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六章 十煞东来

作者:秋梦痕

文晴光见他手掌伸出之刹那问,指端竟射出锐利无比的劲气,暗道:“好家伙,这不是

死海之神啊,功夫却较那老海鬼还强哩。”

心中忖着,脚底虚浮一滑,身体如风飘开,口里还大叫道:“朋友,抱歉抱歉,在下乃

无心之过。”说完就朝江边奔去。

那人一抓未着,似是陡感一震,顿一顿已失对方踪迹,不由大喝一声,全身周转,循声

力扑。

文晴光走还不到十丈,忽觉那人追来甚紧,正待另改方向时,突见江岸闪出两个同样的

高大中年之人,竟硬行拦住去路。

其一嘿嘿笑道:“你这猴子原来是一高明之人。”

文睛光眼虽在观察,但身体依然又调了方向,他艺高胆大,自是未将对方放在心上,然

而他没料到在此地竟遇上这几个功夫特殊的特等高手。

闪动未停之际,猛然又听到几声甚生之音喝出,刹那间左有前后竟围上八九人之多,观

其行动飘忽之势,心知都是一流以上高于,一个个各守方位,采取硬困之势。

这时蔺露琼已找到一个适当位置隐身旁观,她毫无半点紧张之态,似对始晴哥哥此时的

处境大放宽心。

文晴光眼角瞧去计算之下,查清竟是整整十个特等高手年龄无一不在六十以上,两人一

方,站的是五方五行阵势,他这时双脚一停,面对南方,朗声问道:“各位不约齐集,是否

早有预谋?能否各道来历姓名?”

初遇之人沉声嘿嘿道:“天外十隐飘游宇宙之间,数十年从不分离,平生不道姓名,近

承巴丹色教主之约,特履中原访斗狂风剑客,你小子无事生非,戏弄到老夫头上来了,这叫

做自寻死路。”

文晴光闻言朗声道:、“原来各位是死海之神请出来助阵的,各位既无姓名,然江湖字

号量亦有所称呼。”

初遇之人昂首冷答道:“从一至十,同一隐字。”

文晴光一听忖道:“这真简单。”

立接道:“阁下就是大隐无疑,但不知狂风剑客其人各位曾否见过?本人与他有一面之

识,功力虽不及他远甚,今遇各位,亦当讨教一番。”

另一人陡然接口问道:“小子,你在中原武林中有无字号?十隐出手,每动就是五人,

你这是存心找死。”

声从左侧发出,文晴光偏头注目,见他长髯飘飘,五官却又不整,竟缺少一只右耳,忖

道:“此人空有一部三缕长髯。”

心中在想,口头答道:“阁下排行第几?区区乃中原泛泛之辈,人称‘大风剑客’便

是,顾名思义,当然不及狂风剑客,但三五几人同上,量亦能勉为其难。”他随便扯个名

字。

缺耳之人冷笑答道:“老夫位列末座。哼,巴丹色从未提有大风剑客之名,你小子是胡

说乱道。”

文晴光哈哈朗笑道:“巴丹色孤陋寡闻,各位更盲目从姦,中原不惟有区区大风剑客,

而且有‘天风剑客’、‘地风剑客’、‘神风剑客’、‘飓风剑客’、火风、寒风……”

他一连串报出十几个风,只听得天外十隐大睁其眼,被搞的晕头晕脑,疑真疑假,张口

结舌。

这一下搞糊涂了天外十隐!却差点笑坏了暗地里的蔺露琼!不!还有一个:只听他一声

清朗而带磁声的大笑接口道:“喂!大风剑客,他们不知道就算了,谁叫你都报出来啊,天

外‘十不全’哪能经得这多风吹。”

文晴光闻声忖道:“这是那黑少年的声音!”

接口朗声道:“黑兄认识这自称十隐的嘛?”

黑少年哼声道:“你胡叫什么?我名‘何妮’。”

文晴光猛见十隐神色大变,刹那撤围,如风聚于一块,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于黑少年发

声之处,忖道:“十隐对黑少年可能是相当畏惧?”他将情况在脑子里忽倏判断一下,口头

不停的朗声致歉道:“何妮兄请谅,在下以往不知兄台大号,请问这十人是何方武林人

物。”

黑少年并不现身,闻言轻轻一笑,接道:“他们自称天外十隐,其实乃新疆边外之人,

北天山一带无人不识‘戈帕尔’‘十煞’之号。告诉你,他们就是鲸魔的十个师兄。”

文晴光遥遥拱手道:“承教承教。哈哈,小弟差点被他们给蒙住啦。”

他笑着霍然转身,面朝十煞冷笑道:“各位底牌已被揭穿,现请放手过来吧?最好十人

同上,我要你们见不到狂风剑客就得滚回戈帕尔去。”

大隐(即大煞)冷森的哼声道:“你想仗‘万变飞仙’撑腰?嘿嘿,你打听打听看,老

夫等与他五战有否败绩?”

