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十 章 梦成四绝

作者:秋梦痕

文晴光有感于心,忖道:“五行生克之理一点不错,三狗恐不会再来了,再去查查死海

之神是否也已离去?”

一直查去,四殿全无,倏于白龙殿内发现多出一条走廊,顺走廊一路探进,突见一人迎

面而来。

文晴光认出正是死海之神,此际慾退不及,不禁心中一紧……

死海之神突见一团银光挡住走廊,其光耀眼难睁,无由心中一震,立即停住脚步,岂知

他越看越不对劲,两眼渐渐发晕,难受极了,不自禁的撤身就往后退。

文晴光心情一放,逐步往前移进,行动缓缓的,他生怕对方看出破绽。

死海之神一直退进殿内,而文晴光也到达门口停住。

岂料这个殿正是中央黄龙殿,黄龙殿只有通往白龙殿这一条出路,其他方面毫无门户可

走,死海之神退进殿内,一现形势不利,竟使他急得团团乱转。

文晴光也已看出殿内形势,知道自己堵住此门对双方都为不利,然而前进一定露出疑

窦,退后更将露出层怯惧破绽。

死海之神似已无计可施,眼睛又不敢紧注银光,只见他突然间翻身就往银光冲来。

文晴光忙中得计,左掌立运神龙珠光,拼命就迎头疾射。

死海之神一冲接近,突觉周身如焚,痛不可忍,只见他吓得厉吼一声,撤退不迭。

文晴光左手一发即收,举目望去,不由他忍笑不已!

原来死海之神虽内功莫测高深,然也只能防及皮肉,但他面上的眉毛胡须此际一根无

存,竟被文晴光的神龙珠光烧得个干干净净!

此际死海之神似还没有觉出,惟有吓得一身抖颤不止。文晴光心中一转,知道对付他的

能力到此已再无办法,只有在未暴露之前得想法让他脱走为上。

他忖思良久,心想退去不可能,惟有趁其未注意之际,突收银光而瞬发一身红光,藉彼

恐惧心理来次猛攻,似此可能将其惊出洞去。

想罢目注对方动静。

正当他一切想妥之际,刚好死海之神急得转过身去,良机难得,文晴光立收右身银光,

紧接发射左身红光。

文晴光两眼不离死海之神,正当两光交替之刹那,突见死海之神电闪翻转身来。

一瞬之间,文晴光暗叫不好,已觉出两光交替之际,使殿壁上映有自己的身影,他无暇

考虑,猛运一口真气,立将红光发至顶点,闷声不响,咬牙就往死海之神力冲而去。

他判断不错,死海之神确曾发现壁晶体内在一白一红两光的间隙里显出模糊人影,但他

在瞬息间没有认出是谁,觉察自己背后定必有异,是以立即转身待察,谁知这察不要紧,睹

目竞发现一团强烈火光猛滚而至,这火光正是刚才莫明其妙的厉害之物,这一见哪还能再想

其他,只吓得厉嘶窜避不迭,一发之差,他哪还能完全逃脱,被文晴光紧附其后,死死紧蹑

不放。

死海之神背部如遭红炉,被烧得痛彻心脾,一时慌乱,未察走廊方向,心急更忘了反手

抗拒,只知绕殿力奔,冤枉多挨了半晌痛苦,最后还是误钻钻出走廊。

文晴光忍着一肚大笑,一不作二不休,咬牙一直追出。

这也是死海之神霉运临头,他一逃就该找寻洞门才足,但他不,也许被烧得心无主张,

只见他只知是走廊就钻,然而走廊又哪是出路?所以竟又被文晴光追上了。

于是,一逃一追,一痛一喜的整整追烧了两顿饭之久,之后,死海之神一时清醒,只见

他厉吼一声,举手挥出一把乌黑奇剑,一个劲就向一条大门冲去。

文晴光见身出门外,也就停止再前,大门一开即合,大殿顿时清静。

文晴光收住红光,个自哈哈大笑了好一会才道:“老海鬼,今日虽不能杀死你,但也够

你魂飞魄散了。”

说着回殿,忖道:“你们都说水晶宫已无余宝,我就死也不相信这回事。前古神迹哪里

只有几把宝剑就完的,无疑是未查出神迹真正玄奥罢了,目前所见,我相信仅是初步发现点

不重要部分而已。”

走着又绕行各殿一周,最后走至黄龙殿,抬头详加观察,仔细的不放过每一可疑之点。

搜寻一圈又一圈,想道:“这黄龙殿位居五殿之中,论理应该有四条走廊直通各殿才

是,但不惟不多,相反还只有一条,我想可疑点就在这里,无疑此殿为五殿之主,也是水晶

宫最重要之地,如要想探出真正秘密,只有在此殿找出关键。”

想通此理,文晴光又重复再加细察。

偶然之间,他想到一件可疑之物,不禁暗自揣摸道:“这殿的中央为什么设立一条数人

合抱的大墨晶体庭柱干吗?惟有这点,其他四殿都没有发现这个现象,难道名堂就在墨水晶

柱上?”

