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二章 剑气弥天

作者:秋梦痕

“咳咳,”老冬烘干咳两声,张张嘴,似想说话又没有出声。

“咭!”

蔺露琼忍不住咭声就想笑!

老冬烘睁眼又要开口,但又停住了,接着叭哒,叭哒连吸两口旱烟。

文晴光静观不语,意在观察其正邪之别。

蔺露琼却没有他那种耐性,明知对方是一非常之人,但也不管那么多!素手一指叫道:

“喂,老古董,贵姓呀?别装模作样,有事找我们是吧?”

老冬烘不以她不恭而生气,吐口浓烟后接道:“山人‘石古’,号卫道山人,确是找你

来的。”

蔺露琼闻言大讶!暗忖道:“我是问好玩的,岂知他真的是啊!”

文晴光也觉奇怪,心知定有原因,拱手道:“老丈与在下等素不相识,刚才所言,尚希

明示。”

老冬烘石古点点头道:“山人难得一履红尘,近因水晶宫神迹遭劫,被盗去古剑五把,

此事大犯山人卫道之旨,故所以要追回五把古剑还置原处,俾保圣迹之无恙。”

文晴光知道事情来了,谈然问道:“老丈到过水晶宫?”

老冬烘石古点头道:“山人对五行禁制深明互克之道,五龙殿确已去过,惟五龙剑是近

日得遇姓萨的妇人道及方知,适才道经此地,见小姑娘背上之剑实为东殿之宝,希交与山人

带还青龙殿安置原处。”

文晴光闻他自以为然的这种话,真是听得啼笑皆非,一沉笑道:“老丈是否知道那性萨

的妇人乃为一邪婬左道之人?曾否还提及另外四剑之得主?”

石古老人摆手道:“山人不问什么邪正,生平之志,只知卫护前古遗迹圣地,小哥所问

另四把古剑,山人自亦知其去处,惟东方之剑乃五剑之首,按理先从青龙剑收起。”

文晴光心中渐渐有了火气,这是什么话,此老简直是非不分,谬论连篇!

蔺露琼眼睛一转,轻声笑道:“老古董,请问五行以何为先?”

石古老人答得干脆道:“金为五行之首。”

蔺露琼格格笑道:“那你就先取金剑再说.我这把是木剑。”

这句话可将这卫道山人石古给顶住了!只见他两眼瞪得像铜铃似的,张开鳜鱼嘴,一时

竟收不拢来!

蔺露琼咭咭笑道:“还有一点,水晶宫实为古之龙王故宫,龙以水为主,论理你只有先

收回水剑之理。依我的话快去罢,待你收回剑时我这把剑到时就容易解决了。”

石古老人似是毫无主见之人,闻言似朗然贯通似的,双掌一拍叫道:“有理有理,山人

承教了。”

“嗤”!他双足一蹬,竟破空而去!

这种神奇奥妙的武功,只看得蔺露琼惊骇不已。

文晴光轻轻抱起她道:“琼儿,他的功夫也并非什么奇奥,大不了较鲸魔差不多,火候

与原先那未见面的相等而已。”

说完长身大步走去。

蔺露琼一怔之后轻笑道:“刚才那老古董可能有点傻气,被我胡扯一通搞迷糊啦,你

看,他竟认为真有道理呢,格格……”

文晴光亲她一下道:“琼儿.凡是奇人异士,个性都有点古怪,那老头儿自己没有主

见,他来找我们,一定是受了鲸魔萨菲莉的挑拨而来。讲真的,单打独斗我可就不伯他。”

“是啊,他不是说有个性萨的妇人嘛,晴哥哥,不到必要时你不可多树仇敌。”

一停又格格笑道:“鲸魔挑拨他来找我们麻烦,嘻嘻,我就叫他去找死海之神。咭!看

哪个厉害。”

文晴光见她在怀里笑得开心极了!抬头见月已西沉,轻声道:“天快亮了,我们要找个

地方休息一会,等侯天明才好。”

蔺露琼点头同意,一指左侧道:“到那树林里去……”

她话还未了,文晴光突朝那树林喝问道:“里面是什么人?”

一个桀桀声音的人冷冰冰道:“老夫‘韦我’,不准进入此林。”

文晴光知道又遇上一个非常人了,听声音此人非常霸道,他是逢硬就拼的个性,你不准

他进去,他就非进去不可,同样冷冰冰的哼声道:“谁敢不准?”说着就往林前行进。

“嘿嘿,小孩子你是想死!”

