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5章 慾海天魔

作者:秋梦痕

一艘专门载客的小船!这时在激流中缓缓地上行,奇怪的是那船即无人拉纤,也没有人划浆,甚至也没有风帆,但它载着那个老人竞逆流而上,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水中托住推行一般!

沙士密发现那个老人大不寻常,因此喝住胡大汉,不许他下水。

九王子是内行,他轻声向大家道:“那人发出真气推舟,未免有点焙耀!”

沙士密道:“他这种长途不停的催舟,其真气已炼到生生不息之境,纵算他在焙耀,也并不过份,因其确有真实的东西。”

卓文蒂吓声道:“他的船直对我们而来了!”

沙沉天道:“我们所立之处不是普通人能到的,他当然也感稀奇!”

沙士密道:“不是因稀奇而来,他要在这里上岸!”

九王子道:“这里又没有码头,怎么靠船?”

沙士密道:“船可放弃不要!”

说话之间,忽见那老人真的腾身而起,弃船扑上岸来。沙士密等所立处是在崖下的临水岩石上,他也落到近处,同时哈哈笑道:“你们要搭船嘛?”

沙士密接口笑道:“晚辈等是拾遗者!”

他突然腾身向那流去的小船一跃,势如电疾,竟登上那条似箭而去的小船同样以老者的方法再逆流而上,同时招呼九王子等道:“你们都上来!”

九王子大笑道:“你真会捡便宜!”

那老人眼看这批青年男女一个个如燕子船飞到船上,他又哈哈笑道:“孩子们,你们的武功都不差,显为名门后代子弟,可是老朽的小船并非弃之不要,而是让它自己回去,你们要用可以,但用完仍须放流,千万勿击住它。”

沙士密在船上朗声道:“老丈可否留下大号和地址,晚辈等定将宝舟送到地头。”

老人大笑道:“老朽‘天涯游客’,却无住址,小舟是借来的,它如流下,自有其主人收回,不须你们送回。”

沙士密不信道:“三峡无人操舟,空船焉得不毁?”

老人大笑道:“此舟与他舟不同,大可放心。”

大家一看小舟也是木制的,毫无异处,难免都在心中嘀咕!

老人一见,又是哈哈连声道:“你们不必猜疑,老朽所说不假!孩子们再会了。”

老人登上崖壁,转瞬即隐没不见!

九王子叹声道!“我想起这个老人是谁了!”

沙士密诧异道:“九哥曾经见过他?”

九王子道:“他恐怕已有五十多年未出江湖了,我哪能见得着,我是听大剑客万力说过他们,他是当年武林‘公论团’之一,号‘天涯游客’!当年武林只称他一个‘游’,晚辈们只叫他游老而不敢叫号。”

卓文蒂道:“什么叫‘公论团’?”

九王子道:“公论团是当年天下武林公选的评议人物,共有八人,这八人武功卓绝,为人公正无私,武林中凡有难解之事,无论大小一经他们评议过后,是非即定,无人反对!如有反对者即遭天下武林不齿和仇视!亦即为天下武林众矢之的。”

沙士密道:“还有七人呢?”

九王子道:“还有七人即‘渔、樵、读、贫、富、医’等!‘游’为第八,此八人又称之为‘湖海八证’!当年第一剑客‘南海神君’就是经过他们评议而得的,因为南海神君确曾击败所有挑战者而不败之故!”

沙沉天哈哈笑道:“南海神君也打败过血海天魔?”

九王子道:“据说血海天魔虽未向南海神君挑战,但却反对公论团,又说这两人都有所顾虑而不敢当面交手。”

沙士密笑道:“南海神君必须有人找他才动手?”

九王子道:“那是他当了第一剑客才这样,也因此找他的人就特别多。”

卓文蒂笑道:“那是当然的,因为找他的都想打败他而夺得武林王座呀!”

胡大汉道:“沙老太快去拼命一下,南海神君有什么了不起!”

沙士密摇头道:“我的正事太多了,还争什么虚名,我能把正事办完就不虚此生了!”

九王子道:“我看你不挤也不能了,你不找他,他八成会找你,因为你截夺了他徒弟的神盲镜啊!”

沙士密笑道:“他找我又是另外一回事,我能躲避就尽量避他!”

