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8章 前途一片坎坷路

作者:秋梦痕

就这么两个字,忽听对方道:“年青人,你的武功不弱,可惜太冒险了一点;在须弥山行动,必须处处小心。”

原来对方是个七十开外的独脚老太婆,左腿只剩上半部,膝盖以下全不见了,靠着拐杖代行!

蓝蝶影拱手道:“前辈,谷底有什么危险?”

老太婆哈哈笑道:“有天下最大的毒蛇二十条,每条超过十丈,也可说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奇物,你一盲目落下,想想后果如何?”

蓝蝶影闻言,不禁冒出冷汗,再拱手道:“多谢婆婆!

老太婆又是一声大笑、道:‘年青人,你背上背的是……?

蓝蝶影急急道:是朋友!

老太婆大笑道:“比朋友还深一点!”

九郡主接口道:“婆婆,真的是朋友,我中了奇毒,是遭人暗算,蓝虹仗义,背我前来寻葯,我们是纯洁的。

老太婆点头道:“我看得出,难得难的,你们是来找血贯藤?”

蓝蝶影道:“正是!”

老太婆道:“我也是来找贯果果的,你们不必找了,全光了!

篮蝶影大惊道:“须弥山还有什么地方可得?”

老太婆道:“除了此谷的四壁,没有其他地方,年青人,不必难过,你背着朋友随我老太婆走?”

蓝蝶影闻言,灵机一动,点头道:“前辈可是住在南面奇谷中?”

老太婆哈哈笑道:“你发现我的拐杖印了,不错!来罢!

罢字出口,拐杖一点,人如冲霄之鹤,蓝蝶影看到她全凭单腿的轻功,不由也暗暗叹服,随即跟上。

到了谷顶,老婆子哈哈笑道:“好俊的轻功!”

蓝蝶影笑道:“哪及婆婆了!

老太婆婆摇摇头道:“不要客气,你是背着人的!

蓝蝶影大笑道:“婆婆只是一条腿!”

者太婆呵呵笑道:“我们不必争,走罢!”

九郡主问道:“你老是单独一人住在那谷中?”

老太婆叹声道:“还有一个丑丫头!对了,你们去时,如果见了丑丫头千万别显出惊讶之情,她是受不得刺激的,她是我的小姐!”

蓝蝶影道:“为了防止我们失礼,婆婆,你得透露一点实情才是。”

老太婆点头道:“总之她现在是个孤女了,可惜在十年前,也是她八岁时,不知她在外吃了什么东西,本来一张美如仙女的脸,无原无故的黑了半边,自此以后,我老婆子四处求医,走遍三山五岳,可是怎么也治不好她。”

九郡主道:“蓝虹就是名医!

老太婆回头望望蓝蝶影,面现欣喜道:“好极了,蓝公子,你去看看她,不知有何葯治?”

蓝蝶影道:“晚生也是一知半解,不要寄望太高,对了,你老采‘血绩仙果’何用?”

老太婆道:“去年遇上一位先生,说我小姐的病,也许血贯果能治,但吃了不少血贯果,可惜毫无起之情。”

落下那座谷;才走进一座石洞,就听洞深处响起一阵银铃般声音道:“姥姥!你回来了,有谁呀!”

听到声音,只见老太婆大笑道:“青青小姐,我又请到名医了。

忽见洞内行出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文静端庄,九郡主在蓝蝶影背上看到,不由暗暗惊奇,暗忖道:“右边脸真如天仙,左面脸竟如魔鬼,要是黑的复了原,我与金蝶影恐怕要比下三分啦!”

青青看到蓝蝶影,似也惊讶他的英伟,又见他背着一个女子,十分不解似的。

蓝蝶影拱手道:“姑娘,我叫蓝蝶影,单名蓝虹,背上是我朋友,纯正的朋友,名叫徐佩萱”

青青含笑道:‘请进!你就是名医!”

蓝蝶影跟进,笑道:“不敢,略知一点医道罢了!”

进入一座石室,老太婆摆手道:“随便坐!”

蓝蝶影将九郡主松了绑,扶到一只石凳上坐下,自己伸了个懒腰道:“这洞可不小!

老太婆拿出点心和茶水,笑道:“二位随便用一点,这还由四川买来的材料所做,须弥山除了野果和清泉,其他什么也没有,你们初来,只怕过不惯啊!”

九郡主道:“姥姥,你别客气,江湖人嘛,对吃从不在乎!

