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20章 十四童子

作者:秋梦痕

红日半沉在海的边际,空中的云彩灿烂无比,三五海鸥,安详地展着银翼,随碧浪飞翔!这是么宁静的黄昏。

美景不长,须臾之间黄昏过去了,另一半落日被大海吞没,浩浩碧波,这时变成无边墨渊。

突然在远处冲起一道红光,同时自红光发起处传来隐隐喊杀之声!原来那是海盗劫船放火。

倏忽这边冲出一条快船,船上人叫道:“五老火速踏水赴援,这是诸位的功德开始了!”

快船上应声冲起五条黑影,其速无比,竞踏着波涛如飞而去。距离足有五里,等到快船接近时,那边火早灭光了,人声不闻,惟在水面上到处都是烧焦的木板和零星的箱笼与衣物。

快船上又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噫,五老哪去了!强盗船呢?”

这是卓文蒂的声音。

船头上高举着两只烧笼,大家注意水中是否有人可救,沙士密、皇甫鹊、胡大汉、卓文蒂、尚文若,还有船主,一共十二只眼睛,把所经的水面搜了个遍,可是侵说是人,就连浮尸也没有。

船主忽然道:“客官,前面快近‘阴礁岛’了,船不能再过去啦!”

沙士密道:“为什么?”

船主道:“阴礁岛连小渔船白天都不敢去,去就会撞破,海中阴礁环岛遍布,从来无人去过,岛上没有人,周围数十里航船绝迹。”

沙士密吩咐道:“那就在此抛锚!”

皇甫鹄接道:“谁留在船上?”他的意思是怕船开走。

沙士密会意,笑道:“船家已知我们不是坏人,我们都到那岛上去看看。”

远远有幢幢黑影,显然那就是阴礁岛,估计尚有三里远,不过中间尚有无数黑影,猜想一路上还有不少礁石。

沙士密领先,率着大家鱼贯踏水滑行而进。

一路稍停三次,他们终于到了那船家所指人人怕去的怪岛上。

皇甫鹄上岸一看,确见该岛怪石嶙峋,估计约有数里方圆,中间有座陡峭的石峰,但高不到百丈,岛上到处都是杂树丛生,荒草没膝。

沙士密领着直向岛中奔去,回头道:“此岛有名堂!”

卓文蒂道:“什么名堂?”

沙士密道:“五魔已来到岛上了,但却不见他们半点动静!”

尚文若道:“此岛范围大,也许到另外一面去了!”

沙士密道:“海盗不止一个人,假使是逃到这座岛上,五魔理应早就收拾了,可是水面无尸,岛上也没有打斗,这就更神秘了。”连说带奔之际,大家突然同时听到一阵异声!

卓文蒂抢着道:“在前面!”

尚文若道:“什么声音?”

异声呼呼,频频传来,沙士密噫声道:“这是一大批人的打鼾睡觉的声音!”

皇甫鹄笑道:“前面丛林不高,既不见房屋,也没有草棚,哪有大批人露宿之理?”

沙士密连自己也不相信,然而他自问没有听错,随即提功冲进。

十几丈外有片空地没有草木,那是他们走了这么远才看到唯一不见石的砂地。

沙士密一眼看到沙地上横七竖八,真的睡了一大批人!

卓文蒂惊叫道:“这是谁?真的大伙儿露宿!”

沙士密立即阻止道:“别大声,那不是露宿,而是被人点了穴道!”

天上虽有星光,可是月已西沉,那批人的面目不易看出,但点一点竟有十七个,沙士密摆手吩咐大家道:“你们就在这里停止,我去看看是些什么人。”

一个箭步,掠向砂地:可是身刚落下就也忍不住惊叫了!大声招呼道:“你们快来,大部份是我们自己人!”

大家闻声奔去,一见莫不大惊!发现一边躺的就是分批行动的沙沉天、易天飞、牛强、许华、赵刚、吕拱、罗老头、齐老头、时老头等,一个不少!

皇甫鹊骇然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有这大的神通?”

卓文蒂道:“若是敌人,他们早就没有了命,绝不只点倒为止,如是正派人物,那他就不会开这种玩笑!”

尚文若道:“那面八个是谁!”

沙士密道:“那面八个老人,没有一个能识得!其中有三个还是老太太!”

