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五章 奇剑脱手

作者:秋梦痕

文晴光听声有异,知是传言的瞽神出现了!飘落之际,目光望去,这时玄雾不见,只看

到一个双目深陷,身形奇肥的古怪老人在朝他翻眼眶!

“前辈号莫非即为瞽神?”文晴光并不欺他眼瞎,仍然拱手作揖。

“嘿嘿,你这小萝卜头是明知故问。”怪老头老气横秋的冷笑不理。

文晴光闻言大火,“呼”的一拳冲出!他竟用了八成功力,给他个横来横去。

紧接“蓬”声大响起处,瞽神被他打出两丈多远才站住脚跟。

“哇……你这小子怎么了,我瞎子还没准备就动手哩?”

瞽神似还没有受到伤害,只见他跳脚哇哇大叫!

文晴光报以嘿嘿冷笑道:“老冬瓜,你也是虚有其名,睁着眼睛看我动手,干吗不防

备,真不中抬举。”

瞽神闻言又跳起来大叫道:“好小子,你不见我老人家只睁着眼眶子嘛?”

文晴光差点笑出声来,但还是冷冷的道:“救鲸魔时比明眼人还看得清,那又怎么解

释?”

“嘿嘿,那是我老人家早就有了准备呀。”文晴光哪能相信他胡扯,立即将身一闪,火

速朝他背后绕去。

瞽神霍然扭转身体姦笑道:“好小子,你又想偷袭?”

文晴光陡然一怔,暗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打他时不觉,这时感觉又如此灵敏,

真有点古怪?”

忖思中突然又是一拳挥出,拳劲到处,恰恰又中,“蓬”声大响中,瞽神再次被他打出

两丈多远,这次似挨得更重,只见他差点立足不稳。

“哇……小混蛋,你只学到一个人打呀。嘿嘿,你大概已抓到我老人家的弱点啦,不

行,这种打法我不干。”

文晴光一见大感惊讶,他摸不清其中原因何在,问道:“老冬瓜,你要怎样打才算

数?”

瞽神嘿嘿两声道:“你要取得我老人家同意才算数。我说行,那我们就打,我说不打,

那就不打。你小于连问都不问,一连揍我老人家两拳,真正岂有此理。”

文晴光一听大讶,暗道:“这真是奇闻,武林打斗还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这瞎子真是

古怪透了顶。”

“喂,小子,你还没有搞清楚吧?嘿嘿,当年我师弟挖掉老夫一双眼睛,盗走神魔屏秘

笈,就是知道我考人家这个个性才下手的。”

文晴光朗然笑道:“原来如此?那你叫我放手过来是什么意思?”

瞽神哼声又笑道:“浑小子,叫你过来当然是要与你打一场呀,不然我老人家不早就走

了,那还呆在这里让你一个人打。”

文晴光哈哈笑道:“原来你非等我问才动手呀!那我永远不问呢?”

“嘿嘿,不问就只有你一个人打了。”

文晴光差点没跳起大笑,又哈哈两声道:“那你为什么不走呢?”

“浑小子,你这不是废话,我老人家想打一场呀,不想打还要你说。”

“啊!”文睛光惊阿一声忖道:“这老怪物真正是世间第一号大傻子,幸喜他练了一身

金刚不坏之体,否则以这古怪个性不早就完蛋了。”

忖着又问道:“你到中原来做什么?”

瞽神忿然道:“找我师弟报仇。”

文晴光皱眉道:“我看你是白找!”

瞽神大惊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文晴光叹口气道:“找着时你只有挨打的份儿,他怎么也不会问你打不打啊。”

瞽神闻言一怔,惊讶的道:“你这小于说话竟和我徒弟是同样看法呀,不过,找还是不

相信,非找他几次才知真假。小子,我们怎么样?”

文晴光暗笑道:“他又在想我问他了。”

接道:“我不想打了。”

瞽神叹口气道:“小子,你早不说这句话,害得我老人家在此干等。”说完转身就行,

他连招呼也不打。

文晴光吁口气自言道:“幸好这怪物有些弱点,否则真是少有人能敌。”

忖着突然灵机一动,大叫道:“老冬瓜慢走。”

瞽神回身立定道:“你又想打啦?”

文晴光朗声道:“不!我要和你一道走。”

“噫,这是什么意思?”瞽神闻言大感惊讶。

文晴光赶上笑道:“我也有个怪个性,高兴与人同行时,人家不答应也不行。”

瞽神哈哈笑道:“那不是怪个性!这叫做随心所慾,妙。”他显然已大感兴趣。

文晴光似另有什么计划,但他只放在心里,边行边道:“四天王可是你老的徒弟?”

