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一 章 义 仆

作者:秋梦痕

秋尽冬初,时当十月,长江f游的“夏口”,早已进入严冬的时序。

江口楼船拥挤,助贩、蚱艋穿梭其间。货运装卸,客商如云。

在背负肩挑往来熙攘的人丛中,有一佝偻的老人,手提竹篮,口中高叫着“宜昌梨”,

拥挤在人潮中,时而眼光逡巡四望,似在找寻什么。

突然,他看到一个衣服破烂的少年,从一只助舶上跳卜河滩,不禁喜得老泪双流,蹒跚

走上前去,拉住轻声道:“小主,你回来啦!”

少年长的眉清目秀,风骨奇伟!虽然身穿破衣,尘沙满面,然办难掩其超然脱俗之姿!

见老人慈爱相迎,也忍不住洒了数点清泪,顺手扶着道:“孑老爹,晴儿回来了。”

老人见四周都是人群,轻声道:“小主,随老奴回去谈吧。”

少年点头后随,上了江口码头,走进—’芦席盖成的茅屋内。

老少落坐竹榻之上,相对唏嘘有顷。

子老人递与少年一个梨子道:“小主,门渴吧,快吃个梨少年怔怔的摇摇头,一语不

响。

老人叹口气道:“小主,这次出门,竟一去三个月,又没成功吧?”

少年紧咬牙根,半晌道:“老爹,晴几已无门可投了……

他们都不收留我。”

“唉……小主,老奴曾说过,你爹在日,各派都锦上添花,人人都来巴结弥爹。现在你

爹死了,家也破了,谁又能雪里送炭叼。怪只怪老奴残废了。嘿嘿,想当年,我不把他们闹

个天翻地覆才怪哩!小主,不要灰心,世上除了各大门派就无能人么?那才笑话,奇人异士

多得很,你只要有恒心,总有一天会退上的。”

“老爹,我也知道,但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今年十六岁了,爸的仇何日能报,如靠

本身这点功夫,连死海的边也体想去摸一下,再加上哥哥的死亡不明,你叫我……如……

何……活得下去!”

少年悲不自胜,泪流如雨!

“小主,千万别悲伤,身体要紧,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快休息一会,老奴还有话

说。”

“老爹,晴儿不累,有话请说罢。”

孑老爹见小主收住眼泪,又叹口气道:“小主,这次三个月的时间,你走过哪些门

派?”

少年长眉一挑,忿怒然:“青城、峨嵋、昆仑都去过了,他们不但不收留我,还说我爹

当年挑起死海之战,使各大门派遭受最大一次伤亡。’“嘿嘿,好个忘恩负义的名门正派,

先主独拼生命,将各派重要人员救出虎口,落得尸骨无存,结果得到这样的一句报酬。好

好,我‘惊天雷’柴忠一日不死,总有他们好受的时候。”

孑老爹怒发冲冠,恨声不绝,牙根咬得咯咯响!

得一命。老爹,你说世上的人多险诈阿。”

孑老爹,眼都红了、大叫一声:“气死老夫!好贼子,好好……等着瞧吧,狐狸尾巴露

出来了。这也好,老夫正愁没有把柄。小主,今后要小心,老奴明天带你调个地方,这里不

能住了。”

“老爹,什么是狐狸尾巴房出来了!”

少年从话锋里听出破绽来。

“没有。”

孑老爹自知气忿失检,露了口风,马上否认,继而沉吟道:“小主,他们要杀你,当然

心怀毒念,这不是狐狸尾巴露出来嘛。当年四大天王横行宇内,伯的只有两个人,除‘昊苍

皇’就是你爹,今你爹已死,昊苍皇又是他们主子,那还怕谁!各大门派闲关自守,埋头复

仇工作,哪有时间插足江湖,以致养成玉皇宫声势壮大,把持武林。”

少年默默点头,继道:“老爹,江夏镖镖局近来还走镖吧?

我想到镖行找份工作,免得你老为了生活操劳了。”

小主,老汉不同意你去当镖师,还是和老奴吃点苦的好,加以这里已不能住了,我们找

个隐秘之地,将你那套“狂风剑法’和’万斤压’内功,加紧锻炼一段时期吧?”

惧以何法知下向出“好的,老爹,晴儿依你就是。不过,我还是要出外闯闯,老在家里

呆着不是办法。”

于老爹知不能拦他,忙顺着其意道:“小主说得是,机缘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老奴的意

思是,你已身具两大奇学,这两大奇学江湖尚未出现过,如不加以练习,久之便会忘却。当

年你爹传我这两套功夫时曾说;狂风剑法为最具威力之剑法,而‘万斤压’为内功之堡垒!

