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五 章 水底之密

作者:秋梦痕

糊徐公大叫插言道:“天下之大,能人异士有的是,岂是你这老海鬼管见浅闻所尽知。

武当三老健在,各派老辈犹存,哪一个不能探测走廊。今日就有寰宇四女现身,随便挑一个

也胜过你身边左丞右相两个海贼!”

死海之神被骂得杀气盈宇,阴森森冷笑道:“终南子,今天不是本神有言在先,否则定

取你这糊涂老命。”

浮沉岛主见糊涂公又待开口大骂,摇手道:“糊涂兄暂请住口,不管何人先探走廊,我

虽然落后一步,但总道是在武骨屿下,不如我先到武骨屿等待各路消息。”

糊涂公闻言嘻嘻一笑,朝死海之神做个鬼脸!

死海之神气得有口难言,猛然将手一摆,扭身率领鲨鬼如飞而去。

糊涂公哈哈大笑道:“岛主,这个煞神今天被我骂够了吧。

讲真个的,如没有你在这里我还真不敢惹他。”

浮沉岛主轻笑道:“糊涂兄过奖了。”

糊涂公开心的嘻嘻笑道:“岛主,刚才这个大秘密,可说是太奇了,凭他老海鬼的作

风,为啥肯准天下武林探奇呢?并且还开放死海之禁!这不是有点古怪嘛?”

浮沉岛主微笑道:“有我一份,他不公开吗?”

糊涂公朗然明白,哈哈笑道:“我说哩,那家伙焉有这般好心眼,原来是岛主迫其所

为,我刚才骂他,也是看出情形有异,方敢开口哩。”

浮沉岛主环顾四下一眼,见所有人员都走得一个不剩,好笑道:“糊涂兄面笨心巧,也

懂得见机而为了,那我们就赶往武骨屿去罢。”

糊涂公迟疑道:“岛主不要大意,老海鬼口头虽然答应不杀人,但谁能保证他不在暗中

下毒手?”

浮沉岛主摇头道:“这个但请放心,一日未探出水品宫真正所在,他绝对不会下于。”

这时,蔺露琼正眼望谭水,呆呆出神,海姑婆叫道:“宝宝,晴哥儿定是探往总道,武

骨屿既为总道所在地,你到那里定有消息!我们该走了。”

蔺露琼留恋的看罢最后一眼,轻叹一声随着妈妈离开戴云山。

戴云山,整整被江湖武林残踏了一天,这时才呈现着一遍静寂。山峰遮住天际,四野进

入了朦胧,夜幕渐渐的罩住每一个透明的空间。

山风送着凉意,龙潭更形凄清!水波泛起层层浪影,在星光下显得孤独而单调。

“刷”的一声,突然从潭面开了一个圆形的水洞,紧接着纵出一条人影,轻飘飘的,那

人影落到龙潭边沿。

他机警的赶快闪入近潭树林之内,简直比山猫还灵活。只见他侧耳静听,继而又摇摇

头,那是表示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稍停—会儿,自言自语的道:“我的天,这个洞深得真正吓人,里面连鱼都没有,如不

找点于粮去,一旦模不出来非饿死不可!”

他嘀咕着似待有所行动,但又停丁下来,再侧耳听了一会,倏然!他似听到什么!马上

翻身跃起,悄悄的藏在一株大树的浓叶里,仅仅只露出两只灵活的大眼睛。

未几,山峰上飘落两个人影,那身法简直不敢想象,真是快得出奇!

霎眼的时间,两条黑影降落潭边。

其一大声道:“主公,我们为什么义转回头呢?”

原来两条黑影竟是死海之神和鲨鬼屠善!

死海之神见问沉声道:“屠善,你跟我这么多年了,头脑怎么一点不进步,这叫做‘出

奇制胜’。三条海底走廊以这条最近,但也不下千余里才能到达武骨屿,其余两条何止长出

两三倍……”

他说到这里突然一停,倏忽之间反手一掌劈出!

掌风所到,不亚巨雷劈山,轰隆一声奇响,他背后深林顷刻被其劈倒大树十余株,只打

得干折枝飞,声势吓人至极!

屠善会意,纵身扑到被劈之处,仔细一看,发现一物躺在残枝败叶堆中,叫道:“主

公,在这里!”

死海之神得意的笑道:“屠善,将他尸体拖出来,看看是何方人物?”屠善一掌扫开障

碍,顺手一探,顷感不对,触手处只觉毛茸茸的,忖道:“光线太暗了,这可能是头发?”

死海之神误会他动作太慢,叱声迟:“快点!拖个死尸也要费这大的工夫?”

