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1章 魔洞

作者:秋梦痕

大约有半个时辰,沙士密满面凝重的单独回来了!

九王子抢着问道:“令师有何指示?”

沙士密看了看谷中,道:“我们先离开,现有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要请教诸位。”大家难得看到他的心情如此沉重,知道这事情确实十分严重了,于是一同随着他离开。

从岗后下山,未几踏上大道,卓文蒂问道:“我们到哪里去商量?”

沙土密道:“我们到前面刘霍庄镇上去落店,今晚要妥善商量一番。”

刘霍庄是座大镇,街上有的是大客栈,他们到达时已近黄昏。

落店后吃了饭,大家都聚在后院里商量。

九王子向沙士密首先发问,道:“贤弟,令师到底讲了些什么?”

沙士密道:“第一件事情是金莲圣母以九柄如意作为保护金,现已请求不信邪保护她的安全,说那个横蛮不讲理,正邪不分的老太婆竟然接受了!如此一来官家要寻回那碧玉如意就非常困难啦。”

九王子道:“这就麻烦了,我也知道不信邪这个老太婆在武林中只有两个人能敌,那就是不信神和企鹅仙翁,然仙翁不管别人的事,不信神又与不信邪互不侵犯!”

沙土密道:“九哥原来也知道这些,我师伯的确向来不管别人的事。”

卓文蒂道:“还有什么事?”

沙士密叹道:“我字文伯伯的两个女儿,宇文蒂、宇文素竞被不信邪和不信神各得一个,强迫收作徒弟去了。”

沙沉天诧异道:“金莲教毁了宜昌局子,难道有不信邪和不信神在内?”

沙士密道:“那倒不是,原因是他们负伤逃走后,被这两个老人遇上之故!”

卓文蒂道:“令师没有谈到尚家小弟的下落?”

沙土密道:“有,尚小弟被他师傅‘大地老人’救去了。”

九王子道:“我们如何去对付不信邪与不信神呢?”

沙土密道:“家师说,我如不能将这两人打败,马上就叫我回山重新再练!”

九王子骇然迈:“令师也是怪人,哪有逼徒弟去持武林中第一流强敌的:“

沙士密道:“那也只怪我硬要提前下山之故,现在已无话可说,唯有想法对敌了。”

胡大汉道:“我们大家联手去斗如何?”

沙土密道:“这是绝对不可的,他们的徒弟众多,势力更强,家师就是怕我们采用这种方法,特别交代要言明独斗两魔本人,方能使其徒弟不敢插手!”

万老剑客道:“令师伯企鹅仙翁与两魔当年在武林中就有三半仙之称,他们的武功除了他们之间知道外,武林中永远是个谜,在这种情形之下去斗,那真是拿生命开玩笑了,少侠还是多多考虑的好。”

沙士密忽然灵机一动,猛地跳起道:“老丈一句话,启发在下一线希望了!”

万老剑客道:“少侠请说?”

沙士密道:“慾知两魔武功高低,何不先向家师伯探求!”

万老剑客道:“令师伯伯的个性武林清楚的可不少,他的武功听说连令师都挖不出一套,他能告诉你么?”

沙士密道:“是的,直接问他是不会说的,但我可用计去斗他,只要摸清家师伯的武功就不难清楚两魔的武功

九王子大惊道:“你要斗师伯,那在武林中是大逆不道的。”

沙士密笑道:“我在师门之中,同门都说我是骄子、长辈,平辈都不当一回事,我就凭这点才能赖着下山的!”

卓文蒂格格笑道:“难怪令师兄喊你叫小捣蛋了。”

沙士密笑道:“其实我根本就不捣蛋!”

九王子道:“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令师伯?”

沙士密道:“家师伯的行踪连家师也找不到,但却逃不过我的手掌2各位去休息,明早我们可去寻,保证一寻就得。”

大家闻言不解,于是各自回房休息。

翌日吃了早饭,大家随着沙士密上路。到了镇外大道上,沙士密即在岔路旁的树上用手指刻了一行字。众人有点莫名其妙,莫不好奇的走过去看,不料他竞写了:“谁走路最难看?谁的脚是畸型?答出者可到吕梁山最高峰领白银千两!”大家不解,卓文蒂笑问道:“你这是搞什么鬼?”

沙士密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到了吕梁山,你就明白了!”

九王子笑道:“为何一定要去吕梁山?”

