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6章 荒山孤家埋侠骨,孝子寻亲泪湿襟

作者:秋梦痕

两女追着蓝蝶影,看情形,事儿不单纯,九郡主绝对不是要捉什么钦犯,那她苦苦追蓝蝶影为什么?非常微妙金蝶影本可不追,然而有九郡主追去,她放心嘛?因为她是女孩子,女孩子看女孩子,只要有一点点苗头不对都能看得出,她已发现九郡主在打斗中,创招发向蓝蝶影时,毫无半点火气2为什么?又妙!真是少女心。

这时千里侯可傻了,立在当地愣愣地,追也不是,不追去哪里?

暗中的马老爹和吉吉,当然先回船再说,所以他拉了小吉悄悄离开了。

“侯爷!别楞啦!天快亮了,我们找条船,只有向西追呀!”这是高耀君走近千里侯,提醒他。

东方发白了,天色渐渐明亮,蓝蝶影扑到海边,一看那儿有条小船,他一跳上,大声叫道:“船家!船家!快起来,生意上门了。”

三声叫完,船上没有回应,蓝蝶影笑了,自言道:“这是哪一批老兄没有回来!对不起,只有借用了!他猜得出,该船是什么江湖人开来的。

蓝蝶影跳上一看,船里什么都有,吃的喝的,就是没有人!这可妙!再不怠慢,拔锚开船。

“慢点,还有我!”

黑影一闪,九郡主上了船。

“也有我!”金蝶彤也不侵。

这一下蓝蝶影可苦了,惊愕地道:“还要打?”

九郡主道:“可不是,不过不是现在!

金蝶影叫道:“姓蓝的,还不开船!

蓝蝶影道:“既然两位都不是现在打,那当然是要追乌赛花了,好吧!我掌舵,二位划桨。”

九郡主笑道:“你先到,你是船家,我们后到,是客人,哪有叫客人作伙计的?”

金蝶影道:“这话我同意!

蓝蝶影苦笑道:“那二位坐稳啊!

他走到后舱,居然运出神功,调转船头,小船竞如箭而驶。

二女一见,又惊又佩,因此都挤么船尾,依样划葫芦,各施神功,小船犹如飞起一般。

蓝蝶影身边,这时一面一个美人,船又小,后舱不大,三人靠得紧紧的,这小子可真享受。

“喂!你姓蓝?”

九郡主闷不住,开口了。

蓝蝶影笑道:“金姑娘已经代告啦!

九郡主道:“你真的是不是‘九爪神龙’?你叫什么名儿?”

蓝蝶影道“他叫蓝虹!不过不担保他是不是‘九爪神龙’,原来你是女捕头。”

蓝蝶影轻笑道:“世间没有她这么大的魔爪儿,金姑娘别弄错了!

九郡主这时居然不怕蓝蝶影揭底牌,笑着道:“我虽不是吃公门饭的,但我有权抓人,不过先捉乌赛花要紧。”

蓝蝶影问道:“我们谁去做饭,船上有米有菜!”

“当然是船家,我们是客人!

金蝶影带笑道:“上岸时大不了多给几文钱。”

九郡主接口道:“他会不会做?”

蓝蝶影笑道:“对了,做不好可不负责,我可不是开馆子。”

金蝶影哼声道:“算了,看样子你也不会,喂!姓徐的,你烧火该会罢?”

九郡主笑道:“姓金的,你别把我看扁了,我在十岁时就要替师傅洗衣做饭。”

金蝶影笑道:“这一点你倒是与我相同,好,我们一同做,吃过了再喊他。”

蓝蝶影哈哈笑道:只要是两个美人儿剩下的,哪怕是残菜剩饭,吃了也很香。”

金蝶影呸声道:“别得意,否则,吃完了全倒掉。”

九郡主噗嗤笑道:“那倒不必,不给他吃,他却没有劲驶船,不过抓点灰放在饭菜里倒是可以。”

金蝶影大乐道:“就是这么办!”

蓝蝶影闻言大笑道:“千万别放灰,最好吐口水,那更香!”

