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6章 鬼屋秘议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沉声道:“少局主夫人?”

齐元同迈:“是的,宇文蒂经老局主作主,娶了一房媳妇,人美而贤,是什么‘极乐门’的,武功高绝,而且是少局主的恩人!”

沙士密道:“局牛现有哪些人在?”

齐元同道:“全部都在,惟北京总局暂未开张,那面也没有人去,要等你回来决定!”

沙士密道:“齐老,你回去,不要说我回来了,请秘密通知大家前来会我,除了少局主夫妇,连牛强也叫来,我有重要事情向大家说。”

齐元同和时之贵曾作过金莲教的副教主,武功经验都是一时之选的人物,别人对他不要说驱策,就连接近都不容易,但他们在沙士密的面前却变成老仆人一样的忠实依顺了,沙士密的话一落,他们连问都不同,立时应声而去。

沙士密目送两个老人走了之后,他忽然转身向大家道:“我现在向你们说,我们正面临空前的危机了,你们特别提高警觉,随时防止强敌将我们逐个消灭!”

沙沉天大惊道:“是什么敌人?”

沙士密道:“慾海天魔!”

卓文蒂惊叫道:“你怎么知道?”

沙士密道:“其实我并不知道,但我有这种不祥的预感!”

沙沉天道:“慾海天魔为什么偏偏向我们先下手,整个武林这样多人?”

沙士密道:“这也是我不解的地方,我如能找出这句话酌答案,那就不仅是预感而已!”

卓文蒂道:“你认为字文伯伯和牟叔是死在这预感中?”

沙士密道:“这是夺取我们的集中之地,使我们没有一个中心!”

沙沉天道:“你怀疑是谁?”

沙士密道:“我不能无凭无据乱说,我非找出原因才肯确定,你们也不可胡思乱想,免得一言不慎而招是非。”

卓文蒂和沙沉天似都会意,同声道:“我们就在这里等?”

沙士密道:“此处不好,但又不得不等大家到来,否则他们不知洲门去向,等到了之后,我们另找地方商量。”

约有一个时辰,远远看到路上来了两个人,卓文蒂大喜道:“尚文若妹妹和易天飞来了!”

沙士密看到尚文若,似乎十分安慰,他竟吐了口气道:“这丫头这久没有单独外出倒是难得!”

尚文若这时已看到沙士密,远远就喜得大叫道:“丑大哥,你回来啦!”

她仍是天真无邪,不管有无别人,叫着就朝沙士密身上扑去。

沙士密不忍退开,忙笑道:“你看看还有谁在这里?”

尚文若又向卓文蒂扑去,道:“卓姐姐!”

卓文蒂见了她,自己也感到奇怪,怎的没有一丝醋意,笑着抱住道:“大姑娘了,怎么不怕羞!”

她扶住尚文若的头,在她俊好的脸上注视良久,也不禁从内心里喊着“真美”!又笑道:“快见过你二哥,和三哥!”

尚文若噫声道:“沙二哥我知道,哪来的三哥?”

沙士密笑道:“胡三哥是我最近收作弟弟的!”

尚文苦笑向胡大汉道:“大块头,你愿不愿作我三哥?”

胡大汉傻笑道:“你不记恨海边的事情,我还有什么话说?”

尚文若格格笑道:“海边你是和鲸神呼延鹏父子动手,那不是我的过节儿啊,现在都已成了过去,那还计较什么?”

第二批是“铁拳”许华、“烈拳”赵刚、“天王掌”吕洪、“行云手”皇甫鹄等人到了。接着就是“闯三关”牛强、“三眼神”罗大昌、“银头受”齐元同、“十赛翁”时之贵等。

沙士密一面接见,一面先大家说明自己别后一切经过,他无法细谈,接着就向牛强道:“你快带着大伙直奔鬼屋!”

大家不知他有什么急事,任凭牛强领看过江迳奔鬼屋。在鬼屋前的石室中,沙士密让大家坐定后,即郑重说出自己的预感,同时把在路上遇着玉魂和玉魄的经过说出来,然后向齐同道:“宇文蒂的妻子是不是还带来两个妹妹?”

时之贵抢着道:“有,但没住过一天就离开了!”

沙士密道:“宇文蒂的新妇是不是叫玉什么?”

尚文若道:“我知道,她叫‘玉仙’,她的二妹叫‘玉’姬’,三妹叫‘玉极’,听说这是她们的玉字辈!”