青青看到二位,不以她的脸力惊奇,心情好多了,接口道,“这位姐姐,你的腿负伤了?”

老太婆立由身上拿出两粒红果子,交与九郡主道:故,快吃下,你运气好,今天又找两粒,只怕也没有了九郡主激动道:“姥姥,这如何使得,青青妹子还没有吃啊青青道:“不必了,我吃了三次了,我的脸……”

她低下头,不能说下去了。

蓝蝶影看到九郡主迟疑不吃,接口道:“佩萱,这是姥姥和青青姑娘的好意,你吃了吧说着,走近青青道:“姑娘,恕在下放肆,能让在下看看吗?”

青青抬头,大方地道:“蓝先生,不要紧!”

蓝蝶影捧着青青的脸,端详一会,惊叫道:“姥姥,她的病……”

老太婆扑急问道:“怎么样?年青人?”

蓝蝶影冲口道:“与我的病是一样,不,不一样,她是形于外,我是形于内,她是心情痛,我是肉体痛。

老太婆道:“我老婆子听不懂你的话啊!

蓝蝶影退后坐下道:“姥姥,先说在下吧,在下练有一种神功,每当发作时,整个人犹如死了一样,无葯可治。”

老太婆道:“我青青呢?”

蓝蝶影道:“青青也是练了某种神功所致,不过她比我好,只是她本身的丹毒神功遇到一面脸上,其它非常正常。”

青青道:“有葯可治嘛?”

蓝蝶影道:“有两种办法,但要合并来治,时间要长一点!

他突然正色道:“我答应替你治好!”

老太婆大喜道‘“如何治7”

蓝蝶影道:“第一,要来到十几份奇葯,这个我办得到,我花时间必定能采齐,第二,我的神功治她正是最好的,不过……青青道:“不过什么?”

九郡主似看出蓝影为难之处,向他笑道:“你又向对我一样,真是,说呀!”

蓝蝶影向老太婆道:“我必须时时在青青脸上用神功按摩,这…这……”

老太婆道:“这有什么困难的,我青青不似一般女儿!这样好了,我带青青采葯,采齐了来找你,到时我把青青交给你,你走到哪里,青青跟到那里,这就能随时按摩了。”

青青高兴道:“这样我也可以走江湖了。”

蓝蝶影道:“青青,我是有父仇在身的人。”

老太婆道:“那不要紧,青青跟你,不会累赘你!”

九郡主也道:“阿虹,青青有功夫,没有问题。”

蓝蝶影沉吟一会道:“好,我决心答应,婆婆,你带青青采葯,我给你一张葯单,采齐了来中原找我。”

老太婆和青青闻言大喜,这时九郡主突然叫道:“啊虹,我的腿,我的腿……”

她忽然跳起来!

蓝蝶影鼓攀道:“好啦!好啦!恭喜你!

老太婆也笑道:“徐姑娘,真是恭喜!”

九郡主笑道f“姥姥,谢谢你,没有你的血贯果,我……我……”

她激动地说不下去了!

老太婆笑道:“不要谢我老婆子,应该谢你真实的朋友,他把你从中原背来,这种友情何等珍贵。”

九郡主向蓝蝶影笑道:“我不把你送进天牢就是了。”

蓝蝶影大笑道:“这样说,我们拉平了。”

青青惊问道:“送进天牢?”

九郡主立将经过说出,笑道:“我现在取消啦!”

青青娇笑道:“送他进天牢,你舍得?”

老太婆何曾看到青青这样开心过,她面上也乐了,呵呵笑道:“时间过得真快2”蓝蝶影写了一张葯单交与老太婆,起身道:“我们要告辞了!”

老太婆道:“蓝相公,今天须弥山比往常不同,来了不少江湖人,你知道为什么没有?”

九郡主答道:“也许是为阿虹来的2p,她将过去一切详细说了一遍。

老太婆婆和青青静静地听完,也感惊奇不已!”

良久之后,老太婆忽然摇头道:“以我老婆子看,不尽是为了蓝相公来的,我老太婆曾偷听一批人的谈话,听说乌赛花可能逃须弥山了。”

蓝蝶影吓声道:“有可能呀!佩萱,我们何不出去找找看?”

九郡主道:“好呀!”

青青道:“晚上还是回到这里来可好?”

蓝蝶影道:“如无变化,一定回来!”说完拱手道:“再见!”二人出了谷,恰好看到远处有批彩女,九郡主抢先冲出道:“乐四海一定会来,我们盯上去。”

蓝蝶影道:“你的伤势刚好,暂时不宜动手!”

