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七章 魔 中 魔

作者:秋梦痕

阴河龙阴阴笑道:“你是姓文?”

文晴光背手观战,闻言等于未闻,依然置之不理。

阴河龙个性真怪,只见他缓缓上前又道:“举目江湖,只有我傲人,从无人傲我,你敢

不答话?”

文晴光知他有所举动,立将全身功力运足,回身冷哼一声,同样上前数步。

这时双方只差五丈之距,只看得四尊与二女提心吊胆!全神贯注。

陡然,突听一声厉啸传出,紧接着“轰隆”两声大震!

文晴光眼角瞧处,只见金玉言蹬蹬退后两步,又大喝道:“九头蝮,再上吧,数十年仇

恨,今天非要偿清不可。”

他语音一落,适时急速扑进。

阴河龙似也看出九头蝮有所不敌,刹眼转过身去厉声道:“金贤侄得好宜收,否则师叔

要主持公道了。”

金玉言闻声冷笑道:“公道?什么是公道?萨菲莉现已投入你的怀抱是不是?哈哈,这

就是你说的公道。二大爷今天已到忍无可忍的时候了。阴河龙,那萨菲莉是武林中人玩不得

的女人,你居然替她扛大腿,呸!”

阴河龙举步行去道:“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出言犯上。”

文晴光闪身一拦道:“此路不通!”

阴河龙阴声冷笑道:“无知小辈,你已死到临头了,看看你脚上是什么?”

文晴光低头一看,只见一条七彩小蛇,紧紧围绕足背,蛇对他毫不足畏,但那条蛇如何

到了脚上却确实惊他一下大的。显然那蛇是阴河龙放出的,惊在它到了脚背毫无知觉,幸喜

是他,要是别人岂非就此死得不明不白。

他一望之后,面无表情,伸手向蛇一吸,抬头哈哈笑道:“阁下出身寒微,原来是玩蛇

起家的。”说着摊开手掌,那条七彩小蛇竟乖乖的在他手中不动。

阴河龙一见心震,伸手向前一吸!冷笑道:“你对‘七彩晶’定知慑服之法。”

文晴光一时大意,竟遭其将蛇吸去,这个面如何丢得起,灵机一动,忖道:“这条蛇非

夺过来弄死不可,否则不知要害死多少无辜。”

忖思中朗声大笑道:“本人曾玩过活的,像这种死蛇却没有兴趣。”

阴河龙闻言一怔,举掌就待察看死活……

文晴光见计已得,倏忽伸掌猛吸,立将那条小蛇吸引手中,同样来次出其不意,到手之

刹,暗运神鳌珠一射,顷感那小蛇一跳而僵。

阴河龙被其照样吸去“七彩晶”小蛇,心中难过已极,但他表面丝毫不露形迹,脸上反

显微笑道:“小辈,你敢在老夫面前逞能,量亦有几分功夫,快将七彩晶还我,让老夫先试

试你内功如何。”

文晴光顺手抛出小蛇大笑道:“一条死蛇有何可贵,拿去吧。”小蛇脱手,如电飞进。

阴河龙一见,知他是用内劲发出,微微一笑,暗运内功于掌,仲手便接。

他一时轻敌,功未运足,蛇虽接住,竟蹬蹬蹬连退三步,掌心被震得火辣辣的生痛!面

色羞得血红,低头确见宝蛇已死,只惊得呆立当场。

文晴光一见,灵机又动,探手入怀,顺势挥出一道红影,岂知他竟放出小红鸟赤朱灵

来。

赤朱灵在他探手时似得到什么指示,双翅一翦,直冲阴河龙胸前,一闪之刹,立将那条

小蛇抓走,其快捷简直无法形容,它成功后不回主人身边、竟一直飞到蔺露琼肩头落下,就

这瞬息之间,它早已将小蛇吞食不见。

明河龙是何等人物,在赤朱灵抓走七彩晶小蛇之刹那,恍惚即知上了大当,但他已无法

挽回局势,一着失措,连遭霉头,只气得哑口无言,怒瞪双目,然而,就这几下动作,他已

知当前这少年确实不可轻视,凡属老姦巨猾之人,他的修养实非常人所及,只见他改怒反

笑,哈哈两声道:“小辈,论机变你已不愧轰动武林,原来你能慑服蛇中之王的本领就是靠

小红鸟在身。啊!对了,那小红鸟似是洪荒遗物赤朱灵,此物仅仅只有一只,不料被你所

得。”他说话中,眼光注定蔺露琼肩头,显出贪吝夺取之情,但他始终不明那小蛇是如何死

的。

文晴光触目大震,立即采取预防之势,表面丝毫不露,朗声接道:“阁下慾试区区内

功,尽谈赤朱灵恐不是办法,此鸟阁下猜得不错,可惜除区区之外,他人无能制服,在下除

与阁下比试内力外,还想在拳脚兵刃上领教领教。”

阴河龙在他掷出小蛇之际,已知其内功大概,闻言阴笑道:“老夫生平不似末流武林行

为,动辄以拳脚兵刃相见,今当两个师侄反目,让老夫制止后再与你较量内力如何?”