文晴光放下蔺露琼道:“琼儿站在这里,我到要看看是什么横行霸道的人物。”

蔺露琼从来不阻其行动,轻声道:“晴哥哥小心点。”

文晴光点头道:“你注意自己,留心四周动态。”

说完径朝深林大步而进。

将近林沿不远,突觉一股奇重无比劲力缓缓推来,文晴光冷笑一声,顺手发出“五雷

劲”,右拳平胸一挡,左拳大喝冲出!力将来劲破裂而入,“五雷劲”带动震耳的隆隆之

声。

林中之人骇然似的惊噫一声!

文晴光冷笑道:“给我滚出来,见不得人还有什么霸道可言?”

林内之人冷声接道:“狂妄孺子,你是何人弟子?从何学得这霹雳拳?”

文晴光闻言一怔,冷笑道:“在下是自己的师傅,什么是霹雳拳法?”

“哼”!林中人冷哼一声,沉沉的道:“窃学之人,自然不明艺之所以,三百年前‘霹

雳王’因拳得名,你小子是何处得来?”

文晴光暗忖道:“五雷劲是上古奇学,怎会是三百年前之人所创。这霹雳二字之义,恐

怕是与‘雷’字偶合,但不知霹雳拳的威力如何,我得搞清楚,免上当闹笑话。”

一沉也哼声道:“你既知霹雳拳之历史,却不懂霹雳拳之威力?”

林中之人闻言大声冷笑道:“霹雳拳只有一招,遇坚必毁,然而本神君的‘奇柔掌’正

是其强敌。你小子功力不到火候,发一次必须以他技延缓,然后才能接上第二次使出,老夫

念你幼稚无知,看在创始人份上,不趁机发掌。”

文晴光听出他话中毛病,不禁哈哈豪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所谓霹雳拳,原来是旁门

左道,那就请尝尝本人之拳是否有异?”

林中之人似有怀疑,半响未曾接话。

蔺露琼上前两步叫道:“晴哥哥,他藏着不现身,你怎么不用左手照照啊?”

文晴光退后半丈,走到她面前道:“琼儿,神鳌珠光现已化为剑气了,一发便成飞剑杀

人,你不知道我已得了把最神奇的古剑,名字叫做‘闪电剑’,这剑本来只能使用御气飞

剑。岂知在悟梦之时,竞悟出神鳌珠光正是将闪电剑柔化之宝,除神鳌珠光不算,连神龙珠

的红光也被我炼到闪电剑身上去了,最妙的是两光随心所慾,飞剑发出,可红可白,甚至亦

可两光同用,那就变成水红色剑气啦。”

蔺露琼闻言惊喜莫名,轻轻一笑道:“你真成了剑仙啦!那就用飞剑将这个人迫出来

罢。”

文晴光望望林中,摇头道:“飞剑不能随便使用,乱用有伤天和,除非对方也是使用飞

剑之人,否则太不人道了,我虽不信神鬼之说,但于心实有不忍。”

蔺露琼深深感动的道:“晴哥哥,你说的完全对,我最近杀了乌太,想来确不应该。”

文晴光摇头道:“琼儿没有杀错,乌太作恶多端,罪应当杀。我所说不乱杀人的,那是

罪不应诛之人,这就叫做是非轻重之别。林中之人的身份品性不明,以往事迹不知,乱杀就

叫做狂妄残暴,设若他真是罪不可赦之人,哪怕他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去消灭他。”

蔺露琼点头不迭,似已朗然,笑笑一指林内道:“这个人真怪,怎么老不作声,难道他

已走了?”

文晴光摇头道:“他在揣摩我刚才的那一拳拳法。这人劲力高深惊人,据我刚才接他一

掌测知,他和那‘卫道山人’石古是同时期无上怪人物。”

他说话刚落音,突闻林内那人大叫道:“小子接掌!”

文晴光闻声一震,闪身拦住雨露琼,突觉一股庞大柔劲从正面排山倒海似的涌了过来!

立即提起双拳,平胸猛力冲出!

一声天崩地裂的大响起处,柔劲被破!林内发出骇叫之音,紧接着“咔嚓”一遍林倒石

飞,乱得烟雾尘天。

文晴光在乱响声中听出那人已升空飞去,知对方并未遭到伤害,伸手抱住蔺露琼道:

“琼儿,我们追他。”

蔺露琼尚未回话,突然觉出身体已被他带得升空飞起,不禁喜得娇笑道:“晴哥哥,你

能带我飞呀!”

