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19章 魔林五豹

作者:秋梦痕

一切布置好,玉魂立同那两个少女退了出去,同时随手带上隔舱门。

玉魄见他仍然坐着不动,不禁又格格笑道:“傻子,还不赶快脱衣!”

沙士密笑道:“在下一生没有在人面前洗澡,现有姑娘在旁,真使在下不好意思!”

玉魄向他丢个媚笑道:“傻子,我都被你看饱了,难道你还害羞!”

沙士密道:“你能不能出去一下,让在下进了浴盆再进来如何!”

妖女玉魂在中舱听到后舱好久没有动静!她举手打了一下隔舱门,娇声向里面问道:“五妹,开始洗了没有?”

后舱响起沙士密的朗笑道:“一场春雨淖燕泥!桃花染红溪流水,绿柳深处听莺啼!”

玉魂闻言惊叫道:“五妹敢夺师傅头采!”

沙士密大笑道:“你进来看看!令妹已上气不接下气,居然蒙头大睡了!”

五魂轻轻推开隔舱门,忽见沙士密仍在浴盆里!她是婬娃荡女,触目就难把持!身还未全进去,双目已冒出火采!

后舱一半是卧室,中间有道红绸帐帘,玉魂本待找玉魄,但这时已被沙士密所吸住了!沙士密一见得计,缓缓由浴盆起身,轻笑道:“姑娘如不见弃!……”

玉魂突然一推舱门,势如饿狼,全身向沙士密扑去……

在前舱的两个少女正在忙着准备饮食,同时似也不敢到后舱去。快到上更的时候,这两个少女感到不对了,她们互相商量一下,那个六妹大胆走进后舱。

未几,只听她惊叫道:“四姐,五姐和那个人不见了!”

外面少女闻言也冲了进去,发现后舱毫无凌乱之象,噫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第六少女道:“我明白了,四姐,五姐莫非是叛师了!”

另一少女骇然道:“你敢这样说,她们是师傅的宠儿,我们两个还未学仙法,不可随便批评!”

第六少女道:“那我们如何向师傅交待?”

沙士密这次作得非常干净,他将两个的尸体全带走了!在天亮的时候,他居然回去了,齐元同等见了他!只见他满面含笑,问道:“沉天二侠呢?”

沙士密瞒下船上之事,仅将从血海门手中救出南海神君之女的事向大家告知。大家听说救出了南海公主,莫不惊喜至极,齐元同道:“这样一来,神盲镜仍在正派手中了!”

沙士密道:“现在南海神君是不是还保有神盲镜未可料!那要等通天真人带沉天回来之后才清楚。”他们守到天亮的时候,仍未看到沙沉天回来,却看到“三眼神”罗大昌如风一般疾奔而到!沙士密似看出他有什么事情而来,立即溜到树下等着。

太昌一见沙士密,喘息未停,急道:“通天真人有请,你快去。”

沙士密道:“什么事?”

罗太昌道:“南海公主无法救醒,她是中了血海天魔本身的元神伏体,救回来只是驱壳,非得杀死血魔不能复原,现在南海神君仍要拿神盲镜与血魔交换。”

沙士密道:“这与我去有什么关系?”

罗太昌道:“令弟二侠因与南海公主有接体之亲,他也昏迷了!”

沙士密大惊道:“元神伏体竟有这样厉害!”

罗太昌道:“据通天真人说,这是血魔最近才练成的,因此事先连他也不知道。”

沙士密急抬头向齐元同道:“我去去就回来,看通天真人有何吩咐,你老仍带大家在此勿动。”

时之贵道:“你快去罢,这里的人不会随便单独离开的。”

沙士密跟随罗太昌向后峰奔去,边走边问道:“在什么地方?”

罗太昌道:“在一处林中!”

二人刚到后峰,沙士密忽然发现对面来了两个奇装异眼的老人,一个锦袍及履,头戴高帽不知何名,正面嵌着一颗鸭卵大的宝石,光芒四射,另一个身穿滚龙大褂,头戴二龙夺珠冠,似王者!但非蟒袍!

沙士密正待问罗大昌是谁,突闻罗大昌警告道:“我们快避开!来的是‘金银魔君’和‘独权祖师’!”实际上已经见了面,避已不及,沙士密只得暗提功力,同时一手探入怀中,仍朝前走。

那两个老人是并肩走着,山路不宽,双方必须有一方让道才能通行。

罗太昌心中急得要死,他又不敢叫沙士密让路,因为他摸清沙士密的个性,看看已接近至数丈地了。

独权祖师忽然停步对旁边的金银魔君道:“我们要查的小子就是他!”