瞽神摇头道:“我老人家只有一个徒弟,那四个小瞎子只能算仆人罢了。怎么着?他们

敢在外面说是我老人家的徒弟?”

文晴光冷冷的答道:“江湖上谁人不知是你徒弟。”

瞽神跳起大叫道:“好家伙,我老人家同情他们可怜,赐他们神丹与金钢网,不料竟在

外面自抬身价。得,我老人家从此不管他们了。喂,小子,我那徒弟已与你打了一架啦?”

文晴光淡然道:“不算打斗,只是印证罢了。”

“怎么样?胜败如何?他的功夫与我老人家半斤八两。”瞽神毫无隐瞒的间接说出自己

能力,显见其无丝毫姦诈之心。

文晴光闻言忖道:“这老怪除了任性而为外,其他还算不坏。”

答道:“印证没有结果。”

“噫,我那徒弟变啦,他不会没有结果就放手的。”

文晴光不明其意,问道:“你教了他多少年功夫?他叫什么名字?”

瞽神偏着脑袋想想道:“—年,两年……啊,我老人家想不起了,只知在他很小时就开

始教的。嗨嗨,连他是男是女,是黑是白都不知道呢,名字嘛?我老人家根本就只叫他作小

子。”

文晴光暗笑道:“这真是笔糊涂账。”

想着一指前面道:“那儿有个镇市,喝杯如何?”

瞽神点头道:“同意!”

文晴光闻言笑道:“你连这样小事还有同意不同意的?”

“嘿嘿!”瞽神干笑两声道:“我老人家事无大小,不同意的绝对不行。”

二人进镇之际,文晴光立将容貌改变,顿到变成钩鼻凹眼,难看已极,他领先找了一家

酒馆,叫了四盘菜,两坛绍兴。

瞽神毫不客气,坐下就大吃大喝,他也不要酒杯,坛封一去,顺手端起就住口里倒。

文晴光一见不对,招手叫来酒保道:“伙计,看情形要再来几坛才够。”

瞽神不吭声,一坛下肚后,接着就是鱼肉乱塞,吃相真够瞧的。

文晴光忽然想到还没问他要喝多少,在酒保转身之际立道:“伙计请慢点走,让我问问

这位老客再说。”

“喂!能喝几坛?”文晴光笑着朝留神问。

“我老人家够了。”

文晴光耸耸眉,向伙计道:“老客人既说够了,那就无须再添啦,请便罢。”说完递给

一块银子道:“够不够?”

酒保恭声道:“多了,少爷,小的马上找来。”

文晴光摆手道:“剩下的作小费。”

瞽神倏然停下手中筷子,朝文晴光哼声道:“小子,你还未问谁出钱哩?”

文晴光闻言一怔,继而大笑道:“你要请客?”

瞽神摇头道:“我没钱!也没有请客的意思。”

文晴光闻言气得跳起道:“这不是废话,既没有钱还问你下吗?”

“嘿嘿,小子,这下又忘了我老人家的个性啦。”

文晴光真被他搞得啼笑皆非,一气低头猛吃,再也不与他讲什么客气了!

瞽神闻听声音有异,动作也就立即加快,简直似在放抢,含糊道:“小子,你存心叫我

老人家吃不饱!”

文晴光哼声道:“我没有请客。”

瞽神冷笑道:“我老人家并没要你请客。”

“哼!”文晴光哼声接道:“这桌上的酒菜是我出的钱。”

“嘿嘿!谁叫你出钱的?”瞽神说着再伸出筷子时,四盘菜早就抢光了。

文晴光气他不过,只在冷眼旁观,暗道:“你摸吧,除非吃盘子!”他年龄不到二十

岁,童性正在浓厚之期。

“哩,小子,好像是没有了?”瞽神敲得盘子一片响声,意是还没有吃饱。

文晴光冷冷的答道:“何必明知故问,要想再吃吗?店里有的是,我可是饮足食饱

啦。”

这时满堂食客都停止了动作,不管是吃饱的或刚开始吃的,连伙计在内,没有一人不望

着这边大瞪双目,有的一开始就留了意,也有后来才发觉的,部分人面上显露着微微的笑

容。

但大多数却不同,他们身上带刀挂剑,无疑都是些武林人。武林人经验多,似都看出这

一老一少来头不对,因此缘故,心中的想法自是大异常人,莫不在沉思这两人的来历。

这现象文晴光根本不理,他只看着瞽神。

伙计不明内情,他只认为这一老一少在开玩笑,这种事在茶楼洒馆太平常了,于是走过

来带笑问道:“老客要不要再添几样可口的菜?小店南北口味应有尽有。”

文晴光有了经验,他只闭口不言,那不是舍不得银子,实在是气这老瞎子不近人情。

瞽神翻着眼眶向文晴光望望,沉吟一会道:“小子,你有意见没有?”

