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5章 乌赛花与魔岛十煞

作者:秋梦痕

“铁篙”石杰是头发斑白的才人,他被马老爹请回船上,小吉吉敬上茶,可是他毫不转弯地向马老爹道:“大哥,你是前来看鱼鹰的?”

马老爹见他出言沉重,心中似有某种不祥的预感,惊问道:“贤弟,你怎么啦?难道……?”

石杰的眼睛有点润湿,带出沙哑之声道:“大哥,不用去城隍岛了,色鹰已半年前遭人谋害了。”

马老爹跳起问道:“是谁?他与外界素无往来,朋友也只有你我二人!为什么?为什么遭谋害?根本没有理由,那是为什么?”

蓝蝶影看到老爹十分激动,立即劝道:“老爹,让石老伯把话说完,你要冷静!”

石杰叹声道:“说来真是话长,四十年不见你,我真不知从何说起,大哥!你先别急,我这些年没有离开大钦岛,就是希望你来。”

马老爹强忍问道:“贤弟,你拣重要的说!”

石杰道:“一年前,我去看他,一见面,就觉得他与过去有点不同,好似不太欢迎我去,后来我才知道,‘他似得到了什么奇珍异宝,生怕我发现之故。”

马老爹啊声道:“我明白了!”

石杰道:“不久,他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时,带了一个三十上下的女子回来,出我意外,他竞把那女子带到我这儿来,在背后,他问我好不好。”

马老爹听了摇头道:“六十多了,带个小三十岁的女子回来,不像话。”

石杰道:“我看那女子,长相固然美,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妖里妖气,毫无庄淑之感,可是我又怎么说呢?我看他对那女子有点着迷似的。”

马者爹道:“姓什么叫什么?”

石杰道:“怎么好意思问,后来鱼鹰被人谋害,我当然要追查每条线索,这女子也不能放过,因为她将鱼鹰入土之后走了。”

蓝蝶影插嘴道:“一定与她有关系!”

石杰道:“她叫乌赛花,来历不明,后来才知她号‘春之妖’!”

马者爹道:“没有关连?”

石杰道:“关键在鱼鹰被害的伤处,能证实那女子会‘鬼母指’的话,那就是她谋宝害夫了。”

“鬼母指!”蓝蝶影惊叫道:“那是极难练的阴功,也绝少人去苦练,鱼老爹是死于胸口有五点黑影?”

石杰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这个暗伤,还是集合大钦岛的、城隍岛所有隐士才能认出的。”

马老爹道:“她谋宝害夫!”

石杰道:“现在是公开的事了,鱼鹰得了一件异宝,名叫‘昆布仙果’,如果那女人是因‘昆布仙果’之故,岂不是谋宝害夫?现在天下武林前来,就是为了侦察昆布仙果的下落。”

马老爹突然想起一事,问道:“那女子不止一个人跟鱼鹰同居吧?”

石杰噫声道:“你怎么知道,她还有个什么表弟经常来,名叫苗异雄,有人发现乌赛花与他有暧昧情形。”

马老爹跳起道:“那个男的号‘驴头神’,不错,名叫苗异雄,擅采补功,你可知道,女的是‘五岳神通’乌岳之妹。”

石杰大惊道:“乌岳之妹!”

马老爹道:“是的,我在今年正月才打听到。”

石杰道:“可是她竟将苗异雄给杀了,这又是什么一回事,胡人看到她在泰山与苗异雄动手,硬把苗异雄分尸八块。”

蓝蝶影道:“那也是为了‘昆布仙果’之故,都想独吞而起冲突。”

石杰道:“鱼鹰是被乌赛花谋害的毫无疑问了,问题是,乌赛花当初跟鱼鹰前来,难道已知鱼鹰有了‘昆布仙果’?否则她肯跟一个大她三十几岁的老人到荒岛上生活?”

马老爹叹声道:“这就不必问了,鱼鹰既着迷于乌赛花,那还有不说出的,现在问题是如何替他报仇?”

石杰道:“乌赛花已经不在城隍岛了,四方武林又前来干什么?”

马老爹道:“人家消息比我们灵通,说不定,乌赛花又回来了,不过,听说这妖女不但武功高,而且懂得各种邪门,她不会轻易被找到的。”

石杰道:“她会不会找她兄长乌岳出来撑腰?”