胡大汉道:“先救醒自己人再说!”

他首先检查沙沉天,发现点的竟不止一处灾道,随即下手解穴……

连点数次,他突然惊叫道:“这是什么奇妙指法所点我解不开!”

卓文蒂闻言向沙士密道:“我学了三十几种指法,我去查查!”

沙士密正待走向那批老人之处,闻言点头道:“除了我的黑阳指,她一定能解。”

他还没有行近那批人,耳中听到卓文蒂大声叫道:“士密快来!”

沙士密猜想又有奇事发生了,回身奔去道:“什么事?”

皇甫鹄代答道:“这是你点的穴!”

沙士密闻言大惊,骇然道:“岂有此理?”

走近时,他俯身在沙沉天身上一查,竟也惊叫了,变色道:“真是黑阳指所点!”

他急于要知道敌人是谁,随即迅速先解沙沉天之穴。手到穴解,沙沉天如梦初醒,打个呵欠,伸伸懒腰!

沙士密轻喝道:“沉天,快醒来!”

沙沉天闻声猛睁眼,突又跳了起来,似已想到自己所遇,大叫道:“我们的人……”

他发现地上躺了一堆,又叫道:“那小子好厉害!”

沙士密诧异道:“你到底怎么了?”

沙沉天冷静一下,吁口气道:“我们三批都在老黄河口相逢,但却不见你们到达,后来才听罗老说留下皇甫大哥在后面等你……”

沙士密打断他的话问道:“你们发现南海神君了?”

沙士密点头道:“就是发现南海神君一家已出海,因此我们没有等你到达就买船追踪!”

卓文蒂道:“怎会迫到这里来的呢?”

沙沉天道:“我们追出渤海湾就追失了,就在那时发现了这个岛,大家以为南海神君是到了这儿……”

沙士密道:“你们就在这里遇上另一敌人?”

沙沉天道:“敌人?那是一个十四岁大的孩子,和一个如胡大汉一般粗的大姑娘!他们不许我们登岛。”

皇甫鹊骇然道:“此岛从来无人么?”

沙沉天道:“那就不知道他们住此多久了,齐老第一个同那孩子打交道,可是那小于比狐狸还狡猾,他什么也不肯说,就是凶巴巴地喝斥我们离开。”

沙士密道:“因此就动了手?”

沙沉天道:“我们见他是小孩,哪会存动手之心,但也不答应退出,讵料他真鬼!居然立改颜色说好的。”

卓文蒂道:“说什么好的?”

沙沉天道:“他说愿请我们吃一顿水果,吃完了请我们离开!”

沙士密道:“你们就表面答应竞上了当?”

沙沉天道:“是啊,我们也不知他的水果从何而来,但确见他拿了一大篓!讵料当我们真个吃的时候……嗨!”

他重重地嗨了一声郑重道:“我们连做梦都想不出他的身法竞是快得无伦,出手如电!”

沙士密大惊道:“九个人同时被他点倒!”

沙沉天点头道:“真惭愧,我们还提了内功!可就不知谁在最先倒,谁在最后倒!”

沙士密道:“还有更惊人的你不知道,他用的竟是黑阳指!这证明我这黑阳神功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会的!”

沙沉天道:“你快点解醒他们,齐老先到,也许他能说点什么。”

沙士密闻言动手,一会将大家都救醒了。

齐元同证了半晌才开口道:“老朽一生,这次败得最惨,真正是八十老娘倒败在孩儿之手了。”

沙士密道:“你老去那边看看,能否识得一个!他们可能是后你们而到,居然也逃不了此动!”

齐元同,时之贵,罗大昌一同走去,后面只跟着沙士密!

到达时,齐元同等一一查看,但同时摇头道:“这批人从来未在江湖中出现过!”

沙士密道:“那就只有解醒来问问看啦。”

他照样一一救醒,那些人显得功力奇深,一被解开,就同时清醒,可是他们连谢字都不说,猛的腾身就向岛中峰上猛扑!

罗大昌哼声道:“这批东西真正岂有此理!”

齐元同笑道:“大概不是什么正派人物!”

沙士密不以为意,笑道:“我已猜到他们的来历了!”

时之贵道:“是清廷聘来的,那就是与五魔同路了。”

他又将遇五魔之事说出来,接着道:“我们也进去查罢,那孩子太神秘了!”

