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

第 八 章 海底猎奇

作者:秋梦痕

蔺露琼格格笑道:“我顾此失彼啦,哟,三方面都增加了人。吓,大批船出动了,海盗

要采老战术群攻了。”

文晴光向船家叫道:“快将船开上去!”

船家一见两个青年拿这种场合似投放在眼里般,心里也就有数,知这两人来头不小,因

之胆也大了,高应一声,奋力摇船前进。这时喊声大起,三面全部出动。

蔺露琼惊叫道:“不好,中原船只被盗船撞破好几条了!”

文晴光见她说着就往袋里摸,伸手一拦道:“琼儿,现在别参加,时间未到。你在摸金

鱼神剑啦?”

蔺露琼娇笑道:“猜错啦,我要放朱儿出来了,叫它飞到空中看热闹啊,它一定很高

兴。”

文晴光见她那股顽皮劲儿,不禁大笑道:“原来你将它装在袋里,我还以为它去找食物

去啦。”

蔺露琼一面放出赤朱灵一面轻笑道:“我在进赤溪城时就将它收起了,朱儿真乖;连动

都不动。”赤朱灵飞至天空,绕了—圈又飞下来,依然落至荫露琼肩头。

蔺露琼大讶道:“朱儿为啥不看啊!”

文晴光笑道:“我没有遇危险它才不注意这些。”

蔺露琼惊异的注视赤朱灵一眼,道:“我又没有打架呀,朱儿,看热闹啊!”

赤朱灵摇摇小脑袋,似不感兴趣!

“格格!”

蔺露琼见它那股老气横秋的样子,看见就好笑。

文晴光叫道:“琼儿,有两条船过来了。”

蔺露琼头也不回道:“来找死啦。”

来船一人惊叫道:“这里有个花姑娘。”

蔺露琼一听不顺耳,回头一挥手!

一道金光,随着惨叫之声绕飞而回,简直是快得无以复加。

这一下连文晴光也吓了一跳,暗道:“金鱼神剑还可零星使用,那真太神了。”

盗船人见同伴被金光穿心而死。四五十余丈的距离,蔺露琼一跃之下,迎头扑上盗船。

群盗一见,惊惧莫名,发声大喊,“噗通你通”,不战就往水里跳。

蔺露琼娇叱一声:“哪里走!”

只见她金光顺手挥出十二道.一串金鱼顷刻活跃于水面水里,时出时没,简直成了活

的。

霎那之间,海水泛起一退红潮!

文晴光怕她杀孽过重,立即叫道:“琼儿,他们怕了就算啦,快回来。”

叫声入耳,蔺露琼怒气全消,急急收回金鱼道:“来啦来啦。”

就在这顷刻之间,盗船又冲来四条。

文晴光忖道:“这些海盗真不伯死。”

蔺露琼飞回船上道:“晴哥哥,不杀是不行的,海盗太多啦。你看,他们准备要撞我们

的船了。”

文晴光微笑道:“要杀杀盗首,擒贼先擒王。琼儿,我们船小,转动灵活,叫船家绕向

闯进战斗圈去。”

蔺露琼一想也对,立即下令。

船家越看越奇,知道这两少年的本领大得惊人,他跟着也心雄肥壮,不待交代,早就采

取行动。

船行甚速,顷刻脱离追船。

突听一声猛喝传来.文晴光笑道:“琼儿,崆峒天宝道长和尼赤莽打上了。啊,贝叶大

师也和金射城碰硬的啦。”

蔺露琼娇笑道:“那里有个老道被围住了,他是谁!”

文晴光随其手指望去,笑道:“那是青城派掌门人云岌道长。啊,老道碰上四个高手

了,他很危险!”

蔺露琼一噘嘴道:“活该,谁叫他过去欺侮你,我们不要管。”

文晴光闻言叹口气道:“琼儿、为人处世要是非分明,他对我是一回事,而今对海盗又

是另外一回事,要报仇不能假手于人,何况他现在危在一发,我们不能眼看不救,快,我个

愿亲自动手蒙施惠之名,你去将他救下来。”

蔺露琼对他的意思全不考虑,应声紧急跃起,在间隙的海船上,如海燕翱翔,飘飘起

落,顷刻达,叱喝“声:“老道退开。”

落势未停,抖手一串金光,“锵锵锵”!挡开三敌兵器,左足一蹬,“呼啦”踢飞一

人。

云岌道长闻声知有援手,看还未清,在金光一现之下,顷睹四敌披靡,不觉惊心呆立当

场,留神注视,触目竟是一个少女!