文晴光闻言不解!沉声道:“谁是‘万变飞仙’?哼哼,本人有生以来从未与人联

手。”

黑少年不让十煞开口,立即抢接道:“大风剑客,你还和‘十不全’多什么嘴,要打就

打。”

文晴光陡然灵机一动,哈哈笑道:“何妮兄江湖大号原来是‘万变飞仙’!由‘万变’

两字之义,可想而知,阁下那张尊容定必是变化而来,然而何妮两字量亦不确了?十隐口气

猖狂,大有向兄挑战之势,这一仗假使先由兄弟出手时,那兄台就没有玩的哪。”

黑少年未与答话,但却突然现身于十丈之外,只见他面现微笑之容,两眼注定着文晴

光,目光吐出不可捉摸的芒尾!

文晴光看不出他的心事,刹刹眼笑道:“飞仙老兄,别只顾瞪着在下,刚才之言怎么

样?难得遇上十个像样的练功夫,想过瘾就别客气。”

黑少年未张嘴,蔺露琼却忍不住了,只听她格格笑着走来道:“你们别动,让我来打头

阵!”

文晴光朗声笑道:“琼儿别争功,今晚有的是架打。”他已知易容只能瞒得一时,干脆

叫出蔺露琼名字。

他说完一停,面朝黑少年传音道:“何妮兄,周围高于如林了,我们两方的对头相信也

已到达。”

黑少年点点头,眼睛望着蔺露琼那张美得迷人的脸,似喜爱又似有点……总之他内心作

何观感无人知道。

文晴光看在眼里,他毫不将他当回事,只微笑着向蔺露琼招手道:“你看得好好的又出

来做什么?”

蔺露琼一指十煞娇笑道:“他们既不主动出手,又不见机逃走,不言不语怪有意思

啊。”

她说着又一指黑少年道:“他那张脸原来是假的!如果不黑的话,我看有点像女

人……”

文晴光怕她信口乱说,不让她说完即阻止道:“琼儿,快朝右侧走五十丈,我们有几个

朋友在那里。”

蔺露琼心里明白他的意思,那是叫你去增加力量,闻言嫣然笑道:“你不准我打架

啦?”

笑着款款而行,偏头朝黑少年娇嗔道:“我要看你的本事啊,怎么不动手呢?”她的心

眼多,想趁机套上他而换下文晴光。

黑少年朝她走了两步道:“你这样对我说话,不怕有人不乐意嘛?”

蔺露琼回首,笑着一指文晴光道:“你是说我晴哥哥?咭,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说着笑着,如燕子般翩翩而去。

黑少年深深的朝文晴光望一眼,忖道:“这两人真正是灵的结合,情的交流,唉!”他

暗叹的意思不知是何用心,缓缓转过身去,面对十煞冷冷的道:“今晚本来无意为难你们,

但是,刚才那姑娘要看热闹,因本人喜欢她之故,不得不拿你们来玩几手,五人一批,或十

人同上,本人静候指教。”

十煞互视一眼,大煞接口道:“我内外五行阵你已闯过五次多了,再打恐又是三日三夜

无结果。”

黑少年尚未开口,突从江边陡起一声浪笑道:“大师兄是什么话,这次恐怕要改观

了。”

音落人现,如一阵清风般扑到,十煞面前刹时多了一个妖騒无比的女人,想象得到,那

就是鲸魔萨菲莉。

文晴光毫不动容,反而背手望天,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黑少年有手一抖金钢网,冷嗤一声道:“没长眼睛的妖妇,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人?”

