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0章 飞龙宝剑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沉吟一会.忙向胡大汉道:“你要不要救卓姑娘?”

  胡大汉道:“卓姑娘对我犹如姐弟一般,她处处照顾我,教导我,我就是因她才退

出金莲教的,你如能施法术救她出来,今后我就跟著你!”

  沙士密点头道:“好,我们立即去探金莲洞,保证将她救出来!”

  胡大汉认为他法力无边,深信不疑,于是领先带路。

  沙士密追在他背后问道:“大个子,金莲教内近来是否新进了一大批新人物?”

  胡大汉道:“是的,除了哈鲁金、库特斯两个旧的护法之外,新增了三个副教主和

五个护法、一个总执法,现在连我的总护法也换了。”

  沙士密道:“他们是哪里入,姓名你知道吗?”

  胡大汉道:“我恰好在一次大会时退出的,那时也就是这批人的欢迎大会,可惜我

还不知道,不过我听两个堂主在私下里谈论,新到的三个副教主功力很高!”

  沉吟一会又接道:“是了,有一个我似在海上会过,而打了一场,确实是个敌手!”

  沙沉天道:“他和你打成平手?”

  胡大汉点头道:“他施的是‘震天掌’,功力深厚,我们打了半天,结果双方的船

都打破了才分手!这家伙是由南海来的!”

  沙沉天郑重向沙士密道:“这样说,金莲教的势力反而雄厚了!”

  沙士密道:“只要她不倾巢而出,我们就不必怕,今后尽量避免硬挤!”

  时间深夜,山区里死气沉沉。

  沙沉天忽觉沙士密似在侧耳留心,问道:“哥哥听到什么动静?”

  沙士密笑道:“那批皇家剑客竟到了我们前面!”

  沙沉天道:“那就怪了,难道他们也要会金莲圣母?”

  沙士密道:“皇库的碧玉如意落在金莲圣母手中的消息,这批吃宫庭饭的哪有打听

不出的,不过他们此去决不拿出官家的牌子来。”

  沙沉天道:“你说他们去讨取!”

  沙士密道:“这批人在清帝面前当然说来捉拿盗犯,但了金莲圣母的面就以‘求讨’

二字了,给不给那要看金莲圣母的态度了。”

  胡大汉摇头插嘴道:“金莲圣母绝对不会给,她如今正练什么,九如功’,九柄如

意缺一不可。”

  沙士密噫声道:“她在练什么九如功你怎么知道的?”

  胡大汉道:“当我未退出之前,她对我非常信任,因此曾派我在金莲洞护法练功!”

  沙沉天道:“她自己也在金莲洞?”

  胡大汉道:“金莲洞分前中后三洞.后洞除了金莲圣母和一个神秘男子之外,谁都

禁止人内,中洞是会议之所,可以容纳全教上下集会,中洞还有左右副洞,一为囚重要

犯人之处,卓执法就是关在那里;一为教中藏宝之处,教中财富都在那里!前洞有石室

数间,教中高手香主以上都住在前洞。”

  沙士密闻言一震,暗惊救人不易、问道:“该洞只有正面可通嘛?”

  胡大汉道:“金莲洞听说有几条秘道;但我不知道,也没走过,后洞的秘道更神秘.

有说通小五台峰顶、也有人说根本不在小五台山内,总之那只有金莲圣母知道,恐怕连

教主也被瞒著。”

  沙士密眉头一皱.又问道:“救人只有正面可进啦?”

  “你有法术大概能办到,凭武功恐怕入不了前洞。”

  沙士密闻言又愁又好笑.但又不能向他解释,否则他恐怕连带路都是不敢了,只得

传音给沙沉天迈。看情形不经过一场苦战无法进洞了。”

  沙沉天道:“假使进不去,我们干脆拜山,要动手就由里面动手!”

  沙士密道:“这倒是个办法,但我们绝口不提关于救人之事,否则卓姑娘就非常危

险,同时也不可提及局里的事阿!”

  沙沉天道:“那我们以什么名义拜山呢?”

  胡大汉不知他们在传音说话,他一心带路前进。

  这时已翻上一座峰头,抬头可以看到小五台主峰已不汰远,沙士密忽然阻住胡大汉

下峰,面色一整,侧顾沙沉天道:“你有什么感觉?”

  沙沉天道:“侧面送来一阵花香!”

