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三 章 情场爱侣

作者:秋梦痕

李进财大惊道:“老弟,愚兄少陪,我要回头报信去了。

那是八兽中四凶之二,姓隗的诡计绝伦,江湖人称他为‘狡狐’阴计,常常笑里藏刀,

可说是杀人不见血。

“犷猿乌太凶猛无敌,此人连父母都下过毒手,老弟今后相遇,必须时刻注意。”

文晴光点头道:“多蒙李兄关怀,小弟记下了,不知四凶中还有两人是谁?”

李进财接道:“那是武当派中最猛历的高手,为人并不太坏,惟无事非之分,人称‘饥

狮’萧雄。

“长江帮有个‘残擞’阳盛,也是四凶之一,为长江帮首屈一指的高手,传言是长江帮

主从苗疆森林中拾得之子。”

文晴光接道:“李兄听说有个‘驹骆’匡平其人么2刚才两凶就是想在前途设伏对负于

他。“李进财一震接道:“今天幸遇老弟在此,不然真不堪设想。

‘驹烙’匡平就是愚兄师弟,略具薄技,江湖人将他列入八兽四善之一;还有峨呢派

‘驼明’白龙、恒山派‘骇理’宗琼、衡山派阴骇’杜邑、这二人和敝师弟又叫中原四良

驹。”

君儿听得哈哈笑道:“江湖上老是喜欢替别人起这些名词真有意思。晴哥哥,我才不准

他们乱叫你哩。”

文晴光微笑道:“我早被江湖人喊出个最难听的名词了,你不准行吗?”

李进财急急向二人告辞道:“两位也不宜在此逗留.愚兄少陪了。”

他说完上马;疾驰而去。

文晴光见他不待回答即慌忙奔驰,便知事情非常严重,轻声道:“君儿,我们翻上山去

罢,看看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君儿爬到他背上道:“刚才你不问问李大哥?”

文晴光顺石径一面攀登一面摇头答道:“他急得满头大汗,我还能问什么?等会自然明

白的。”

君儿—指头顶道:“晴哥哥,那两个坏人在上面,我们不要上去啊。”

文晴光刚想停步,耳听—·人喝道:“上来,你们是什么人?”

文睛光天生傲骨,你叫他上去,他偏立着道:“是谁在大喊小叫的,少爷上下随心所

慾,关你什么事。”

“喂!你这穷小于想找死了,叫你上来谁敢不听。”

文晴光拾头见是那犷境发话,冷笑道:“少爷眼睛里没有你这号野兽,别在我面前咆

啸。”

说完轻轻把君儿放下,解下腰带,重新将君儿紧紧绑缚君儿并无惧怕现象,轻声道:

“晴哥哥,我在你背上,打架不方便吧?”

文晴光见犷境乌太被狡狐拉住悄声说话,安慰道:“君儿别伯,我不放心你单独无依,

要死死在一块。”

他没有注意君儿的面色,所以先安慰她。

君儿在他脖子上亲一口没有做声,那是多么好的答复i犷境乌太似得了狡狐什么劝告,

指着文晴光喝道:“穷小于,本公子给你暂时留下吃饭的东西,等会再取,使你多活一

时。”

文晴光今天是有君儿在心头,不然哪能受得了这口气,闻言气得身都有点发抖,咬牙不

理。

君儿反应灵敏,轻声道:”晴哥哥,你难过吗?君儿拖累你了,以后还是把我寄在别人

家里罢。”—一·一文晴光模模她的娇脸道:“君儿,你认为我能把你丢下不管吗?“君儿

又亲他一嘴道、“这个气受不了呀,那你把我放下来。”

文晴光两手反楼得更紧,只摇摇头。—一一君儿指着山上道:“晴哥哥,那两人走了,

可能是去搞鬼啦:文晴光微沉道:“君儿,他们不知为了什么事情要向李进财师弟下手?我

们在暗地给他们破坏吧。”‘。

君儿笑道:“我也想看看热闹,那我们从这山上翻过去罢:文晴光依言再往山上攀登,

待登至山顶、突从一大石后伸出个少女脑袋来]婿然笑道:“文公子,恭喜啦!

文晴光一怔,认出是大漠鹰颜雾,.接道:“颜姑娘也在这里,小弟何喜之有?”

颜雾格格笑道:“你背上是谁?多美的妹妹啊”

文晴光将君儿放下地来,笑道:“颜姑娘,这是我义妹张君儿:颜雾上前拉住君儿仔细

一看,付道:“这真是天下第一美人。”

稍一沉付,轻笑道:“张家妹子,你有这个英雄义兄.真是幸福。你多大年龄啦?”