蔺露琼以雷雷万钧之势,一招得手,接着神剑一转,倒翻又上。

四贼被吓得尖声大叫,连敌人都未曾看清,又觉金光飞到,这威势哪还敢反抗,两贼稍

迟跳海,而双腿已被齐膝斩去。

蔺露琼收剑比敌人惨叫声还快,回头望了老道一眼,鄙视的反身飞走。

云岌道长见她面容有异,心中震动一下忖道:“这少女武功高深莫测,用的不知是什么

兵器?竞有那样神妙,既援救我为何又鄙视呢?啊!她回到那丑少年身边去了。

这是个谜,是青城掌门永远难猜的谜。

他搞不清其中道理之际,倏听得一人大叫道:“云岌道长,快去增援贝叶大师,这边由

在下动手。”

云发道长阎声回顾,高声退:“乌帮主也来了,恕贫道疏于招呼。”

“哈哈!道长哪里话,我们各自雇船出海,人数众多,哪能顾及这些俗礼。道长请快,

大家将海盗赶走好前进。”

云岌道长见他已接下数盗战斗,不便多言,长身就往贝叶大师船上扑去。

海盗人众,中原高手都是以一敌十,不时还遭遇暗袭偷击,各帮派带来高手,人人都感

非常吃力。

黄河帮主乌风,顷刻之间就被十余海盗围住,

突然一人大叫道:“乌兄快发毒鱼刺,还硬拼什么。”

乌风闻言,即知是谁,立答道:“阳帮主来何太迟,这批海贼不简单,人人都披有内

甲,毒鱼刺收利甚微。”

来人是长江帮主阳盛,哈哈道:“小弟雇船略迟半时,不料乌兄等在此遇上海盗。”

他说着纵过来就干。

战况非常激烈,海盗勇不可当。

文晴光见时间耽搁太久,不由心生一计,叫道:“琼儿,我想到一个既不显露身份,而

又能逐走海盗之计了。”

蔺露琼讶异道:“快说嘛,是什么计策?”

文晴光微笑道:“本来我可冲进盗群乱射银光,但这样太残忍了点,上天也有好生之

德,这些人不一定个个应遭瞎目之罪,搞不好还要伤害中原武林……”

蔺露琼噘嘴道:“哪管他。”

文晴光摇头道:“琼儿,这样不是我愿做的事,你以后一定要本照我的为人。中原武

林,部分人是该杀,但多数只能出出气就够了,他们未有伤残或杀却之过。”

“格格,慈悲哥哥,我说着玩的呀,这主张其实我最同意!快说计策罢。”

文晴光满意的笑道:“我们将船开得远远的,这回要派赤朱灵出阵了。”

蔺露琼见船家灵巧已极,闻言就移动船身,笑笑道:“朱儿不是说……”

文晴光笑岔道:“我虽未遇险,但能下命令,知道嘛?”

蔺露琼娇笑道:“噗,原来刚才它未得命令不去啊,朱儿真乖!”

文晴光待船离开后,将手一挥。

赤朱灵似早知意,随他手势冲空飞起。

文晴光仰首叫道:“朱儿,控制毒素,专取海贼一目,勿伤他人。”

令下达.赤朱灵精神陡振,呜声似万铃齐摇,顷刻贯入每个人的耳中。

委那之间,海盗被袭的相继不断,痛呼厉嚎声,接二连三的大起,敌对双方不知出了什

么大祸,无不胆颤心惊。

这是顷刻间的发展,稍久,中原武林看出整个形势不对;人人都见盗目流血,个个负伤

乱迷。

首先是贝叶大师看出情况的真实,暗忖道:“小红鸟!小红鸟!这是狂风剑客在暗中相

助来了。唉,他能不记仇,顾全大义,老衲惭愧极了。”

一沉之下,立即宏的大声喝道:“中原武林注意,狂风剑客文大侠助阵了,那是红鸟赤

朱灵,大家追击。”

他有感于衷,不自禁的喊出文大侠二字,似觉心头稍感舒泰一点。

中原武林闻声又喜又愧,齐发一声喊,拼命冲击,刀光剑影,被日光海水照映,真如银

蛇飞舞,耀眼难睁。

海盗虽众,但哪能明暗皆防,一时不到,溃势如潮,纷纷窜躲,章法大乱。

中原武林藉势追杀,声威大盛,海盗死伤过半,各自夺船图逃。

正当此际,蔺露琼倏然发现有两条大船已远逃数里之外,不内惊叫道:“晴哥哥,那两

船逃得最快,一定是盗首见机不妙,事先撤离。”

文咱光一沉急道:“不能让盗魁逃脱,我们快追。”