文晴光侧身注目,只见大汉金玉言仍在全力进攻、只打得那团暗影节节后退,渐渐已到

百丈之外,闻言冷笑道:“鬼风叟乱伦败德,阁下身居长辈,不惟不加过问,如今还要助乱

压正,区区碍难苟同尊意。”

阴河龙闻言目射寒光,沉声阴笑道:“小辈一再阻碍老夫意志,真想找死不成?”

文晴光哈哈笑道:“传言阁下有不兴动手之习性,此次恐未尽然,抑或有所怯惧否?区

区只以正义为依归,对生死素无考虑。”

阴河龙的个性,真正是不可想象,随便换个武林人物遭此逼迫也难忍受,何况他是个一

等一的顶尖人物,然而他就是这样怪,竟仍是毫无动手企图,要说是怀疑文晴光武功难斗?

那更不正确。武林人不甘志屈,莫说他还是武功入化之人,只见他仰首望天良久方道:“小

辈,你想求得之事老夫硬不给你,咱们就是这样干耗吧。”

文晴光屡激无效,几乎立采行动,正当要发未发之际,耳中顷闻有人传音道:“小子,

‘阴河龙’与‘统魔王’生性不比常人,对方要斗,他偏相反,有人怕他,反遭残害,目前

情况甚紧。你快迫他动手,说不定他甩袖就走,但千万勿先出手。”

这声音入耳甚熟,文晴光听出竟是瞽神在暗中指示,立即朝阴河龙迫进两步冷笑道:

“阁下如不动手,区区只好占先

阴河龙霍然退后数丈,纵声大笑道:“老夫焉能如你所愿。”

文晴光紧蹑而上,脚下暗踏“八风身法”,冷笑道:“区区不动则已,一动非达目的不

止。”

阴河龙见他身法有异,竟始终如影随形,不由大大吃了一惊,身不由主,逐渐全力闪

避,但他还无退走之势。

文晴光见他闪避之势,大大与众不同,竟未带出丝毫风声,身体尤如灵蛇蜿蜒,势虽不

急,变化却离奇莫测,一时兴起,“八风身法”,由二而四,由四而八,竟也将八式齐展,

顷刻之间,阴河龙左右前后,无处不是他的人影,而且连手足七窍毫发毕露,无一不是整体

出现,察之全无虚幻之感。

阴河龙越避越惊,自己这身法大感相形见拙,正当他骑虎难下之际,突闻大汉金玉言

“吭”的一声,紧接着又听卫道山人大喝扑援。

文晴光陡然一震,扭头侧顾,不由立弃明河龙不追,飞扑百丈之外大叫道:“卫老快

退,那人定是统魔王。”

卫道山人闻声止步,紧急接道:“他正是统魔王,金玉言看势已受重伤。”

文晴光无暇答话,立朝一黄衫少年身前扑去!

那少年一见冷笑道:“你是什么人?”

文晴光毫不理会,尚隔十丈有余,右拳一起,“五雷劲”闪电冲出才道:“接下这拳再

讲。”他竟运足十成内劲打出。

那少年情况不明,心目中并未将他当回事,大有挺胸硬受之势,然而他耳中突闻阴河龙

厉声警告道:“统兄快避,小子内功……”

功字未出,五雷劲陡如泰山般当胸压到,“轰”的一声大

惜非子陡然惊声道:“那很危险。你们看,文小子不正朝他那方向退去嘛,可能会遭鬼

风叟暗袭。”

瞽神闻到退字大异道:“他遭阴河龙二人反攻啦?”

卫道山人接口道:“文小子并未显出败象呀,不知他为何要退?”

瞽神紧问道:“你们看到他全身有无白气或红气浮出?”

无独神君急回道:“没有。”

瞽神吁口气道:“他还未运全力,那不是真退,噫!那他为什么要退?”

一停忽然惊喜道:“哈哈!我老瞎子明白了,他在向鬼风叟动脑筋哩。唉,文小子真正

是我老瞎子第一个佩服的人,他这举措如一旦成功,嗨,我瞎子可以找鬼风叟拼命了。”

何妮诧然问道:“你老不惧他震天神梭?”