沙士密道:“玉字与慾字同音,我不敢确定这五玉不是慾海天魔的手下或徒弟,但能确定她们绝非正派中人!”

齐元同郑重道:“你对事情的判断从无差错.老朽同意你的看法。”

时之贵道:“你不说,老朽倒忘了一件大事,现在想来更明显了!”

沙士密道:“什么事?”

时之贵道:“她们是什么‘极乐门’,老朽猜这三字也有寓意!”

罗大昌道:“对,‘慾’,字确有极乐的含意!”

沙士密道:“我请大家来此的用意,一方面要使大家有所警惕,一方要请大家商讨对策。”

齐元同道:“对于慾海天魔出世的消息,我们尚是近两日才由武林传闻得知的,听说这邪门简直非武功可敌!”

沙士密道:“这妖妇为什么要先向我们日月镖探局下手呢?她们害死本局两个创始人,当然是要掌握本局大权罗!”

罗大昌道:“也许是两位老局主已发觉她们的秘密,才起心加害的?”

尚文若突然道:“对啊!我看到宇文伯伯和牟叔俩曾在暗中商量什么大事,不料当晚就死了!”

沙士密道:“如因发现秘密而被害,这理由不太充足!

这与慾海天魔订入本局的真正原因无大关系!我们要研究她打人本局的原因!”

齐元同道:“是不是因本局名头在武林中日见响亮,而妖妇要仗本局来掩饰其行动?”

沙士密道:“不会!慾海天魔既非武功能敌,那她就可任意横行,何必要掩饰呢?”

罗大昌道:“目前最严重的是我们如何防御,离开局子?抑或仍在局子里?”

沙士密道:“离开局子固好,但我们如何放心让宇文蒂掌握在妖女手里?他是宇文伯伯唯一后代啦!我们不能马上报仇已感过意不去,难道能让他绝后!”

沙沉天道:“不离开,那只有让妖女逐个害死!”

沙士密忽向吕洪道:“吕大哥,你到外面去看看,好似有个高手在向我们接近了!”

吕洪闻言一震,立即闪了出去。未几,只见他又闪了进来向沙士密,道:“山上有个老道人!”

沙士密急向卓文蒂道:“你去看看!”

卓文蒂道:“你以为是……”

沙士密挥手道:“是的,也许是通天道长。”

卓文蒂尚未走出石室,耳听洞外响起一声“无量寿佛”!真的走进了一个老道人,沙士密一见大喜,连忙长楫迫:“道长何来太巧!”

进来的竟确是巫山所遇的老道,只见他向沙士密微微点头一笑,又向室内众老少含笑道:“诸位施主请坐!”

齐元同、时之贵、罗大昌一齐迎上道:“老仙长,晚辈等莫非做梦吗?”

老道哈哈笑道:“恭喜三位脱离苦海,现在满面正气齐元同抢着叹息道:“四十年前得遇仙长不杀,晚辈等永感仙恩!”

老道大笑道:“当年贫道看出三位施主只是魔劫未尽,日后必归正造,且到老来尚有非常遇合,今日一见,完全料中了。”

齐元同道:“晚辈等得遇沙少侠,才有重见光明之日!今天仙长前来,想必有所指示。”

老道笑对沙士密道:“少施主,你得到的那只朱红盒子是真,但里面的神盲镜却是假的!”

沙士密道:“道长查出托保之人了?”

老道点头道:“这个交保之人,即为金莲教主所派,她想趁武林高手在互相争夺之中,将你卷入而除去!现在真镜落在她的手中,好在她还不懂得运用,否则武林必要遭另一大劫。”

沙士密冷笑道:“原来如此,无怪她的教徒又在外面活动了,不过,我现在没有时间去找她。”

老道笑道:“你已遇到更棘手的大事了!”

沙士密道:“道长必已明白此事因由?”

老道点头道:“贫道此来,就是为了告诉你小心提防,但无办法教你克制,一切利害,那要看你自己的力量了!”

沙士密道:“道长请说吧,我不会畏惧的。”

老道大笑道:“你所遭遇的莫非是五个女子?”

沙士密道:“晚辈确定她们是慾海天魔弟子!”

老道点头道:“但你不明白她们为何打人日月镖探局,是不?”

沙士密道:“就是这一点想不通!”