文晴光本是试探性质,岂知如愿以偿,闻言点点头,他怕说话泄了劲。

前面一股破空之声,逐渐被文晴光追近,显然那就是刚才之人。他起步在先,而且是单

独飞行,但是,他却被文晴光捞着一个人给追上了,那人并没有发现有人在后追他,原因是

文晴光所炼成的五雷劲大异一般内功,这时已和万斤压内功混而为一,不惟能遭打击,而且

能增强五雷劲的攻击力量,妙在飞行时全无破空之声!

蔺露琼睁着眼,大奇道:“晴哥哥,我耳听风声这样强劲,怎的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文晴光还是不敢说话,只在她手心里写字相告。

蔺露琼测知字内之意为“空中罡风已被内功屏挡身外”等字,忖道:“我不能扰乱他,

大概是不能说话,吓,前面有一点点黑影!”

文晴光知道她已发现前面之人,即朝她点头笑笑,那是说:“她的内功也大有进步

了!”

蔺露琼报以甜甜的一笑,又在他面上亲一下。

前面之人候然在一个山头落了下去,文晴光心头一转,忖道:“我先暗查一下再说,这

人非常诡秘。”

他也带了蔺露琼降至山头,举目一看,暗道:“噫!这是南岳后山!”

一拉蔺露琼道:“快追,我们掩蔽起身形,倒看他有什么名堂。”

前面那人似非常大意,一个劲只知往前走,根本就不注意四外有何异动。

文晴光从背影上看不出他的年龄,但判断定是个老古董,在距离三十丈内紧紧跟着,见

他径朝最奇险之区前纵,想不出他要去干什么。

蔺露琼不敢出声,被文晴光半拉半提的带着前进,脚底下没有半点声息。

文晴光突然发现那人双足一蹬,径朝一条幽黯的深谷投去。谷底是何情况?他无法得

知,立即趋至边沿俯察,星月虽明,但还是无法看出谷底一切。

蔺露琼忽然问道:“你的视觉较以前退步啦?”

文晴光茫然一怔,摇头道:“那怎么会呢?”

蔺露琼诧异道:“你已往视黑暗如白昼,那为什么看不出谷底形状呢?”

文晴光一震暗惊,轻声道:“琼儿注意,那人有古怪,幸喜你一言提醒,否则我还没有

留心,无怪他根本不防有人追踪,原来他是身怀异能,所幸是我,他人定必不能看出其身

形。”

蔺露琼闻言一呆,急道:“我们快下去看看,底下一定是他寄身之地。”

文晴光点头道:“你不要单独行动,这下面定必非常险要。”说着伸手一操,立即将蔺

露琼掖之胁下,提气就往谷底直落……

尚未及地,突闻有人冷冷的问道:“无独神君,找到卫道山人没有?”

文晴光暗惊道:“刚才那人叫无独神君,这说话的定是另一个老怪物了”

忖还未了,只听无独神君郑重回答道:“惕天士,别问了,卫道山人没找着,却遇上一

个大对手了。那小子的功夫,前无所闻,古怪之极,竟能攻破我奇柔掌,幸喜我有‘烟尘

蔽’防身,否则不被其打成肉泥才怪哩。”

惕天士冷笑道:“你不会用飞剑杀他,真没有出息!”

无独神君嘿声嗤笑道:“他的飞剑可能较我们还强,我不会似你那样冒失。”

文晴光正待再进,倏闻高空又起嘶嘶之声,暗道:“这可能就是那卫道山人到了。”

嘶声直落谷底,接着听到无独神君叫道:“惜非子,那鲸魔有何答复?”

原来此人并非文晴光所料的卫道山人,只听他沉声答道:“那妇人狡猾非常,五龙剑她

只有三把,要我们先将其余两把收回再议,双方话不投机,她竟和我大干一场。”

只听惕天士接口问道:“胜负如何?”

惜非子哼声答道:“那娘们的地藏功虽属平常,然而功力强劲已极,八百招竟累得我大

汗淋淋离,看势非两人无法赢她。”

“嘿嘿!”无独神君嘿两声道:“宇宙四尊今有两人初尝败北之味了,这次不是我提议

出世,再等两年将无立足之地。”

惕天士倏然chún动无声,似在传音说话。

文晴光虽在远处,但他非常机智的暗道:“他们为何倏然停止谈话,难道……”倏然叫

道:“琼儿赶快登上悬壁,敌人有警觉了!”

蔺露琼闻言一震,立即闪退……

她刚刚登至半壁,突然听那无独神君已在近处冷笑出声道:“好小子,你竟摸到这儿来

了,那妞儿不要动,否则立取小命。”

蔺露琼身悬半壁,这时知道文晴光已被围住,你就要她走也不会答应了,惟暗讶敌人行

动之速,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剑气弥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