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1章 黑色的太阳

作者:秋梦痕

  在宜昌府的北门外,直通南津关的大路上,有一个头戴凉帽,身穿黑色衣裤的年轻

人立于一株路旁大树下,凉帽的前缘压得很低,同时脖子上还系了一条大黑巾,连下额

都不容易看到。

  年轻人身边立着一匹乌黑的健马,鞍上挂着一只长皮袋,但不知袋中装的是什么,

因为皮袋狭长,大概不是被毯或衣物。

  二月天的中午时分,太阳晒得树叶和草地几乎冒出火来,但那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乘

凉,因为他不时向宜昌那端路上望个不停,而且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无疑他是在等待什

么人物。

  大概天气热的关系,路上的行人愈来愈少,相信都在找地方乘凉去了。

  忽然间,那年轻人举手一拍他的同伴轻轻地道:“阿黑,他终于来了,我猜得不错,

他得手后必从这儿入。”

  他缓缓地骑上黑马,两脚一夹马腹之余,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抬手拉上脖下的黑巾,

又轻声向黑马道:“阿黑,到前面山脚下等他。”

  在南来的路上,这时疾驰着一骑人马,马上坐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壮年大汉,粗眉巨

目,形态威猛,身体魁梧,肩头斜背着一把青钢长剑,丝穗飘扬,来势如风,显然是位

江湖豪强。

  这人面上露出一股得意之色,高扬皮鞭,啪啪啪,策得那匹并不出众的座骑满口白

沫,拼命向前挣扎。他刚刚驰到林前,突见山脚下闪出一个清一色黑衣的人物,不由猛

地一怔、急急勒缰,竟将那匹普通座骑拉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老兄,因何拦路?”

  大汉在马背上一蹬,全身落在马前面四五丈,这一手不惟显示出骑术高明,同时也

显露一手轻功给对方看,存心让黑衣人看点颜色。

  其实他白费劲,那黑衣人居然视如无睹,依然屹立如山,口中竟还哈哈笑道:“牛

强,你心里应该有数,前天晚上那笔买卖你能瞒得了别人,却不能瞒我。陈大户五姨太

房中的七百两黄金你都拿到手了,官府追查虽紧,然而无法查出是你,你的神通虽大,

但又无法大过我。献上来,我不要你的命,那是因你未杀人,否则被我堵住的从来没有

几人活着回去。”

  大汉猛地拔出背上长剑,吼声道:“你是谁,竟敢黑吃黑到我牛大爷的头上来?”

  黑友人陡地冷笑道:“你敢放肆!小心你的狗命!”他似有意亮出他那只右手掌心,

只见他掌心突然出现一团圆圆的,乌金似的黑印,那黑印竞逼射出刺目的芒尾:大汉一

见,圣时面如死灰,身不自主,连连后退,同时抖个不停!

  黑衣人一见冷声道:“站住,不要动,我说过不杀你!”

  大汉应声立定,怯生生地将剑归鞘,颤声道:“大侠,我愿献上那七百两黄金!”

  黑衣人点头道:“拿过来!”

  大汉急忙转身,立刻从马鞍上取下一只皮袋,恭恭敬敬地送到黑衣人跟前。

  黑衣人点都不点.他似料定大汉不敢作弊,顺手掏出一锭银子,约有二十两,掷给

大汉道:“那晚你辛苦一夜,同时又躲藏了两天,我知道你身上的钱都输光了,拿去罢,

你仍可豪赌一场!”

  大汉接过银子,连问都不敢问,急急转身,骑着他那匹喘息刚停的鳖脚马,垂头丧

气,又循原路回去了。

  黑衣人不慌不忙,目送大汉去后,神手将黑巾拉下,俯身提起皮袋,抖动两下,似

在估计份量,回到林中去了。

  在宜昌的小西门里有座古老的汉寿亭侯庙,庙前挤满了人群,那是一块跑江湖的天

下,同时也是摊贩们的封疆,甚至还是一些白吃白喝大爷们的温床。这时正是日薄吨峨,

夕阳斜照之时,忽然一个高大的汉子迫着两个瘦小的青皮(无赖)大声喝比。

  说也凑巧,那大汉竟是在大路林前被黑衣人吃掉七百两金子的牛强,只见他睡眼半

睁,无精打采,显然是刚从什么地方睡一觉起来之态。两个青皮闻声立住,一见是他,

其中一个啊声道:“牛大爷!是你老,请问有何差遣?”

