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四 章 老人与狗

作者:秋梦痕

天亮时,三人到达冷家集,过河就是光化县。

进城落座,早餐时耳听旅客议论纷纷,这个说中原出了女煞星,各大门派遭了殃,掌门

人不死则逃,武当派根本动摇,掌门人失了踪。

那个说玉皇宫已被扫荡,散布南北的高手已潜伏无影。

总之是人心惶惶,莫衷一是,都在揣测摸索。

饭后潇湘逸叟道:“二位,我们的弟子现还不知文晴光的生死,我们应以各自的特殊通

信暗号沿途留下来,免他们冒险找寻。”

二人同意照办,四处奔走…

文晴光离开江湖已快近半年了,这半年的中原武林,可说是无分邪正,他们只要曾经对

文晴光有过不利行动的人,在这半年中都消声匿迹,隐藏无踪!

而玉女五世的十二金色神剑.和巨古罕闻的萧声!无分山野平原,更无论大城小市,没

有人不听到凄凉的声音和杀气腾腾的啸声!当每逢煞气一起,不要问,总是有人送掉了老

命!

玉女五世之名,无关者听到时非常悦耳,惧怕的听到犹如追命的阎罗!

春去夏来,这是四月中旬的十五日,在闽省的南海边缘,地名“君子店”,这日来了个

无法看出真正年龄的老太婆,她手执一把黑得发亮的持大蒲扇,假若仔细一看,那蒲扇你就

认出不是真正蒲叶做成的!如要说出是什么做的,相信谁也不知道,当然除了她自己!

老太婆从何来?从何去?干什么的?那只有天晓得!

她来到君子店一不买东西,二不入馆子,只知转动着满头皓发的脑袋东看看西瞧瞧,穿

着打扮与乡下姥姥没有两样,所以并不引人注意。

老太婆自言自语道:“变了,世界都变了!八十年来未履中土,人物全非啦!“一面行

一面说,君子店那条小小的街道已被她走完了,出得街口,稍停一回头,又自言自语道:

“向哪里去找?往北?

走南?唉!我的乖乖在哪里啊?”

她沉付了一会儿,似下了什么决定,一直向正面前行,脚步却出奇的轻松和迅速!

行人渐少,地属荒郊,老太婆略—四顾;见不到渔农商旅,呵呵轻笑两声,右手那又黑

又大的蒲扇往后—挥!她背后突然卷起一阵强风!尘土飞扬中人已临空拔起,飘呀飘呀,已

远远飞去,只见她几个动作之下,身影已投入山林之中。

居高临下,老太婆已身立峰顶,远峰近岭,尽收眼帘。

募然之间,一个绿色的人影,在理迢的林青之中一闪!老太婆—见讶然怔望,接着又有

黄影、蓝影、白影连续出现。

老大婆霜眉一皱,自我咕嘲道:“这些小姐姐是干啥的?

踏青的时间已过啦!”

她看出遥远人影竟是四个女的!

巧!那四个人影,时而树梢,时而林隙的迅速向老太婆这边山峰接近。

“喀!云姐,那峰顶头有个老太太。”

四影中一个银铃似的声音响起惊讶之声!

前行纵起的一人突然立定抬头,答道:“能到这样高山峰顶来,平凡老妇恐办不到,四

妹别大声惊讶,那定是非常之人。”

老太婆耳朵特灵,降下的声音似全听到了,呵呵大笑道:“组妞们,快上来,老身刚登

大陆,正感无人谈话,你们是干啥的?”

四人互望一眼,都感惊骇不已,云姐沉吟一会儿道:“三位妹子,跟我上去,都得看我

脸色行事,千万别乱说话。”

老太婆见跃上峰来的竟是四个美丽的少女,又呵呵笑道:“呀!四个都很美嘛。呵呵,

快坐下来,贵姓呀!”

前行的一女恭声道:“晚辈胜云名霄,那是我三个义妹:狄霞、纪霓、颜雾,奶奶尊姓

呀?”

她连指带问,介绍请教,四面周到!

老太婆点头微笑道:“啊呀,莫莫回来说过,中原四鸟就是你们四人吗?你们好!真个

都乖,老身没有姓…—·呵阿…。.当年人称海姑婆婆你们恐伯不知道吧。”

四女恭声同应个“是”字。

云霄欠欠身道:“晚辈等‘孤陋寡闻’,从来未曾听过姑婆大名,老人家言下之意,是

否从南海来的?”

“是叼,南海浮沉岛就是老身的家,妞妞大概知道那个岛屿吧?”