文晴光绕着墨晶柱细察详观,暗自忖道,论理凡是晶体都能透明才是,这水晶宫的晶体

确实微妙已极,表面看来确是透明体,但总觉得中间似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各殿之间不

能透视,连这墨晶柱都不能看过对面,然而这些晶体的构成,又并非似人工筑成.完全是整

体打通所致,难道这中间还另有自然而不透明狭层不成?

他想着忖着,眼睛则上下留心观察,不放过任何一处细微之点。

突然,他发现墨晶柱似与外面洞中的墨晶体质完全不同,也与世上常见的黑晶有别。这

墨晶柱似有纵横,而很整齐的细微纹线,形成细小的方格,如不临近详加注目那根本休想看

出。

他用手摸摸,光滑如油,没有一丝痕迹触手。

久之,他干脆不朝墨晶柱上着想了,背着手,在黄龙殿内来回踱起步来,表情上全无半

点急躁之色,好像这水晶宫是他自己的书房一样。

殿内的四壁,鱼龙混杂,水族之多,无法统计、大部都是希奇之物,他你面慢踱一面浏

览,越看那些水族越像活的一样。

三转两转,渐渐行至正面书案暨座椅之旁,细察之下想道:“这把黄晶体座椅,如不是

生成之物,真还可以搬出去,世人见了一定能轰传宇内哩。”

越看越觉那把座椅太美了,伸手摸摸,清凉透体,通身感觉舒适极了,不由自主的往上

一坐,顾盼之下,自觉好笑道:“我也做做龙王老爷登殿了,可惜没有虾兵蟹将”,自乐之

下,忘形的一拍书案哈哈大笑……

岂知他笑声末住,突觉书案微微往下一沉,这现象可将他笑声霎那禁止,暗道:“这书

案怎能下沉呢?”

忖思不出原因,又伸手往案上一拍!怪,书案再往下沉稍许,他想道:“妙,我看你沉

到什么程度为止?”

想着从椅上跳下来,举手再拍,怪,书案受掌,一丝不动!

文晴光大异,暗道:“大概是要坐着才行。”

说罢再坐椅上,这次他不拍了,用双手往上用力一按……

对了,书案应手而下,续沉尺许始告停止。

文晴光见书案不能再沉,抬头正想研究其中原因……

岂知目光触处,候见对面墨晶大柱上竟露出个长方形大洞,洞高过人,里面明亮犹胜殿

堂,光线似由上方倒射而下。

这发现使文晴光豁然明白道:“墨晶圆柱之门,其关键定在这书案之下,人坐椅上,这

又是书案与座椅的连带关系,按案启动机关,墨晶柱门自然即能打开。”

无意中发现了预料中的秘密,文晴光喜得由座椅上跳了起来,如飞的走进墨晶柱的神秘

之门,举首一看,洁白的玉石梯极,一直是往上伸,他谨慎的一级级朝上登。

梯级走完,伸头一看,突见一座广大胜过下面各殿的大圆形厅堂,四门对立,没有门

扇,门外不能视远,有墙阻拦两旁略见走廊,可能另通他处除门外,都是一色朱红晶体座

椅,惟南面独设龙案一条,案后面是大椅一把,色作金黄,质亦为晶体。

文晴光被好奇所使,长身出了梯口,双脚刚离,倏听梯下传出轻微音响,回顾之下,见

进柱之门已自动关闭,不禁一惊暗忖:“糟糕,后路封闭啦,不知退出时能否打开机关?否

则这一辈子在这住定了。”

一沉忖道:“管他,先欣赏一会再说,待要出去时再动脑筋。”

循着厅壁环视一圈,所见与下面各殿完全不同,四壁所刻,全为一些山势、河川、海域

之类,不知用意何在。抬头倏见广厅正面的黄晶体大椅后,高悬赤玉方匾一块,题书“故龙

宫”,俯首正面书案空空如也,并无什么东西在上,之后信步走出一门,门外分左右两条青

色晶体走廊。

文晴光首先从左侧顺走廊循行一圈,岂知在走廊的对外面又是分成八门,回望内面四门

门楣上记刻有“行云”,“布雨”,“沛天”,“泽地”各二字于一门。

文晴光又从外八门之一走去,出门一看,见环绕故龙宫一周全是一间一间的水红晶体寝

舍式房间,里面除了床几之外的各色晶体遗物,其他什么也没有了.回首每个门楣上刻有

“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等八封图形,忖道:“这八门似按八封

排定,不知还有什么地方没有?”

