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十八章 穷途末路

作者:秋梦痕

突然,土山上空传出裂帛般破空之声,白龙惊叫道:“二哥快,有最大强敌来了!”

二人不再后顾,同赴土山飞奔,赶到之刹,正逢空中落下一人,只见他面朝糊涂公与闪

电公阴阴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白龙见他有头有脑,心知不是传言的“无头阴魔”与“诸天丧神”,立即闪身二老之旁

冷笑回答道:“你管我们是什么人!”

那人朝他注目半晌道:“刚才那面动手的就是你二人?”他指着匡平。

匡平这时已拦在闪电公前面,接口道:“你是明知故问。”

他冷冷的回答后立向身后石鱼与路明道:“二位请退,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家师与闪

电老前辈打扰宝庄了,现请回庄清扫吧。”

石鱼知情势不妙,立即同路明退开。

那人目不转睛,一沉大声道:“你这小子敢杀人,量必有点来头。”

糊涂公与闪电公对望一眼不吭声,他二老似存心让两个后辈开口揽下这麻烦。

白龙暗地传音匡平,叫其提功戒备,口中应声道:“阁下无须查问在下等来头如何,请

教尊姓字号?”

那人皱眉不答,沉吟一会道:“刚才在空中见你们使出三套剑法不坏,其中一套更佳,

是否是传言的闪电剑法?”

匡平一挥手中白龙剑道:“那是我弟弟使的,阁下目力不错。”

那人阴阴笑道:“如此说来,你们是文晴光教出来的助手了,老夫到要试试你们功力如

何?”

白龙挥手向匡平道:“二哥,你请退,让我领教这无名之辈几招吧。”

说完扣诀,迅速展剑出击。

那人毫不后退,右手五指叉开,奇速伸手就抓。

白龙一见大吓,变势绕飞而攻,闪电剑法顷成奇幻莫测。

那人噫声道:“这剑法确实不坏。”音落之刹,步履逐渐加速,他再也不敢硬抢。

匡平耳听糊涂公传音道:“平儿,这人可能是阴河龙与统魔王之一,其内功之深,除晴

光外,师祖我从未见过,你赶快加进助战,龙儿不是他的敌手。”

匡平闻声知惊,亮声道:“四弟,我也来玩玩。”

叫声出口,白龙剑法即全力一冲而进。

白龙自知非敌,一见匡平抢进即道:“二哥要防他鬼爪子,别让其接近剑身。”

他说着之际,左手五雷劲已趁势用力打出。

那人一见大异,厉声叫道:“你也学了五雷劲拳法?”

白龙随声道:“滋味如何?”

那人连遭两拳大的之后,只震得掌指不灵,他再也不敢以单手接招了,阴笑中双掌齐

挥,冷冰冰的道:“你功力不够,学有何用,看老夫撕了你!”

闪电公看出情形不妙,立即朝糊涂公道:“糊涂虫,咱们既不能拼,在此徒增两小麻

烦,早走为上。”

他说完一带,立即往山下退走。

“别走,老夫还有话要问。”

白龙冷笑道:“谁听你的,接拳!”他这时以拳为主,左手连接不断力攻。

那人厉声喝:“你敢!”他似已全力出手。

匡平与白龙突觉压力大增,生伯其冲破联攻之势去害二老,不得已边打边退,紧紧拦阻

二老逃的一面。

糊涂公与闪电公逃下山去之后,山上的拼斗也逐次退了下来,但二老奔着之际,闪电公

突又立住不动道:“糊涂虫,不行,小子们为你我拼生死,咱们怎能一逃了事呢?传言出去

哪还有脸见人,还是回去。”

糊涂公冷笑道:“缺德鬼,你真有点婆婆妈妈,做事老下不了决心,咱们走了之后,小

子们要逃也就容易多了,你还不给我快滚。”

他说完反手就抓,死劲拉了就走。

闪电公越想越不对劲,大喝一声,拼力挣脱道:“你听,小子们退下来了,要死死于一

块,难道老命还较小命重要吗。”

糊涂公见他奔走如飞,几次要拦未果,立即追着大叫道:“缺德鬼,等等我,千万别从

正面攻击,你攻左方,我攻右面。”

他叫唤中白龙与匡平已退了过来,这时闪电公已疯狂扑入斗圈之内。

糊涂公一见再无话说,立即展开猛攻,二老功力虽不如两个后辈,但他们经验丰富,打

得依然有声有色。

白龙一见二老加入,心中真是焦急莫名,然而此际想阻止已不可能,他与匡平只有舍死

硬拼,但依然抵抗不住,仍是逐次往后退却。

时间已到深夜,打斗更形激烈,那无名之人却越战越勇,他似存心要将对方四人消灭似

的。

二老经他无上功力震得全身生痛,神态已渐渐有不支之势,这时白龙与匡平的攻势逐次

减退,显出有力个从心之情,但他们因要保护老人生命之故,依然处处护卫不懈,像这种情

势,只要再过一个时辰都得丧命敌手。

那无名之人见胜券在握,这时只听他阴阴冷笑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嘛?嘿嘿!