四女闻急齐感一展,狄霞惊问道:“老人家,玉女五世就是…。““呵呵”,老太婆笑

呵呵的接道:“那是我的小姐,老身这次上大陆来寻找她,那是因为小姐好玩偷走啦,半年

多没有回家了,主母悬念得很。四妞儿知道她的去处吗?”

云霄大叫道:“姑婆,事情不好!玉女恐会危险!”

老大婆一听笑道:“不会吧,云妞儿说说看,她与谁打架呀?”

云霄见她不感吃惊,答道:“姑婆,你老认为对手不高吗?

玉女横扫中原已近半年多,可说是所向无敌,这次遇的敌人不同啦。自几日前起,玉女

和他一直打到昨天,追迫打打,从湖北省打到福建,两下相接触起码十几战啦,刚才我们遇

着莫莫和楚楚说,玉女和敌人已不知去向了。她们正感焦急不已.请姑婆快去打接应啊!”

老太婆闻言骇然一怔,沉吟道:“云妞儿说我小姐横扫中原?为了什么?”

云霄叹口气道:“姑婆要问,可说是一言难尽,现在没有时间说啦,将来你老见着莫莫

等再问罢,最好快去帮玉女退敌要紧。”

老太婆点头道:“四个妞儿跟老身走,看看谁能打得过我小姐。嘿嘿,莫不是三狗又出

世了!”

她说着略察方向,朝着云霄所指之路大步前行,她每一步就是一二丈远,脚不及地,一

触即起,那简直比纵跃还要快!

四女跟在后面紧赶,—开始尚能跟得上,渐渐的全力猛进也不行了,不到顿饭之时,偶

逢地形‘复杂,四女顷刻失去了老太婆的背影!

云霄气喘吁吁的道:“三位妹子,我们不行了,这老太婆简直在飞,如再拼命追赶,气

都会追脱啦。”

三女闻言不停也不行,都知再无内力可增了,止住脚步张门大喘!

稍顷颜雾笑道:“云姐,那老太婆看势尚未使劲哩,浮沉岛的武学真不得了。一个老妈

子都有这样惊人的成就。”

四女不便休息,稍停再追,超越几个山头,始终再没发现老太婆的形迹,她们不知追的

方向是否正确,但又无法去判断,只有继续前进。

四女—直追到天黑,连老太婆的影子都没有发现。

云霄提议道:“我们在这山里吃点干粮罢,老太婆可能进入戴云山脉丁。”

山风阵阵,夜色迷蒙,下弦月的半边,已升出东山峰腰,四野呈现着清寂。

四女食罢干粮,目标朝戴云山脉紧赶。

中原四鸟的武功,在江湖上已各自闯出了名望,确非碌碌,四条黑色的人影,一线从林

梢山岭飘飞,以时速百里的轻功,普通武林真是望尘莫及。

整整一夜,四鸟全末休息,临晨赶到距戴云山脚约五十里的赤水镇,山市人稀,路上还

未见行人。

懊然纪霓—指道旁,讶然道:“大姐,你看那古树下躺着个老头子,是不是病倒啦?”

云霄停步注目,见树下确实躺着个头发蓬松,衣履破裂的穷老头!

她回顾颜雾道:“四妹上前问问看,是否真的有病!”

颜雾笑笑走上去俯首叫道:“老头子,睡早觉不怕露水!

该起来啦。”

她看出那老头虽然脏,但却是红光满面,根本不是有病的现象,所以反开起玩笑来了。

老头子没有被她叫醒,却引起狄霞的骂声道:“雾丫头,你在搞什么?对有病的老人那

样说话嘛?”

“格格!”颜雾轻笑道:“二姐别骂,这老头根本是愉懒!

哪有什么病啊。”

云宵知有原因,招手都走上前去,合逢老头子翻了个身,整个面容无须仔细看,那头发

胡须不分家的尊容尽收四女眼帘。

纪霓的童性较颜雾差不多,想起颜雾偷懒的那句话,心付可能是真的!忍不住娇笑打趣

狄霞道:“二姐,这老头子可能是发高烧吧?”

狄霞一瞪眼不理,云霄摆禁声道:“别吵,你们听他嘴里哼哼的滴咕什么?”

颜雾似早留了意,大笑答道:“大姐,他在骂我们哟!”

云霄没听清,笑问道:“骂什么?”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纪霓唁洁连声道:“啊呀,他骂我们是鸟啊!”