马老爹道:“你要知道,驴头神是乌岳内弟,她是乌岳亲妹,她既杀了苗异雄,这个帐可就难算了。”

蓝蝶影道:“邪门就是邪门,乌岳不会管什么恩怨,他只问利害,其妹得了昆布仙果,也许他也想夺哩!这种人还顾念什么兄妹之情,我们来时,不是已经看到他的手下人物出现了。”

石杰起身道:“大哥,我们分开查,这个海域纠葛,我比你清楚,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马老爹道:“就这么办,明天我也不去城隍岛了。”

“石杰走上岸去后,蓝蝶影向马老爹道:“乌赛花既然懂得各种邪门,又是邪门组织中长大,要找到恐怕不容易,我们来此目的,是要向鱼鹰老爹打听家父仇人,现在线索又断了,不如回陆路去吧?”

马者爹想想后道:“暂时不能动,武林集中在此,登陆回去又找谁呢?”

蓝蝶影苦笑道:“坐着船在海上漂浮?”

马老爹道:个不,眼前的大钦岛,是这个海域的跳板,出海的非在这儿停留一下不可,回来的也要在这儿休息,我准备在此停留几天,看看情形,以侦查你父亲的仇人为主,以争夺‘昆布仙果’为次要,我相信,各种江湖人不会太久,几天必定有消息,那个乌赛花如被迫逼不过,她也会偷偷地离开,当然也要经过这里。”

这时,忽然有位伙计,伸头进舱轻声道:“贵客,俺掌舵的叫小的禀告,左侧刚靠一号快船,船上人物有点不寻常。”

马老爹道:“伙计,你去告诉掌柜的,不管什么事情,叫他装作没有看到,最好早点休息。”

当伙计去后,蓝蝶影轻声道:“老爹,你看领船上是什么人?”

马老爹道:“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们的身份,现在只有怪婆子师徒知道,走到那里还很安全。

话才停,忽听岸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吉吉吓声道:“是御前带剑侍领高耀君!”

蓝蝶影点头道:“八成又是追查我来的!”

马老爹笑道:“蝶儿,你错了,他是追‘九爪神龙’来的。”

蓝蝶影轻笑道:“只怕瞒不久了,迟早两者会合二为一。”

岸上不仅是高耀君,还有南、北总捕两人,他们上岸后,一直朝岛上西南走,那是穿岛而行。

三个人都是办案老手,可是他们对于“九爪神龙”却一筹莫展。

“高大人!侯爷比我们先来,为何不见人影?”这是北总诸葛武的声音,这个号称北方名捕的人物,最近的行动也不顺利了。

高耀君见问,叹口气道:

“这个‘武痴’连‘七龙神剑’都不动心,但对‘昆布仙果’却忍不住了,他也想长生不老啊!”

“高大人,你是皇宫通,能不能把下午那位蒙面人透露一点消息给卑职等?”

这话一出,高耀君立即吁声道:“两位,小心,当心暗中有高手!”

南总夏侯军笑道:“高大人,这儿是渔村:放心好了,咱们是干什么的?目前群雄都去城隍岛。”

高耀君还是小心地道:“二位,你们当知宫廷有‘三秘’、之说?”

诸葛武道:“知道,江湖上也全知道。”

高耀君道:“哪三秘?”

夏侯军笑道:“第一秘就是千里侯,另外两秘一直至今为江湖之谜。”

高耀君道:“另外两秘现变成了一秘了,也可以说,两秘合一了。”

诸葛武大感兴趣道:“高大人,不能在卑职二人面前透露一点点?”

大概是问题太大,高耀君沉吟半晌,才把二人拉到暗处道:“二位干万别对第四人说,只准听进耳朵,不可说出口。”

夏侯军道:“卑职怎敢?”

高耀君道:“二位一定不知,老帅徐谊源有个九郡主吧?”

诸葛武啊声道:“帅府八剑天下闻名,那就是老帅八郡主,八郡主武功强,武术精通,这是江湖乐道的奇闻,居然还有九郡主。”

高耀君道:“八郡主要以四个联手,才是千里侯对手;可是这个九郡主能单独与千里侯打成平手,他们在御花园经常交手,一斗就三千招,谁都胜不了对方分毫。”

夏侯军吓声道,“九郡主的武功竟是如此之高,那真是宫廷一秘。”

诸葛武道:“这位老帅的九女儿叫什么名字,有多大的年纪了,人一定不美,所以不便向外宣扬?”

高耀君轻笑道:“北总,你错了,这又要说另外问题了。”

诸葛武惊奇道:“你是说京师三美?”