接着长啸一声,紧急召回赤米灵,沉声道:“船家,这是三十两银子,作为这次酬劳,

另加三片金叶子,请将此船售给我追贼,你们就摇条大贼船回家罢。”

船家见有紧急事情当前,叩头道:“谢少爷小姐赏赐,小的遵命。”

文晴光见他们收下金银游水离开后,叫道:“琼儿拉帆。”

自己一手掌舵,一手操纵总帆绳,立即追踪。

蔺露琼扎紧帆绳,纵至舵旁道:“晴哥哥,我来推船。”

文晴光闻言叫道:“妙!你的掌力内劲较我强,琼儿,交互用单掌推水。”

蔺露琼依言一掌推出,顿时海浪大起,一个个巨涛朝船尾来路扑出,船身顷刻加速向前

飞驶。

约三个时辰,前船在望,回顾一眼,不知何时已失去中原武林的影子。

露琼估计一下航程,叫道:“晴哥哥,我们行驶快百九里啦,那贼船可能是特制的,否

则哪有这样快。”

文晴光同意她的判断,微笑点点头。

阳光高照,万里无云,海鸥数点,翩翩轻舞于碧波之上。

这青天碧海,一叶扁舟,顿使丽人傍依,双双浮搓于渺茫大海之中的文晴光神思遥遥,

意境飘飘,大有此生不复他求之概!连追贼的企图都给忘到九霄云外了。

因是顷刻引起他雅兴勃勃,信口念出“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慾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

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

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最后两句,他加重内劲,更显得其声悠悠,音被海上。

蔺露琼见他神情奋发,面透红霞,只看得痴痴入迷,她忘了推掌摧舟!不自禁的紧依仰

头,摸出万年珊瑚箫,竟吹和伴奏起来。

文晴光有她伴吹,亦曲亦歌,接连不断,忘却时过几许。

突然一声吓极惊叫,顿将喝和震停!

蔺露琼收箫惊呼道:“晴哥哥,你看!”

文晴光举目前方,只见天色突变,灰沉沉,黑暗暗,海涛蹈天大起,前逃两盗船竞随海

涛滚滚推来。

一沉道:“海上起飓风了,琼儿勿惊,这个对我全无凶险可言.赶快整理身藏之物,收

好赤朱灵,准备入海,可惜我身不沾水,一落必至海底,你要紧紧抓住我。”

蔺露琼闻言始安,一把抓住腰带道:“晴哥哥,下去不知方向怎样?”

文晴光每到紧急关头,立即显出沉静果断,接道:“那是后事,此时想也无用,啊。两

盗船被海涛打沉了,琼儿注意,风涛到了……。”

他说完伸手抓住蔺露琼,“刷”的就往海里纵去!

全无半点声息,沉沉沉……

蔺露琼只感如落万丈陷阱,起初耳旁只闻嗤嗤之声,继之则闻隐隐之雷鸣,之后,万般

沉寂,犹于在顷刻之间脱离了扰攘人世。

文晴光似有特殊感觉,叫道:“琼儿快提气,海底到了。”

蔺露琼闻声提气,瞬息脚踏实地。

二人稍停一会,蔺露琼惊道:“糟啦!我们到了黑暗地狱了,这怎么办?”

文晴光大笑道:“只要我发出通身银光,只伯你又说到了天堂啦。”

蔺露琼娇笑道:“我还是看不到呀。你发银光,我只好闭眼啰?”

文晴光轻笑一声问道:“你在寒龙谷受毒时吃了些什么才好的?你这时不惟不怕银光射

目,相反在海底较陆地看得最远最明了,我在当时之所以喂你那么多血是早有预算啦。”

蔺露琼激动的抱住他一阵乱吻!

文晴光亲亲她道:“琼儿,现在注意看海底奇景,我发银光了。”

说着从他半身射出一蓬银白光芒,顷刻将海底照得强胜白昼,一切海底动植物丝毫必露

的映入眼帘。

蔺露琼惊奇的大睁双目,左顾右盼,应接不暇,叹口气道:“晴哥哥,这真是神仙世

界,一切出乎想象之外。你这银光似有两种作用,看,四周的动物游来游去都不怕嘛!?”

文晴光初睹海底奇景,也觉稀罕之极,见问笑道:“在戴云山之前,我自己也不懂运

用,现在才知如用内劲射出则万物皆惧,如自然放射只能供照明之用,稍有警兆,银光即起

簸动。”

蔺露琼高兴极了,指指点点道:“海里动植物我认得多极了,惟今所见却有很多不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海底猎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水晶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