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7章 金蝉脱壳

作者:秋梦痕

  风平浪静,阳光轰微,顺水行舟,一天又过去了。地当潜江城外码头,吕洪向舱里

道:“要不要停?”

  舱中坐着两老,两女和胡大汉,沙士密,他们一直未在舱外露面,操舟只由吕洪一

入,这时闻言,齐元同道:“如果勿停,更容易引人注意,这是汉江一处不小的码头,

天黑不停,显不寻常!有心人一见就会起疑!”

  沙士密道:“找停船拥挤之处靠码头,稍微休息一下再开走未尝不可。”

  卓文蒂道:“那我们都不能出舱?”

  沙士密道:“这是当然,我们又没有上岸的必要!”

  齐元同笑道:“提防两只狸扦出舱!”

  沙士密道:“我不开口,他们不敢动。”

  沙士密刚刚说完,突听吕洪在船尾轻声道:“下面有只快船正对我们划来了!”

  沙士密道:“不要管,你靠你的船!”

  吕洪道:“假使来查问怎办?”

  沙士密道:“问由他问,答由你答,谅他不敢上我们的船,假如有人硬要上船,那

就请他到江里吃淡水酒!”

  江面已起蒙蒙轻雾,对岸和水上一片模糊!吕洪发现那条快船竟到十丈之内,他立

即将自己的船向停船拥挤之处穿进。那条船如影随形,紧紧地跟了上来,仅只隔着一条

大船也停下了,那是无法接近吕洪之故,因为吕洪船旁再无空隙了。大船上似有不少人,

舱里人声喳喳,喧成一团,但不知是何等商人。

  吕洪守在船舱外,他倒要看看对方有何举动。相隔近了,那船上划浆的已看出是个

中年人,然在舱中的却仍无法知道,但估计只有三个。齐元同向时之贵道:“老搭档,

对方也挺沉着呢!”

  时之贵道:“这是老猎户,看样于是死盯上了!”

  齐元同点头道:“也许在他们认为还不到时机,但我们如何摆脱呢?”

  卓文蒂笑道:“雾愈来愈厚,这是不适宜狩猎的!”

  沙士密轻笑道:“对方如没有一套神通,那就是一船傻蛋!”

  齐元同道:“是的,这样看来,我们遇上非常高手了!”

  沙士密笑道:“假使有两个猎人同时争取一件猎物!只怕情形又不同了!”

  齐元同嗜声道:“我们附近还有一批在暗中监视?”

  沙士密道:“你老注意上边第三条船,他们刚刚停下,只比我们后到一委而已,同

样是一个中年人划船,三个老人在舱中,甚至我已察出那就是我们在古庙所见之人!”

  时之贵吓声道:“雪山门!”

  沙士密点头道:“一点不错!”

  卓文蒂道:“怎样才能使他们争斗起来呢?”

  沙士密道:“雾如再浓一点,你们由二老带着悄悄踏水过江去,上了岸就朝下游走,

那下面有一小镇名叫‘岳家口’,那也是个码头,一到就租船等着我!”

  齐元同道:“你留下作什么?”

  沙士密道:“上下双方都以我们的船作为监视的目标,我的船不动,双方都不会怀

疑我们有变化,但在你们走了后,我有办法挑起双方动手!”

  时之贵道:“这是多余的,你和我们一道过江不就得了!”

  沙士密道:“不可,这样他们一旦发现我们的船上空无一人,势必全力追来!我非

挑起双方动手不可!除此不能拖延他们。”

  当城里敲过初更的时候,江面上的雾更浓啦,于是乎齐元同等一个个按照沙士密吩

咐,偷偷地从浓雾中溜走,连两只狴犴也带去了。

  沙士密独自在船上点起了灯光,那是该船原有之物,他此举更稳定敌人军心,知道

船上仍旧有人。

  估计齐元同等业已去远,沙士密突然自船内闪身而出,越过右侧那条大船,身子落

到敌船的旁边。

  假使他要不让敌人知道,凭他的轻功当然毫无响声,可是他此举是存心叫敌人察觉

的,稍停即带风声。

  敌船中不是等闲之辈,一觉外面有异,立有黑影击出!

