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4章 海域出奇珍

作者:秋梦痕

芸芸心情恢复正常了,但她还是不敢单独离开,饭后,面显难色,向蓝蝶影靠得紧紧地,拉着手,轻声问:“蓝虹哥哥,你要去哪里?”

蓝蝶影笑道:

“听你的口气,暂时不敢单独走动?不过不要紧,跟着我好了,我要出海,去城隍岛,马老爹去找他的朋友,你如愿意,我们一同去。”

芸芸道:

“当然愿意,那儿我去过,岛上有很多古洞,住了不少隐士,最大的洞叫海狸洞。”

马老爹道:“我就是要去那里!”

蓝蝶影道:“不过有一点恐怕不好办?”

芸芸道:

“什么不好办,你说我是女的,不方便?”

蓝蝶影道:

“那倒不是,你可知道,你的师姐和师傅要杀我,见了你在我身边,那会有误会。”

芸芸跳起道:

“有这种事,金师姐要杀你?我师傅也要?为什么?”

蓝蝶影道:

“她们说我是九爪神龙,不过她们还没有知道我的真面目。”

芸芸道:

“你放心!师傅最怕我闹别扭,到时我会暗中助你的。”

蓝蝶影道:

“那就先谢了,但还有一点,我的仇家多,我以算命为掩护,你要替我守密,千万记住。”

芸芸道:

“放心!这是江湖常事,其实呀2这办法不能长久,比方我对你们呀,早就有疑问了。”

蓝蝶影笑道:

“你最聪明,不过有些江湖魔头却反而不知道,好了,我们动身吧!”

“嗨,嗨……”

吉吉看到芸芸向店外发出叫声,问道:“什么事?”

菩菩道:

“十一妾!十一妾!‘八方剑魔’的十一妾经过这里。”

蓝蝶影问道:“什么是十一妾?”

芸芸噫声道:

“你们还不知道,‘八方剑魔’有十一个小老婆?她们人人剑术很高,武林称她们叫‘十一剑妾’。”

老爹道:“就是刚才过去的那群女子?”

芸芸道:

“对呀!她们一出动就是花花绿绿的一群,十一个人从不分开,遇上敌人,十一人全动手,剑阵非常厉害。”

蓝蝶影立向老爹道:

“我们盯上去看看,那也是顺路,也许能见到八方剑魔。”

四人立即向店外奔出,顺大街向南,一直追出镇外,远远地,确见前方有群女子。

芸芸道:“她们大的三十岁,小的还不到二十岁,都是‘八方剑魔’方剑的小老婆,你们一定有疑问?难道年青的永远不老是不是?”。

蓝蝶影笑道:“我正是这个想法!”

芸芸道:

“十一妄是指阵法须要十一人,其实方剑的小老婆多得很,老的淘汰不用,留在家里,年青的不断挑选,不断训练,新陈代谢。”

蓝蝶影笑道:“你懂得真多!”

芸芸道:“这是我师傅说的。”

马老爹在盯出数里后,向蓝蝶影道:

“蝶儿,这批女子的行色很勿忙,必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不能盯得太近,当心惹上麻烦,这批女子的前途,可能还有同党。”

蓝蝶影道:“我只想见到‘八方剑魔’,只有他这种人才有能力害死我爹,他的嫌疑我必查明白。”

马老爹道:

“这要从旁查探才行,正面查是没有用的,谁会认帐呢?”

又经过一个时辰,路途愈见荒芜了。,一望没有半棵树木,草深过顶,那些女子根本不走道路,好似一群野猫,直向东南方面猛扑。

马老爹领头紧迫,回头道:

“一定发生重大事故了,我查看一下,到底是为了什么?”

芸芸叫道:

“老爹,瓦城到下营,只有一条路,再偏东,不出五十里就是海岸啦!”

马老爹笑道:

“小姐儿,你真是老江湖了,不错,不过沿海还有一条路。”

大约在下午未末申初之际,远远听到前面全是女子的娇叱声,一阵阵剑气冲空,蓝蝶影不由吓声道:“接上了?”

马老爹笑道:

“看看就明白了,不可能马上接触,这是偶发事件。”

上前不到百丈,只见十一女子乱成一团,被一个怪人穿梭其中,神出鬼没。芸芸-见,又吓叫道:

“黄天鬼,那是黄天鬼!”