屠善心中一急,管它是什么东西,抓住往外一扔!

死海之神疑有他,伸手捞到一看,身上突觉一阵热热辣辣的不好受,面色不禁羞的通

红!

屠善跟踪跃出问道:“那家伙是老的还是年青的?”

死海之神见问恼羞成怒,呸声骂道:“该死的东西!”

居善还不清楚,哈哈笑道:“他霉当头,偷听主公的谈话,当然是该死!”

他谀词诌笑,自觉高明,谁知走到死海之神面前时,见主人目吐寒光便知不妙,低头一

看到地上躺着一条两三百斤重的死野猪时,便更心寒!

空气紧张一阵,屠善俯首不敢抬头!

死海之神久之不语,缓缓转过身去。

屠善暗暗吐口冷气,眼睛恨恨的瞪着那条死野猪,“刷”

的就是一腿,那条野猪被他扫出二十余丈,“噗通”落到潭里!

死海之神回头横瞪一眼,面上表情似怒似笑非常古怪!半晌沉声道:“再下潭去看看,

那扇铁栅是否能用宝剑削开?”

屠善轻答一声是,纵得比狗还快!

这幕趣剧被藏身树林的那人一一看在眼里,只差一点笑出声来,自忖道:“我文晴光以

为你死海之神真是三头六臂,原来也是一个没有修养的家伙!”

原来那条黑影竟是藏身龙潭的文晴光,无疑,他是因缺乏什么而回头的。

文晴光心中想着,耳朵可没有忘了听觉,一闻死海之神要削开栅栏,不禁暗自冷笑道:

“你削罢,那是一道阴泉入口,如没有我神鳌珠护体,再高的武功也要把你冻死,这样也

好,免我将来报仇了!”

他口里无声的暗道未了,突然从峰顶发出声锐啸!音震四野,悠长而奇劲!

死海之神闻声拾头,只听他冷笑自道:“这又是送死的到了?”

啸声一停又起,另一山头也有啸声发出!

死海之神似不能忍耐,身体移动了一下,谁知第三声劲啸又起!

文晴光见他目射寒光,冲身拔起十余丈,瞬息翻上山峰而去,快得似一条黑线!

死海之神一去,文晴光忽然灵机一动暗道:“那个家伙还没上来,这是最好的时机,我

不下去杀他还等什么!”

忖罢就待下树,不料头顶倏有响声传下!

这一下可真将他吓出一身冷汗!

幸好,他还能沉得住气,并没有撤身逃跑。

稍顷,文晴光感觉上面一响之后再无动静,即悄悄的拾起头来。

谁知他不察还好,这一抬头注目,竞发现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滚碌碌的瞧着他呢!

这次的惊吓更盛于前,因为对方距离既近,而处势悬殊,只要对方举手之劳就可要自己

的小命!

他望着上面,上面同样俯视着他!双方就是这样胶着,上面敌人没有举动,而他更不敢

首先发难,这种情形如有旁观者看到,那简直是滑稽透顶了!

幸好时间不长,上面那双眼睛连连霎了两下之后,倏然发出一声嘻嘻轻笑道:“小子,

你老抬头望着我老人家干吗,注意我要射小便啦!”

文晴光是何等机灵,闻言暗暗松了口长气,也轻声答道:“前辈是哪一位,你老真会作

弄人,这下如果不是晚辈胆大一点.那真会晕倒树下了!”

“嘻嘻!这个牛皮真不是你吹的,论沉着你算是顶刮刮的了。喂,文小子,今日这个局

面你知道嘛?”

文晴光茫然道:“什么局面?”

“嘻嘻,我真糊涂了,这当然你不知道了。告诉你,天下武林大会戴云山,刚才那老海

鬼被浮沉岛主所迫,当众宣布南海水晶宫之秘……”

他照本宣读的告诉文晴光之后又道:“你小子是否发现潭底有道海底走廊?”

文晴光不明对方到底是谁,可不敢随便答复,沉吟道:“你老是谁,嗯!还知道我姓

文?”

“呸!谈了这么久才请教我老人家的姓名,你小于比我更糊涂。”

“哦!你是糊徐公老前辈?”

“浑小于,知道了就算啦,还有什么疑问!”

文晴光欣然道:“老前辈,小子曾找过你老人家好久啊,不错,这谭底确有两条海底走

廊。”

“两条?”