君儿羞答答地望望文晴光.回首接道:“颜姐姐,我听晴哥哥说你本事很大是嘛?我今

年十七啦。”

颜雾爱怜的道:“妹子比姐姐我小三岁,对了,以后叫我大姐姐好啦。姐姐我哪有什么

本事,那是你晴哥哥瞎说的。啊!

你这左手怎么啦?”

文晴光代答道:“她左手从小就残废了,因此走路翻山不方便。”

他是想将背负的事情副带解释一下。

颜雾不理那件事,拉着君儿向山头另一端行去,回头问道:“妹子,你这手有没有治疗

办法?“君儿接道:“晴哥哥每天都替我用内功推磨,现在好多了,因为只有内功推摩才有

希望治好啊。”

颜雾点头道:“有办法就好。”

文晴光随在后面道:“颜姑娘似在窃窥狡狐隗计等行动?

不知他们因何要暗害驹驻匡平呢。”

颜雾神秘的笑道:“你现在还不懂事,说出来弥也不会明白,那是醋海之争。”

文晴光闻言一怔,道:“怎么?又出来个醋海啦?”

颜雾格格笑道:“公子爷,你只知有死海是不是?醋海比死诲更大啊!“文晴光—阵迷

糊,君儿轻声道:“颜姐姐,你也参加这酷海之争吗?”

颜雾娇面一热,瞬现红霞,暗道:“这真是一对天真的小家伙!”

她咬着下chún微笑摇头。

君儿见她摇头不语,转面向文晴光道:“晴哥哥,醋海·定出了什么宝贝啦,你要不要

参加争夺?”

颜雾格格大笑接道:“妹子,你真傻,干万别准你晴哥哥参加哟,那是最危险的事

呀!”

文晴光两眼只向左右前后观察,耳中未听清君儿说些什么。

君儿摇头道:“颜姐姐,我晴哥哥胆最大,他不怕危险的。”

颜雾转头朝文晴光一瞥,见他傻傻的东观西望,便轻轻征君儿耳边说了一阵。

君儿哈哈笑道:“哪好玩嘛!喂,颜姐姐,你对那八个人中,最喜欢哪一个?”

“嘘,”颜雾轻嘘一声,顿嘴悄悄的道:“妹子,你怎么大声说出来,羞死人啦。”

“咽,姐姐,干万别喜欢刚才那两个坏人啊。“文晴光突然道:“颜姑娘,左由山头有

人过来了,你看是谁?”

颜雾停步注目,确见由林旁转出两人,注视一下道:“那是‘骇驭’宗琼和‘句骡’白

龙,怎么他们也来了?”

那两人行得近了,文晴光看出都是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前行之人发现颜雾,大喜叫道:“颜站娘,芳驾也出来此地,真是幸会。”

颜雾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点头道:“宗兄和白兄是与杜,匡两兄弟约定的吧?他二人现

在那里。”

后面一人抢着道:“杜区创匡平马上就到,这位朋友是谁?

请姑娘引介如何?”

颜雾向文晴光道:“文公子,我来替你引见两位朋友。”

一指前行的道:“这是宗琼兄,那是白龙兄,你们多多亲近。”

文晴光微笑点头道:“小弟文晴光,这是在下义妹张君。”

宗琼和白龙闻言面前破衣少年就是闯祸出名的破衣郎,都诧然一怔。

宗琼沉付半晌,笑道:“文兄弟在云山祈雨台幸台无羌,幸会幸会。”

白龙歉然道:“文老弟,祈雨台之战,听说敝派也有人参加.小兄闻息后发…。”

文晴光见他面显惭愧之色,抢着道:“白兄请不必再提当日之事,贵派掌门正因大师虽

然在场,但对小弟并无难堪表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相信目前无法了结,我兄侠名远播,

小弟自有是非之分,只要白兄不当面给小弟难看就得丁,贵派之对小弟—切,将来自有曲直

之分。”

颜雾见他越说越气大了,为防引起不快,枪着道:“文公子,你与君妹子意慾何往?”

君儿代答道:“姐姐,我们是找—个朋友。”

文晴光补充道:“颜姑娘,我们那朋友也是个少女,你在武夷山区发现有个面蒙黑纱的

少女吗?”

颜雾诧然道:“只有一个?我就同时遇着两个,而且穿着都是一样。:文晴光摇头道:

“那恐伯不是的,姑娘是否问过她的来路?

不知在哪里相遇?”