小船渐渐向上行了数里,卓文蒂怕沙士密费劲太多,提议靠岸捉鱼。

胡大汉闻言,大有立即跳下江去之势,可是忽被沙沉天拦住道:“不要动,上面有条大船放下来了!”

胡大汉道:“难道怕撞不成?”

九王子接口道:“不是这个意思,那船上又有几个武林前辈!”

沙士密立即将船催到岸边,轻声道:“是三个老人,他们似乎也要由此上岸了!”

话声末完,忽见那大船上腾起三条人影!

卓文蒂噫声道:“巫山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九王子道:“我们追上去如何?”

沙士密道:“暗暗盯倒不妨。”

沙沉天轻喝一声,抢先道:“走!”

五人弃船上岸,紧紧盯住三个老人后面。

卓文蒂迫到一处森林时噫声道:“他们似要上神女峰!”

一峰当前,耸人青具,沙士密抬头道:“神女词在哪里?”

卓文蒂道:“过了这座森林就到了!但里面近来没有香火,是座人烟俱无的空洞。”

沙士密道:“那他们是去神女,久闻该词常为武林人的秘密集会之所。”神女祠并不大,依崖而建,四周古木参天!

但却幽静古老,祠后即为神女峰,峰奇而险,怪石嶙响,峭壁干丈,真有飞崖难登之势。

四人出了森林即已看到:沙士密忽然停住道:“神女祠内人物不少!”

九王子道:“我亦有感觉,莫非是老辈武林聚会!”

沙沉天道:“我们去不去?”

沙士密道:“最好不进去,先在外面看看情形较妥。”

卓文蒂道:“看什么情形?”

沙士密道:“看有没有年青的武林人前来!”

九王子看看地形,指着神女祠后面道:“我们在此难以藏身,最好到那峭壁上去,居高临下,俯察全祠,凡有一切动静都一目无余。”

沙士密道:“上去当然好,但行动不方便,我们朝祠右去,既有古木藏身,且可接近愉听祠内动静,推行动要当心,否则难瞒那些老江湖。”

沙沉天道:“祠内人数不少,不留心不会察出我们的动静,只要不露形迹就行了。”

五人都是十分小心地向右侧绕过去,仗着古木阴森,终于一齐拔升到一株巨松的顶端、他们本不想看到祠内情形,但这下竟恰好能观察到正殿内。

沙士密真是大喜过望,但特别谨慎地向四人道:“我们千万不能乱动了!这地方只能瞒过普通武林人的眼睛!”

这时大殿上只在蒲团上坐着四个白发老人,一个头束冲天髻,身穿黑色长袍,面前放着一只红色小箱:正在向另外三人谈话。声音轻缓。那人的打扮,九王子触目即识,轻声道:“正面一定是‘九死回生’葯老!”

沙士密道:“这四人各有不同的特点,我也可以辨别另外三个了,葯老对面的是‘青年农夫’,他上首是‘日食千户’,下首是‘七海渔父’!”

沙沉天道:“后殿来了四个了,其中有那‘天涯游客’!”

九王子道:“是的,他后面第二位作员外打扮的是‘赛国富’,第三是‘诸子百家’,你看那副酸气,最后是老樵夫——‘须弥神樵’今天他们会齐,必有重大事故。”

只见那九死回生拿出一张信纸向大家传阅后发言道:“雪山‘九目天王’这封信,诸位将怎样处理?他明虽是请求评议!实则先礼后兵,显有向南海神君挑战之势了。”

天涯游客朗声接道:“南海神君亲自对我说,其弟子劫镖是应该的,因为神盲镜到了雪山派之手尚不知情,他怕宝镜落人邪魔之手而夺之,惟德行损失是另一回事,他愿负赔偿之责。”

赛国富大声接道:“九目天王却要他赔神盲镜也有道理,他信上写得很清楚,宝镜押运未走明镖,而是走暗镖,这证明他事先已知道,同时他弟子向雪山方向走,而不是向客人所指交镖之地!”

七海渔父叹声道:“南海神君在近几十年未替武林作一件有益之事,渐渐使武林大失所望!这次他未亲身查明而派弟子下手,显有疏忽之过,我的主张让其双方以武力解决,凭胜负论是非。”

须弥神樵摇头道:“这场大斗绝不可任其开始,否则就会引起接二连三的到来!也许就使江湖从此大乱!”