高耀君道:“对!京师三美是指公主、胡侍朗之女、五王爷和二郡主,可是老帅的九郡主徐佩萱更美,不过外人不知道。”

南、北两总异口同声道:“徐佩萱!这种秘郡主叫徐佩萱!”

高耀君道:“对,她是在不到一岁时被异人抱走的,去年才回家,而且被皇上收为义女,算干公主了,并被皇上恩宠得不得了,连御佩的奇剑也赐给她了,这把奇剑,也就是三秘的另外一秘。”

南、北两总闻言,大大地惊奇不已,同声道:“今晚所见的蒙面人,就是九郡主徐佩萱?”

高耀君道:“这次出来,第一是为了要夺昆布仙果送给皇上,次为要会‘九爪神龙’。”

夏侯军大喜道:“我们有助了!”

高耀君道:“别得意,她只是‘会’,而不是捉拿,当然更不会替我们办案。”

夏侯军发出苦笑声道:“那使我们白高兴了!”

突然在暗中发出一声轻笑,人影一闪,随着笑声掠过。

高耀君看到黑影在数丈外尤如幽灵,不禁大喝追出道:“什么人?”

南、北两总立向两侧抄出,全力冲追。

黑影一开始,显然不怕三人追上,可是他忘了这是一座小岛,这时左右后都无退路,前面不远已是大海,追不到数里,发现海岸已现,似自知逃不脱了。

这一顿,后面三位公门高手,立即将其困住。

高耀君在月亮下一看,发现对方穿紫衣,黑巾蒙面,沉声道:“阁下是谁?”

紫衣人就是蓝蝶影,闻言笑道:“三位,追够了,为了什么?”

高耀君冷笑道:“阁下不愿报名,那就更有问题,嫌疑脱不了,何况还偷听我们谈话?”

紫衣人摇头道:“这是荒岛,不是三位私有地,三位之中,有两位是公门中人,却加在下嫌疑两字也很勉强,但第不能说在下不通姓名就有嫌疑?”

南捕喝道:“最低限度,阁下也得亮亮相,否则就休怪我们要动手。”

紫衣人大笑道:“动手倒是一条解决之道,但在下有言在先,相驾无好口,相打无好手,如有失手之处,那就请三位不要恼羞成怒。”

高耀君锵的拔出长剑道:“阁下好大口气,看招!”

高耀君一剑“直捣黄龙”,奇诡至极。

紫衣入轻轻一闪耀开,哈哈笑道:“原来是御前带剑侍领高大人,这一招确有分量!阿,阁下手中竟是古剑‘屠龙’,好剑!”

紫衣人看到高耀密闻言顿了顿,又笑道:“另外两位别不好意思。一齐上呀!如果三位在十招之内捞下区区一片衣角,那就不必打了,在下束手就缚。”

南、北两总闻言,立即闪成倚角之势。

诸葛武冷笑道:“阁下拔剑罢!”

紫衣人摇头道:“在野外偶遇三位谈话,罪名是偷听,假如在下拔剑,拒捕之罪更严重。”

高耀君再次挥剑攻出,冷笑道:“阁下以徒手迎接我们三人?太欺人!”

南、北两总同时比喝,三面围攻,这在武林中是件大事,可是紫衣人硬不拔剑,只见他身形展开,硬在三支寒光中幻变无常。

原来紫衣人就是蓝蝶影,他是单独暗盯,没有让马老爹和吉吉跟随,本待偷听后一一走’了之,却没有想到竞被三人造上,七招一过,似也十分吃力;这才知道对方名不虚传。

高耀君越攻越怕,他心里明白,凭他们三人联手,尚不能逼迫对方拔剑,这个数人已在武林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了,他的经验巷到,刚到十招,立即闪开叫道:“两位住手!”

南、北两总同属江湖老油条,闻言而退,抱剑不语。

蓝蝶影大为已甚,拱手道:“三位!承蒙高拾贵手,后会有期。”

高耀君道:“朋友。你该不是‘九爪神龙’吧?”

蓝蝶影哈哈笑道:“高大人!阁下要怎么想都可以。”

说完一闪身。瞬时消失在荒草里。

高耀君道:“南总,这人太可怕了!”

高耀君满面惊疑。

夏侯军叹声道:“我们从来没有联过手,初次联手竟遇上这种硬点子。”

北总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乌赛花与魔岛十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