  牛强行近大声骂道:“他妈的,老子喊破喉咙才将你妈的小狗叫住!差遣?别他妈

的咬文嚼字了,我问你,他妈的三狗子,你到哪里去了?”

  三狗子得意至极,裂开尖嘴笑道:“一个公子模样的人物,他叫我送了一封信给府

衙门的张师爷,差费可不少,竟给了我五两银子。”

  牛强闻言一样,打岔道:“那公子是什么样的面貌?”

  三狗子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他穿着华丽,而且一出手就是五两银子,我既不敢

看他,同时也被五两银子把我的目光吸住了,牛大爷,我竟想不起他是什么相貌哩!”

  牛强大喝道:“他妈的,真没出息,看都不敢看人家,他妈的还在道上混个什么

劲!”

  三狗子被骂得缩了头,他忽然正色道:“牛大爷,陈大户家被盗的事情我可有底

啦……”

  牛强悚然一震,急急道:“他妈的别胡说!”

  三狗子道:“是真的,那人大概忘了封函之故,信纸被我偷看丁!不料内容竞与陈

大户家里被盗有关呀!”

  牛强更惊,伸手将他抓住,目露杀机,低吼道:“信内说什么?”

  三狗子道:“我记得很清楚,等会我照原信写出给你看。”

  牛强顺手一摔,扑的将三狗子摔了个四脚朝天,骂道:“他妈的,你存心出老于的

洋相,明知我大爷对那些玩意摸不到边,还硬要写给我看,他妈的,还不快点将重要的

说给大爷听听。”

  三狗子被摔得歪嘴裂牙,一看牛强又要动手,吓得边爬边退,摇手道:“大爷,你

不能再来了,我这几根骨头都要断了!”

  他急急站起来接着道:“大爷,信内说强盗已被杀死在鬼屋后面山上,七百两黄金

照什么规矩扣下八成,其余二成已送转陈大户。”

  牛强暗暗吁口气,忖道:“他强夺我七百两黄金倒还存了良心,但不知他拿什么人

给我替死!看来这案子是不会追查到我头上了……”

  三狗子见他沉吟不语,轻轻地问道:“大爷,夺走强盗黄金的人是谁?你老是道上

打得响的大人物,相信一听就有个剧l?”

  牛强大骂道:“他妈的别瞎捧,我怎么知道?”

  三狗子道:“他的信后划了一个大黑巴巴,据我三狗子猜想,那一定是什么记号!”

  牛强横眼骂道:“三狗子,你如果想坐牢,那就把这件事拿到外面逢人就讲,否则

你就闭着‘鸟’嘴勿出声。”

  三狗子点头道:“这档事儿我装作不知道,不过大爷,我猜府衙里仍旧要追啊!”

  牛强道:“似这样的信,全国各府二十余县差不多都接过,除非那地方没有发生事

情,你要知道,信上那个划黑巴巴的人不难黑白两道,谁见了就得失魂落魄.全身发抖。

尤其是官衙,见信就算销案啦、顶多派出个把步快去看看尸体了事。”

  三狗子知道他不敢说出划黑巴巴的是什么人,岔开话题问道:“大爷,你叫我有什

么事?”

  牛强从身上拘了一把青钱给他迈:“我从中午睡觉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你去帮我

买只鸡蒸着,我到赌场去去就来。”

  三狗子道:“对了,牟老板似在派人寻你。”

  牛强闻言,急急向城外奔去,自言道:“难道他在怀疑我?”

  当他走近西门外江边时.忽有一群税混儿涌了上来,大笑大叫,这个喊牛大爷,那

个叫牛大哥,闹成一片。牛强本来是垂头丧气,但自知案子不会再追之后,这时倒是异

常安心了,他也跟着闹开厂。这一样不下二十几个,看来没有一个是上流人物,他们不

是谈赌,就是谈嫖,出言极尽粗鲁之能事,推推拉拉的向一条僻巷走去。

  那条巷子里脏得要命,臭气熏人,近似一条垃圾沟。巷子虽僻.但喧嚣之气却比大

街尤甚.里面可就没有一家像样的店面。举目看去、只见什么摊贩、小吃、私娼,烟馆、

赌场等等应有尽有。牛强这一批人走进一座黑色大门,里面烟雾织绕,闹声炸耳,竟是

一家大赌窟。方桌、长台上,人头攒动。

  牛强一直走向柜台,掌柜的是个五十多岁的人、戴一副玳瑁眼镜,下颌留有一小撮

胡子、他看到牛强走近时。哈哈笑道:“大爷,莫非要拿锭子换筹码?”

