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七 章 斩龙获珍

作者:秋梦痕

死海之神提步前行,叹口气道:“这叫作天意,她在上岸之时即遇着两个小女娃,得悉

她女儿为了乾坤大侠之子被害,而大杀中原武林报仇之事,当时即与本神离开了,否则在上

次探查阴风洞时就可将她陷入洞内,不过……噢,对了,屠善,我们快隐起来,浮沉岛主如

得知其女历久末出的消息时,一定会赶来查探,嘿嘿,相信她也难逃被困之危。”

屠善见他说完就往峰头飞纵,赶急跟上道:“主公,水晶官海底走廊是否与此洞还有关

系?”

死海之神哈哈笑答道:“这洞内最大限度只通五百里地道,连海边都到不了。”

屠善跟着登至峰顶,沉吟又问道:“普陀岩下那条如何?”

死海之神停住大笑道:“顶多能发现一块‘五代遗人’玉片而已,就是戴云山下龙潭泉

眼也不例外,刚才本神已完全想通了,所谓三条海底走廊,纯为前人设下的陷阱。”

屠善怔怔的道:“那……水晶宫如何去法?”

死海之神沉吟道:“屠善,我们快点赶往武骨屿,只有那条总道才是真正通往水晶宫之

路,只要在总道口找到开启之门便能到达。”

屠善似想通什么是的,倏然哈哈大笑不已……

死海之神一怔道:“你笑什么?”

屠善道:“阴风洞此行,主公未在暗中杀却一人,一方面做到不失信于浮沉岛主,免其

反面纠缠,另一方借洞内奇阵消灭一群中原武林,主公之谋妙极,怎不使属下乐得大笑。”

死海之神闻言得意的道:“屠善头脑大有进步,深慰本神之心,我们走罢。”

二人得意忘形,大声说笑,去后不久,从寒龙谷另一方向的石后伸出三个人头来。

稍沉,三人纵至阴风洞口,其一叹口气道:“刚才那两人的口气似作寻常,潇湘兄看出

什么苗头否?”

左立之人接道:“屠善之名似曾听过,莫不就是死海人物?……”

他话未说完,耳听山头有了动静,拾头望去,不觉哈哈大笑叫道:“那不是文晴光

嘛!”

接着又出现两个少女,其一闻声惊喜道:“晴光快看,下面是潇湘逸叟前辈在叫你。”

原来下面是潇湘逸叟、布衣处士和山右居士,上面出现的是文晴光、纪霓和颜氛。

文晴光飘飘落至谷底,飞奔上前道:“潇湘伯伯、布衣伯伯和山右伯伯好。”

布衣处士一把拉住道:“贤侄……”

他兴奋得说不下去了!

潇湘逸叟和山右居士同声慰问有加,哈哈大笑!

接着布衣处士咽声道:“贤侄,你一向藏在哪里?”

文晴光激动的答道:“小侄深藏戴云山龙潭之下……”

他将经过情形恭敬的向三个爱护他的人详细说了一遍又道:“刚才小侄和纪霓姐,颜氛

姐看到死海之神率领鲨鬼屠善由此过去,不知三位伯伯看到没有?”

三老闻言,齐感一震,山右居士骇然道:“那戴怪帽着紫袍的就是死海之神?”

文晴光点头道:“是的,不知他们入了阴风洞没有?”

布衣处士放下手接道:“贤侄同纪、颜两位姑娘如早来一步,一定能听出他们的谈

话。”

接着将死诲之神等谈话说出退:“贤侄,这阴风洞如此险恶,怎能将被困之人救出

呢?”

文晴光冷笑道:“老海鬼自以为得意杰作,我要他一个也害不成,不过,那些各派之人

我真不愿救他。”

沉吟叹口气道:“念在先父为人之旨,小侄只得仇将恩报了,三位伯伯请和两位姐姐在

外等着,如有人出来时,叫他们赶快离开,我不愿和他们在明处相见。”

三位老人点头答应,布衣处士道:“贤侄干万要小心,听说洞内是天然奇阵,最易迷

失。”

文晴光沉吟一会道:“凡是阵图部属人为,既说天然就不可能是阵势,老海鬼自己愚

笨,不明出路罢了,他若不笨,必将众人杀死洞内,然后将洞内要道毁去几段,纵有生存

的,待救也迟了。”

说完一摆手,闪身飘进洞内去而。

潇湘逸叟哈哈笑道:“二位,智慧高的到底不同,你们听他三言两语无一不是至理,这

种果断既高明又肯定,幸喜他不是死海之神!否则洞内之人全完了。”

山右居士正待说话,接见文晴光又如飞走出洞来!