沙士密道:“不信神就隐在吕梁山中!”

万老剑客笑道:“少侠激起两大奇人动手?”

“武林三半仙有互不交手的默契,原因是他们一旦动手,必有同归于尽的危险,你老也许悟出在下一半妙计了!”

另一老剑客耿昌大笑,道:“你根本找不到令师伯,此拳是逗其送上门。”

沙士密朗笑道:“你老猜对了,家师伯最忌人家说他那点缺陷,这是我最了解的,我们一路到吕梁,只要刻上十几处,他一定会发现的。”

万老剑客道:“别人谁敢刻这些字,也许只有你!”

沙士密笑道:“这倒是真的!”

大家这时才知道他确是其师门的宠儿,九王子笑道:“只怕他老人家不会经过这条路哩!”

沙士密道:“天下没有什么事情能逃脱他老人家的耳目,所以他才有半仙之誉。”

大家不急不缓,每天走个七八十里,这是全未提轻功,朝起晚落店,经过大概十四天吧,这日终于登上吕梁山。他们事先都准备了干粮,同时准备在峰顶多过几天。吕梁峰奇岭秀,危崖绝谷,险峡峭壁不胜其数,他们人数虽多,但一到山中就如石沉大海,淹没无形。时间是午后不久,大家就在峰顶一处平地上吃干粮。当大家吃还未完之际,沙土密突然向众人道:“莫非是

我师伯追来了!”

九王子道:“在那一面有动静?”

沙士密道:“这峰后,其人轻功高绝!”

万老侠道:“令师伯不会这样巧就赶到吧?”

正说着,忽觉有人近在咫尺,沙沉天大喝道:“什么人?”

在峰后一处岩石后,发出一声老妇人的声音嘿嘿笑道:“老身是来领白银千两的!”

沙土密立向大家示意小心,同时起身大笑,道:“原来是交答案的,快请出来,答对了马上领银子!”

岩石后走出一个鸡皮鹤发,冷面如霜的老太婆,只见她冷声问道:“是谁刻的问题?”

沙土密朗笑道:“是我。”

老太婆冷笑道:“你刻这问题作啥?”

沙士密大笑道:‘妙用在我,答者不必过问。”

老太婆隐笑道:“我答的是企鹅仙翁!”

大家闻言一震,这个老太婆竟敢直叫仙翁之名,显然大有来头!但见沙士密却大摇其头,道:“不对!”

大家又是一愕!

老太婆嘿嘿笑道:“你敢刁难?”

沙士密朗声正色,道:“谁刁难你了,明明是不对嘛!”

老太婆大怒道:“你既成的答案拿出来,老身可不愿作冤大头”

沙士密哈哈笑道:“既成的答案在我心中。”

老太婆上前一步,道:“那你就说出来!”

沙士密笑道:“说出来岂不等于告诉第二位来答者,在下岂不是白白损失了干两银子!”

老太婆顺手掷出一张银票,道:“损失由老身负责,不过你得说得有理,否则当心你的小命。”

沙士密随手迎风一接,查看下确是一千两,立又抬头朗笑,道:“老婆婆,你既愿负责损失,我也不顾出题的目的,不过还有一点请你原谅!”

老太婆道:“原谅什么?”

沙士密道:“这答案恐怕对你老有点冒犯!”

老太婆隐笑道:“我老人家一见你,就知你是个非常狡猾的小子,好吧,只要真正答得合理,纵有冒犯我也忍受

沙土密哈哈笑道:“我的答案就是老太婆!”

老太婆大怒道:“你敢当面侮辱老身。”

沙士密摇头道:“你老这就不对了!刚才还说原谅,现在又冒火,这不是食言背信吗?”

老太婆喝声道:“老太婆走路有何难看,老太婆的脚有什么畸型!”

沙士密正色道:“你老别生气,何必要我说,同时我指的又不是你老一个人,事实上女人里了脚就变成畸型,所谓‘三寸金莲’四字,那是名褒暗讽!这句话不知害了多少女人,她年轻时还可支撑着行动,但一到老年就步履维艰了。”

老太婆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脚,面上也渐渐缓和了,也许自内心里有点同感,但仍抬头冷笑,:“我倒感觉不山什么不方便!”

沙士密哈哈笑道:“前辈是练有高深武功的人;要是常人,试问你老还能到这吕梁高峰上来吗?”

老太婆冷笑道:“你出这个题目到底有何企图?”