尤其是万斤压内功,如练之至极,将成不坏之身!纵或任督二脉不通,亦无伤内腑也。”

“老奴因当年护你出逃,伤残脊骨,以致无法习炼,否则又何致于此,你要勤加苦练才

好。”

少年如有所悟,恍然道:“老爹,难怪啊,我每次打斗时,总要挨别人几次拳掌,但从

不见负伤!原来是‘万斤压’内功的好处啊。酶,早知如此,我已往只攻不防多好。”

孑老爹见小主笑逐颜开,也跟着高兴微笑道:“小主,恐伯你还没练成咯,如果真练成

了的话,这内功虽不能打人,对于挨打方面那是真正有效。闻先生说,这内功连刀剑都能避

哩!”

少年突又戚然道:“这个我不信,如果能避刀剑,我爸又焉能会死?”

“唉……小主,你爹自己也未练过这门内功啊!你年龄太小,对你爹一生为人,当然不

会知道。”

少年讶然道:“老爹,我爸为什么不练呢?”

孑老爹伤感的道:“小主,老奴不讲,你一辈子也不会明白,现在告诉你也罢。”

沉吟续道:“你爹当年偶获奇遇,从一古洞里得了十几部奇功秘笈,后被天下武林知道

了,竟群起谋夺之心,但又畏武林,你爹自己因无暇自练,才将这两套交我保管。”

少年忿然于色,沉吟不语。

孑老爹突然哈哈笑道:“小主,你知不知‘死海之神’派出的厉害高手,先向谁展开残

杀手段?”

“那当然先向我爸哗。?”

少年肯定的说。

孑老爹大笑道:“哈哈,你猜错了。他们分成十几批同时动手,来个迅雷不及掩耳,首

先向各大门派开刀!相反,我们家里全没来过—人?”

少年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孑老爹谈到这件事似非常高兴,眼睛笑成一条缝,呵呵两声道:“小主,死海之神不是

傻瓜,当然不相信各派谎言,自是向各派夺取了。”

少年沉吟接道:“那我爸为何又死在‘死海’?各派秘笈被夺占了么?”

他一连两个问号,心中疑惑不解。……

孑老爹叹道:“小主,你爹死因,到现在还是个迷,也是武林”大疑案,至于各派秘笈

被夺去与否,那就不知道了,后来也来听说起。总之,武林寸对武功秘没,比生命还看得重

要,说不定未被夺大,人可就死得不少,这也证明死海之神最后再兴抢夺的原因;那次备派

已有准备,事先组成三大团体迎击,后死海方面人员在陆地不敌,撤退海上y致有各派在海l

遭遇全军覆没之危。你爹念在武林同源,舍身往救w牺牲生命。”

子老人又rx口气续道:“小主,江湖险诈太多,你爹就是吃了太忠厚的亏,你今后要提

高警觉,处处留心。”

少年诚恳的道:“老爹指教,我记下了。这两年来,我也吃尽了苦,学得不少乖。总之

是,在外行走的人,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莫把峨冠博带之人全认作君子,莫把貌相

狰狞之人全认作匪人,好听的话要领声辩色,顺马之言察其是否出之于诚,这些晴儿都

侵。”

于老爹欣然道:“小土、你能有这样历练经验,老奴今后放心了。最后“句嘱咐,你不

到武功超卓之时,千万别探死海,不是趾不得已不要上玉皇宫,这是老奴放肆之百,尚请小

主采纳是幸。”

“老爹,我已没有亲人了,你老等于啃儿的革长,我一切依你的话去做就是。”

于老爹激动不已,道:“老奴只求小主氏命百岁,替你文氏留根秧荷,以继信国公忠良

之后,于愿已足,主仆名分还是不可倒置。”

少年不与争执,将身上的破绵袄脱f来打扑一阵,抖掉一层灰尘。

于老爹帮着拂拭,道:“小主,这三个月来,老奴存下几两银子,就是等你回来做新衣

的,明天上街买布去。”

少年心里一阵难过,嘴chún皮抽动两下,忍住激动的热泪,有顷才道:“者爹,晴儿不须

买新衣。这两年来,江湖上不分老少,都认识我是穷光蛋了,我不伯人家给我的白眼和讽

刺,只要我自己不绥不卑就得厂。总有·天,我要十倍偿还他们所给与我的打击。”

于老爹暗暗洒了几点老泪,也就不再反肘。

主仆两人,马马虎虎的吃过一顿晚餐,第二日将要收拾些简单行车,准备偷偷的迁徒

“—“突然,从茅屋外钻进一个人米。

了老爹—见来人面现紧张之色,急问道:“刘当家的,主舟出事f?”