布衣处士讶然问道:“贤侄何事不对?”

文晴光摇头道:“洞内没事,小侄刚听到死海之神已到武骨屿去了,必须有一人赶往普

陀通知浮沉岛主,请她速领往普陀探险之人先出海赴武骨屿,否则那批人定又朝这边走,如

此则误时误事。”

纪霓接道:“我和乔妹去好啦,晴光,你只管救人。”

文晴光点头道:“二位姐姐路上小心点。”

说完再向三老拱手道:“三位伯伯最好藏至暗处,谨防宇宙三狗前来。”

布衣处士摆手道:“贤侄只管去,外面不必担心。”

文晴光应声转身,再次进洞而去。

山有居士微笑道:“这孩子处处想得周到,我们这批老头子真正望尘莫及了,无怪他能

惊震江湖,就凭他这种智慧也可成名武林。”

潇湘逸叟大笑道:“二位,你们在外守着,我倒要追上去看他如何将群雄救出来。”

说着提劲闻进洞去。

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道银色白光闪闪不定,暗道:“对了,他有神鳌珠光发出照明,

这黑暗对他已失去神秘效用了。”

边想边追,提气轻身的紧蹑相随。

文晴光走不到三百丈远,倏着身后有异,付道:“三位老人定有一位跟踪进来了。”

猜想着暗笑一声,突将银光一收,忽倏隐住身形。

潇湘逸叟瞬觉银光不见,忖道:“前面有弯道了。”

他伯脱了梢,不由自主的提气就往前冲,突然一声轻笑传出接道:“潇湘伯伯,前面有

岔道别走错了!”

潇湘逸叟知上了当,不禁哈哈笑道:“贤侄,你连伯伯也搞起名堂来了,得了快出来,

老朽特来见识见识。”

文晴光走上去笑道:

“小侄不敢.伯伯来得正好,请帮小侄一个忙。”

他伸手射出银光又道:“伯伯请不要将眼睛对正小侄手心,银光最能伤目。”

潇湘逸叟道:“这个老朽听你说曾废了四天王的事,贤侄,你要我帮什么忙?”

文晴光笑道:“从石洞上方,每到一处有岔道之地,用手扳一根石笋下来,笋尖朝外,

逢人叫其顺笋尖所指示方面出洞,只要不是人为阵势,这方法一定有用,否则不行。”

潇湘逸叟大笑道:“真是,这样一个简单法子,里面之人为何想不出来呢?”

文晴光笑道:“已经深入洞内的人没有用了,必须从洞外开始才有效,重点全在洞外这

条单道,我们还要防止里面之人真有这个作法,如有必须将其扫除,否则定会搞乱路线。”

潇湘逸叟想通原理叹道:“智慧之差,实际上就是那么一点点,运用起来则大不相同,

所谓‘棋高一着’变化自有莫测神奇,这话一点不错。好,就是这么办。”

潇湘逸叟有文晴光在后射出神鳌珠银光照明,当先朝前开路,每逢岔道即照计扳下石笋

摆设导引指标.动作迅速,全无滞留。

文晴光在后倏见四洞当前,每洞各有角度不同,立即叫道:“潇湘伯伯,请暂时停止摆

设。”

潇湘逸叟停手道:“晴光,你到中间来看看,这里为五洞中央,竟形成一朵梅花,石笋

如何设法?”

文晴光一沉笑道:“设置并不困难,小侄在想这洞如此之整齐,似是真经过人工所为,

不过,这不是什么阵法。伯伯,你老先设根石笋于小侄面前再说,以防搞错方向,并且要在

这洞壁上用指力刻个小箭头。”

潇湘逸叟依言照做,且疑问道:“晴光,还刻暗记干啥?”

文晴光笑道:“以防万一,假设有魔头进来将石笋搬移或毁去时,这暗记他就无法发现

了。”

潇湘逸叟大奇道:“晴光你竞有这样细心!难怪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伯伯真佩服之

至。”

文晴光淡然一笑道:“小侄自小即遭苦难,呵说是不胜枚举,自知武功欠缺不足,只有

养成预防之心以应突变情况,江湖诡诈层出无穷,这点细心真还不够应付于万一。”

一沉又道:“伯伯,请多设一根于中央,笋尖单指这洞,以便出洞之人发现容易。”

潇湘逸叟依言做好问道:“我们从哪洞前进?”