沙士密闻言一怔,暗忖道:“这老家伙从未见过我,怎会说这种话?”

金银魔君也停下了,似有疑问道:“凭这块幼稚料,他能被三个对头看上么?”

独权祖师嘿嘿笑道:“阁下何妨问问。”

金银魔君突向沙士密大喝道:“小子你是日月镖探局的?”

沙士密点头道:“二位有何指教?”

独权祖师嘿嘿笑道!“老夫真没猜错,小子,你为什么将镖货交与南海神君?”

沙士密谈然道:“打不过他,只好交出!”

金银魔君皂道:“你这不是白白葬送了日月镖探局么?”

沙士密道:“这与日月镖局的责任无损,在下交货之初是有条件的,南海神君已替敝局送过三站。”

独权魔嘿嘿笑道:“货主未接,你仍有保管之责!”

沙士密哈哈笑道:“货主是金莲教主,只要她亲自到来,在下如交不出货,当然得负责赔偿!”

两魔似还不知金莲教主已死,这下可被沙士密堵住嘴了,良久才听独权魔道:“你小子来君山何为?”

沙士密道:“见识见识!”

金银魔阴笑道:“你不怕死?”

沙士密道:“君山会地,只伯没有敢明着杀人的。”

独权魔道:“如果老夫此际杀你,谁会知道?”

沙士密大笑道:“假设杀而不死,竟被在下逃了出去呢?”

独权魔大怒道:“你能在老夫手下逃生?”

沙士密的话当然含有轻视之意,因之引起老魔冒火,罗大昌真怕立即动手,他早就未上前,这时已存心逃走报信。

独权魔又回头向金银魔道:“人家想要的,你作何打算?”

金银魔大笑道:“使人家得不到只有两种办法,一是毁去,一是夺走!”

独权魔道:“在此毁去,对你我名誉有损!那就将他带走!”

金银魔点点头,向着沙士密道:“小子,你可以叫同伴去送个信了!”

沙士密道:“送信给谁?”

金银魔阴笑道:“无边大士,或通天真人、修眉罗汉任何一个都可以,告诉他们。你已被老夫等收为弟子了。”

沙士密摇头道:“不必送信了。”

独权魔嘿嘿笑道:“小于,那几个人对你非常看重,他们来君山既非夺宝,也不是帮忙什么人,那是防你被人谋害的,现在人已属于鬼火七十二洞中人,这信在你是必然要送的。”

沙士密道:“在下是属于自己的,同时又不怕任何势力压迫,二位未免自视太高了。”

独权魔大怒道:“不识抬举的小子,你敢不顺从?”

金银魔大怒道:“必要时老夫等不惜破坏武林规矩!”

沙士密大笑道:“若是二位联手,在下自知不敌!假使单打独斗,那就很难说了!”

独权魔气得大吼道:“对付你这小子还有两打一的必要?”

少土密笑道:“凭二位动辙带怒,可想你们修为不高,任下凭定力亦可自保!”

金银魔怒极反笑,连声哈哈道:“你小于也敢谈定力,好,老夫就和你拼拼定力!”

沙士密道:“这倒是真理,不过要拼我们三人同时来,否则在下不放心!”

独权魔大声道:“老夫同意!”

沙士密回头向罗大昌道:“罗老,你请在旁观战,提防有人向我们扰乱!”

金银魔大笑道:“怕暗袭算什么定力,何况武林亦有禁忌!凡是偷袭人定之人,便是武林公敌!这点你可放心。”

沙士密笑道:“不择手段的武林小人太多,他们只顾眼前,不管将来!”

独权魔道:“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个小老儿监视罢,不过老夫得约法三章!”

沙士密道:“哪三章?”

独权魔道:“第一我们只许施展元神攻敌!第二、谁不入定,或入定太慢,或无法入定者通算输,第三、有外扰的不算输。”

沙士密道:“阁下三章我都同意,但其中有点必须修金银魔道:“修正什么?”

沙士密道:“那就是外扰只限人!其他不在内,不过凡有害我们生命的东西也在限制之内。”

独权魔不知他已存心捣鬼,还认为这小子竟连动物都不能抵抗,嘿嘿笑道:“你小于难道不能抗飞禽走兽,是为了二位,同时也替自己找借口,否则我若存心不正,二位就非败不可!”