来人是四十余岁的中年人,闻台怔妊,继而转面朝门外探视一周,回头轻声道:“子老

爹,小子船上没出什么事情,倒是小兄弟可有麻烦来了]刚才小子看到一个高大凶恶的老头

儿,逢人就打听文暗光住在哪里。我国看出来路不对,特此赶到报信,你老猜想他是十什么

的?”

子老爹心中一震,接道:“刘当家的,快请出去,那是坏人,你不要遭受拖累,如有人

间你,只说不知道就得了。”

刘姓船家点头退出,文晴光道:“老爹,刘大哥所说,可能是四大天王之一,他只一个

人,我不伯他,由他来好啦。”

了老爹摇头道:“小主,无谓的斗狠,智者不为。你的生命价值比他更多了,退一步并

非是懦弱无能,我们早离开罢。”

文晴光血气青年,本不愿示怯,但看到老仆的风烛残年,恐其受谅,即点头依从。

主仆二人一阵忙乱,草草收拾,很快挤入人丛。

子老爹乎素人缘良好,他刚到码头上,又遇到一个船家。

那船家见/主仆身负行李,似知有远行迹象,即挤近轻声道:“老爹,上码头不能去,

快到我船上来,往上水还是走下水?

我送你一程。”

主仆二人无暇致谢,闪进船舱,子老爹向下游汀个手势。

船家执篙一点河岸,迅即放流江心。

于老爹见船家动作老练,手劲高强,知是武林朋友,这声道谢。

文晴光跃出后舱,手掌舵把,顺流下放。

船家进舱,哈哈笑道:“老爹,你老不认识晚辈吧,我叫张三篙啊/孑老爹讶然道:

“钱塘‘张三篙’是水路上“把好手,老朽失敬之至,张兄弟在哪里认识我这老残废?今日

蒙你相助,何以报答。”

张三篙本名志海,为扬子江和钱塘江三条水上好汉之一,闻言大笑道:“老爹何出此

言,晚辈担当不起。先父曾言,武林中能义名播四海的,只有‘惊天雷’孑孓子一人而已。

数午前,老爹带了晴光弟到达夏口时,晚辈就留心观察,后终得知你老就是孑孓子前辈,本

当上门请教,又怕老爹有事不愿张扬,因而迟迟未敢冒失,今见刘升匆急进入老爹屋内,知

定有非常事情发生,特此备船等候以供差遗。”

子老爹叹口气道:“张英雄如此关怀我主仆,老朽感激之至。未知令尊是否即‘钱塘渔

夫’张浩渺兄么?”

张三篙戚然道:“那正是先父,不手于十余年前战死海而仙逝。”

于老爹陪着暖嘘不已,道:“令尊与老朽神交数十年,惜未一晤,不幸竞先老朽而去,

憾何如之。说来张贤侄不是外,人,晴光即是老朽幼主,今被仇人追踪,才有匆忙逃避之

举,病贤侄送老朽至扬子江上岸即可!”

张三篙恭声遵命,继而惊道:“晴光弟莫非是‘乾坤大侠’文孝祖前辈哲朋吧!”

于老爹叹口气道:“贤侄猜得正是。上苍无眼,使一代奇人项落,留下稚子家破亲亡,

孤苦无依!……”

张三篙见子老爹悲咽不胜,也跟着凄然流泪。

文晴光一面掌舵,一面观察上下游江面情况,耳听舱内谈话中断,叫道:“老爹,上游

追下两只船了”

孑老爹闻言一惊,同张三篙伸头向外撩望。

张三篙似认出两船记号,即纵身舱外,高举右手。

这是他们水上行内暗号。

来船相距百余丈,虽不能辨别容貌,唯手势一见便知,未几,前航—艘的后舵上也有了

反应。

张三篙目睹回号,叫声不好,道:“老爹,确被‘暗点7,跟上了!”

孑老爹知距离过近,无法避开,沉吟思计。

文晴光果断的道:“老爹不要过虑,现在敌人只是怀疑罢了,你老与张大哥继续航行,

晴儿由水底潜上江岸就是,你老容貌大变,没有人认识了,只要晴儿不在船上,相信不会有

麻烦的,我一人哪里也能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义 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