云霄笑着骂道:“谁叫你两个死丫头唁喳喳的。”

狄霞一指糟老头子道:“这么多人在说话,他还唾得很安然的,装得真像。”

老头子翻身坐起道:“走开走开,谁说我老人家是在睡觉,等会有场大架打,我老人家

是等着看热闹的。”

纪冤笑问道:“是谁要打架?格格,乡下人打架有啥子看头?”

“汰!你们小妞妞懂得什么?那是两百年前旧账,今天碰了头哪!我老人家是小时候听

说的,今天才证实是真的。”

颜雾唁咳笑道:“真是个老糊涂,两百年连骨头都没有了,哪还有人到今天来打架?”

老头子大瞪双目,惊诧的道:“你认得我老人家?”

颜雾不懂他的意思,笑得弯腰蹬足道:“谁认你来着?别向我拉关系!““臆!刚才不

是叫我老糊涂呀?”

老头子莫明其妙的认真问。

云霄惧然似有所思,顷悟这老头是谁了,该讶的恭声道:“糊涂公!你老就是终南老前

辈糊涂公嘛?”

老头子哈哈笑道:“我说哩,当真有人认得我这精明的老头子。妞儿们,都叫什么大号

呀?二十年前我好像认识的啊!”

“格格!

“哈哈!”

纪霓和颜雾笑得花枝招展。

狄霞横瞪—眼,掩口不已!

云霄恭声道:“老前辈,晚辈今年还只二十二岁啊!你老可能认错了?我叫云霄。”

老头子抬头望天,想想没有记忆,点头道:“或许是记错了,这个不想哪。喂,你们是

干什么的,这山上可没有什么好玩的。”

颜雾接道:“我们也是来看打架的。老糊涂,打架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们要想打个抱不

平啊,那边最有理?”

老头子摇头道:“你们帮不了忙,那是老太婆与老狗打架!”

四女闻言大笑不已。云霄见他说得似很认真,沉吟道“老前辈,那老太婆是谁?还

有…...”

“哈哈,”老头了大笑连声,突义侧耳听了,摇摇头道,“时间快到了,怎的还没追过

来?”

额雾一皱眉,大声问道:“喂,老糊涂,到底老太婆是谁?

怎么和狗打起架来了?”

老头子搔搔脑袋,似在沉思什么,根本没有听到,半晌大叫道:“不好!小穷酸又来找

麻烦了!”

说完拔腿就跑!

颜雾伸手想抓,没有抓到,提足待追!

云霄叫道:“四妹别闹,他是有名的糊涂公,你一辈子和他扯不清的。”

说着环顾四周,忽然叫道:“驹骗匡平来了。”

云中鸿狄霞早己发现意中人,面上露出甜蜜的微笑!

颜雾大叫道:“匡二哥,原来你就是糊涂公所说的小穷酸啊!喂,还有三个人呢?”

匡平不答反问道:“我师祖走哪?糟糕,我正找他老人家帮荫姑娘的忙哩。”

青云风云霄惊问道:“怎么了?玉女五世和那老头子现在那里,刚才她浮沉岛已来个老

太太,正在找她阿。”

驹骆匡平点头道:“那老太太找是找着啦,可被另一老头子接着干上丁,现在打到哪里

去了还不知道哩。杜大哥、宗老三、白老四正在替荫姑娘观阵,我发现师祖的行踪,特此追

来求他老人家出手帮忙的.不料又被他溜掉了,这怎么办,荫姑娘如再拖个一天半天的可能

支持不住了。”

青云凤沉吟道:“事情既无办法,那我们赶急前去,必要时来个群战,对邪魔外道还讲

什么江湖道义。”

纪霓,颜雾同声附和,首先朝匡平来路飞纵而去。

匡平一摆子,三人跟踪翻过几处山头。

突见纪霓和颜雾向远处一深林探进。

云霄叫道:“匡平,荫姑娘是否就在那深林里?”

匡平摇头道:“不,还远哩,可能另有发现,我们快去。”

狄霞娇镇道:“你还不快点,老跟着我们后面干吗!“匡平本就脚不停蹄,闻言闪闪

眼,超越前纵。

三人刚一接近深林,耳中即闻到喊杀之声]云霄叫道:“快,杜大哥、宗琼、白龙已与

人打上了。”

匡平话末听完,身已飞纵入林。

狄霞边走边道:“大姐,好像有犷猿乌大的声音。”

云霄点头道:“可能四恶兽都在场,我们绕道辽回前进,看对方是否还有人埋伏在暗

处。”

狄霞点头相随,突见纪霓迟了回来道:“大姐二姐,玉皇宫四个残废也到了,我们可能

要吃败战,这怎么办?”

云霄沉吟停步,问道:“四天王重创新愈,功力要打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老人与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