老道郑重道:“慾海天魔已把你列为第一对手,第二对手即为贫道、修眉、无边等三个,第三才是南海神君、巫山姥姥、化生天君、九日天王等等,当然还有第四、第五等对手,那是不放在她的心上的,你的一切,慾海天魔一时尚搞不清楚,因此她尚不敢冒失向你下手,她派弟子打入日月镖探局、其目的就是接近你,可是她作梦也想不到你的智慧太高,甫一照面就能发觉其鬼计!”

沙士密恨声道:“这样说,我两个长辈竟因我而死了!”

老道叹声道:“宇文老施主如不追问他儿子一些秘密,也许不致马上遇害!”

沙士密道:“我们不打算离开日月镖探局。”

老道叹道“那就时时刻刻都有性命之忧!”

沙士密道:“她要除我才采取接近我的行动,我要毁同样也要接近她!她试探我的深浅,我则要寻找置她于死地的秘密,这就要看谁的手段高了!”

老道叹道:“无边大士有一点事情要贫道转达给你,说你虽无克制慾海天魔的武功,但你可仗智慧利用最平的东西搞得慾海天魔疲于奔命,更感觉你神秘和不安!只是她没有说出你要仗什么平凡的东西,其次,她认为神镜也许对慾海天魔有克制之力,因此她要你尽力夺取神镜,因为这镜子就算对慾海天魔无用,对血海天魔却有对之功,同时这面镜子又恐怕被邪魔识出用途而为害更大!”

沙士密冷笑道:“你们三位世外高人,为什么空负一绝学而不为世人除害?”

老道哈哈笑道:“当今武林能当面说出这句话的恐怕只是你了!这其中的道理,暂时不能说,不过贫道却愿接受你的责备,你的话贫道要带回去,让老和尚和老尼姑也来听!甚至告诉整个武林,使大家也有这个胆子来说贫道的不是。”

沙士密自知说话太冒失,但又不肯认错,因为他自己也没错。

老道见大家都愕然,于是又是一声哈哈大笑,接着就不见了!

齐元同吐口气道:“这老道己成半仙之体,他的脾气怪无比,想不到今天竟一点都不生气!”

沙士密道:“他生什么气?有了事情不管,还要驱使我去夺神盲镜,他们三人不问谁出手,金莲圣母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时之责道:“以他们的身份,如果去向晚了两辈的金莲圣母夺东西,那是太失身份的!”

沙士密冷笑道:“为了他们个人名誉而让整个武林遭劫,难道这也是理由?”

卓文蒂道:“我们到底如何处置,要回去就马上走。”

沙士密道:“既然清楚她们打入本局的目的,这次回去你们要特别当心,任何人都不要露出怀疑她们的面色和避免她们的猜忌!”

齐元同道:“我们仍然分批回去如何?”

沙士密道:“这是当然,但要有人装作打听到底回来牛强道:“算我打听到的,我去告诉少局主,好让他来接你。”

沙士密道:“就是这个主意吧,你们分批回去吧。”

分散之后,在室中仍旧只有沙士密等四人,他们等了一会再过江。

到了黄昏之时,沙士密快近日月镖探局了,他发现新建的局子比以前的竟堂皇得多,心中不由感叹道:“两个老人不能看到我了!”

他戚然良久,忽见正面有个身穿孝服的青年和齐元同迎来,认出就是宇文蒂,这又使他感慨不已,暗叹道:“傻子,祸是你引进门的啊!”

宇文蒂看到沙士密,如飞扑近、放声大哭,咽声道:“士密,我爹和牟叔不能见到你了!”

沙士密也流下泪来道:“一切我都听到了……”

他也无法安慰,同时也有话说不出口。宇文蒂道:“我知道你已去了巫山,因此请了一个武当派的弟子送信给你!”

沙士密道:“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巫山?”

宇文蒂道:“那是我内子说的!”

沙士密心牛冷笑道,口中仅晤了一声,点头道:“你娶妻之事我在路上就打听到了!”

宇文蒂又和沙沉天、卓文蒂、胡大汉等打过招呼,才跟大家回局子。

到了局子里,沙士密看到大家都在迎接,但在最前面却立着一个淡妆素服,年仅二十的美貌少妇,那少妇的眼睛射出惊讶的目光,这时正紧紧地盯在沙士密的面上,射出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

宇文蒂立即抢出介绍道:“士密,这是你嫂子玉仙!”

沙士密抱拳见礼,含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鬼屋秘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