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2章 席卷一空

作者:秋梦痕

沙土密既知对方内情,便回头向大家道:“人家既不隐瞒,可见是位豪爽朋友,我们退出吧!”

沙沉天道:“你不问不信神住在什么地方?”

沙士密点点头,又向洞里道:“狼精朋友,你能告诉我不信神住在哪里吗?”

那人嗜声道:“你们要找他?”

沙士密道:“正是!”

那人道:“他住在灵蛇崖,此崖在百年前却叫小蛇崖,你们出了此洞之后,翻过崖去,经过一座森林就是了!不过你不去也能会到他,因为他每隔一天使会来找老夫的麻烦,今天没来,明天一定会来。”

沙土密拱手道:“多谢阁下指引,在下等打扰了!”

那人又道:“朋友,老夫名邪而人正,这不是自吹,同时我看诸位也是正派人物,因此老朽想留诸位在洞中住过今晚。”

沙士密哈哈笑道:“在下一听阁下说话,就知是位豪放之人,不过阁下这洞太脏了,我们受不了!”

那人也大笑,道:“朋友,常言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老朽招待诸位,当然不致以这脏洞作为待客之所呀!”

沙士密笑道:“那真妙,请问阁下的另一桃源在何处?”

那人笑向众人,道:“老朽生性不愿见外人,无法出洞领诸位去,但诸位不妨自行前去!现在请诸位抬头看看洞顶那条隙缝,从此处上去,自能发现另一洞门,由洞门进去,走一百丈弯曲的路,那儿有石室五间,食用俱全,明天不必再由此处出洞,到时自有别洞请诸位离开。”

沙士密道:“有缘相会,可有再见之日?”

那人道:“那要看老朽是否愿与外人见面而定了!”

大家依言而起,一齐找到那个秘洞,于是即色贯而行。确如洞中怪人所说,他们不久真的找到了那儿间石室,而且居中一间的壁上竞有一道石门,胡大汉奇道:“这道门通哪里?”

沙沉天走去一椎,可是推不动,他感到奇怪,回头向沙士密道:“哥,这门是死的!”

沙士密道:“也许是朝内开的。”

沙沉天道:“门上无处可拉呀!”

万老剑客也走去一看,同样不解道:“明明是道门,但又无门柱,拉也没用呀!”

卓文蒂道:“用手掌按住,运内功向旁移一下看看。”

沙沉天依言照做,忽听壁上发出嗡嗡之声,他忽然收手,道:“不行,这石壁有声!”

沙士密走去笑道:“你们都上当了,这不是门,看上去四周虽有缝,但那是刻的,仅具门形,却并无实用。”

沙士密道:“那有什么意思?同时壁的声音又从何来?”

沙士密道:“你运的内功太强,引起墙壁震动出声,同时也证明这石壁很薄。”

沙沉天道:“壁外是空的?”

沙土密点头道:“这外面可能就是那重峭壁!”

卓文蒂道:“那人说另有出路,我们找找看。”

沙士密道:“另一出路我已看到,那是人此空前看到的!”

万老剑客道:“在哪里?”

沙士密道:“离石室约二十丈处的洞顶!”

九王子笑道:“你真细心。”

沙士密道:“我提防上那人的当,不得不处处小心。”

宗老剑客笑道:“少侠比老江湖还强,无怪从不失手于人。”

沙土密道:“江湖险恶!有时吃了亏还不知道,这次敝局遭金莲教摧毁了宜昌局子,使我恨透了江湖小人!因此我又得了一次教训。”

沙沉天道:“我们要不要分开休息?”

沙士密道:“胡大个子陪你卓姐去第五号,最后石室休息,这里由二老陪九哥,我们到最前面一间去,有事必须经过我们那一间。”

九王子笑道:“你未免太小心了!来时我见二泼就守在那里,他俩比人更精灵。”

沙沉天道:“进洞时,我倒没注意二钉在哪里?”

万老剑客笑道:“这个老朽倒留了心,他们就在洞口树林里。”

沙士密哈哈笑道:“这下你老可走眼了,二钉现在晚辈衣袋内!”

万老剑客噫声道:“什么时候被你招来的?”

沙土密道:“进洞约十丈时,二钉即飞了进来,起先我当是蝙蝠,及至落我肩头才知是他们,因之我将他们收入

袋里。”

九王子大笑道:“这样会闷死他们!”