蔺露琼抢接道:“姐姐,你还不明白嘛,晴哥哥朝那骷髅精送去是要诱他放出震天神梭

啊!如真中计,晴哥哥有五雷阴劲可以收了他的呀。”

蔺神闻言传音大赞道:“这个妞儿真聪明,你说的完全正确,希望文小于不要退得太

急,否则会引起鬼风叟疑心。”

惕天士倏然大异道:“文小子又调了方向了,他恐怕不是诱敌吧?”

蔺露琼轻声传音笑道:“保险他是诱敌,那是计中计啊,这样乱调方向才不使鬼风叟起

疑心哩。”

瞽神闻言大大叹服道:“妞儿,你是文小子那个心肝爱人吧?唉,灵心慧性凑到一块

了!鬼风叟情况不明,他一定会上当,希望他仅余的两梭齐发才好。”

“又调方位了!”这是何妮的喜叫声。

无独神君看出文晴光确在搞名堂,微微一笑道:“他的诡计真正不可揣摩,就是最姦诈

的老经验也要上其大当,阴河龙与统魔王还在鼓里拼命哩,可惜看不见鬼风叟的表情,这时

他恐伯已掏出震天梭了吧?”

瞽神忽然道:“大家注意,一旦鬼风叟上当时,我老人家就去找他,何儿去捉死海之神

和那个武当叛徒,四老怪同小妞儿迅速朝鲸魔那婬妇等下手,四天王我也不要了。何儿听

着,如死海之神逃脱时,你赶急朝右面石冈上去追你师叔,无论如何不许放他失踪。”

众人闻言都点头轻应,蔺露琼陡然诧叫道:“晴哥哥绕圈游斗了,他一定会故意在鬼风

叟方面有稍停的企图,事情马上就会出现,快注意震天梭是如何发的。”

她说话刚停,突闻文晴光朗声大笑道:“阴河龙,你死期不远了,再遭我两拳就得回老

家,哈哈,统魔王更不行了,你丹田真气提不住啦,接招!”

招字—落,继来的五雷齐鸣的隆哇之声大起,这时他正是背朝鬼风叟,距离只有五六丈

之差。

蔺露琼忽然紧张的道:“晴哥哥停止游斗了……”

语音未住,霍然从深草中突射两道绿色光芒,竟如疾电般朝文晴光身后飞去!

蔺露琼陡然惊叫一声道:“晴哥哥……”

她喊声未完,突见文晴光如电扭身挥袖,恰恰迎住两道绿光一抖一吸,只听他得意的朗

声哈哈道:“老骷髅精,多谢厚赐了……”

他说话未完,背上刹时轰轰轰……连遭四掌,只打得他如皮球般抛向天空!

瞽神陡然现身大叫道:“大家各采行动!”

他喊声未停,猛势朝草丛扑去。

众人哪还敢稍顿,纷纷各找目标前进!飞扑中突又听文晴光大声喝道:“阴河龙休走,

哈哈,统魔王,你也想逃吗。”

原来他被打抛空中之际,竟采居高临下发拳,刚才四掌对他毫列伤损,因此之故,阴河

龙与统魔王哪还有胆再斗,于是边打边退。

瞽神扑出之际,反应到鬼风叟亦适时窜去,他虽双目全瞎,但较明眼人更觉灵敏,于是

便立蹑其后,跟踪追击。

他走草原未几,耳听背后已杀声大起,预料四尊同蔺露琼已与四天王干上了,但却未闻

何妮的叱声。

他追出树林不由陡然一立,那似已失去了什么的现象,反应中却变成女人的气息,正当

怀疑之际,耳听一声问话传入道:“那是瞽神吗?我是浮沉岛主四世。”

瞽神闻言接道:“原来是玉女四世,令爱老朽刚见,文晴光适才追赶阴河龙与统魔王去

了。”

浮沉岛主接道:“你老是追‘鬼风叟’九头蝮么?请赶紧朝九宫八卦谷追去,那里有中

原众老被困,鬼风叟可能到那儿去了。”

瞽神闻言点头道:“玉女四世宜速回巴东,趁此机会扫荡群丑,老朽这就赶往九宫八卦

谷。”

浮沉岛主见他急急而去,立即转身奔巴东,刚到城门口,突见一个青年如风冲出,认清

后立唤道:“那是白龙贤侄吗?城内动静如何?”

“伯母,城内已无武林人,江边却有激烈打斗,小侄刚才发现萧雄才追出城的。”

白龙急急说了几句又道:“刚才有一乡下姑娘追赶乌苏教主由空中经过。”‘

浮沉岛主点头道:“那乡下姑娘是瞽神弟子何妮化装的,贤侄量还记得那个黑少年吧?

那也是她化装的,现在贤侄宜赶往江边帮助中原武林,老身须到城郊看看四尊和琼儿。”

白龙恭声答应去后,浮沉岛主转身就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魔 中 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