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四章 君山现剑气

作者:秋梦痕

南天王大声冷笑道:“文晴光,你别高兴,我们可以从正面攻击。”说完齐朝鲸魔一方

走去。

只见武当掌门洞元真人的嘴chún乱动一阵,似在传音说些什么。

四天王的面上顿现讶异之情,八条腿又告停止不动了!无疑,他们似听了什么警告而得

知鲸魔的表情。

宇宙四尊睹情大明,惕天士陡然对文晴光道:“小子,你已炼成前古‘五雷神功’?”

文晴光见他们确实不同凡响,郑重的点头答道:“本人所炼乃‘五雷神功’之精髓——

五雷劲力。”

惜非子叹口气道:“目前使的是阴雷柔劲?”

文晴光朗然答道:“鲸魔非阴雷柔劲不可克制,这是我在数度接战中方始明了。”

卫道山人接道:“五雷神功与闪电剑法、步云天涯、八风身法同为一部宝典,你都学全

了?”

文晴光转头望他一眼,点头道:“在衡山与你对手的即闪电剑法,其余不言可知。”

无独神君接道:“你神技虽成,但压不下老夫四人联手。”

文晴光大笑答道:“本人有必胜之机在握。”

卫道山人瞪眼哼声道:“老夫等所炼,亦是前古神技,他学别无克制之法。”

文晴光谈然答道:“智慧高于一切,本人不是自夸,胜你四人并非难事,衡山之谷本可

下手,但念你们修为不易而留情,如有不服,事后一较便知。”

无独神君大叫道:“小子骄狂自大,老夫等决定接受你的挑战。”

文晴光眼睛一转,朗笑道:“你是说合九人之力?”

无独神君呸声大骂道:“混账,宇宙四尊岂仗他人。”

文晴光闻言大笑道:“本人只怕反复无常之人。”

卫道山人大叫道:“我们站开旁观。”音落一齐退离,似表示决心之意”

文晴光暗思得计,目注鲸魔道:“你赶急发出信号,速撤湖中群众,否则本人要下毒手

了。”

鲸魔双掌齐伸,口不能言,叫她如何答话,只见她急得头冒冷汗,且又不敢松懈功力,

显得狼狈之极。

西天王冷笑道:“你明知她不能抽手松口,那不是废话。”

文晴光讶然一怔,暗笑道:“真是,我怎的这般糊涂。”忖着灵机一动,暗暗将五雷神

功凝于对方右手。

鲸窟突觉左掌毫无胶力,而右手却加重一倍,心知是对方有意放松所至,忖道:“我必

须撤退群众,避过目前之危才是。”

她收回左掌,探怀拿出一颗信号弹丸,挥手向空掷去,“波”的一声,瞬息提出一团红

色姻火。

文晴光目注湖中,只见敌船突然大事调动,暗道:“她确实是通知停战了。”

考虑一下,正想如何通知各派之人停战时,倏然从沙洲一面纵出一人大叫道:“晴光,

你不能放她,湖中战斗,我方已占优势。”

文晴光一眼看出就是白龙,立即答道:“混战之下,双方都有损失,白兄快去通知我方

停战,鲸魔我已答应放她,日后再行杀她不迟。”

白龙知他言出必从,立即扑下湖中而去。

东天王未闻鲸魔开口,知道尚未被放,冷声道:“你还不放手,难道言而无信?”

文晴光谈然道:“不等船队离去,本人自不放心,此际松手实非其时。”

南天王魏黎冷笑道:“你伯鲸魔失信?我四人担保如何?”

文晴光将手一推一收,将鲸魔放下道:“我虽松手,但她不能马上离开。”

他这话也是多余的,鲸魔似已筋疲力倦,被放之后,只见她立即坐地运功,身外事,似

是全不与闻。

无独神君大叫道:“小子,我们可以开始了?”他真是全无心眼,目前强敌虎视,毫不

考虑后果。

文晴光闪开一旁大笑道:“本人不愿让外人浑水摸鱼,要打也得选个时间。”

无独神君闻言一怔,暗骂自己糊涂,点头道:“什么时候?”