  沙士密道:“这不是花香,我们有个花花公子在暗地监视了,这位兄台也许一天到

晚在裙带边缘鬼混成习,身上竟洒满了香水!”

  沙沉天闻言一震,暗惊道:“那这人的功力高深莫测了2”

  沙士密闻言后哈哈笑道:“他可能是个阴阳货!”

  沙沉天这一激,突从侧面林中闪出一个阴笑道:“你们前来小五台有何企图?”

  沙士密一见,冷声道:“这与阁下毫无关系,我倒是请问你暗盯在下又有何企图?”

  那人在月下是幪著面的,个子高大,衣著与一般人不同,花花绿绿,式样特殊,简

宜不似中原人的打扮,他忽然欺进数步喝道:“这胡大汉乃本教逃亡之徒,你们显然与

他有勾结之嫌!”

  胡大汉突然大叫道:“他是金莲教里那个神秘家伙!”

  沙沉天一步挡在沙士密身前道:“这就无须多费口舌胡大汉执意认为沙士密有法术,

他竟心雄胆壮,反抢到沙沉天前面大吼道:“打硬的由我来!”

  他虽不笨,然动作却不斯文,说话中猛地一拳攻击,强劲的拳风发出刺耳锐啸。

  那幪面人竟视如无睹,讵料拳劲竞没有打动他分毫,沙沉天一见,立即喝住胡大汉

道:“大个子退开,他练成了分劲功!”

  胡大汉又撞上一个不怕他拳劲之入,这时已面色大变,吼声道:“他也会法术!”

  沙沉天一把将他拉开,面对幪面人冷笑道:“我现在知道你是扎克图‘狼王’了,

也就是金莲教的真正背后人物!”

  幪面人闻言显然一震,阴声道:“知道又怎样?”

  沙沉天道:“想与阁下拼五百招剑术,久闻阁下已练成‘三音神剑法’撤视武林,

自称天下无敌!”

  幪面人更加惊讶似的冷笑道:“你是‘日月神君’之徒!”

  沙沉天冷笑道:“令师‘白熊王’大概尚在世,否则不会问起家师,不过他们的账

由他们老前辈去算,你我之间,只是新账罢了!”

  幪面人沉声喝道:“家师手下八十二狼已被你杀了大半,今天我要你的命!”

  沙沉天朗声道:“那就是你我二人谁先躺下了!”

  沙士密静静地听著,这时走向胡大汉道:“大个子,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到右面那

石岩去!”

  胡大汉道:“那儿太远!”

  沙士密道:“这人还有个帮手由那岩后上山了,你去找好好干一场,也许你逢到真

的对手了!”

  胡大汉闻言一扭身,吼叫道:“原来又有人到了,好!”

  幪面人既已知道了沙沉天的来历,他知今晚确实遇到不可轻视的敌手,因此他缓缓

地拔下背后宝剑。

  沙沉天更不怠慢,剑一出鞘,立采攻势,大喝挥出!

  二人一接触毫不客气,出手就是挤命打法,沙士密在监视,无形中给沙沉天心理上

莫大的鼓励。

  胡大汉突然大吼一声,他真的发觉人到了!扑下去照来人就是一拳。

  那人几乎措手不及,慌忙应敌,连避数招才稳住脚步。

  胡大汉这时已看出来人面目,吼声道:“原来你是新到第一副教主!”

  那人似知他的神力,也不开口,招式奇绝,拚命抢到峰头,然而他却无法占住上风,

好不容易仅打成平手。

  沙沉天与那幪面人已打到最激烈之境,沙士密看沙沉天竟然不是那幪面人的对手,

功欠一筹,势居下风!知道是火候不到的关系。

  由深夜到天亮,峰头上的砂石林木都被强大的劲风扫了,在朝阳下的四人依然滚滚

不停地在火挤著。

  沙士密因沙沉天仍旧未露败像的关系,他还是袖手旁观。

  当此之际,峰下突然又有了动静,两条人影竞如风驰电掣般扑上,沙士密知道又来

了高手,立即闪身挡住。

  来人是两个老者,当然仍是金莲教的,其一抬头发现沙士密,立即停住喝道:“你

是什么人?”

  沙士密笑道:“是你的敌人!”

  那老者大怒,陡然一掌推出道:“滚开!”

  沙士密仍运分劲功仁立不动,但觉得那老者内功非常强劲“另一老者突然大叫道:

“分劲功!”