统魔王你们大概听说过吧?告诉你们后,免得死了不甘心。”

四人一听才知对方是谁,然而也早有预料,白龙冷笑道:“今晚算你运气好,没有撞上

我晴光弟弟。老魔,别高兴,想得手还要大半夜。”

统魔王尚未开口答话,突听一人远处接话道:“白四哥,他运气坏透了。”

匡平闻声大喜,立叫道:“你快来,师祖与闪电前辈支持不住了。”

他声音一落,只听“嗤”的落下一人道:“你们退开,左侧树林有死海之神与饿狮萧雄

被困着,急速押往城陵矶听候岛主发落,转告岛主,祈固守该地。”

糊涂公与闪电公这时已打得头晕脑裂,简直已敌我难分,不知停手,被白龙与匡平给硬

拉退出。

统魔王自听来人口气之际,他已停手未动,这时两眼注视,良久才开声沉问道:“你也

来了?”

“哼!”那人冷哼一声朗然道:“阴河龙只能受得起‘五雷劲’第三拳,你估计能接得

多少下?”

统魔王闻言大震,他知道文晴光之言不虚,然而他末与动手,心中还存有几分不信,只

见其全神戒备道:“阴河龙呢?他现在什么地方?”

文晴光冷声道:“算他逃得快,带走我一只震天梭,大概见不到诸天丧神就回了老

家。”

白龙与匡平尚未离开,闻言心喜之极,这时二老也渐感清醒,只听糊涂公苍声道:“小

子,你来了,蔺丫头怎么样了?”

文晴光恭声道:“前辈放心,她已从无头阴魔身边用计逃脱了,现在仅不知下落而

已。”

闪电公哈哈笑道:“那妞儿真有种,小子快动手,我老人家非见你打倒这家伙不可。”

统魔王不待文晴光发动,首先枪取时机,只听他大喝一声,竟如疯狂般扑身前进,两掌

挟泰山之势攻出。

文晴光冷笑闪开道:“在下正事尚多,目前已无时间与你纠缠。”

说完探手入怀,顺势向白龙抛出道:“四哥将此物交与瞽神,乌苏教主双目已被我取

到,劝其勿再外出,须协同死守城陵矶,血衣教与诸天教在最近就要大举发动残杀了。”

他边说边闪动身体,一任统魔王如狂攻击。

统魔王一连二十余掌无效之下,心中已大起恐惧,深知这对手有空前之能,只见他越打

越谨慎从事。

白龙招手匡平道:“二哥,我们快去找到死海之神与萧雄,迟则伯被对方救走了。”

匡平转头对糊涂公道:“师祖请和闪电老前辈勿动,徒孙去去就来。”

说完纵身跟住白龙而去。

未几,一人一个,分扛死海之神与萧雄来到。闪电公忽然道:“这一架不看也吧,如再

有厉害魔头到达时,这两个现成的只怕保不住了。”

糊涂公一想点头道:“此话很对,咱们走。”

文晴光见四人将动末动之际扬声道:“到达城陵矶如有魔头来时,必须以三百高手连臂

贯劲拒敌,只要慎守勿攻,瞽神可率何妮结尾端,字宙四尊结首端,如是哪怕无头阴魔与诸

天丧神齐到也无大害。”

糊涂公起步转身,遥答道:“小把戏放心,到时除此无法防御,惟有你自己小心从事,

最好早点赶到城陵矶来。”

文晴光开始打出第一拳,立将统魔王击出五丈之地接道:“小子找到琼儿即来。”

他见四人去远,冷声向统魔王笑道:“你还有何能取胜没有?否则就请你回老家去

吧。”

统魔王此际已知道自己功力相差太远,闻言就有逃走之心,但他知道逃是不可能的,喘

声道:“小子,你除了使用震天梭,否则就休想伤老夫。”

文晴光冷笑道:“你自信过甚,本人就以五雷劲照样使你五脏糜烂而死。”

说完大声喝道:“你能挡住本人五拳神力就放你逃生。”

“第一拳!”