“是的,一条有铁栅可以开关.那是海底寒泉,门前石壁有字两行道:“寒泉直通地

心,进者必死!’另一条是有机关封闭,就在寒泉的对角,机关的枢纽就是那两行字的第一

个寒字之点’,只要将手指触动那一点,其暗门就可以打开。”

糊涂公抖然一惊道:“小于,那不是坏了,现鲨鬼就在下面,假使被他发现那机关暗

纽,让他先到总道怎么办?”

文晴光摇头笑道:“老人家放心,不是小子讲句大话,除了小子之外,我相信再无人能

够进入那道暗门,因为那地方乌黑如墨,谁也不能看到那两行小字,这是一;其次是寒泉口

有非常巨大的吸力,功力再强的人到达那里也只顾与吸力相抗,更谈不上有余暇仔细察看其

他了。”

糊涂公疑惑的道:“小于口气不小,你又有什么能力可以做到以上几点难处呢2你准能

做到罢,但你为什么又要回头?“文晴光微微一笑道:“第一有关能力方面,请恕小子现在

无暇相告,关于回转嘛?嘻嘻,我不能饿着肚子探险呀!”

糊涂公似忽然明白的轻笑道:“算你有理,现在你作何种打算?”

文晴光沉吟道:“这两个老鬼在此妨害我的行动,非想个办法将他逐走不可,否则食物

找不成,连再次下潭都办不到啦。”

糊涂公点头道:“这确实很麻烦……”

文晴光倏问退:“老前辈,刚才将死海之神引走的可是你老?”

“不是,我岂有那快的轻功,你听到几处啸声全是他一人所为,他是闪电公,是我老人

家的老诺档,可惜现已缺了一个了!”

他说着似非常戚然,声音也消沉了。

文晴光突有所悟,欣然问道:“三宝公是不是三公之列?”

糊涂公抖然一震,飘身落到文晴光身旁问道:“我那老朋友还在人世?”

文晴光点头说明如何于梅岭关与三宝公的一段奇遇后接道:“老前辈,刚才这死海之神

是不是姓巴?”

糊涂公惊讶的大瞪眼睛道:“你说他是我老朋友的叛徒?”

文晴光知道是判断不错,点头道:“小子负有替三宝公前辈清理门户之责,既然是他,

以后一旦能收拾得了时,我会要他的狗命。老前辈,以往之事过后再谈,巴丹色既被闪电公

引走,想短时不能回来,我得下潭去将鲨鬼赶走!你还是同浮沉岛主赶往武骨屿罢!”

“不,目前我老人家不能去,也不愿离开。。

“为什么呢?”文晴光替他担心的问。

糊涂公不耐烦道:“小于噜苏什么!我老人家回转到这里就是不放心你呀!而且知道老

海鬼不会放弃这条走廊的。小子,鲨鬼的水功是顶儿尖儿的!如果老海鬼回了头来,那更不

得了,我看还是等他们无获自退算了。”

文晴光激动的望他一眼,低头考虑一下道:“老前辈,这是什么时间?”

“嘿嘿,浑小子,东扯西拉的问这个干吗?简直莫明奇妙!

快三更啦。”

文晴光轻笑一声道:“老前辈,请问人比鱼在水中那个动作快,假使还有比鱼更快的

呢?这是第一个问题;还有,瞎子较明眼人谁能看得清楚?而且这个明眼人在黑夜等于白

天,尤其在水中更强,我是把死海之神比作瞎子。”

糊涂公仔细的听着,眼睛渐渐越瞪越大!惊奇的道:“浑小子,你这个转弯摸角的问题

不是胡凑吧?”

“嘻嘻,事实上小于还只说得七成,没有说明小子在水中不受水阻,且有空气哩!”

“哈!浑小子越说越神奇,我老人家根本不敢相信!”

“嘻嘻,信不信由你,我可要下潭了。喂,老前辈能否替小子找点食物,分量小吃不

饱,最低限度能维持个十日半月的。”

“哈哈,我老人家照办,不过,浑小于要小心点。”

“得令!”文晴光笑着翻身飘去,迅速投入潭中,他人未及水,而水先分开,这一下只

看得糊涂公惊诧不已,也就证明文晴光对他说的一点不假!

只见他笑逐颜开的啧啧连声道:“奇哉浑小子,我老人家放心啦!”

他高兴中突见潭水在这瞬间起了变化,初起水波翻动,继之浪涛大作,翻翻滚滚,沸沸

腾腾,真有翻江倒海之势,不知道内情的准疑潭中出了蛟龙!

就在这时,山峰蜂上一条黑影似幽灵般飘了下来。

糊涂公一见暗道:“老海鬼到了,希望浑小于能应付得来才好。”

死海之神可能没有追着闪电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水底之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