沙士密道:“何谓非败不可?”

沙士密道:“在下有一对神禽,如在比斗之中唤来,相信二位必难入定。”

独权魔冷声接道:“你小于目中无人,居然轻视老夫,老夫一旦入定,任何东西一旦接近,它非被神功震死不可!”

沙士密朗声笑道:“二位不妨在此比斗之前先试试看!”

全银魔大喝道:“你小子放出来!”

沙士密点点头,突然发出一声轻啸!两只禽魔不知藏在什么地方,一闻暗号,立如电般飞至沙士密头顶。

沙士密抬头看了一眼,又笑对两老魔道:“二位请看在下头顶为何种小鸟?”

二魔闻言,同时抬头一看,讵料他们也识货,不禁冲口叫出迈:“禽魔!”

沙士密哈哈笑道:“二位认得就好,大概还知道小鸟是不怕真气护体的,在下如不想凭真功夫斗胜时,等到二位人定时召来,试问二位如何不动?”

金银魔心中有点滴咕,侧顾独权魔道:“这小子倒真是条硬汉!”

独权魔点点头,笑向沙士密道:“你不取巧求胜,老夫等倒是十分钦佩你,好,那我们就开始打坐!”

沙士密笑道:“二位难得与晚辈较功夫,何妨赌点东西!”

金银魔道:“有意思,你赌什么?”

沙士密道:“那看二位要什么?”

独权魔道:“你输了,永远属鬼火七十二洞一员!”

沙士密正色道:“在下答应了。”

金银魔道:“老夫等如有一人输给你,从此不再跟你为难!”

沙士密摇头道:“晚辈从来不怕别人找麻烦,这样吧,二位如果输了,晚辈要二位从此不再与慾海天魔共生存!”

独权魔哈哈笑道:“你小于真的要个永绝,那也没有讨价的,就这么办!”

金银魔哈哈笑道:“老夫也同意!”两魔认为自己必胜,不惜信口答应,沙士密大喜,首先盘膝坐地。两魔毫不在乎,亦双双并坐就地。

沙士密暗暗好笑,他偷偷地把身上的金银蚤放出之后真个闭目不动了!两魔一见,不敢多想,立即静静运功。

三人刚刚坐定,罗大昌忽然感到四面都有了异样的动静,他也是武林罕见的高手,这一察觉,立知来了不少非常人物,心中一紧,就待阻止沙士密入定。然而他尚未开口,突听身后有人沉声道:“不可惊动他们!”

罗大昌猛一回头,眼睛里立即映进了通天真人,这真使他喜不自胜,不由暗暗吁口长气,连忙拱手道:“仙长,原来是你老!”

通天真人道:“少说话!凡在君山的一流人物都来了!”

罗大昌大惊道:“有哪些?”

通天真人轻声道:“你暗暗注意看,他们快现身了!”

罗大昌依然看不到人影,但他已料到当前只要一个搞不好,眼看就有一场惊心动魄的空前火拼!当此之际,罗大昌忽见那两个老魔竟坐立不安了!他心中有数,那是两只跳蚤在作怪了!通天真人也觉奇怪,只听他噫声道:“他们怎么了?”

罗大昌走近他耳边轻声道:“他动了什么手脚?”

罗大昌据实相告道:“少侠有两只小虫,叫什么金银蚤,其实是一只黄色的和一只银白色的跳蚤。适才已乘隙放了出去!”

通天真人啊声道:“那是他师伯的宝虫!”

罗大昌笑道:“仙翁早就给他徒侄啦。”

通天真人含笑道:“那我得快去告诉尼姑和罗汉!这一场大斗打不成了!”

罗大昌道:“为什么?”

通天真人道:“贫道等为防两魔一旦获胜,决心和其一拼,现在少施主显已无事,这不是打不成了么!”

罗太昌啊声道:“无边大士也准备动手?”

通天真人道:“老尼姑到君山来,其意就是为保护少施通天真人尚未动,忽见后面同时来了两人,一个是中年尼姑,脸如满月,态度慈祥,她旁边是个和尚,矮矮胖胖,眉毛特长。

通天真人回头一见,哈哈笑道:“大士和罗汉也来了!”来那竟是无边大士和修眉罗汉!罗大昌急忙施礼!

大士合十道:“罗施主!恭喜回头是岸!”她紧接又向通天真人道:“道友,鬼火七十二洞又到了六人,九大魔峰也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魔林五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