九郡主横他一眼,哼声道:“姓蓝的,现在尽让你占面子,上了岸有你受的。”

二女进舱做饭去了,蓝蝶影看准方向,全力驶船,他!9水上功夫是马老爹一手调教出来的,可说也是一绝,当年马战野号称‘三江无敌’,其水功可想而知。

这时海上起了风浪,小快艇被浪潮所拥,时高时低,非常惊险,如果不是老手操舟,那只须三五下就会翻掉。

蓝蝶影真有一套,他不但双手发出神功;衣袖向水面拂动,劲力打到水面,船行如奔马,而且在浪涛上跳跃超越,运用得十分巧妙。

不到一个时辰,二女出来接班了。

九郡主笑向蓝蝶影道:“老板,进去吃剩饭残菜吧2”金蝶影接下也道:“当心,我们想要将你拿下,菜饭中动了手脚。”

蓝蝶影笑道:“那不要紧,你们两个联手都无法捉住我,当然要另想法子,饭里下毒,此其时耳,不过你们会不会操舟?现在风浪大作了。”

九郡主笑道:“姓蓝的,陆地上不是你的对手,相信在水里不会弱于你。”

金蝶影问道:“姓蓝的,你在海里骑过虎鲨没有?我在十三岁开始,常常以此为戏。”

蓝蝶影大笑道:“原来二位有些绝技,那好极了,现在你们一个掌舵,一个拂水推舟,重要的是方位,千万别驶进大洋中心去。”

九郡主接下舵把笑道:“放心罢!不会开到外国去!”

金蝶影靠坐在九郡主身边,双袖发出是气,动作之熟,不下于蓝蝶影,船儿照样如箭前驶,蓝蝶影一看,暗暗高兴。

进入舱内,只见饭菜准备得非常丰富,蓝蝶影毫无怀疑,立即狼吞虎咽。

饭刚吃完,忽听二女在后舱发出惊叫声!

蓝蝶影立即冲出问道:“什么事?”

金蝶影道:“你看,左右水道都有船!

蓝蝶影观望良久,郑重道:“不是普通的船,船上都是武林人!”

九郡主道:“大概也是追赶乌赛花的?”

蓝蝶影道:“他们船大,虽有大批人划桨,但还是没有我们快!

金蝶影道:“这样追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蓝蝶影道:“快近中午了,乌赛花不会在海上呆很久,如果在天黑前追不上,我们就转向登陆。”

二女同意,九郡主道:“你来掌舵,两人推水比较快,也稳当一些。”

蓝蝶影接下舵,两眼盯住左右水面,一会向二女道:“我们也被左右船只发现了!”

金蝶影哼声道:“只要他们敢靠近,我们先收收拾他,九郡主道:“乌赛花会不会随十煞回魔岛?”

蓝蝶影道:“魔岛在什么海域?”

金蝶影道:“听说在黄海中,详细地点不知道。”

蓝蝶影道:“此去黄海,水路太远,乌赛花不会这样傻,我应该早问才是,好,一在我要转舵了。”

九郡主道:“准备登陆?”

蓝蝶影将舵向右推,船头立向岸驶,左手指向一片黑影道:“从那儿登陆是什么地方?”

金蝶影:“以我们船的速度,估计那是威海卫城地区。”

蓝蝶影道:“乌赛花一旦登陆,她不会停止,她可能在鲁地藏身,要找她真不容易啦!

九郡主道:“整个武林都在追查她,这妖女也不好受!

金蝶影道:“人愈多,消息也快,不管她藏在什么地方,她也藏不久。”

蓝蝶影笑道:“她有十煞保驾,小股人物找到她,那等于送死,真正能对付她的大批人马却不多。”

九郡主道:“这倒是事实!

金蝶影一指前面道:“海岸近了,姓蓝的,你得进舱换衣服!

一言提醒蓝蝶影,他笑道:“谢谢登了岸,蓝蝶影也不向二女打招呼,立即抢先,他腰间接剑,背上背着包裹,直朝一座镇上奔去。

金蝶影一见,暗忖道:“他想摆脱我?”

九郡主一看金蝶影微向蓝蝶影追去,心个不服,也在后面跟。

二女的举动十分微妙,谁都不知她们心中有什么打算。

蓝蝶影落在一家馆子,尚未向伙计叫吃的。一眼看到二女也到了,他楞了一下,不得不招呼道:“二位!请坐!”

金蝶影笑道:“姓蓝的,你一定在想,我们上了岸,一定各分东西?”

九郡主接道:“没有这样容易,案子未了啊?”

蓝蝶影笑道:“一个讨债,一个要拿罪犯,我比乌赛花还惨!

金蝶影笑道:“只要你不存心开溜,我也不逼你。”

九郡主接口道:“在嫌疑末查明前,我是不会放松的,蓝蝶影笑道:“有宽限就好办,二位要吃什么?不过别摆排场,在下身上的银子不多。”

九郡主道:“银子不用担心,我有的是!