九郡主道:“我完全好了,不必担心!

二人巧妙的接近,只见对方共有十五人,但迫到一座森林时,发现那儿还有五个男的。

蓝蝶影道::要小心,不宜太靠近九郡主轻声道:“他们在开会,不接近听不到。”

蓝蝶影道:“乐四海的势力,不似我们想象的那么弱,重要人物还有朱宝生,其子乐极,其女乐明珠,彩女群到底有多少还不知道。”

九郡主道:“难道放弃这批人不成?”

蓝蝶影道:“多杀无补无事,我们要找乐四海本人,他是胖子,最容易认出,这里四、五个男子无一胖的,证明他本人不在。”

九郡主道:“盯主他们,不难找到乐四海?”

蓝蝶影道:“乐四海狡如狐狸,他又吃了一次大亏,行事更谨慎了,轻易不会与手下会面的,走,我们还有更好的目标。”

九郡主道:“乌赛花?”

“对,能查出乌赛花的行踪,然后盯着,这是最好钓大鱼的香饵。”

九郡主一想不错,笑道:“自己动手,不如坐山观虎斗,‘五岳神通’、‘八方剑魔都会来!

蓝蝶影伸手一拉,把九郡主拉到一座石后又道:“这个地方中,外未定界,也许有外国高手出现,乐四海受了大挫折,他可能以重金聘外国高手。”

九郡主道:“你有了发现?”

蓝蝶影道:“还没有,但是必然的,我们到拉萨去,那是藏人重城,消息必然灵通”。

二人绕道下峰,经过无数的险径,眼前又是一片大森林,九郡主忽然道:“你听听,那是什么声音?”

蓝蝶影吓声道:“有人受伤!”

他拉着九郡主,循声找去,那是森林中心,走不到十丈,九郡主又叫道:“尸体!”她指着侧面。

蓝蝶影一看地上倒下十几个,噫声道:“死了还不到一个时辰!”

二人无暇多看,还是循声奔去,在一株古树下,只见又有三个尸体,但其中有个中年人尚在抽动,蓝蝶影道:“就是他发出的声音!

九郡主道:“快断气了!”

蓝蝶影伸手按住伤者丹田,发现对方伤在胸口,伤口怪怪地,吓声道:“这是什么兵器所伤?”

九郡主道:“这是天竺人常用的‘翘头镰’,你说得没有错,真有外国高手加入了。”

蓝蝶影道:“翘头镰形状如何?”

九郡主道:“形似刀!尖端弯曲向上翘,有普通的,也有宝刀。”

伤者已睁开眼睛,九郡主叫道:“他回阳了,会不会死?”

蓝蝶影道:“这是我运功提回他的元气的,伤得太重,没有希望。”

九郡主立即向伤者问道:“阁下能说话吗?”

那中年人问二人看看,但一见蓝蝶影时,立即道:“‘九爪神龙’!”

蓝蝶影笑道:“你被什么所伤?”

那人痛苦地道:“天竺魔王‘黑都都’!”

九郡主道:“你是‘八方剑田’组织中人?”

中年伤者摇头道:“在下快死了,不必隐瞒二位了,在下……是……五……岳……。”

他伤得太重,话末完,气已断。

蓝蝶影叹声道:“‘五岳神通’手下!”

九郡主道:“‘五岳神通’手下人数不多,但没有一个是普通高手!

蓝蝶影收回手道:“这个天竺魔王不简单,我看所见到尸体都是他下的手,而且都是一刀成功。”

九郡主道:“天竺武功不似中原,章法怪异,大都出自西方和密宗混合,内功则以密宗为主,瑜珈术精玄奇,不知者以为是;邪功。”

蓝蝶影笑道:“‘五岳神通’这次算是吃了暗亏,二人经过一天夜,终于到达拉萨了,这种藏族大城,居然也有汉人做生意,蓝蝶影找到一爱店子,进门一听老板的口音,就知是四川人,问道:“老板,可有好的上房5”伙计道:“有,有,有!贵客!请进!

九郡主道:“你是蜀人?”

伙计摇头道:“贵客,你听错口音了,小的康人,老板才是蜀人!

蓝蝶影道:“将酒饭送到上房去!

伙计连声道:“是,是!你老点些什么菜?”

九郡主道:“点你们最出名的菜,但少不了麻辣子鸡,康定牛排,不要青稞饭,先送水来洗脸。”

她说了一大套,搞得伙计头点个不停。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