文晴光眼望四天王,口中答道:“收拾我们的旁观者之后。”

卫道山人大声道:“一言为定,我们也要将五剑五网到手后才放心。”

东天王冷笑道:“老怪别做梦,我们收拾了这小子,要你们全无拼斗的机会。”

文晴光大笑接道:“你们所仗的金钢网也不为奇,论功力那还抵不住本人五雷神功,本

人自有收拾你们之道。”

四天王同时冷哼一声,举步就待动手……

突见鲸魔跳起大喝道:“且慢!”她喝声中走近四天王,实行传音法说了一阵。

四天王齐一点头,似已同意她的意见。

文晴光不知她在搞什么诡计,视如不见,冷静旁观。

惕天士似有一种特具功能,只见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立即也以传音法通知同伴。

鲸魔一见大异,突然纵身飞起。

四天王闻听风声,同喝一声,如电追随而去。

文晴光伯他们使诡谋偷袭中原武林,紧紧跟随飞升,出他意料之外,鲸庭竟是朝湖外飞

行,方向却朝正南。

他见与想象不符,立即又飞了回来,转身中,突又发现宇宙四怪竟也朝南方飞去!付

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不通其个原因,嘀咕道:“鲸魔连部下都不顾而去,这真是有点古怪!”

正在沉吟之际,耳闻一声银铃之声传来道:“晴哥哥,你想什么啊,那些怪物都被你打

败啦?”

文晴光闻声抬头,见蔺露琼如蝴蝶般翩翩而来、迎上拉住道:“他们都走了,走的非常

古怪,你快替我猜猜看。”他将刚才之事说了一遍。

蔺露琼闻言大讶道:“我明白啦,鲸魔从未失败于人,她这是的次失手于你,相信是恨

透啦,但她深知打你不过,如要复仇,除非有克制你的功力不可,而你的武功是得白水晶

宫,要想破你也只有向水晶宫找出路。她向南方飞行,那正是朝水晶宫方向,四怪中的惕天

士定有窃听传音入密之能,因之他们也是好奇随去的。”

文晴光见她说得头头是道,不禁朗声大笑道:“琼儿越来越比我强啦。哈哈,他们除非

打破水晶宫.否则再无什么可得啦。”

蔺露琼不乐观似的道:“前古神迹非常人可料,晴哥哥不宜大意,还有浮沉岛近在咫

尺,须防她知无所得而偷袭下手。”

文晴光陡然一惊道:“这倒是非常可虑的事……”

他还未说完,忽听浮沉岛主接话道:“什么可虑?”

文晴光转头一看,不由一证!

原来他看到竟是一大批老小鱼贯而来,沙滩外却排靠着五条大船,大船后的水面上,陆

续不断的却有七八条小船正在前驶。

蔺露琼扑上高声道:“妈,鲸魔相四天王及四怪都飞往南海去啦,我们岛上可能有危

险?”

浮沉岛主拉着她边行边笑道:“他们不会杀全无武功之人。”

文晴光上前朝群众拱拱手,他无法一一迎接,转头道:“前辈之言,难道会武之人都已

离开他往?”

浮沉岛主一指大船道:。全部在船上。安全之功,全仗白龙之力。”

白龙上前道:“晴光,死海之神逃走了,饿狮萧雄遭我一拳打入芦苇不见。”

文晴光一把拉住他道:“白兄辛苦了。”

白龙含泪道:“贤弟,这都是你栽培之力。”

文晴光朗声大笑道:“我们都不必见外,还有湖心之战和基地起火之事呢?”

众老中此时一人大笑接道:“老弟,我方死伤不重,二狗已去其一。”

文晴光注目见是天山一星,长揖道:“前辈如此称呼,晚生实不敢当。”

天山一星大声郑重道:“武骨屿老朽不死,全仗老弟在死海之神剑下抢救之力,此事永

生不忘,恩同再造,哪还论什么辈份。”他言出于诚,全无半点掩饰。

文晴光再次作揖道:“前辈言重了。”

浮沉岛主见众老都有碍难出口之意,立即接言道:“众老快请回船休息,沙滩不是谈话

之所……”

她说到一半,倏见大船上不停的下来一批老幼人物,轻声朝文晴光道:“快去相迎,破

衲老僧来了,他是你师祖!”

文晴光陡然一震,骇得颤声道:“那是晚辈师祖?”

浮沉岛主郑重道:“是你父亲当年受业恩师。”

大船下来之人,都随在破衲老僧之后,计有长白天母、祁山女蜗宫素姥姥、阿尔金山香

妃宫青嬷嬷暨大漠鹰颜雾的姑母,这四个老太太,文晴光都见过,后面跟的是潇湘逸叟、布

衣处士、山右居士,其次就是四鸟云霄、狄霞、纪霓、颜氛以及杜邕宗琮。

文晴光不待一一看清,立扑向破衲老僧,双膝一跪,流泪道:“师祖!……”他语音难

继,咽声不能说话了!