  牛强摇头道:“今天不赌,老板在哪里?”

  掌柜的道:“在楼上吸大烟!”

  牛强点点头。扭身就朝后面走去。

  上了楼、里面的房间不少,牛强直奔最后一问大房门、推门而入,大声道:“老板,

你找我?”

  房中布置非常豪华,图书,字画,摆设,无一不是名贵东西,所遗憾的是靠里面有

张吸大烟的床,床上都是锦被罗帐,但那股朦肪的烟雾却扫尽一切风雅。这时在床上躺

着两个人,一个是年近花甲,满面红光的老者,谁都不会相信他是吸大烟的人物,也许

他有某种非常的内在因素,否则心枯瘦如柴。在老人的对面、居然躺着一个花容月貌的

少妇,这时正在有说有笑地替老人烧烟泡。老人一见牛强走人、显得非常高兴,缓缓地

坐起道:“老弟,你没走?”

  牛强先向那少妇问好道:“大嫂,你好!”

  在少妇娇笑点头之余,牛强又向老者道:“大哥j你怎加道我要入川?”

  老者哈哈笑迫:‘老弟,别人不说我消息灵通我不怪.难道你也不承认,你今天连

中饭都没吃就租了一匹马出小西门,而且是朝着南津关的大道上走,那不是要急急人川

去吗?”

  牛强点头道:“大哥消息真灵通,不过我在路上会到一个朋友又回来了。”

  老者正色道:“你人川是不是要找油水?”

  牛强一怔,心中有点不安,忙道:“大哥,你知道我在这个月里输光,人川正是为

了找赔本,好在我会着个好朋友,他不要我开口,见面就绪了我二十两,诺,这不是!”

  他在身上摸出黑衣人给他的银子!向老者晃了一晃又收了回去。

  老者叹声道:“老弟,区区几十两,你为何不向老哥哥我拿呢?竞害得我空急一

场。”

  牛强苦笑道:“在大哥这里赌,输了又向大哥要,那成什么话,不过我得问大哥,

你到底急什么?难道有人要找我牛强的过节?”

  老者躺下吸完少妇打好的一口烟,又撑起来道:“陈大户家里那件案你是知道的,

今天已有生面孔到我赌场里来查问,凡在江湖上有点字号的人物,差不多都被问到了,

这档事,我可真怀疑是你干的,不过现在没事了,案子总算有了个结果。”

  牛强装着朗笑道:“大哥,假如是我牛强干的,那还能瞒得着你。”

  老者拿起一把细瓷茶壶喝了一口,点头道:“告不告诉我大哥倒是小事,我只希望

你不要在我的码头上出事情,说真的,现在江湖上出来了一批比老辈还辣手的货色,动

不动就是黑吃黑,甚至要财带要命,因之连大哥我都噤若寒蝉,近日听说京里也出了几

件大事,以致连宫里的皇家大剑客也出动不少,大哥我真替一些要好的朋友担心。”

  牛强道:“大哥,我听说劫陈大户的点子被杀在鬼屋后面山上?”

  老者点头道:“我派人去看过!”

  牛强急问道:“大哥怎么知道的?”

  老者道:“是府里甲头儿来说的,老弟,你猜那鬼屋后面死的是谁?”

  牛强摇头道:“还是大哥说罢。”

  老者叹声道:“说出来你会吓一跳,老弟,他就是关外‘饿虎剑’曾荷生!”

  牛强闻言涑然道:“是那个狠毒无比的采花贼!我曾在十招之内败在他手中!”

  老者道:“这家伙幸好一到就去作案,假如先到我这里来就糟了!”

  牛强装作不知道:“这是谁将他收拾的呢?”

  老者陡然跳到床下,来回艘了几转才沉声道:“杀他的人差人送了一封信给府衙,

声明劫金扣下八成,然在信后画了一个黑色太阳”

  牛强虽然早已知道,但此际仍旧闻言变色!

  老者不待他接话,接着吁口气道:“黑色太阳现在照到我们宜昌来了!只怕近百里

内的江湖朋友只好睡大觉了,谁都不敢动啦j”

  说完,他拉着牛强向楼下走去。

  不料就在他们下完楼梯之际,突闻一个宏亮声音吼道:“大家下,通通向单上下,

我买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黑色的太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