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8章 妙不可言

作者:秋梦痕

  前面不远就是上天竺寺,再前进就是西湖,沙士密夹在慾海门两女之间,虽在说些

口是心非之言,其实他却非常急躁和惶恐,他知道打硬仗不明二女的邪功,任何慾海门

的邪功连通天真人都谈虎色变,这证明硬仗是打不得的。

  然而不打硬仗就得顺从二女,这是沙士密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的,因为慾海门的作法

是从来不将一个男人玩第二次的、那是一次就得将对方的精髓吸枯,毫无半点私情.就

算有例外吧,沙士密今后如何去向卓文蒂与尚文若交代!他不能以不贞之身去骗心爱之

人。

  他正在心慌之际,耳边又听玉魂格格笑道:“沙师傅.怎么了,为何不说话啦?真

的想入非非啦!”

  玉魄更显露了.她笑得更浪,且靠得沙士密更紧,爹声道:“四姐,别逗了、我们

到湖边找客店去。”

  沙士密不能突然变脸,否则就更危险,他只有咬牙硬撑,仍笑道:“现在才只听到

打四更,客店没有在这时开门的!”

  玉魂也靠紧了,轻声笑道:“那就找寺里和尚要个地方休息如何?”

  沙士密生陷露出破绽,故意伸开双手,真正给她个左拥右抱,也笑道:“出家人虽

说方便为本,但在这时候恐怕也不肯方便!”

  玉魄哟声道:“哟,你真猴急啦,难道要在野外胡来嘛?”

  沙士密生怕二女放出慾海门的“慾海婬网”,好在他还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心想

是自己顺水推舟之功!于是更放肆道:“只要二位姑娘同意,在下愈快愈好!”

  玉魂轻笑道:“看你不出,你还是个可人儿!好罢,我们到侧面林中去,免得你被

火烧死了!”

  沙士密暗叫难关到了,这一急更甚!他真想发出神功冒险一拼!

  可是他这一急.居然被他急出灵感来了!立将右手探人怀中,轻轻地持仔中揣着的

小铁简打开’原来他忽然想及偷到村老的那两只“金银蚤”啦!

  他用手指在铁筒上发出暗号,有节拍地敲了几下!之后他仍右手抱住玉魂道:“你

姊妹俩哪个在先?”

  玉魂浪笑道:“你能对付我姊妹两个?”

  沙士密笑道:“如果不能的话,恐怕你姊妹要打架呢!”

  玉魂忽将他一推.笑骂道:“好家伙,你有种,那就先到树林里去准备罢!莫忘了

摊开你的长褂子。”

  沙士密笑着依言大步走去!玉魄直待沙士密走远,忽向其姐轻声道:“你不怕他逃

走?”

  玉魂哼声道:“他走?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日月镖探局是他脖子上的一根链子,

他敢走!同时你难道看不出他真需要那话儿吗?”

  玉魄又问道:“你下手还是我下手?”

  玉魂道:“这倒是问题,这家伙非常有意思,而且有风趣,同时太俊了,与以往所

遇的大不相同。”

  玉魄道:“姐的意思是想留着多玩两次?”

  玉魂道:“有何不可,师傅并不限定一次,她当年与血海天魔,与今天所见的北海

帝君还不是一样,难道我们就作不得?”

  玉魄道:“那你就搞错了!师傅与血海天魔之所以不下手,那是看在血海门还有大

批血可吸呢,与北海帝君却又不同,那是北海帝君练有‘金刚丹’,师傅吸不动他!但

我们呢?”

  玉魂道:“我们只多玩几次再下手!”

  玉魄尚待再说什么,但她突感身上不对劲,忽然昭声道:“咀,我身上怎的这样

痒?”

  玉魂笑道:“几天不换衣服!可能有虱子啦!”

  玉魄骂道:“胡说!……”

  “哟!”她说不下去了,又哟了一声道:“姐!不对,我真感觉有东西在咬!”

  玉魂也有了感觉,声道:“这是什么虫,我竟运内功震它不死!”

  二女一阵比一阵痒得厉害,全身钮动,双手乱抓,真正慌了手脚!

  玉魂不自觉地宽衣解带,大骂道:“什么鬼虫!”

  玉魂一脱,玉魄脱得更快,甚至于不脱光都不行!二女脱得一丝不挂,可是又找不

出什么虫儿,玉魂骂道:“哪有什么东西?”