沙士密忽有所悟,朗声道:“晚辈要斗一个女中老前辈,想用这个题目激她出来。”

老太婆闻言一怔,急问道:“你要斗谁?”

沙士密道:“武林三半仙的不信邪!”

老太婆嘿嘿笑道:“你凭什么去斗她?”

沙士密笑道:“久闻她武功高到绝境,且有半仙之称!武功高,我还可以相信,但那半仙之称,我倒真不信邪!因此我要和她斗智,仙人的智慧是绝伦的,假使她斗我不过,那就表示她是徒负虚名了。”

老太婆冷笑道:“她是我的师姐,我代她接受你的挑战。”她说完转身而去。

大家这时同拭一把汗,不禁都吁了口气,九王子向沙士密,道:“贤弟,你真有一套。”

沙士密笑道:“诸位可知她是谁?”

万老剑客道:“她说是不信邪的师妹呀!”

沙士密哈哈笑道:“诸位太老实了,她就是不信邪。”

卓文蒂惊叫道:“就是她!”

沙士密点头道:“不会错!”

沙沉天道:“这样看,她并不横蛮嘛?”

沙士密道:“她如是个毫不讲理的人物,那她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了,武功本身就是理,不通理何能练成绝学!”

宗老剑客哈哈笑道:“少侠真是大行家,这句话真可作为练武人之真言。”

沙士密道:“你老过奖了!”

沙沉天道:“那她已答应你斗智了!”

沙士密道:“这种人只有智斗才能使她败得惨,凭武功是休想要她低头的。”

九王子道:“你如何去斗呢?”

沙士密道:“现在还没想到斗的方法,不过我得斗过我师伯才作决定!”

时间近晚时;他们找到一处古洞作为过夜之地,沙士

密向大家道:“我师伯大概在今晚会到,我相信他必定先去会不信邪然后来找我!”

卓文蒂道:“他们能见面。”

沙士密道:“他们经常见面的,不过是面和心忌,互相希望对方有困难,甚至于失败,表面上却相处得非常和气。”

万老剑客道:“武林中确是这么说的,而且认为他们三个之间,终有一场火挤!”

沙土密道:“是的,因为他们终必不能并存,从几十年前开始,他们都在想尽办法找寻克制对方的东西。”

大家对他正存着担心和关怀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人蹒跚而来,胡大汉一眼看出,宏声道:“仙翁来了!”

沙士密立即跳起相迎,道:“师伯,你老来了!”

生相古怪的企鹅仙翁嘿嘿笑道:“小捣蛋,一路上你又搞什么鬼名堂?”

沙士密哈哈笑道:“我要和师伯动两手!”

企鹅仙翁冷笑道:“你偷偷地逃下山,黑阳神功还不到八成,只怕还不是师伯的对手。”

沙士密笑道:“我另有奇遇,师伯不要小看我。”

企鹅仙翁怪笑道:“活见鬼,师伯不会上当的!”

沙士密道:“师伯,你老相不相信,我已向不信邪下了战书!”

企鹅仙翁面色一变,大骂道:“你想死!”

沙士密道:“我是被师傅逼迫的,你老当然知道原因。”

企鹅仙翁冷笑道:“你不明敌人武功高低,又不知敌人的武功路子,因此想在师伯身上打主意,对不?”

沙土密摇头道:“这个我很清楚,师伯绝对不会透露敌人的虚实,这是武林三半仙早年的誓言。”

企鹅仙翁骂道:“小混账,你既然明白,那还跟师伯捣什么蛋?”

沙土密道:“我决心要打败三半仙,因此先由自己师伯开始。”

企鹅仙翁大怒,招着手骂道:“好好好,毛还没长齐,竟敢向师伯挑战了,来来来,我今晚不将你打个半死,不下山。”

沙士密笑道:“要动手就动手,这里有我朋友作见证,否则你老输了不认账!”

说着立向大家道:“请你们让开地盘,我要和师伯开始比武!”

企鹅仙翁喝道:“我们如何算输?先得说明白,我伯小子耍赖!”

沙士密道:“打到一方无力还手算输!”

企鹅仙翁嘿嘿冷笑道:“你小于先就占便宜了,明知师伯不会将你打死,你又是个死缠不放的小家伙,那这一场要打到什么时候?”

沙士密哈哈笑道:“所谓点到为止的打法我不干,那是一种心存侥幸的办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魔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