他指着文晴光。

鲸魔闻言一震,两日射出疑问之光,紧注之下,陡的惊啊道:“文晴光!”她叫出之

刹,立即闪入十煞中央。

十煞从未见过文晴光,闻声不以为然,但鲸魔近来的功力他们自是知道的,今见她吃惊

的那种样子,心知定有原因于是,大煞似暗发了一声什么命令,只见十人瞬息摆成阵势。

文晴光这时缓缓的改变仰望之姿,双手慢慢的垂了下来,面对鲸魔淡然道:“中原已无

你留恋之地,为什么不回戈帕尔呢?我念你尚未做出十恶不赦之事,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快

快同你师兄们回去吧。”

鲸魔闻言冷笑一声接道:“文小子,你别逼得姑奶奶太紧,否则你有远天神功也难保中

原武林生命。丹色教一日不瓦解,你姑奶奶则永不放弃既成之基,只要你敢灭我丹色教,那

只怕中原武林也所留无几人,咱们各有利害,一切你就看着办吧。”

她这番话并无夸张之词,事实确是如此,文晴光一听大感烦恼,忖道:“这妖妇能说得

出就能做得到,中原武林至今未受大害之故,可能是这妖妇怕我拼命,如一旦放手扫荡,她

也必走极端,这样一来,中原武林伤亡定必惨重无疑……”

他沉思未已,黑少年沉声插言道:“老妖妇,你只能以利害来对付他,但我可就不管那

一套,十煞去年侵我牧民,这笔账可与姓文的不同,你不加入十煞打斗,咱们各扫门前雪,

否则今晚就是过节的起端。”

鲸魔冷声答道:“十隐是你姑奶奶的师兄,你敢动他们,姑奶奶当然也算一份。”

双方言语已走极端,黑少年似已求之不得,其原因似是卫护文晴光,只见他回头朝文晴

光深视一眼,双手金钢网已自动张开,趋势是一步步的往十煞阵前走去。

文晴光内心自然是知他的用意,但为了什么他要帮助自己可就一点也不明了,因是之

故,他对黑少年有种捉摸不明的好感,只见他不由自主的关怀道:“何妮兄,曙光已从东

面’升起了。”

黑少年攻势是朝南面进行,文晴光“东面”两字一出口,他心中陡然‘怔一他行动虽然

未停,但双脚却起了花样,只见他渐渐踏出一种乱七八糟的步法!

文晴光一见暗道:“他已接受我的指示了,此人天资确实超人。”

他虽这样忖思,黑少年心中却对他起了莫名的好感和敬佩,无疑,内外五行阵定必足从

东方甲乙“木位”攻进才不致受困,只见他陡然轻喝一声,双网佯攻一式奇招,身体竟如闪

电般偏向东面,双网一张即收,方位找确,再次轻喝硬冲!

十煞初见其由南面行来,每人都现出泰然之姿,这时一见他陡然由东方冲进,似都慌了

手脚,刹那间十人同叱出口,似在转变阵势,但为时已晚,黑少年已得机攻进阵内,这时的

两面金钢网已大厦神威,各色珠光在阵内竟大放异彩!

刹那间,黑少年已冲至中央,双网宜朝鲸魔头上罩落,他根本未将十煞掌力放在眼中。

鲸魔一见大急,双掌如雪片般劈出,雄厚的劲气,死死将两面金钢网撑住。

黑少年似从未攻进过十煞阵心,这时得文晴光指点攻入,其高兴实难形容,只见他舍去

背后不顾,双网全劲下压,只压得鲸魔逐次后退,头上的汗珠竟如雨点洒落!

十煞一见大恐,半数立替鲸魔出掌反抗,另一半则在少年背后全力劈击,然而黑少年功

夫非常古怪,掌劲不惟对他无害,相反还增加其攻击力,这样一来,十煞简直成了自相对

抗,所出之力,竟全部互相抵消,受压的还是鲸魔一人。

文晴光看出其中奥妙,忖道:“瞽神的武功真有点像我万斤压内功。”

他忖思中突见江边林隙中露出一个人头,那人头他一见认出,暗道:“那不是死海之神

么!”

口中念着,身形如电扑出,冷笑道:“老海鬼,你也有被我看到的时候!”

那人闻声大吓,厉吼出手,掌劲雄厚之极。

文晴光双手前伸,毫不将其放在心上,虽遭数击,那简直如小孩挝背,打在身上连痒都

不痒,嘿声道:“你还想反抗?这不是过去的日子了,乖乖的就擒吧,三宝公要你还他一双

腿子哩。”

那人见掌力无功,更加吓得发抖,转身就往江里窜逃。

文晴光哪能让他脱手,猛势一捞,恰恰抱个正着!

那人惊得魂不附体,十指运劲,找定文晴光周身重穴乱点。

文晴光哈哈笑道:“别替我搔痒了!死海派武功在当年可以称雄,现在时代变啦。”

那人毫无办法,举手就想挖他双目!文晴光眼睛一睁,不避反近!那人指刚及目,突觉

痛澈心脾,闷哼撤手,岂知竟是血流如注!两只指头各去一节。

文晴光冷哼一声道:“你这不知进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十煞东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