文晴光走至中央,仔细观察一阵道:“走哪洞都可以。伯伯,我现在大致明白了,这阴

风洞只有‘进一出两个洞口,进口处定在北面,其距离据风的冷度估计,起码有数百里,而

且确定风经之处,必有数道阴泉,否则风吹不会有这般刺骨之寒,我们走的方位是向南而

行。’

潇沏逸叟闻言大异道:“晴光,你弄错了罢?既然你判断阴风起自北面,那不是从我们

背后吹来嘛“?”

文晴光微笑道:“不错,只是转过大圈子再从对面吹来罢了。”

潇湘逸叟越听越糊涂,只怔怔的望着他不动……

文晴光解释道:“伯伯,你老知道洞口外那寒龙谷是如何形成的?”

潇湘逸叟摇摇头道:“这怎么知道。”

文晴光微微一笑,手指石壁道:“这些石质坚硬无比,如不是火山中心,哪有这个现

象,证明这些石头纯系火成岩石,而寒龙谷必是后来有阴风洞产生而得名,数千年,甚至于

数万年前这寒龙谷只怕要称之为火龙谷才对,现在我们所立之洞,正是火山熔岩冲击而成。

既确定寒龙谷为火山口,无疑,这些暗洞必包围火口连结如蛛网中心。”

潇湘逸叟听他说得大有道理,欣然道:“晴光,判断很有道理,但你因何确定阴风是从

北方进口呢?”

文晴光向前举动脚步,见问答迫:“云雾山北有‘西江’,凡阴泉都是江底泉眼造成,

江风四季不息,而且强劲,阴风洞终年无日不吹,非江风无此现象,其进口必须高过出口,

因此证明并非海风造成。”

潇湘逸叟鼓掌赞道:“贤侄高明,高明,伯伯佩服极了。”

文晴光笑道:“伯伯过奖,这些浅见不知是否猜对哩。”

二人边行边说,逢中直进,一旦心有把握,速度自比他人不同,估计巳走了四五个时

辰。

突然,文晴光叫道:“伯伯请停,左侧有人发声。”

潇湘逸叟稍一定神,点头道:“音从壁上传来,可能有缝隙通至隔壁隧道。”

文晴光点头道:“他行的方向也是前进,我们赶快到前面岔道上相候,看是哪派人

物。”

潇湘逸叟提劲紧走,不出二丈,确又发现岔道当前,不禁暗道:“这孩子确实不凡,这

阴风洞好像是他造成的一样,一丝也脱不了他的判断。”

忖思之际,倏闻脚步临近,立即大声问道:“来人是谁?”

这时文晴光已收起珠光,洞内竞伸手不见五指,来人闻声骂道:“是哪个小子在大喊小

叫的,我老人家正觉有气无处泄,注意我揍你!”

潇湘逸叟闻言大怒,正待开口喝叱,倏被文晴光手肘一控制止!

文晴光似听出是谁的声音来,故意装出一个人的语音道:“谁敢在我屠善面前无理,过

来!”

对方闻言大叫道:“好家伙,你这鲨鬼可把我寻苦啦,嘿嘿,这下可溜不掉了吧,当然

要过来,我还怕你不成。

潇湘逸叟豁然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了,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对方一闻笑声,大骂道:“好家伙,你还好笑哩,原来是故意在找我的开心。”

文晴光伯他动手,立即哈哈笑叫道:“老头子,你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噫!这是怎么搞的,说话的不是文小子嘛?你……”

潇湘逸叟恭声道:“来的可是闪电前辈,后学潇湘子恭候请安了。”

“哈哈,潇湘子?噢,你不是改名潇湘逸叟啦,原来是你和文小子在一块,哎。刚才那

装屠善的定是文小子捣的鬼,小家伙装得真像。”

文晴光伸掌向上,发出珠光照明笑道:“老头子,这次可上了老海鬼的当了吧?他们快

到武骨屿啦。”

闪电公大惊道:“小子,快说是什么一回事?”

潇湘逸叟接着代说经过,拱手道:“前辈快请出洞。”

闪电公摇头道:“人员太多,一时不易找到.现有文小子这个安排那就不怕误事了,让

他一人继续摆石笋,你我二人要以最速行动乱闯,逢人即告以出洞方法,这样一传十,十传

百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潇湘逸叟点头道:“后学遵命。”

文晴光笑道:“老头子,最好还是边走边喊叫,这样就更容易得多。”

闪电公已走出十余丈,闻言大笑道“这不是变成老疯癫啦!”

潇湘逸叟开了口,闪电公可就更叫得其声悠悠,劲传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斩龙获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