沙土密笑道:“能够闷死的东西我也不要了,他们这时竟睡着了,似乎很舒适里。”

他带着沙沉天找到外面的洞顶时,二人纵身上去,岂知那对狴犴竞寸步不离。这次他们没有走出十丈就到了出口,原来那就是峭壁的半截上,洞口外长满了横生的崖树,石壁上更挂满了藤

萝。沙沉天拂开藤萝向下望,骇然道:“哥,下面很深,看不到地面!”

沙士密也伸头一看,估计一下道:“不到九十丈!只需提气一纵,我们都可安然落地。如是普通高手,也不过垫两次脚就够了!”

沙沉天道:“这地方在下面真不容易发现哩!”

沙士密顺手在袋里抓出两鸟,笑道:“你们今晚睡在这洞口树上吧,如有动静就飞进来告警。”

两鸟呼的一声,同时飞出,他们与常鸟不同,居然也能在黑夜视物。

沙土密忽然对义弟轻声道:“我俩在天刚亮时就动身,你回去向九哥和卓姐说一声!”

沙沉天诧异道:“去哪里?”

沙土密道:“去小蛇崖守着,如果不信神真的要来此地,我们就乘机摸进他的洞内。”

沙沉天笑道:“其余的人不去啦?”

沙土密道:“去多了易被对方发觉,不信神的功力太高。”

沙沉天点点头,看看天色已近四更,于是立即回身。末几,他连九王子也领采了,沙士密一见笑道:“九哥也要去?”

九王子笑道:“你不能留下我!”

沙士密道:“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可能还有不少路。”

沙沉天道:“两钉带不带去?”

沙土密道:“任凭他们。”

三人提起轻功,一齐翻上崖顶,乘着将坠的月辉.同时向狼精所指的方向疾奔,既快且隐。

他们刚刚进到森林,两只狴犴立即就有了感觉;头顶的禽魔也发出异声!

九王子骇然道:“这是什么原因?”

沙士密急急向空中一招手,同时阻住狴犴,回头才向九王子,道:“他们察出了强敌!”

九王子道:“发现不信神了!”

沙士密道:“不,发现不信神的助手——猩王!”

沙沉天啊声接迈:“那岂不是正好?让他去斗呀!”

沙士密道:“这样一来,马上会惊动不信神出来,同时使他不去龙角壁找狼精了,我们先偷进他洞府。”

九王子道:“对,先查洞府要紧,但这四只宝贝恐怕不肯听话。”

沙士密道:“他们不是静下来了么!”

两禽与两兽精灵,这会真个不再发声,同时举动也知隐藏了。过了森林,抬头一看,小蛇谷就在眼前,崖不高,但很险,沙士密发现那洞竞离崖脚有七八丈高,即指着给二人看,道:“大概那就是了!”

沙沉天吓声道:“你们看,洞口外面坐着个什么东西,大眼如灯,全身黑亮,其大如小熊,利爪如钩!”

沙士密道:“那就是猩王,居然比普通凶猩大一倍有余。”

九王子道:“他向这里瞪着眼,大概已发现洲门了!”

沙士密道:“那东西显然不如狴犴通人性,否则他已进洞报信去了,我们不能再接近啦。”

沙沉天道:“距离还有几十丈呢!”

九王子道:“再过去恐怕那东西会叫唤,也许他还未察出狴犴,否则他不惊恐才怪!”

沙沉天看到两只狸扦竞也藏在树后,真如江湖人作事一般精明,不禁轻笑,道:“这真是一对老江湖了!”

天色更黑了,这是黎明前的信号,没有多久,东天边缘即现出白光。

沙士密忽然轻声道:“洞内仍无动静,今天不信神恐怕不会出去了!”

九王子道:“那怎么办,也许他动身迟一点?”

沙士密道:“再等一会,他如果真的行动时,我也要开始了。”

沙沉天道:“硬找上门去?”

沙土密道:“能避免和他动手更好,他到底是与师伯齐名人物,这种人并不一定要将其打败,只要我们能夺出东西,救走人,这已够他伤心泄气了!”

九王子点点头,认为他的话是对的,笑道:“然则你如何下手?”

沙土密道:“仗禽兽作战!”

沙沉天道:“我懂了。”

沙土密道:“那就看我行事吧!”