  沙士密哪能让对方看清面目,敌人一出,他的动作如电,猛地长身,反向后到的另

一致船奔去,故意留着一丝淡影让别人发现。

  那个出小船之人紧追不舍,可是他能得到的只是一丝迹象,那是发现沙士密好像落

在另一快船上去了,之后再无所见。

  其实沙士密这时早已藏起来了!那黑影追至别一快船时,犹豫了一下,似不敢冒失

出声,仅在旁边暗察。

  那船上似亦有所觉,同样闪出一个中年人来,且大喝道:“什么人?”

  “嘿嘿!”

  这个人阴阴地笑了两声,声音放得很轻,接着沉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雪山门

派人偷偷地潜听我们!”

  闪出的中年人似亦看清来人,哼声道:“原来是南海门的大人物!董和兄,怎么了,

光明正大的南海门竞也作出鬼鬼祟祟的勾当了?”

  这追来的大概叫董和,只见他冷笑道:“程冲,你不要‘装蒜’!刚才你在我船外

面作什么?”

  姓程的轻此道:“董兄是作碱的喊捉成!”

  南海门姓董的大怒道:“胡说,我是追着一个人而来的,那人隐入你的船内,显然

就是你。”

  雪山门姓程的冷笑道:“今晚固有我二、三、四师叔都在此、我不和你动手,动手

还说我仗长辈之势欺侮你,同时我们都为了要事在此停船,否则我就叫你好看,性董的,

你回去,我们双方的大决斗为时不久,到那时我再找你见高下!”

  南海门姓董的大怒道:“姓程的!你有长辈难道我就没有长辈!你放手过来就是!”

  雪山门姓程的冷笑道:“原来你是奉了长辈之命而来窥伺偷听的,那好办,今晚之

事请你长辈出来答话!”

  说到此,他回头向船上票道:“二师叔,南海门今晚有意上门寻衅了!”

  船舱内慢慢走出一个老人,他就是沙士密在古庙窥见的,雪山龙’!他步出船外时

向南海门姓董的一看,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有哪几个长辈在此?”

  姓董的显然认得他是雪山门第二人物,居然不敢放肆,但冷声答道:“你们应该已

伤看到!”

  雪山龙沉声北道:“小辈无礼,谁偷看到?”

  董和理直气壮道:“是程冲!”

  雪山龙皂道:“程冲乃本门掌门大弟子,他的行动老夫都知道,你敢胡说!”

  董和明笑道:“是我亲自追来的,他走得快,我仅差没有叫名而已!”

  程冲大怒道:“你来偷听被我冲出撞破,反而说我偷看,真是好辩词!”

  正说着,那面突然奔来三条人影,其一喝迈:“董和回来!日月镖探局的人走光

了!”

  雪山龙闻言,如风迎上道:“原来是‘定海君’,‘镇海君’,‘安海君’全来

了!”

  黑影最前一人接口道:“雪山龙,我们中了日月镖探局人的挑拨之计了!”

  双方停在一只大船上,雪山龙哈哈笑道:“中计的只怕是责掌门弟子吧!”

  为首黑影当然即为什么定海君,只见他岔开话题道:“雪山龙!不管怎样!你们也

未守住,对不起,我们要开船追去了。”

  沙士密仍在暗中窥伺,但一见未曾挑起打斗,这才知道双方都是老江湖,很难有冒

失的举动,于是长身腾起,如风射往对岸而去。

  一路不止,沙士密追到岳家口,发现自己人正在一只快船上等候。

  齐元同一见问道:“怎样?”

  沙士密道:“都是狡猾之辈,没有上我的当,可能会追下来!”

  时之贵道:“那怎么办?”

  沙士密道:“我们弃船而走,也许对方有错觉,水路追一程如果不见我们,他们八

成也是会弃船上岸。”

  吕洪道:“那我们就在此地等到三更再走如何?”

  沙士密道:“他们不等到这里就会上岸的,我们仍照原来计划开船!”

  卓文蒂笑道:“那两批一为雪山,另一批是谁?”

  沙士密道:“南海门,听说是什么‘三君’!”

  齐元同吓声道:“定海君、镇海君、安海君,想不到南海神君三个师弟也来了。”

  沙士密道:“派来得多,争夺之心更盛,高手到得多,干起来更猛烈,这都对我们

有利,我希望血海门,慾海门同样全来。”

  船行到四更,后面仍无追赶之人,齐元同更加钦佩沙士密的智慧了,他看看天色,

察察两岸地形,笑向时之贵道:“老搭档,后面是什么地方?”

