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六 章 洞中玄机

作者:秋梦痕

文晴光笑道:“很对不起,它不知是‘人’养的,抱歉抱歉。”

“好哇!那你就留下命来罢!”

毒老大说着就待动手……

谁知又有人警告道:“毒老大,那小鸟名叫赤朱灵,传言就是‘三宝公’那只毒中王,

你不可轻举妄动!”

“你是谁?”

毒老大收回伸出的手掌发问一句。

“小弟乌风。”

乌风遥遥回答。

文晴光见三毒二龙面色大变,不禁哈咕大笑,遥叫道“乌帮主还未赶路呀,怎么着?等

在此地看在下的笑话吗?何必说得那样详尽,赤朱灵算不了什么厉害。”

“文晴光,你不要得意,老夫总有和你拼的时候。”

文晴光之名真是如雷灌耳!在乌风叫出之下,顷刻引出一阵哗然哄叫!

三毒二龙声往后一撤.蓄势戒备,如临大敌!

文晴光微笑道:“各位,在下并非不能通过你们那些小动物,之所以下谷阻碍各位战斗

者,纯属不愿伤害你们收集不易的奇虫异蛇罢了。实不相瞒,你们那些动物只要区区经过之

地的十丈以内,保险它们避之犹恐不及哩,各位如不听忠告,那就恕在下少陪了。”

他说完转身待行……

二龙知不可与敌,悄悄的旁立远处。

大毒一看二位同党,回头沉声道:“阁下伤害现已不少,难道就一走了之不成?”

文晴光反身一立,大不高兴的道:“你的意思是要在下赔那些小玩意?”

大毒冷笑道:“不赔能行嘛?”

文晴光大感冒火,上前两步冷冷的道:“毒老大,你想清楚点,惹得文某火起时,后果

如何你不能不知道。”

大毒哈哈笑道:“你就凭赤朱灵敢敌我‘西粤三毒’?还有什么厉害的没有?”

看势大毒想用激将法了。

文晴光正待开口,谁知纪霓和颜雰同时飞纵而下!

三毒似对二女有几分认识,一见面忽变!

文晴光闻得步履声起,回头见是二女道:“三姐四姐来干吗?”

颜雰格格笑道:“晴光,毒老大想和你拼真功夫啊,这个让给做姐姐的罢。”

文晴光大笑道:“只要二位姐姐不怕对方身上那股腥臭气的话,小弟乐得清闲。”

纪霓一指毒老二道:“你还记得去年那回事嘛,为了我无意杀了你条小蛇竟想大放毒

物,今日你就都放出来罢。”

二毒一瞪三角眼冷笑道:“不放毒物难道不能收拾你这贱婢。”

纪霓还未开口,文晴光勃然大怒,奇速无伦的扑去骂道:“你这老东西口头无德.竟对

一个少女开口就骂,拿命来罢!”

他手比口快;双掌倏忽劈出数式,只迫得毒老二左右闪避不迭!

文晴光那有准他逃避的余地,右掌二指一伸,谁知他竟以指代剑,呼呼呼使他越练越精

的狂风剑法来。

三毒一见老二危机重重,立即一声不响的扑出就攻!

文晴光眼看到纪霓要出手接应,大声叫道:“三姐和四姐让开,这三个老家伙不是小弟

对手,你们只在旁观看好了,瞧我将他们打得爬着走!”

三毒加上去又被文晴光罩入掌指之下,大毒再也沉不住气了,不禁大喝一声冲了过去。

文晴光提起精神一阵快攻,左手一划,又将大毒卷入掌指之间,边战边哈哈笑道:“这

叫做给脸不要脸!接着!”

接着两字一出口,跟着二毒尖声吓叫!

文晴光沉声叱道:“毒老二,你再不退下我就再取你一只耳朵!”

纪霓和颜雰根本没有看清二毒为啥吓叫,这时一闻文晴光之言才知二毒已被他削去一只

耳朵了!

突然又是—声痛叫出口,那声音却是出之于三毒之口!

文晴光见“粤西三毒”还不退走,不禁怒声道:“毒老大,你也难逃一耳之危,注意,

在下要取你的右耳!”

耳字一落,毒老大就想往左闪避!

谁知他不闪还少挨一个耳光,“拍”,文晴光右手—伸!刚好将他从左边打转身来!

跟着左手正好凑上去一捞!

毒老大的右耳随着他自己的叫声离开故乡!

三毒各遭重创,再也忍不住心头恐惧,齐发一声怒吼,同时打出双掌,拼命向四外逃

窜!