  第一位老者一掌白推,立即拔剑喝道:“小子,原来你竟是个高手!”

  沙士密朗声笑道:“你一个人想通过我面前绝对不能,后面那个不妨一齐上来试

试。”

  胡大汉听到声音,他虽遇强敌,但仍有余裕,回头一看,忽然大叫道:“沙大哥当

心,那两个老家伙是新来的第二和第三副教主。”

  沙士密哈哈笑道:“大个子,别疏忽对敌,我已看出他来的来历了。”

  那老人一见沙士密仍未拔剑,便乘他说话的机会,猛地一招改进。

  沙士密冷笑一声,曲指一弹,锵的一声将那电疾一般的宝剑弹开,竞将那老者震退

数步,长剑几乎被震出手。

  后面老者一见大惊,闪身上前,大叫道:“联手!”

  被震老者面色大变!伸手一拦道:“他施的是‘太阳灶指’!这小子来历可疑,必

为狼主要找之人!”

  沙士密闻言冷笑道:“你手中宝剑可是‘飞龙神剑’?由那里得来的?”

  那老人一扬宝剑阴笑道:“你小子真识货,来路怎能告诉你!”

  沙士密大怒道:“你如要命,那就将宝剑归鞘,连鞘送上,否则我叫你死无葬身之

地!”

  那老人嘿嘿笑道:“老夫又不是吓大的,八十二雄之首如果怕了你,江湖上早除了

名!”

  他说完向下手老者道:“老二,今天非除他不可,他就是黑色太阳灶!”

  两个老人立即各就方位,同时攻进。

  沙士密听他自称八十二雄之首,豁然道:“原来你就是祟无比的八十二狼之首:人

称‘天狼’的内冷霜,而那就是‘地狼’巫退之了,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

工夫2好,你们上罢。”

  两把宝剑已如万道银光舞近,他却空手不动。

  两个老人愈见他视若无事,愈感无从下手,这时已舞的人影不见,剑风强劲无伦,

几乎将沙士密包在剑光之内。

  就在这时,沙士密忽然听到沙沉天的吼声有与敌同归于尽之意,他心中一震,不敢

再耽误时间,将身一扑,猛地一掌推出,大喝道:“滚!”

  第二个老者忽见黑影罩头,同时感到劲如山压,不禁大惊,全力推剑急挡!

  沙士密施的是声东击西之计,一见那老者上当,掌势急转,如闪电拍到天狼内冷霜

胸前。

  天狼陡感胸口如遭雷击,同时手中一空,惨叫未出,全身已朝峰下飞去,真是吓人

至极。

  地狼闻声变色,慌不迭掠身猛退,抬头一看,只见沙士密不惟夺了宝剑,甚至连天

狼腰间的剑鞘也拿到手啦!

  沙士密左手持著剑鞘.右手举著宝剑,正在凝神注视,可是他面上却流著一汪眼泪,

显有睹物心伤之情。

  他插剑入鞘,挂在腰上,良久才向地狼喝道:“巫退之,你的脑袋暂对寄下回去告

诉金莲圣母,只说我要拜山。”

  说完扭身,急急扑向沙沉天挤斗之处。

  沙士密一到,突见沙沉天只攻不守,不禁大惊,立即喝道:“二弟回来!”

  沙沉天虽然听到,但这时已无法撤身。

  那神秘狼主一见沙士密欺近斗场,同时他已觉出自己人竟有一个死在他的手中,心

头一紧,居然猛向后退。

  沙沉天一见敌人放弃优势不要,反而后退,他哪能再进,同样回身靠近沙士密。

  沙士密看看他身上没有受伤,心中一安,立向幪面人走近冷笑道:“原来你的武功

亦不过如此而已,你打了大半夜仍旧无法打败我弟弟!”

  幪面人嘿嘿寒声道:“你刚才杀了我什么人?”

  沙士密冷笑道:“天狼内冷霜!”

  幪面人显然大吃一惊,阴笑道:“能杀他的只有黑色太阳灶!原来你就是我要找的

人!”

  沙士密朗声道:“我正要问你找我作什么?”

  沙沉天一见这位兄长竟自承是黑色太阳灶,真使他又惊喜,上前道:“哥!你真的

是吗?”

  沙士密回头笑道:“等会再告诉你!”

  沙士密的话刚停,那幪面人又冷笑道:“真正与本教作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飞龙宝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