  玉魄道:“小小的玩意,光线不好,怎能看见?快抖啊!否则他在等急了!”

  二女抖了一阵之后再穿,可是衣带未曾系,那玩意又咬了,这可把二女整惨了,她

们只得再脱!

  远处树林边立着沙士密,他目力精强,看得非常清楚,不但尽情欣赏,而且笑痛了

肚皮!

  在二女第二次又脱光时,他才大声叫道:“怎么了,你们故意作弄我呀!”

  玉魄闻声一急,忙答道:“慢一点,再等一等,我们有事!”

  沙士密故意大发牢騒道:“再等就天亮了!”

  “了”字一落,他第二个灵机又来了,暗暗道:“我要你们在天明时光着身体见不

得人!”

  原来他在发现二女之初就将狴犴和禽魔支开了,这时他想到这两件法宝正巧可以用

上!他轻轻地发出暗号!召来了飞禽走兽,立在林中一一吩咐几句。

  二女仍在抖衣服,但突然闻到两声怪吼!

  玉魂突然惊叫道:“野狗!”

  “狗”字未落,她几被大泼一口咬中,好在她身法如电,一闪身就避了开去。

  玉魄同样难免,二泼也扑到了!二女一见大怒,娇此道:“倒霉啦,你们也来捣

乱!”

  二女顾不了手中衣服,只得空中猛劈!两只狸扦一见二女动了手,立即向后退,居

然存心引敌!二女气不过,双双追了上去!

  沙士密一见计成,又将禽魔放出!

  两只小鸟不攻敌,似奉了暗号夺走衣服!一冲而去!沙士密不让二女疑心是自己捣

鬼,这时惊叫道:“你们怎么了!”

  二女闻声,回头一看,猛地发觉自己的衣服离地而起,这才真急了,娇声道:“沙

师傅快来,夜鹰抓去衣服了!”

  沙士密如飞奔去,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玉魂心慌了,大叫道:“不要问,快替我追夜鹰!”

  沙士密暗暗发笑,忖道:“这是你们叫我离开的,日后可没有话说啦!”

  他装着追夜鹰,猛地腾身而起,去势如风!一个时辰之后,天亮了,沙士密却在西

湖边的一家馆子里吃早点了!吃完早点,他又寻到楼外楼,一打听,知道南海神君确未

失信。他不敢久留,立即动身向江西都阳湖赶路。

  可是他刚刚离开西湖,忽见前面人行道上有个老人!-眼认出就是北海帝君,同时

还看到他在向自己招手!

  他不敢怠慢,急急迫上道:“前辈还在这里?”

  北海帝君哈哈笑道:“小子,伯伯不叫,又叫前辈啦!”

  沙士密笑道:“一时难转口,下次记住了!”

  北海帝君大笑道:“小于,昨夜你可把伯伯急坏了!”

  沙士密惊讶道:“你老昨夜……”

  北海帝君不让他说下去就打岔道:“昨夜都看到了!那是真险!但想不到你小子有

最后那一手绝活!”

  沙士密笑道:“你老为何不帮侄儿一手?”

  北海帝君正色道:“伯伯一出现,她们必先施放慾海婬网将你收拾,试问我能动

吗?”

  沙士密道:“这次脱了险,下次仍难免!”

  北海帝君道:“这次算你命长,下次就不怕了!”

  沙士密惊讶道:“怎会呢?”

  北海帝君道:“伯伯追着你来,决心成全你!”

  沙士密大喜道:“你老要赐我金刚丹!”

  北海帝君叹声点头道:“金刚丹,天下只有两颗,一颗伯伯自己服用了,也因此才

能在当年逃过慾海天魔之手,这一颗伯伯忍痛送给你眼下!免得你师傅将来说我太自

私!”

  说着摸出一只瓶子,瓶里面有颗龙眼大的桃红丹丸,他亲手倒在沙士密口中又道:

“这颗丹丸的妙用能随心,你和邪女交通时,她如要吸收你的精髓,这丹就会发挥无比

的抗力,不惟不泄,反而增加无比的快感,邪女受快感所刺激,她必拼命挣扎,那时她

就没有其他能力加害你了,她的功力如果敌不住你,那她就自己危险了,因为她控制不

住啦,其精髓反而被你吸尽!”

  沙士密郑重道:“这事后呢?”