想着信步行进一间较他室略大的寝室之内,里面色调似稍与他室不同,水晶床也较他室

为大,那床的设置特异,居然位设室之中央,四周还多出各式晶石座椅,在门的对面,似有

一道暗门关闭。

文晴光忖道:“这大概是通往另一环境窟道吧?”

想着,向前轻轻一推,见推不动,细察之下,发现门旁有一朱色圆点突出于外,即伸指

一按……暗门倏然往壁内一闪而没,没有留出一丝痕迹在外。

文晴光一见大异,伸头朝门内一望,里面又有像下层圆柱内一样的白玉质梯级往上升,

暗道:“上面还有一层,这构造真是古怪。”

他不管怎么样,又顺着梯级往上登,出口之际,触目不由骇然一惊!

原来他看出头顶暨四周都是一遍透明的海水,远远的可透视数十里之距,海中有山有

石,林木葱茏,最奇的是有无尽的宫殿房屋,亭台楼阁隐现其间,仔细注视之下,那些古色

古香的建筑物,环绕四面无不全部相同,有五龙殿,有故龙宫,其至于在某个相同之处还现

出文晴光自己的身形!

恍惚之间,文晴光看呆了,忖道:“我明白了,这是些幻影,凡幻影中所现,除那些山

石林木是真的外,其他都是一种映射作用,然而这映射作用也够玄妙了,竟能将宫殿内部的

一切也能显示出来,这中间定有莫明其妙的变化在内。”

想罢收回目光,由幻影的注意转向实际的观察,他看出这一层大部都是清澈的水晶构

成,中央也是一个较小宫殿,质为透明碧玉所构.殿中设置与他殿大同小异,中悬一匾,题

名“碧玉殿”,殿之四周,清晰能辨,一睹无遗,右有一台,匾题为聚宝台,惟台内中央似

有隔避之物,不能看出内藏什么东西,左侧有一高阁,题名神秘阁,也不能看出阁中事物,

再往碧玉殿顶望去,只见一块巨匾高悬,上书“水晶宫”,左右有联云:

“承天命权领四海”

“运时令德被众生”

文晴光暗道:“这正是此神境的真正总名称了,可惜没带琼儿来玩,否则她一定高兴极

了。”

想着径朝聚宝台走去,行着暗道:“这一层的走廊暨墙壁都是清澈的水晶体构成,性急

了恐怕要撞破脑袋。”

及门一推,丝毫推不动,观察一会,见门的前面正中央题有一行甲骨文小字,仔细辨认

为--天地之珍,尽聚此台。仙凡至此,无不有缘。击门三掌,机遇勿贪。下有款云:

“渺渺恭书。”

文晴光不知渺渺是谁,依言朝门上连击三下……

忽然,由门上倏忽开一小洞,瞬眼射出一物。

文晴光眼明手快,伸掌一捞!注视之下,那是一把两尺不到的古剑,把玩一番,见柄上

刻有“闪电”二字,暗道:“这么短的剑,用起来恐不方便?”

忖想未竟,只听铮的一声,门口内又有一物射出,慌忙一接,见是一本小小的奇异质料

的书籍,面上题为:“雷电风云”

文晴光无暇查看内容,将书收于袋内,剑挂在腰,抬头再看门洞时,见已无半点痕迹,

忖道:“我的缘分可能就是这两样东西了。”

一沉转身,曲折的又朝左侧神秘阁走去。

阁分三层,中有一不透明小室,四而各有一门,严密紧闭,东面门题为“玉书”,南为

“群仙录”,西为“管制闸”,北为“透海镜”。

文晴光忖道:“这里面恐不能进去了,我不能胡来。”

想着登临最高第三层,环视之下,远观幻影幢幢,近视殿廷清晰,一丝一毫收览无遗。

他观看久之,心想:“这现象如走出了水晶官外,一点也看不见了,其作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梦成四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