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蝶影》

第09章 清纯照日月,义风傲古人

作者:秋梦痕

西藏人非常诚实,对宗教的信仰深植不移,在少数汉人的店子里,他们除了以物易物,换点面粉,平时绝对不会进门的,他们的男人必须先当过喇嘛,女人才是一家之主。

蓝蝶影等九郡主洗过澡,换完衣服才进上房,同时看到伙计送进饭菜,只有一壶洒,好在他们饮不多,也就不过问了。

九郡主在吃饭时问道:

“阿虹!我们看到汉人不多,这家店子的东西卖给谁吃?”

蓝蝶影笑道:

“你到外面去看看,这时客人可多了,有汉人、有藏人,回人、不丹人、尼泊尔人,不过叫的饮食各有不同,这家店所卖的东西,名堂多,生意兴隆。”

九郡主道:“藏人以青稞为食,也来吃馆子?”

蓝蝶影道:

“藏民三等,有贵族、僧侣、贫民,凡进来吃的都是贵族!”

九郡主阿声道:

“汉人在西藏住家恐不方便,风俗饮食各异,太不自然了,教人多难受。”

蓝蝶影道:

“一般住家的简直没有,除了做生意,包括开店和流动性的,连不丹、尼泊尔人也一样,这两国人是以白面粉向西藏人换盐、汉人前来换皮货,盐是西藏出产大宗货物之一,因为多咸水湖,最主要是西藏靠打猎为主,农产少。”

九郡主道:

“我要把衣服洗一洗,袋中有银子,你去各处走走看,有现成的衣物,替我买几件回来。”

蓝蝶影连连摇摇头道:

“我怎么会买你们小姐的衣物,还是你自己去买!”

九郡主道:

“我换下的衣物怎么办?现在不洗,明天一早干不了。”

蓝蝶影笑道:“我替你洗好了!”

九郡主闻言,脸儿霎时红啦!呸声道:“白痴!有些衣物你能洗,我才不要你洗,好啦!我马上回来!”

九郡主拿起她自己的包裹,急急出店去了。蓝蝶影愣愣的,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这时伙计进房收拾餐具,笑向蓝蝶影道:

“公子,我看你不是做生意的。”

蓝蝶影点头道:

“伙计,你好眼力,我是游学的。”

话才落音,忽见九郡主急急奔回房中,但她看到伙计似又不便说什么,伙计灵活,立即收拾,连连道:“对不起,小姐回来了!”

蓝蝶影看伙计带上房门,急问道:“刚进店就买到衣物了?”

九郡主道:

“哪有这样快,我是遇上朱全忠和高耀君他们了,我没有说出你在这里。”

蓝蝶影道:“他们也来了?”

九郡主道:

“你背我入须弥山治伤的事,他们为何全知道?”

蓝蝶影笑道:“江湖是一面镜子,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不知道的事情。”

九郡主道:“他们是来追我的,要我快回京!”

蓝蝶影骇异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九郡主低头道:

“是关于我的婚姻,皇上要征得我的意见,因此必须回北京。”

蓝蝶影得悉后,没有立即回答,他望了一下窗外。

“你的归宿,应该是皇亲国戚,佩萱,我送你回北京好了。”

九郡主道:

“我倒是希望你送我,可是侯爷他们在外面等着,阿虹,我……”

蓝蝶影忽又开朗笑道:

“人生聚散无常,我嘱咐你一切看开,看淡,并祝你幸福,以后我会来看你的。”

九郡主道:

“你可知道,我回京会作什么样的决定吗?”

蓝蝶影笑道:“千万别做傻决定!”

九郡主拿出一只袋子交与蓝蝶影道:

“这个你带着,里面有金银,你身上一点也没有,我走了……”

蓝蝶影不便拒收,接过笑道:

“有侯爷作伴,我很放心,佩萱,一路太远,不要发生枝节。”

九郡主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西藏?”