金蝶影轻笑道:“那他不必算命了,这种罪犯蛮好嘛!”

九郡主笑道:“你那一份呢?”

金蝶影道:“你要罪犯我要债,要想分清楚,姓徐的,你看着办?”

九郡主笑道:“你也吃定我?”

金蝶影道:“各人心中有数,何必挑明白!

话里有骨头,她的意思,是指九郡主对蓝蝶影有了爱意。

九郡主当然听得懂,但装作不知,也不反驳,心中有数,她看出金蝶影心中之病。

蓝蝶影比谁都聪明,他在装傻瓜,事实上他不装不行,自己的仇人毫无线索,哪有时间想到男女之情,吃过饭,蓝蝶影既不谈分手,也不邀同行,首先起身,摆出要走的样子。

金蝶影干脆问道:“姓蓝的,要去哪里7”

九郡主笑道:“姓金的,何必问,我看你是跟定了,那就一步不离呀2”金蝶影笑道:“姓徐的,这是替你自己说呀2”蓝蝶影知道二女跟定自己了,笑道:“二位,我只能说向南走,却不能说地点,乌赛花不会告诉我们她在什么地方,你们说对不对?”

金蝶影道:“只要你乖乖地,别动歪脑筋想逃走,你到哪儿都可以,假设你想溜,那就没有这样轻松了。”

蓝蝶影大笑道:“世间哪有这样的傻瓜,求都求不到,还想溜,我现在是一举三得,第一有两位美女保留,第二吃喝不用出钱,第三不用算命找生活,哈,太好了!”

九郡主笑道:“姓蓝的,别得意,现在给你轻松,将来进了天牢才有你受的。”

蓝蝶影笑道:“江湖人哪管将采,今日有酒今日醉。”

三个人出了店,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向南走,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

端阳节的前一天,蓝蝶影和九郡主、金蝶影三人,居然在太湖西面宜兴城出现,行动显得秘密,住在一家很小的客栈里。

在那家客栈面一面不远处,却有一家大客栈,这时找来了一老一少,那竟是马老爹和吉吉,他们真了不起,居:然追上蓝蝶影了,不过看马老爹的行动,很明显,似不愿与蓝蝶影会面。

落店后,小吉轻声问马老爹道:“老爹!你老为什么不许我见公子?

马老爹道:“傻瓜,他有两个姑娘跟着!

吉吉道:“奇怪!金姑娘和那位姑娘为什么跟着公子?”

马老爹笑道:“金姑娘要找公子的麻烦,难道你不知道?另外那位姑娘大有来头,她是京师第一美人,也是第一高手,而且是位郡主。”

小亩古啊声道:“办案的竭老爹道:“可以这么说,但另外还有原因,你还太年青,有些事情你还不懂,不过你别急,我们只在暗中跟着。”

吉吉点头道:“宜兴城,以及宜兴四面附近乡下,我们都查过,到处都有江湖人出现,尤其太湖里,好多船上都有武林人。”

马老爹道:“公子在此停留,当然也看到情形不对才住店!对了,千里侯也迫来了,他们的消息不比我们差。”

吉吉道:“有两个作公的跟着他,当然消息灵通。”

马老爹道:“八成有了乌赛花的消息,我们吃过晚饭,不妨到处走走,这太湖中还有我的老朋友。”

古吉道:“是不是迟出江湖了?”

马老爹道:“他叫‘太湖渔夫’,年纪与我差不多,其人本身虽已退出武林,但他的子女却很活跃。”

吉吉道:“那一定有正确消息可得!”

马老爹点点头,但轻声道:“有可疑人物来了,说话要小心!”

小吉回头一看,只见店门口进来五个人,四个中年,一位老者,不禁噫声道:“他们是谁?”

马老爹道:“我们在太湖岸边定时,你不是看到一条大船吗?”

小吉啊声道:“他们就是那船上的人?”

马老爹点头道:“那位老者的举动有点神秘,我想不出他是什么来路。”

小吉道:“有个中年人手中,提着一个大背包,我看有点不对劲,那背包中有名堂。”

马老爹笑道:“小东西,你现在越来越有经验了,可惜我们只有看着,动他们不得。”

“老爹,他们五个人很强?”

马老爹道:“我们两个,弃其量只能对付三个中年的,尤其那个老者,我如和他拼,最少要打上两天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荒山孤家埋侠骨,孝子寻亲泪湿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