日食千户哈哈大笑道:“老樵子说话,老是和我这穷人相反,我们这次为什么出来?”

须弥神樵子吼道:“你是惟恐天下不乱!”

日食千户怪笑道:“你认为九日天王不和南海神君动手就不乱嘛?那就作梦了!血海天魔这次出世却与当年大不同啦,他要我们这此老家伙通通回老家哩!”

须弥神樵冷笑道:“他不先打败南海神君就无力横行!”

日食千户也冷笑道:“血海天魔门徒早巳展开杀手,南海神君却坐视不理,我主张来次改朝换帝了。”

九死回生惊讶道:“谁可代替南海神君?你瞩意九日天日食干户嘿嘿冷笑道:“你们出来时谁先见到无边大土?”

天涯游客噫声道:“我们不准备同去嘛?难道你已先去过了?”

日食千户大声道:“我不但见过无边大士,同时也见过通天真人和修眉罗汉!”

其他七人闻言一怔,齐声道:“你看出三位有什么动静没有?”

日食干户冷笑道:“他们的动静虽看不出,但在言语中可以发觉一件非常稀罕的事情,他们竞常常离开巫山走人江湖!而且往往是结伴同行。”

九死回生吓声道:“这在当年是没有的!”

日食千户道:“我在修眉罗汉口中,居然听出他对南海神君有,应该让位后起之秀’之说,可见这和尚竟有发动武林来次新的剑术比赛之意!”

七海渔父忽然跳起道:“这和尚在当年就不满意南海神君,这次定已发现新人了,这件事我们通知双方和解算了!”

须弥神樵道:“我们同意和解的到底有几人?”

青年农夫笑道:“这件事情和解不了!”

须弥神樵叹声道:“你们既然都不同意,我一个人也无能为力,那就散了罢。”

天涯游客笑道:“那我就去通知他们双方,等着看热闹了,不过这会便宜了血海门,给他一个渔翁得利了。”

日食干户起身道:“我们西谷之会定在何日?”

九死一生接道:“各大门派要求本为后天,如各位要延期则定于这个月底也可以。”

诸子百家摇头道:“即已定期,何必更改,那就是后天语毕,八人立即散去,大殿上仅有天涯游客和日食千户两人,他们并未立即动身,却一同走进了后殿。

沙士密向九王子道:“他们为了什么,现在我们都听到,惟后日之会却不明白,我们不追上天涯游客和日食千户,即可看他们到什么地方通知南海门和雪山门,顺便又可打听后日之会的内情。”

九王子点头道:“既有事情,我也不想留恋巫山胜景!”

沙士密见他同意,随即轻喝道:“我们先离开!”

沙沉天道:“他们走什么方向呢?”

沙士密道:“他们必由殿后翻上峰去。”

卓文蒂道:“那两派也来到巫山听消息嘛?”

沙士密道:“这是当然的,否则天涯游客和日食千户必定会分别赴南海和雪山。”

九王子催促道:“那你快带路,迟恐赶不上。”

沙士密看看地形,带着绕峰而奔。他们绕过神女峰,恰好奔到一处谷中,在前的沙士密忽然停身道:“他们有一方原来就在此处!”

前面有几株大树,树那面发出朗朗的人语之声,九王子噫声道:“这声音很生,莫非即为南海神君?”

沙士密笑道:“既非南海神君,也不是九目天王,他们本人岂能前来,这是某一方的二流人物罢了!”

卓文蒂道:“我们出去如何?”

沙士密摇头道:“这是人家的大事,我们只可向天涯游客打听。”

过了一会,忽听冷笑发出,之后再无人语。

沙士密急向自己人一招手,轻声道:“当事人走了,我们快追二老人!”

刚出树林,忽见天涯游客哈哈笑道:“你们听到也就算了,为何还要露面?”

沙士密不料二老竟早知自己等在偷听,立即拱手道:“晚辈等刚到,可惜未听清楚!”

天涯游客侧面立着乞丐似的老头接口大笑道:“你们就是江中小船上那一批嘛?”

沙士密恭声道:“江湖后辈,到处闲游,却被前辈看到穷老人笑道:“你们快赴洞庭湖,到君山等处看热闹。”

沙士密郑重道:“晚辈等不认为是场热闹,而是一场正派武林的自相残杀!”

穷老人噫声道:“年轻人,你贵姓,这几句话何以出自你们年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慾海天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