蓝蝶影摇头道:

“那要看武林动态了,换句话说,要看乌赛花的行踪而定,或者她被杀,或者她又离开了,总之目前她是各方注意的焦点。”

九郡主深深地注视他一眼道:

“我走了,你要保重,我最担心的是你的病,如果不幸发作,一个你的人在身边照顾都没有。”

蓝蝶影叹声道:

“生死由命,别想那么多,你走罢!恐怕侯爷不耐烦。”

九郡主强忍分手,把头一扭,出店而去。

蓝蝶影怕被高耀君发现,不敢送到店外。回房时,他立即感到一阵空虚,过了一会,他无法单独住店了,叫伙计,算帐后马上背起包裹,提着剑,趁着天色未黑,信步而行。

拉萨的街道不似内地,高高低低,尽是石级,上坡下坡,左转右变,全凭地势而建。

当他转到一个黑暗处时,突然有个老者拦住去路道:“小子!你就是‘龙爪神龙’蓝蝶影?单名蓝虹?”

蓝蝶影一看当前老者,自问从未见过,拱手道:“前辈!有何指教?”

老者冷笑道:“老夫武震天!”

蓝蝶影这下可明白了,又拱手道:

“原来前辈就是艾勇大哥的业师,失敬失敬!”

武震天突然一拔背后长剑道:

“听说你有几手功夫,老夫特地找你领教领教。”

蓝蝶影摇手道:“前辈言重了,晚生不敢!”

武震天冷哼一声道:

“不敢也得动手,挑明白告诉你,艾勇被你欺侮够了,瞧他不起也还罢了,竟敢存心夺他表妹,你可知道?金蝶影与艾勇只差未订婚约了,他们是青梅竹马表亲,而且曾得金夫人默许,你什么东西,花言巧语,竟将金女纯洁之心挑动。”

蓝蝶影再也忍不住,反而冷笑道:

“武震天,看你这副样子,显然不可理喻!多说没有用,不管你是不是耳根子软,受了令徒愚弄,就凭你这种为老不尊的气势,也得叫你今后不再依老卖老,好罢!拉萨河边见,这地方百姓多,免得惊搅他们。”

武震天冷笑道:“这也好,老夫不怕你溜掉!”

说完反手插剑,长身拔起,霎时隐入夜色中。

蓝蝶影这一会正当心情不好,九郡主一走,使他感到莫名的空虚与无聊,恰好碰上武震天不分青红皂白,说什么也无法心平气和,立即如影追去。

武震天刚刚落到拉萨河岸的石壁之上,蓝蝶影跟脚就到了他的对面。

“小子,拔剑吧!”

武震天锵地拔剑叫阵!

“姓武的,我只想杀杀你的气势,并不想杀人,你就别客气,尽量拿出你‘横天一剑’震江湖的威风来。”

蓝蝶影似闲立一般,站在武震天对面两丈之外,这却把名重一时的当年高手武震天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大吼叫道:

“小子,你也太目无尊长了,老夫今天非取你小命不可。”

说着舞剑而上!

蓝蝶影闪开数尺,展开步法,冷笑道:

“我不回手,看看你又如何杀我,二十招内,你如捞不到我一点衣角,那你只有识趣了,不然你就自找难堪。”

武震天哪能受得了这种气,剑势一变,滚滚而出,绝招不断。

蓝蝶影说得出做得到,相反的,闪避由远而近,最后紧紧附着武震天身形转动,简直如影随形,二十招一过,他正待出声叫停,不料武震天突然猛喝一声,挽出一朵剑花:

“倒下!”

这老小子居然拿出奇招,蓝蝶影冷笑道:

“姓武的,你这‘流星横空’已是二十一招了!”

声落,挥手一格,硬将武震天长剑夺过,顺手掷向地面。

武震天这下气势顿挫,没有说话,但气得面如猪肝色,恨恨地望着蓝蝶影,居然老着睑抬起宝剑。

蓝蝶影一看这老家伙竟是一个厚脸皮,故意道:“该不会自杀吧?”

武震天阴*道;

“小子,三十年河东,老夫不会那样傻!”

蓝蝶影大笑道:

“阁下看来已有七十出头,居然还想活三十年,还是回去培植你徒弟吧!再过三十年,也许他比你有办法。”

他说话之际,突觉身体有了异样,不禁大惊,自忖道:“我的……我的病……”

蓝蝶影知道病又发作,这下可把他吓得全身发抖,再也立不住了,突然拔身而起,猛朝一座石山冲去。

武震天看到眼里,真如丈二金刚,一时摸不着头脑,就在这时,猛见一个胖子出现了,大叫大喊道:“武兄,快追!”