他转身一招手,轻声向两兽道:“二泼,你去引走猩王,可是不许弄死他,引到左侧乱石区,非到大泼来接你时不准撤退。”

转面又向较大的狸扦道:“大泼,你负责接住不信神,我叫两钉在空中助你,不过要引得更远一点!”

说完,他又向头顶上轻轻吩咐两声,之后才向二泼道:“开始。”

小狴犴闻言,立即拔身纵出,如电射到那座崖下!

三人忽见那洞占猩王怪吼一声,似有逃避之状,但不久他又立住了,显然不甘示弱。小狴犴在崖下耀武扬威,居然神气十足。猎王似已忍无可忍,这时猛的扑下崖来!小狸汗立即迎上,他急急绕着猩王转了一圈,接着就向左侧纵出,可是他纵出十几丈又停下来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猩王身体比他大,显然欺其个子较小;猛地又外过去。小狴犴停停逗逗,依计到乱石区去了,可是马上就听到乱石区内打得怪吼连声,砂石飞扬。恰在这时,突然洞口冲出一个老人,只见他身体高大,双目精光如炬,显得十分惊讶地望着乱石区,居然未留心察看森林。

沙土密轻发号令:“大泼,绕过去,但要当心。”大泼腰一拱,倒退数丈不见!

沙士密接着向头顶树上喝道:“铜钉、铁钉准备!”两禽冲空飞起,要村就到了那崖前空际。

那老人未察空中,但这时突然转过身子,显然他已发现背后来了一只怪兽。他看到的就是大泼,只见他面色一整,自言道:“噫,这林中竞藏有洪荒灵兽!难怪‘黑王’惊吼了……”

他的语声未住,忽觉头顶起了两股劲风,骇然一震,火速闪开!

他忘了洞口地方不大,这一闪,居然踏了一个空,竟坠下崖去!大泼见有机可乘,立即追着攻击!不信神一个失神,几乎上了当,一见大惊,立即发掌!身未到地,掌已先出。两禽怕大泼有失,这时如电俯冲,此起彼落,快速无伦!

九王子一见,不由大乐,几乎笑出声来,轻声道:“绝顶高手也有慌张之时啊!”

眼看大泼连攻连向右退,因为动作灵活快速,不信神连一掌都打他不着,这时竟又惊又气,居然也大吼大叫,喝dc不绝。如是渐去渐远,他竟把自己的洞府忘了。

沙士密立即道:“时候到了,我们快进洞。”

三人提功奔出,如风纵进洞内。洞中还有灯光,约数十丈内有石室,有丹房。沙士密进内一看,噫声道:“宇文素不在此处啊!”

沙沉天道:“也许是随着不信神那批女徒出去了。”

沙士密既不见人,随即找寻东西,他忽然发现丹室内有只木箱,立即打开,大喜道:“玉如意!”

九王子闻声走去一看,指着一柄碧玉的道:“这柄就是了,其余八支不知是哪里来的。”

沙沉天道:“管他哪里来的,通通拿走就是了!”

沙士密笑道:“但你要小心拿,摔到石地上就会碎的!”

九王子道:“不摔不会碎,这都是玉中之极品。”

沙士密顺手在壁上取下一件大褂,甩给沙沉天道:“用这个包起来!”

沙沉天包好之后,又在木箱中拿走十几瓶丹葯,之后

才催道:“快点离开吧,这次收获不小。”.

三人走出洞,沙士密即在洞口刻下一行字:

九王子一看,暗吟道:“不信神者神罚了!”下面又有刻了一行小字为:“黑色太阳神!”

九王子大乐,笑道:“好个‘太阳神’,居然当起小偷来了!”

沙士密微笑道:“这老儿真大意,他竟将宝物放在木箱里!”

沙沉天道:“他自认天下无敌,武林哪还有人敢进他洞府!”

沙士密道:“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了!”

九王子道:“他想不到世上还有神啊!”

三人说笑着进入森林,沙士密这时突然发出一声长啸:九王子大惊道:“你这作什么?”

沙士密道:“通知我四只宝贝撤退呀!”

九王子道:“这样岂不会引不信神追来!”

沙士密笑道:“我的面目没有人怕,我的字号却有点威风,不信神只要见了那一行字,他会联想到那四只宝贝,凭他的力量岂肯冒险!”

九王子轻笑道:“他会忍气吞声吗?”

沙土密道:“暂时是如此,不过他还有时间研究报复之策!”

三人不走原路,绕个大圈子回转龙角崖,恰好看到两位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席卷一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