文晴光两掌一收,哈哈大笑道:“不要慌,我可真不愿看你爬着走啊。”

纪霓和颜雰一见文晴光打走三毒,如飞奔近大笑喜极!忘形的各拉一手同声欢叫。

纪霓大赞道:“晴光武功大进,真是可贺,你从哪里来?”

文晴光微笑道:“我从戴云山来……”

接着将已往经过详细道出,稍沉又道:“霓姐和雰姐快随小弟往云雾山明风洞去罢,那

是一个陷阱,去迟了恐有不少人遭遇危险,你们看,四周武林人都走光了。”

倏然一阵竹哨之声尖锐长呜,颜雰轻笑道:“二龙三毒收兵退阵了!”

文晴光领先前行,问道:“竹哨声似有节奏,莫非是使唤那些毒虫的号令吗?”

纪霓笑接道:“悠悠长呜的是二龙训毒的号令,短声紧骤的是三毒饲毒信号,三毒今天

霉运当头,你使他们每人少了只耳朵。”

颜雰格格笑道:“晴光,你也是真缺德。”

文晴光大笑道:“我是警告他们以后少出口骂人。”

三人展开轻功,一连翻过十几座山头,前面突现一高拔入云的奇峰。

纪霓叫道:“晴光,那就是九连山主蜂,我们走左侧过去比较近点。”

文晴光刹住脚步道:“我们找点水喝再走,口真有点渴了。”

颜雰闻言也感口渴难禁,急道:“我们都没水袋,怎么办?”

文晴光一指左侧道:“那里有山泉。”

纪霓伸手一拦道:“不能吃,九连山瘴气太重,泉水有毒。”

文晴光一皱眉道:“我倒是可以喝,你们怎么办?……”

一沉倏欣然道:“有了,你们吃水果好啦。”

说着伸手往肩头一推!

他肩上的赤朱灵欢叫一声,冲空而去。

颜雰不解道:“晴光,你是叫它查哪里有果子?”

文晴光笑道:“不是查,是取!“二女不信,齐声讪笑。

颜雰打趣道:“霓姐,或许他说得不错,虽不能止渴,但尝尝味道总是有的。”

文晴光微笑道:“你们有几个口袋?吃不完可不准丢掉!”

说完自顾自的下涧棒水大喝!

二女见他全无畏怯之心,都替他捏把大汗!

纪霓还不放心,郑重道:“晴光,尝出有否异味?”

文晴光洗洗手,捧了两下,再往身上擦擦道:“泥沙倒是没有,惟感有点辛辣之味,传

言水中有毒倒不假,不过……

相信不重。”’他说得非常轻松,二女同皱双眉,耿耿不安。

颜雰见他若无其事.稍着放心道:“晴光,你真不怕毒?”

文晴光摇头笑道:“雾姐放心,小弟此生只怕死于毒计,而不惧于毒质。”

沉默一会手指远处林梢道:“朱儿回来了,噫!它找的是葡萄。”

二女同时注目,只见一点红光直线射到,霎眼落至身前地上,触眼一堆紫色葡萄,多得

足有五六斤重,一球球鲜美极了!

纪霓讶叹道:“朱儿双爪之力真够强盛,竞能负这么重而飞速不减!难怪善于战斗。”

文晴光见二女双手不停,吃得津津有味,笑着道:“可惜太少,恐怕只够尝尝味道

吧?”

颜雰格格笑道:“顽皮鬼,少说幽默话,谁能料到它有这个能力。”

文晴光哈哈两声抓起赤朱灵一扔道:“小东西,快去探道,别在这里戴高帽子了。”

赤朱灵借主人一扔之力,欢叫声中,如电而去。

一会二女掏出于帕擦擦樱chún,同声大赞葡萄鲜美可口。

文晴光见地上葡萄未去四分之一,不觉笑道:“二位,前途有的是,何必节省带走

呢?”

二女同时噗嗤笑出声来,纪霓骂道:“小鬼,原来你一粒都不吃,存心叫我们用袋子兜

呀,那好办,姐姐命令你代拿好啦。”

文晴光嘻嘻笑道:“小弟不是不愿吃,不过是不吃‘酸’的!待我留下来给宗琮,白龙

二兄吃到是真的,相信他们对‘酸’味很有研究。”

颜雰一脚扫开地上葡萄呸声骂道:“小鬼,你想要挨打啦!”

文晴光长笑一声抢前就走道:“我找白龙兄帮忙去!”

颜雰娇嗔追骂道:“小鬼,你还不住口……”

文晴光边走边回头,见二女拼命在后迫来,暗道:“我就伯你们不卖力赶路,这下正合

孤意,”又故意激两句道:“白龙兄,宗琮兄快来救命,你们的……”

说着如飞奔驰!