武震天一见胖子,噫声道:“‘四极财王’,是你!”

来的竟是从不现出真相的乐四海,只见他一抖手中金珠链大叫道:

“‘龙爪神龙’有种怪病,发作时犹如死人,我们快追!”

武震天闻言,跺脚叹道:“原来如此,难怪他突然逃走!”

二人认定方向,立即追出。

蓝蝶影愈走愈不行了,越过石山,当前是座森林,他没有选择,拼命向森林狂奔,但刚进入,立即倒下。

身体虽倒,人尚清醒,思忖道:“这一次我死定了,武震天绝对不会放过我,这该死的病,为何在这时发作。”

他躺在森林中,这时又天黑了,西藏猛兽多,不被人杀害,也会遭兽侵,当此之际,武震天与乐四海的声音已在林外响起:

“震天兄,那小子一定在林中!”

“乐四海,我要先下手!”

蓝蝶影闻言,更加震惊,自忖道:

“那个老贼也出现了,这更完了。”

思忖之下,突觉眼睛白影一闪,猛见身边出现一个吊死鬼。

“白日魂,苦也!”

蓝蝶影更加恐惧了。

“嘿嘿!小子,不是要与老夫决斗一场,起来呀!”

白日魂龇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蓝蝶影苦笑道:

“白日魂,你是‘下井落石’,放心,我不会求你这个怪物,乐四海和武震天快到了。”,

“小子,你真有股傲气,我不会杀你,他们杀你,我也不管,不过你的‘天之剑’可不能叫他们得去!”

说着从蓝蝶影背上抽去宝剑,又咧嘴笑道:

“小子,阴司见了!”

说完,闪身隐去。

白日魂刚走,武震天和乐四海立即出现!

“在这里!”武震天一剑点出。

乐四海伸手一挡:“慢点!”

武漫天嘿嘿笑道:“财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乐四海哈哈笑道:

“武兄,我的四个堂主、三十余名一流高手,全部被这小子给毁了,你如一剑将他了断,请问我又怎么办?不能叫我向死尸报仇呀!”

武震天道:“你有什么办法能两全齐美?”

乐四海道:“我们把这小子绑在正面那株大树上去,咱们同时发掌,第一掌不宜太重,要慢慢地将这小子击成肉泥。”

武震天哈哈笑道:

“乐四海,在武林中,除了我武某人,你是没有朋友的,你眼睛里除了金银珠宝,没有想到你还会对老朋友来这一套。”

乐四海急急道:

“武兄,千万别误会,在下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武震天嘿嘿笑道:

“当我们同时发掌之际,你却运上全劲,一掌就把这小子毁了,而我呢,反而变成陪衬了。”

乐四海急急道:

“武兄你完全误会了,假如是武兄想像,那以后我乐四海还有何面目再见武兄,同时武兄可以当面向乐某问罪呀!”

武震天道:

“乐兄既然是诚意,那就一言为定,我们把这小子慢慢处死。”

蓝蝶影这次发作居然与已往不同,这么长的时间尚未昏迷,闻言大骂道:“两个老贼!任你们如何处置,少爷总有一条命。”

武震天将他抓起,先揍了两记耳光,嘿嘿笑道:

“小子!放心,绝对保证,一定不会将你一下收拾。”

蓝蝶影被他捞了一把藤条,紧紧绑在树上,不禁破口大骂道:

“你们两个老贼算什么东西,居然被武林称之为成名人物,原来是两个下流东西!乐四海,你如有种,你在我未死之前,答应少爷几个问题?”

乐四海大笑道:

“小子!我知道你有心愿来了,不必问,老实告诉你,你要找的仇人,老夫就是其中之一。”

蓝蝶影道:“还有两个呢?”

乐四海道:

“十七年前,老夫和另外两人发过誓,绝对不说共谋之人。”

蓝蝶影冷笑道:“你们为什么害死家父?”

乐四海哈哈笑道:。

“谁教你老子,在无意中得了三件奇珍?”

“三件奇珍?”

蓝蝶影疑惑了,追问道:“三件什么奇珍?”

乐四海道:

“我分了一件是‘血玉骏马’,另外两件,只能告诉你是两部奇功秘笈。”

武震天哈哈大笑道:“这件公案连找都不知道?”

武震天略一沉思又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清纯照日月,义风傲古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双蝶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