破衲老僧俯视着,微微含笑点头道:“你已知道啦?快起来,师祖还有很多话要说。”

文晴光跪着不动道:“师祖……徒孙……还没报……父母兄长之仇,愧为人于,朝夕难

安。”

破衲老僧点头道:“人子之道,本应如此.然而尽力而为,于心无愧,孝在其中矣。”

说着拉起他又道:“人之生死,冥冥中自有定数。孩子,师祖将还你父母长兄!但此际

勿问,到时自能会见。”

文晴光闻言,惊喜得跳起来大叫道:“师祖……”

破衲老僧摇手制止道:“私事暂停,公事要紧。”说着走向老少群雄。

浮沉岛主率众相迎道:“大师法驾赶来,定有要事指示吧?”

破衲老僧向众合十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明见万里,贫僧近来内视因果,中原武林将

遭更大危机,内妖未平,外魔又兴,宜速于君山之巅,暂居待时,各派武林,千万不可分

开。”

群众闻言,无不心弦紧张,忐忑不安,浮沉岛主点头道:“大师佛理精深,素无遗算,

那就谨遵指示,待机应变。”

破衲老僧合十退下道:“各位施主、道友、师兄,恕贫僧暂时告退。”说着拉了文晴光

转身下船。

糊涂公和闪电公在后追着大叫,一致跟着下船,蔺露琼也叫着就追。

破衲老僧回头道:“二位施主应与众人商讨设防之局才是。”

闪电公哼声道:“你这狗肉和尚想独自清闲吗?连老朋友都不要啦?”

糊涂公接道:“他看到沙滩上吃斋的同行太多啦,一定是怕别人攻击?”

文晴光既知父母兄长无恙,心情之开朗,为有生所无,眼看两个老糊涂胡说乱道,差点

给笑出声来,只暗暗向蔺露琼招手同行。

紧接着,云霄、狄霞、匡平、杜邕、纪霓、白龙、颜氛、宗琮等都跟了来。

这八人是数年前旧情侣,灵犀早通,相见无须言宣。

行着之际,文晴光举目前望,突然发现正面大船头立定两老两少,一见高兴之极,大叫

道:“孑老爹!万老哥哥。啊,张三篙兄,李进财大哥你们都好吧!”他高兴得什么似的,

张口乱喊乱叫。

孑孓公泪流满面,哽咽道:“小主,你好!老奴托你鸿福尚健。唉,终又相逢啦。”他

说得情深义重,字字感人。

独行龙万飞虎,他是豪放一生,见面哈哈大笑道:“黑吃黑的兄弟,近来你改行行侠

啦。不得了,了不得,名满天下啰!啧啧,我考哥哥的眉毛都长了三寸啦!哈哈……”

张三篙和李进财飞扑下船,双双拥抱,喜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松手大乐。

文晴光一一见礼,破衲老僧含笑旁观,目睹这一幅感情交流图,他那四大皆空的心湖

里,难免也起微波!

蔺露琼高兴得又跳又叫,喊了这个又叫叫那个,忙得不亦乐乎,倏又朝沙滩大叫道:

“阿蓁阿楚,你们也来呀,快点啊,快来见见。”

二女向浮沉岛主请示后即飞奔而来。

众人互谈一阵后,随着老僧上了大船。船舱可容数十人,大家分别落座后,立刻有人送

上饮食,大家边吃边谈,各自道出别后一切。

此际,船家进来报告,说沙滩群众已纷纷上船开行。

张三篙笑道:“刘当家的,麻烦你也将船开往君山。”

船家退出后,文晴光向老僧问道:“师祖,徒孙请问所谓外魔是谁?”

破衲老僧郑重的道:“煞气起自北方,不久定必南移。”

文晴光沉吟一会,思路想到鲸魔身上道:“师祖定知宇宙四怪之事,他们与四天王暨鲸

魔已去南海,此事与北方煞气有否关连?”

破衲老僧点头道:“魔与魔连,道与道通,自古皆然,惟四怪并非纯邪之人,其年龄身

世,恐已无人能知,师祖曾费时十年,始终未曾查明其一切,惟内视中知其为武林四异人而

已。”

蔺露琼正在与四鸟姊妹细谈,闻言接道:“老人家,他们不会联手对付晴哥哥吧?”

破衲老僧含笑答道:“凡事都有因果,变化并非突然,预言徒乱人心。孩子,听其自然

去吧。”

蔺露琼怔怔的想了一会,摇摇头道:“就是联手也不怕他们。喂,晴哥哥,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君山现剑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