不错,正是传言的黄天鬼打扮的完全相同,黑上衣、红裤子,白发蓬头,皮肤漆黑。

蓝蝶影看得也觉毛骨悚然,轻声道:“十一妾赶来是为了斗黄天鬼?”

马老爹道:

“绝对不是,黄天鬼就是青年妇女的克星,十一妾怕都来不及,哪还能赶来对敌?”

芸芸道:

“老爹说的是,十一妾必定另外有事,赶到这里遇上黄天鬼了。”

蓝蝶影立即道:

“我们绕过去,也许前面另外有事情。”

马老爹同意,急向右侧土沟绕过去,不一会,看到一条道路。

吉吉忽然叫道:“一辆车!”

路上停着一辆马车,还有两匹马,但不见赶车的,大家走过去,忽见车的四周躺着七八具尸体。

老爹啊声道:“一切我都明白了!”

蓝蝶影问道:“明白什么?”

马老爹道:

“‘八方剑魔’手下,这些死的全‘八方剑魔’手下。”

蓝蝶影道:“为何全死了呢?”

马老爹道:

“当然是遇上强敌了。那十一个女子是来增援的,可是巧遇黄天鬼,增援不上。”

蓝蝶影走近马车,发现里面还有个老人尸体,不禁叫道:

“老爹,快来看,这儿还有个老人尸体。”

马老爹伸头向车里,居然惊叫道:“奇珍叟!”

听到“奇珍叟”三字,芸芸也奔到车边道:“‘奇珍叟’,他死了?”

蓝蝶影问道:“你也听过他的名字?”

芸芸道:

“我师傅说的,他又名‘三界眼’,他的一双眼睛与众不同,能看地底宝藏。”

马老爹叹声道:

“这更明白了,‘八方剑魔’对金家庄仍不死心。”

蓝蝶影啊声道:

“将三界眼捉去金家庄,查七龙神剑!”

马老爹道:“一定是这样,但沿途有另外一批高手拦截,这批高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奇珍叟是自杀死亡的,他知道逃不出双方急夺。”

吉吉道:“他的武功不高?”

马老爹道:

“他只是普通高手,常恨自己生坏一双眼,处处受人胁迫,现在终于自杀了。”

芸芸忽然叫道:“十一妾逃过来了!”

蓝蝶影看到侧面逃走着十一个女人,不由得笑道:

“怪,一个也末被黄天鬼捉去?”

天色不早了,马老爹轻声道:

“我们向东,别与十一妾同方向,沿海走,天黑前可以赶到虎头崖镇落店,”

在路上,蓝蝶影提出问题道:

“老爹,黄天鬼与白日魂所作所为,到底有谁亲眼看到?”

马老爹摇头笑道:

“谁看到。刚才你不是看到?”

蓝蝶影道:“刚才十妾并没有被捉呀?”

芸芸道:“那是十一妾剑术高,人又多。”

马老爹对芸芸的说法不同意,噫声道:

“怪,一个都没有捉到?他既出现,岂肯空手而去?”

蓝蝶影道:

“有关白日魂和黄天鬼的事情,我倒是很感兴趣,非查查不可。”

芸芸道:

“黄天鬼捉妇女,白日魂吃少女的心,这是真的。”

蓝蝶影笑道:

“我要眼看到才相信,不过,芸芸,你还是小心为上。”

老爹走着走着,熟料猛地一停。

蓝蝶影看出不对,立即靠近问道:“什么事?”

马老爹伸手一指前面道:“他在前面挡路!”

蓝蝶影向前一看,发现远处的路中央立着-黑上衣、红裤子白发蓬松的怪物,啊了一声道:“这是为何?”

马老爹道:“黄天鬼要找你们的麻烦了!”

蓝蝶影道:“他除了对妇女有某种需要,还会找麻烦?这与传言不合呀?”

马老爹道:

“刚才没有捉到十一妾,现在看芸芸罢了。”

蓝蝶影摇头道:

“老爹,你老怎么了?芸芸还是小女孩啊!”

芸芸早已躲到老爹怀中了,抖声道:“我不敢动了!”

蓝蝶影向老爹道:

“老爹,以防万一,你老与吉吉保护芸芸,我去会他。”

芸芸道:

“公子,他是化身,刀剑功力对他没有用的。”

蓝蝶影不理,大步向前,约二十丈外,离黄天鬼不到二丈了,于是立定喝道:“黄天鬼,你到底是人是鬼?”