纪霓,颜雰气得要死,尖声娇叱,拼命追赶,脸都羞红文晴光一路飞奔,转瞬之间,走

出数十余里,看看已到九连山脚下。

突然间从山腰发出一声沉喝道:“下面走的可是文晴光?”

文晴光忽倏闻声一呆,停步抬头,索巡之下一怔,暗道:“玉皇宫四大天王为何在

此?”

微沉冷笑道:“四残明知故问,想必有恃无恐,少爷在此等候下文。”

发话的是“东天王”史宾,独臂一挥,大步下山道:“文小子,我们四条左臂被玉女五

世伤残,今天要在你身上补偿。”

南天王魏黎,西天王武成,北天王萧炳同时排行而下,其势威威!每人右臂下垂,掌握

剑柄,形成群战姿态。

文晴光卓立以待,回首见二女已自赶到。

四天王排行近前,于三丈之距“刷”地四剑齐出,火速摆开阵势待战。

文晴光闻得背后步履之声,伸手一拦道:“霓姐雰姐请离开,我到要看看他们这四象剑

阵有多厉害。”

二女远远就看出这边情况,闻言稍一犹豫!……

纪霓沉吟道:“晴光,将这一阵让给我们罢,半年前他们八只手尚被你迫得大声呼援,

今日四条臂更不行了,除非昊苍皇藏在暗中。”

文晴光摇手退:“霓姐请迟开,四残废大概练有什么玄奥剑法,他们找的是我。”

南天王接言阴笑道:“你敢闻进来嘛?试试较鄱阳湖的滋味如何?”

文晴光拔出长剑,扬手一指冷笑道:“少爷今天再叫你们再少去一腿,才知道后悔已

晚,有什么拿得出的动手罢。”

东天王长剑一举,大叫:“右臂连环!’文晴光突觉劲风四起,前后左右尽是银光打

闪,随即剑起“扬波成涛”,排开左右两剑,扭身一招“拥涛击岸”,力拒双锋!……

“锵锵!”

四剑同时震开。

文晴光忽觉敌力甚沉,不由大喝一声,急抢先机。

四天王齐感文晴光内力大胜半年之前,不禁都起悚然之感!

南天王接叫:“上下交惩!”

同时横剑低扫,配合东天王厉攻下三路!

文晴光抢攻未逞,突觉敌剑有异,竟是四剑分上下齐到,知四天王确实大胜于前,剑阵

非常古怪,因之陡然大起雄心,迅即展开“狂风剑法”,一连旋出二十余剑,顷刻杀得风云

变色。

四天王见新练剑阵依然无功,而对手还是当日一套“狂风剑法”可以拒敌有余,齐感心

寒胆颤。

纪霓和颜雰看到四天王剑阵精奥无比,都觉心里一紧,但目睹文晴光那以一敌四的雄风

威势,确实佩服莫名!

颜雰轻声道:“霓姐,晴光武功竟有如此高强,难怪能轰动江湖!”

纪霓正答道:“他恐还不止于此,小鬼一身都是神秘!”

“那他为啥还不下手?”

颜雰有点不信,所以心起疑问。

纪霓看她一眼道:“你见过猫玩耗子没有?他是拿敌人试手脚哩!”

颜雰张口想驳……

突听文晴光大喝一声“撒手”!只见他左手忽然放射出一道奇强银光,直射得四天王转

头急避,但哪能来得及!

“锵锵!……”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起处,四把长剑被文晴光同时震飞出手!

文晴光冷笑道:“少爷本待各取一腿了事,岂知你们积恶难返,死缠不休,因之才使你

们盲目终身,滚罢,相信再无法替昊苍皇当走狗了。”

四天王面如死灰,八眼大睁,四顾冥冥,竟已变成目不视物的瞎子。

东天王惨然颤声问道:“小于,你是将我们的眼睛给废了?”

文晴光冷声答道:“只差没有挖出罢了,要想报仇,赶快再练以耳代目。”

四天王闻言,知视觉已然绝望,一齐低头嚎叫,其声凄厉。

东天王咬牙吼道:“文晴光,武林以耳代目之人不鲜,你等着瞧吧,刚才你用的是什么

暗青子?如怕报仇,不说也罢。”

文晴光纵声大笑道:“史宾,激将法你用错了人,少爷不听那一套,不过,我可以告诉

你们,保证绝非暗青子。要报仇嘛?哈哈,我等着你们。”

说完招手道:“霓姐,雰姐,我们走。”

二女相随其后,扬长上道,顷刻绕过九连山脚。

“晴光,你那手上发出的强烈银光,可是神鳌珠的作用?”

颜雰赶过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洞中玄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