,隐身不见!金蝶影这下可急了,暗暗思忖道:

“糟糕,不听爹的话,我该死!”,

这时想回上房来不及了,不一刻,忽听姐姐的惊叫声入耳,她心乱了。

没有办法,唯一就是拼命。

在上房西面,那是艾勇带领五个庄丁防守,这家伙倒是没有离开岗位,但贼人到了九个,闷声不发,九个贼人竟先放暗器,一阵阵细细的东西,带嘶嘶的风声,五个庄丁连一招都末出手就惨叫着倒下;

艾勇闪得快,他也不是等闲之辈,猛冲而出,五花剑全力堵住门口。

九贼一看他是高手,立即采取不同攻势,四人发暗器,五人用剑攻,双管齐下,这一来,艾勇可苦了。

在东南北三面,打得有点古怪,居然是分成四组,有攻上房的,也有贼人自相冲突的,甚至有三方混斗的,最妙的是,居然有个高手采取游斗,这边三招,那面两式,等于在开玩笑。

有两个黑影,鬼鬼祟祟离开了金家,好似捉一个人,其中一个闪到假山后,招手道:“刘舵主!在这等一会如何?”

另一人道:“得手就离开,这儿不安全!”

突然在暗中有人冷笑道:“哪里也不安全!”

“什么人?”

暗中人轻声笑道:“是你祖师爷!”

音一落,出现一位全身漆黑的蒙面老人,只见他发出苍劲地声音道:“把人质留下!”

那被称为刘舵主的冷笑道:“你是‘八方剑魔’手下?”

老人轻笑道,“也许,也许不是!”

另一人吒道:“先过大爷这一关!”

长剑一展,抢攻而上,剑上射出银光。

老人不慌不忙,微一闪身,连人带剑,把大汉一甩,噗地一声,甩到五丈外,连痛叫都没有发出,当然是完了。

刘舵主一见,全身发抖,但仍吼叫道:“站住,你再追,我先把人质宰了,双方都休想得手。”

手字才落,他耳边响起另外个声音:“混帐!”

就是这一声,刘舵主的人儿硬了,动也不动。

“蝶儿,你来了!”

原来是蓝蝶影适时赶到,否则刘舵主那一手可真把蒙面老人难住了。

“老爹,金姑娘被点穴了,交给你了,暂时勿送她回去,庄内正吃紧。”

原来老者是马驼子,只听他轻声道:

“蝶儿,前上房在混斗,暂时不要紧,后上房有二庄主补了位,但贼人抢攻甚紧,你快去,金蝶影被围攻,挤到花园中心去了。”

他一顿又道:“蝶儿,看到对方头儿没有?”

蓝蝶影道:

“一个不见,八成是被高耀君、诸葛武、夏侯军引开了。”

马老爹道:

“那个‘武痴’真糟糕,他在开玩笑,东三招、西两式,乐不可支,这算哪门子打斗?”

蓝蝶影道:

“这也不错呀!否则前上房如何安全,他使的是方法,别去管他。”

说完一闪,到了后上房门口,发现二庄主身上有血水流出,居然死守一道门。

贱人是七个抢攻,轮流冲杀,蓝蝶影一见有气,右手猛张,五指连抓带放,一阵嗤嗤破空声起,七贼立发闷哼,重伤者连连倒下,仅有两人抱头鼠窜。

蓝蝶影不现身,扭头奔进花园,找了不少时间,直至花园最西处,发现金蝶影已到披头散发之境了,原来竟被十几个高手困住,不过她的剑式仍就如狂风骇浪,滚滚不停。

“这是什么剑法!”蓝蝶影看出神了。

突然黑影一闪,竞由空中落下一个胖子,到地时就大声叱道:“杀了她!”

十几个贼人中,有人大声道:“不是要捉活的?”

胖子嘿嘿阴声道:

“她是‘怪婆子’徒弟,这时不杀,将对本组织不利,下手。”

十几支长剑,闻言发声齐喊,猛见剑气蓬篷。

蓝蝶影冷笑一声,他却不去救金蝶影,身如幽灵,闪到胖子背后。

“胖子!你真神气!”