颜雾气忿的道:“来头可大哩,我与三个义姐差点为了神兽银貌的事打起来了,她们是

浮沉岛来的,那神兽银貌还说是她小姐的。”

文晴光沉吟一会,想近什么似的点头道:“这就对了,可能荫姑娘的婢女已从浮沉岛找

寻来了。”

君儿眨眨眼道:“晴哥哥,那我们不要去了,那荫姑娘一定被找回去啦。”

文晴光摇头道:“就是找回去了,我也要履行诺言,空跑一趟不算什么。君儿,现在有

颜姑娘在此照顾你,我要去找犷藐出口气,待打完了再带你走。”

白龙接言道:“文老弟,我峨嵋派对你的过节,小兄无以自清,但我们私人之间相信不

会有什么不快之事发生。你在祈雨台之事可能未了,最好还要隐秘一点,免遭无谓之险。传

言你那袋珠宝中,到现在还没查出他们所希求的真货,说不定还要向你追问,这是小兄由衷

之言,老弟不会见外吧!”

文晴光上前拉住道:“白兄之苦心,小弟铭感。他们如真要再次逼我,那只有听天由

命,叫我逃避躲藏,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愿做的。”

宗琼叹口气道:“老弟大丈夫气魄,应该如此,刚才说要与犷藐拼斗,那又是为了什

么?”

文睛光笑道:“那是言语上一点小过节,本不算什么,不过小弟鄙视其人而已。”

颜雾笑道:“要去我们都去,看他们埋伏的什么鬼名堂。”

“哈哈,不等我们到齐就想先干呀,那太不够朋友了。”

突然从林丛中一连纵出五个青年来,三女二男,前行的说笑着大踏步而到。

宗琼大笑道:“老杜,你与老匡为何这时才到,哈,四鸟今天都会齐了。”

颜雾笑微微的对文晴光道:“文公子,我来替你兄妹介绍几位朋友。”

她话还没完,同来的五人中一少女道:“雾妹不必费事了,我们来个自我介绍好啦,我

叫云霄,文公子我早见过了。”

文晴光笑道:“小弟曾在赣江…小镇酒搂亡听过云姑娘等的笑声。”

说着一指君儿道:“这是小弟义妹张君。”

云霄微笑上前拉住道:“多美的妹妹啊。君妹妹,这是狄霞姐,那是纪霓姐,你今天凭

添四个姐姐啦。”

她一一指给君儿看。

白龙大笑道:“云女侠太偏心了,你只管介绍女的,就不管我们男人了。”

云霄格格笑道:“你们男的没有—张嘴嘛,干吗不开口?”

文晴光笑着道:“杜大哥莫非就是哗骡杜岂兄了,匡大哥定为我李进财大哥的师弟驹骗

匡平兄,小弟久仰二兄大名,只恨无缘相逢,今日荣幸的会齐中原四良驹于这武夷山区,今

后还须各兄不吝指教是幸。”

杜邑和匡平热情的上前拉手,各吐仰慕之倩。

君几被四个自称姐姐的包围住,问长问短,闹做一团。

骇凛宗琼微笑向文晴光问道:“文老弟到此多久了?是否仅遇犷境乌太一人?”

文晴光目注匡平。匡平笑道:谢谢兄弟关怀,李师兄已将犷税和狡狐的阴谋转告愚兄,

然狡狐隗计并非等闲之人,我等齐集此地,他可能已远离他去了,此人从来不作没把握之

事。”

文晴光道:“宗兄刚才所问,弟已全部通知匡兄,现在弟想来,认为宗兄之间有因,恐

犷藐已不在此山了,那只将来再说,恕小弟暂时告别。“君儿听说要走,也向四鸟辞行。

义兄妹在“再见”声中,向前迈进。

驴骆杜岂见文晴光去远,叹口气道:“此人傲骨天生,胆识过人,将来定在你我之

上。”

骡驹白龙黔然道:“杜兄眼光与小弟相同,目前他受尽欺凌,将来必掀起江湖风波,只

恨敝派也卷入其中,小弟如铜驼危在荆棘’,其奥奈何!”

漠鹰似对他另有隐衷,安慰道:“白兄不必担心,你今天对他的态度,可能就是将来的

良果。小妹虽无过人之识,却能看出文公于是一思怨分明之人,峨嵋派要想与他化除积怨,

那只有你能办得到。”

骡骆白龙点头道:“颜姑娘指我迷途,使白龙得到一线希望,由衷感激之至。”

青云风云霄微笑道:“那是应该的,你这匹笨马’又何必感激。我这大姐姐再告诉你—

条明路,以今日观之,文晴光对你另外三匹马特具好感,当年衡山与恒山两派没有接受他父

亲的武功秘策,可能他已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情场爱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