  北海帝君道:“事后她就一命呜呼了!”

  沙士密道:“这丹对自己妻子有害吗?”

  北海帝君大笑道:“你看到伯母了吧,她就是被伯伯害得红颜不老!”

  沙士密大喜,长揖谢道:“多蒙厚赐了!”

  北海帝君道:“你也不要太高兴,慾海门虽然人数不多,但其中有两个你无法对

付!”

  沙士密道:“除了慾海天魔本人之外,还有谁?”

  北海帝君道:“那个玉仙呀!她名义上是卓文蒂的妻子,你能用吸收之法吗?”

  沙士密啊声道:“那只有用武了!”

  北海帝君道:“现在武林还没有想到破慾海婬网的功夫!”

  沙士密道:“我疑惑你老当年为何被慾海天魔放过,你们双方无损,这只能证明双

方内功不分高下,但她整你老不下时,她何不运婬网下毒手?”

  北海帝君大笑道:“她在整个武林中,很难得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因之她例外不肯

下这个人的毒手,你以后也会知道。”

  沙士密哈哈笑道:“这不像话,伯伯玩过的,侄儿能作北海帝君大笑道:“只怕由

不得你哩!”

  老头说着一挥手,反向西湖方面走。

  沙士密单独一人奔了四天,他是日夜不停,这天到达江西边界的怀玉山下。在这里,

他停了大半天,想等自己人赶到,但他很失望,仍未见到他们。时已过午,他不能再等,

又向前奔。讴料他走不到十里远,忽见一处树下倒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一见生疑,

急忙走近,岂知他看清时猛的一震!

  冲口叫道:“金莲圣母!”

  那女人面貌不止二十多岁,仔细一看有三十出头,但却僵硬多时了!原来真是金莲

圣母。

  沙士密翻动一下她的身体,又发现她手中竞扣住一朵金莲花!悚然忖道:“她似与

人对敌而死的,她似要发出金莲飞刀而未果……”

  一顿又自言道:“待我看看她袋中另外两朵,她是有三朵这样东西的!”

  搜了一会,他又搜出两朵、这证明她确未发过,于是他全部收下。

  金莲圣母这一死,他再无法替郑宏轩和骆岳复仇了:一想到两个旧友,沙士密恨恨

地向尸体吐了一口,骂道:“妖妇,你的鬼蜮伎俩呢!”

  他气无所出,飞起一腿,竞将尸体踢出数十丈外!

  余气未消,他又追了过去,找了一根长山藤,竞将尸体高高地挂在一棵树上,又在

树上到了一行字:“妖妇金莲教主死有余辜!”

  作完了,他又向前奔!但他想不出是何人所杀,因为妖妇身上没有伤痕,他觉得非

常奇怪。又不到十里,忽然有人在后娇声道:“沙师傅!”

  听声音,沙士密不由一骇,暗惊道:“是玉魂玉魄追来回头一看,发觉不是玉魂和

玉魄,但却是玉姬和玉极!二女迫近时,沙士密沉声笑着道:“二位姑娘因何在此?”

  玉姬笑道:“那还不是为了来助你,你看到我四妹和五妹没有?”

  沙士密叹声道:“在西湖遇到了,但却出了一点小毛病!”

  玉极变色道:“出了什么毛病?”

  沙士密详细地将那夜之事说了一遏。

  玉姬沉声道:“有这种事?你没追上夜鹰?”

  沙士密道:“那夜鹰太神奇,不惟愈飞愈高,而且奇速无比,我追了二十几里,结

果到了一处树林就不见了。”

  玉极道:“你没有回去?”

  这倒是叫沙士密难作答,但又不敢想久,只得道:“我没有回去,因我发现了金莲

圣母!”

  玉极点点头,忽然娇笑道:“你怎敢将那夜的经过对我们说?”

  沙士密见她改变太速,暗忖道:“她两个又来了!”

  灵机一动,大笑道:“我失之东隅,当然想收之桑榆呀!”

  玉姬笑道:“你认为我们姊妹都是一样好说话!”

  沙士密笑道:“二位姑娘听在下说出经过而不在乎。因之在下就单刀直入了!”

  玉极笑道:“看不出,你真是情场老手.可惜我们不上。”

  沙士密然突然一伸手,将她抱入怀中,笑道:“你走得了?”

  玉极装作急拒,娇皂道:“放手,我姐姐在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妙不可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