黄天鬼一言不出,也不移动,他那满头披散白发,连五官都罩着了,简直看不出他的面貌,当然更看不出他的年纪,然而他的一张嘴似在咧口发笑,但在森森的白牙里没有声音吐出来。

蓝蝶影冷笑道:“你别装神弄鬼,我要出手了。”

黄天鬼仍旧不言,一双手臂只露出两只乌黑的爪子。

蓝蝶影不敢大意,运动全身功力,这是他出道以来,从未运过的十二成全力,只见他突然喝一声:“接招!”

他的身形放开,快得无与伦比,可是他觉眼睛一花,顿时觉对方不见了。

蓝蝶影这下可急了,立即展开他盖世神功,身影渐渐化为轻烟一般。

远远的马老爹一见,不由大惊,他看到黄天鬼的身影比蓝蝶影更快,不禁吓出汗来。

“老爹!公子不是对手,怎么办!”

小吉吉也急了。

马老爹道:

“怎么办,我们干着急,一点忙也帮不上?”

芸芸道:

“我师傅几次也是这样,那不过是对白日魂。”

斗了足足一个时辰,蓝蝶影心中有数,自知不是对方敌手,但又不肯罢手,这时他已有感觉,对方的身法,居然有与自己相同之处,这使他更加恐惧。

黄天鬼不知何故,突然发出一声惊天长啸,影子不见了,丢下蓝蝶影一个人,呆呆地立在当地。

老爹立即带两小过去问道:“蝶儿怎么一回事?”

蓝蝶影道:“他终于打了我一掌走了!”

老爹大惊道:“伤了没有?”

蓝蝶影摇头道:“只感到全身发麻!”

吉吉道:

“公子,快运动,看有暗算没有?”

蓝蝶影摇头道:

“运过了,没有毛病,这家伙太厉害,如果他要伤我,我早完了。”

老爹道:

“传言是这样,他不攻人,只找妇女。”

蓝蝶影道:

“那也不行,他要糟踏良家妇女,我还是不放过他。”

到达虎头崖镇上,已是上灯时间,落店先吃饭,发现店中食客真不少,老爹轻声向吉吉暗示,叫他去到东角上一桌留意两个老少食客。

吉吉年纪小,行动不会引人注意,他装作找人,到了东角,恰好听到老的向其旁边青年道:

“少主!三界眼一死,咱们全落空了,假设‘八方剑魔’查出是我们拦截,这仇更深了。”

旁边青年冷笑道:

“怕什么!汪堂主,你也太小心了‘八方剑魔’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老人道:

“不是过于小心,而是主人有交代,一切行动要秘密。”

这个老的腰间佩双剑,穿的是大花衫,一只耳朵挂了一只大金珠环,而那青年的腰间剑鞘竟是全金的,他的特征是,两眉右心有颗红痣。

小吉吉立即将所得记下,回到座时,详细说了一遍。

老爹向蓝蝶影道:

“蝶儿,那老是‘四极财王’组织中一个堂主,我知道他名汪如山,那青年竟是乐四海之子乐极,号‘花花郎君’。”

蓝蝶影道:“三界眼是他们拦截的!”

老爹笑道:“双方都落空,这对金庄主有利。”

蓝蝶影忽见店外走进两个人,立即一拉马老爹道:“快看,他们是谁?”

进来的是一老一壮,老的身体奇伟,相貌严肃有威,壮年人也很高大,豹头环眼。

老爹摇头轻声道:

“看他们的挂剑都是古剑,想必大有来头。”

正在猜测之际,忽见一老一壮直向东角行去。

蓝蝶影立即道:“那面的汪如山和乐极注意了!”

吉吉临声道:“双方对面啦!”

“汪如山!老夫以为你走远了?”

这面老人开口啦!.

只见汪如山嘿嘿两声道:

“廖奇伟!咱们风马牛,各不相干,你找老夫何为?”

奇伟老人冷笑道:

“姓汪的,别装蒜,在瓦城与下营之间劫车的,不是你是谁?老夫手下死了八个,三界眼死了,这笔账算在你头上了。”

汪如山还想否认,可是那‘花花郎君:。乐极猛地起身道:“廖奇伟,你算什么东西,大不了是‘八方剑魔’手下一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海域出奇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