文晴光还是与他斗着气道:“没有钱店家不赊帐。”

瞽神的个性真难揣摩,既非吝啬,又非故意装做,他见文晴光不表示意见,马上站起

道:“那就只有走了……”

他话还未尽,突从店外走进一个老头,看年龄大约有七十余岁,一直走到瞽神面前,只

听他大声道:“十七仆有话禀告,主人要不要听?”

文晴光闻言暗道:“这算是什么名堂,难道这老瞎子凡事都要征求同意才算数!十七

仆?他手下除了徒弟都是仆人?而且都编成号数?”

他忖思中见瞽神冷冷的道:“现在不听!”

那老头闻言,二话不说,撤身就往店外走去,瞬息失去踪影。

文晴光越看越觉希奇,忽然似有所悟,站起道:“老冬瓜,你同不同意马上走?”他改

腔易调的问起来了。

瞽神闻言一乐,接道:“同意!小子,进步了。”说完领先出店。

文晴光跟到镇外时又问道:“我有几个问题你答不答覆?”

瞽神沉吟一会道:“有关什么问题?”

文晴光道:“你仆人的问题。”

瞽神点头道:“同意你问。小子,不能问出题外。”

“这个当然!”文晴光思索一下接道:“你有多少仆人?”

瞽神顺口答道:“四十名。随身二十名,派出二十名,另有十名候补。”

文晴光见他说得坦白无私,笑道:“难怪刚才他一直走到你面前而不感意外,原来他们

都知道你的行踪。”

瞽神摇头道:“这不尽然,那只是地面行走才能跟随,设或御气远飞时,他就非灵鹏指

示不可。小子,我徒弟坐的那只大鹏你见过没有?”

文晴光朗然笑道:“那确是一只奇禽,在下已经幸会。”

“不,还有一只公的。”

文晴光笑道:“这样说来是一双了。”

“不错,公的除我考人家坐坐外、那就是负责报告我的行踪。”

文晴光补充似的道:“外带搜索令师弟去向,有时还可与敌打斗。”

“小子,这个我老人家不同意答覆。”瞽神说得好好的突又来上这样一句反调。

文晴光沉吟又道:“你也有不能告人的地方,这中间一定有难言之痛了。对啦,听说乌

苏教主有一种功夫能抗巨力打击,我想……你找着他也徒唤奈何,因此……”

瞽神冷哼一声打断他的语意道:“小子,你在乱猜什么?那功夫就是‘神魔屏’,运功

之时身起黄瘴,与土色毫无分别,既能抗打,又能隐形,大鹏是无法找其踪迹的,不过,你

小子的五雷劲……嘿嘿,吓!我上了你的当了。”

文晴光哈哈大笑道:“最怕我五雷劲轰击是不是!”

瞽神自知说漏了嘴,气得跳脚大骂道:“你小子真正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大坏蛋。原来跟

我老人家走的用意就在这里!哼,警告你,我老人家未报仇之先,不准你动他一根汗毛,否

则我老人家的个性不惜反常来对付你。”

文晴光朗声大笑接道:“老冬瓜,说句真心话给你听,真正打起来我还硬不怕你。对不

起,那只要不遇上,遇上嘛……”他故意拖长语音不住下说。

“小子,你非和我老人家过不去?”瞽神显然已着急了。

文晴光冷声道:“这还要问,乌苏教主在中原横行霸道,我焉能袖手不管,不过……”

“好小子,你说话别吞吞吐吐的,不过什么?”瞽神似已拿他没法,声音放缓和不少!

“不过……你要我不先下手也可以,但是有两点条件;答应了,我让你报仇后再找他,

否则对不起,我可要与你分道扬镳了。”说着就往岔道上行去。

瞽神闻到脚音有异,大急叫道:“小子,你也要让我老人家答完话才走呀。条件是什

么?先说出听听行嘛?”

文晴光暗暗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奇剑脱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