他言出拳出,左手往后一收,右拳平胸冲出。

统魔王看势知警,全力连挥数掌想阻,但他那知文晴光用的是五雷阴劲,在掌劲一接之

下立感不对,周身突遭无比强劲胶住,打出的全力竟连一分也收不回来,甚至连身体都往敌

人身前逐次撞去,因此只吓得心寒胆颤,头上的汗珠似雨点般洒落。

文晴光这次用的五雷劲却不似在洞庭湖对鲸魔那种现象,这时他的成就已到达神化之

境,只见他冷笑道:“就是诸天丧神也不敢挡我五雷阴劲,你又算得什么东西,留你三日生

命去吧,速告诸天丧神,九宫八卦谷所死中原各老之命,短期内要他亲自填命。”

说完左拳立击,毫无声息的将统魔王抛起二十余丈之高,“噗”的落地不起!

文晴光双手一收,走至近前冷笑道:“现你已到百脉虚浮之地,三日后无疾而亡。”

说完扬长而行,再不回头反顾。

统魔王缓缓撑起身体,只感到精神恍惚,其他毫无别样,心中暗道:“难道我真的如他

之言?”

忖思中慢慢提聚丹田真气,怪!他并无不良现象,又忖道:“难道这小于的神功确有那

样奥妙?”

他思忖未几,突感一丝冷风由背后吹来,紧接着只听一个阴森的口音道:“你还呆什

么?三日之时甚短,还不快点去见诸天老鬼!嘿嘿,他竟用你这样废物做助手?还想与老夫

争霸中原。”

统魔王闻声回头,一见吓得猛退道:“阁下是无头阴魔?”

原来他触目所及,见到的竟是一个无头血衣之人立于三丈远处!

无头人阴阴的道:“你既知道又何必问?五雷阴劲为上古奇学,使用者随心所慾,他要

留你多少日生命就是多少日,过期神消血枯,现在你身体内存留的功夫,完全为五雷劲支

持,时期一到,劲力即告消失,之后,你所有一切也随之而没。回去时转告诸天老鬼,如要

想称霸武林,嘿嘿!那只有与老夫同心合力,否则决非姓文的敌手。”

话一落,冷风再起,刹时巳不见无头人去向。

统魔王虽知生命已完,但他尚有不信之心,立即提功飞奔而行,忖道:“见了教主定有

挽救之道,我还不愿就此死亡。”

第二日,统魔王刚刚奔至九宫八卦谷口之际,劈面撞上一股劲力压来,人还未见,只吓

得闪身就避,忖道:“难道那小子又蹑到此地不成?……”

想着提神四顾,心头跳个不停,沉声道:“什么人?”

树林中一人冷哼道:“你就是诸天丧神?岂知也是胆小如豆的鼠辈,姑奶奶讨命来

了。”

统魔王闻到的竟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立答道:“你到底是谁?老夫人称统魔王。”

他从来不愿报出字号,此际知生命垂危,他再也不敢骄傲了。

对方闻言现身,指手冷笑道:“你认得姑奶奶嘛?九宫八卦谷遭姑奶奶一把火给烧光

了!诸天丧神就是不敢见面。”

她说着推开手掌又道:“阴河龙大概遭了我晴哥哥一只震天神梭,此物现到我手中,你

敢动一动我就赏给你尝尝。”

统魔王见她掌中有一只绿油油的梭形小钉,忖道:“教主大概离开九官八卦谷他去了,

刚好就遭此女焚毁,否则她哪有这般容易得手。唉,阴河龙霉运当头,显然是未见着教主即

死于谷内。”

他忖着无计脱身,扬声道:“你就是传言的浮沉岛玉女五世蔺露琼?老夫不为难于你,

快去吧,文睛光现遭无头阴魔困住在巴东城外。”

他老姦巨猾,认为少女可欺,想胡扯几句谎言过关。

这少女确是蔺露琼,她不知用什么诡计逃出无头阴魔手掌,在此地现身绝对不是找诸天

丧神而来,如是恐没有那个胆量。闻言眼睛一转,只见她格格笑道:“你的话毫无欺假

吗?”

统魔王一见大急,故作沉声道:“老夫是什么人,生平对后辈不说谎话,再不走老夫就

不客气了。”

蔺露琼聪明绝顶,闻言又笑道:“格格!我看你眼神散乱,大概也撞上我晴哥哥而挨了

打啦!老魔头,姑奶奶眼睛雪亮,你的话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穷途末路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