这一声冷言冷语,突然把胖子惊跳起来,但他身法奇速,反应也快,连扭带闪,到了丈外,回身问迫:“什么人?”

蓝蝶影冷笑道:“我得先问你!”

胖子阴笑道:“那就都不必问,你出手罢!”

蓝蝶影突然又到他身后,仍冷笑道:

“你不问我却非问不可,你到底是谁?”

胖子这时知道来人的武功,出乎他原料之外地高,猛抖手中金珠链道:“这是本座标志,还要问?”

蓝蝶影摇头道:“不!再加几名彩女也是假的,快说实话,否则就要你的命。”

这时金蝶影已打到如疯如狂境地,但她依然清楚,眼角所及,发现胖子被一个紫衫黑巾的人物所逼,心中思忖道:

“难道胖子不是乐四海?但这人又是谁?他好神气。”

当金蝶影在边斗边想之际,胖子发动了,大吼道:“本座与你拼了!”

蓝蝶影照样冷笑道:“你不配!”身如鬼魅。

胖子连发二十余招,连边都摸不着,招招落空,这下可急了,吼声如雷。

蓝蝶影身在与胖子周旋,眼睛却看到金蝶影那面,这时有几个贼人的剑式不对,竟在群贼个发出杀手,一人腾空而起,剑花如雨,由上罩下,一人贴地,式如蛇行。

金蝶影一见,居然无法抽身,眼看非受伤不可。

“当心!”蓝蝶影发出警告,同时施出一招百步神打。

轰轰两声,空中的贼人被打到十丈外,蛇行的贼人,身体一滚,竟把同党压倒两个。

金蝶影突然惊叫道:“是你!”

蓝蝶影听到她的叫声,但却一点不明白,思忖道:

“是我?你认出我是看相算命的?不,那她何必惊叫,难道,难道另有原因?”

他没有闲功夫去想,心神一定,目光注定胖子,身形却更快了。

胖子眼看他的神功玄奇,自己手下在举手之下去了两个,哪还敢斗,立即发出长啸。

蓝蝶影还是冷笑道:“想逃!”

语音一落,双掌齐发。

胖子突感两眼发黑,心头一闷,口中血如泉涌。

蓝蝶影冷声道:“快说实话,你到底是谁?”

胖子还是忍住,嘿嘿道:

“九爪神龙!想吧,你一辈子也想不通……”

通字末完,他竟反后一金链,把自己的头砸成烂西瓜一样。

蓝蝶影想抢救,哪还来得及,闪近一看,只见面目全非了。

金蝶影这时,一为去了两个高手,再见胖子死亡,精神抖擞,剑势大盛,叱声不绝,连连得手。

余贼见情大骇,各自为政,立即发喊逃去。

蓝蝶影正想趁乱离开,但是大出意外,猛见金蝶影一闪挡住道:“休想走!”

蓝蝶影愕住了,问道:“姑娘你?”

金蝶影冷笑道:“你是糊涂老人徒弟?”

蓝蝶影闻言更愕,呆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金蝶影冷笑道:

“我找了你两年了,今天晚上,你如不施展百步神打,我还是无法知道是你,出剑吧!你腰间布包里,一定是‘天之剑’,不出剑也可以,取下蒙面巾,让我证实你的面目,今后好找你算帐。”

蓝蝶影叹声道:

“姑娘,你得说出原因来,为了什么?有仇?有怨?”

金蝶影摇头道:

“我们之间,没有仇怨,那是师门恩怨,我奉师命找你。”

蓝蝶影道:“令师是谁?与家师何怨?”

金蝶影道:

“详情不明,我也不想问家师,总之一旬,家师最后交代,你如不敢动手,那也不要紧,交出‘盖世神功’秘本,加上‘天之剑’,少一样也不行。”

蓝蝶影摇头道:

“姑娘,别无理取闹了,府上现在十分吃紧,如再耽误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提起庄院,金蝶影不由一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白日魂与黄天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