  时之贵闻言伸长脖子向两侧岸上看,嗨嗨笑道:“你不要考我,我们已到侏儒山下

了!”

  齐元同道:“假便是我劫镖的话,我第二个地点就选在这里!”

  沙士密道:“船经山下嘛?”

  齐元同道:“正是,水势虽不险,但江面窄,岸多悬崖,藏身易,居高临下,拦截

容易下手!”

  沙士密道:“这是说对大批货,现在我们情形不同,他必须将我们的人员截住。”

  时之贵道:“怕就怕从两面群起夹攻!”

  沙士密道:“我们不分开,三人应敌,四人防守,边打边进!”

  齐元同道:“这样哪天才能达第一站?”

  沙士密笑道:“事迫至此,那又有什么办法……”

  前面忽有灯光出现,沙士密忽然一顿又接道:“有人家?”

  齐元同道:“那是侏儒山镇上的灯光,但这是三更后,居民哪还有灯光?”

  沙士密道:“那是赶早远行人的灯光,这是赶早作饭的时辰了,凭这灯光,我们大

可放心前进了!”

  卓文蒂道:“为什么?”

  沙士密道:“附近如有大批异样人物出现,居民哪能不被惊扰,这对谁敢早行?”

  齐元同叹声道:“你的江湖经验,有好些地方已超过你的年纪数十倍,这看法是对

的!”

  经过侏儒山下,确无一丝动静,可是沙士密反而问吕洪道:“船上有灯火可燃嘛?”

  吕洪道:“船是备下的,一切都有,甚至可在船上作饭吃!”

  沙士密道:“赶快在舱里点起灯光,舱门不可紧闭,船后生火作饭,仅不让大个子

露面。”

  卓文蒂道:“这不是太明显嘛,岸上人一下就可看到!”

  沙士密道:“非这样不能瞒过两岸劫镖之人,饭由你和若儿作,吕大哥在船后负责

放舱,二老在前舱吸烟,一切要装得自然。”

  齐元同笑道:“你看到什么了?”

  沙士密道:“不但两岸上有动静,同时提防下游有各路劫镖敌船。”

  大家只有照他吩咐去作,胡大汉在舱里点燃灯光,卓文蒂和尚文若在后舱生火。二

人真个作起饭来,二老反而轻松地坐在前舱里上吸烟谈天。

  吕洪专心划船,沙士密却在两只狴犴身旁咕嘟着什么暗号。

  船过侏儒山时,他又暗将两只禽魔也召到了肩上,显然打算应付一切紧急情况。

  齐元同在前舱忽然低声喝道:“下面有四只船在江心!”

  时之贵道:“也是下放的船,这是放船的时候了,八成是商船!”

  沙士密道:“载客的船这时又太早,货船又吃水不深!

  那四只船确有疑问,不过他们似未有拦截之相,我们只跟着去。”

  天快亮了,东边天际现出了鱼肚白色,但前面四船忽然向两侧分开,左面两船形成

一前一后,右面两船则缓缓并进!

  沙士密一见,立向吕洪道:“决将我们的船划到中间去!”

  吕洪莫明其妙,边划边问道:“情愿受他们夹持?”

  沙士密知道:“我们见情不进,也许他们又合拢挡住了,只有无动于衷,照样下放

才不露出破绽,对方是在试探我们的心理!”

  齐元同道:“提防有人认识我们之一!”

  沙士密道:“如有认识的,他们也不会用出这种心理上的试探了,我们一停,那就

是毛病!”

  江面渐宽,前面四船留下了十几丈宽的空间,吕洪乘着天色蒙蒙,手中稍微加了一

点劲。

  顺水船,其行甚速,这时刚好是入四船之间,然就在这对忽听右面一条船上有人朗

声问道:“喂,那条船上的当家的,你们从哪里来?”

  吕洪将手中桨一停,反问道:“同行的,你们真早!大概昨夜没有靠码头?”

  那船上人哈哈笑道:“我们是从侏儒山开船的!”

  吕洪嗨嗨笑道:“好家伙,天亮啦,你还在说神话,侏儒山码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金蝉脱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