齐元同领着偏右走,但也没有路,经过几处低地之后,他忽又大惊站住!

沙士密追上问道:“什么事?”

齐元同一指身前道:“这是你说的五魔!”

沙士密发现荒草中真的躺着魔林五豹,这更涑然了,急忙走过去一看,发现也是被点倒的,于是急忙施救。

五豹穴道一解:同时跳起道:“好厉害!”

沙士密笑道:“五位如何到此?”

大老豹嘿嘿道:“你不是叫我们追强盗吗?”

沙士密道:“强盗呢?”

二老豹接道:“强盗就是一个小萝卜头和一个金刚似的少女!”

卓文蒂走近笑道:“抢劫什么?”

三老豹嘿嘿道:“抢劫阴风三十六谷中人的船,船被烧了,十五个家伙都吓跑了!”

沙士密悚然道:“五老可知是被黑阳指所点倒?”

大老豹道:“全凭指点,我们不会这样无用,那小子的鬼玩意真多,我们又未大意,因为曾看到他追逐阴风三十二谷那批人!”

沙士密郑重道:“五老动过手?”

大老豹道:“我老五老四两个一到就与那大块头姑娘交手,但丝毫占不了上风,我们另外三个不由看得大惊,同时也俏然不已,可是就在这一愕之下,竟被那小孩掌握了时机,他突然向我们同时打出三根金光闪闪的飞针,一个个的耳根后都被打中,其针能透是气,且能使我们眼睛发黑!仅仅眼睛一黑之篓,我们又中了他的指力,所以倒地!”

他接道:“但我不知老四和老五是如何倒下的?”

三老豹叹声道:“我和老五一见大哥等倒地,当时难免大惊,岂知那小于又掌握了这点空隙来点倒我们。”

齐元同叹声道:“那孩子太精灵了!”

沙士密笑向五魔道!“五位是另外一条路进来的?”

大老豹道:“你认为我们没有发现你的同伴被点倒?”

沙士密啊声退:“另外八人是谁?”

大老豹道:“是九大魔峰中人,我们如不被你在船上说教一番,刚才见他们就对不起!”

沙士密笑道:“在过去你老会下手!”

二老豹道:“这是何等不费力的机会?”

沙士密大笑道:“五位想想看,这因果是何等显明!”

大老豹会意道:“确是不假,我们不杀他们,因此才有你来解救我们!”

沙士密道:“报应如此,善恶分明!”

大老豹道:“他们追到峰下去了。”

老少一行十九人,这时齐向那峰下奔,在路上,大老豹向沙士密道:“你如再遇到九大魔峰之人对,你就单独大

骂‘老鸭子’!‘老鸡婆’!我保证你有收获!”

沙士密道:“这是什么意思?”

大老豹道:“九大魔峰里共有二十几个老太婆和老不死,他们男的以老鸭子为首,女的以老鸡婆为首,你能收服了这两人,那就等于收服了整个九大魔峰中人!”

沙沉天接口道:“能骂得服吗?”

大老豹道:“他们不怕势力,不怕失败,就是怕受人恩惠,刚才救了他们,他们必图报答.在报答之前,他们决不与你为仇,但寅时报答完了,卯时就会杀你!你在他们没有想到报答之时,你就拼命地骂他们忘恩负义.愈骂得急,骂得凶,他们愈急团报答、但不敢反抗,在急得没有办法时,这两人一定会求你提条件,那时你要什么都可以。

尚文若格格笑道:“这真有趣啊!”

沙士密道:“这如何可乱骂,同时也骂不出口呀!”

卓文蒂迈:“让我和若妹来骂!”

到了峰下,他们并没发现那八个老人,同时也未听到动静!

沙士密抬头看看那座峰,感觉特别奇怪,侧顾老人们道:“诸位走遍天下,可见过这种奇境?”

大老魔道:“陆地上有的是奇峰怪石,海上却真少,这座峰上没有树木,也没有泥土!居然似只庞大无比的秤锤!”

沙士密道:“说是秤锤,不若说是一只斗!上似平的,就怕不是空心了。”

上面忽然有个尖尖的小孩子声音大笑道:“谁说不是空的,我正想请你们到斗里来!”

闻声不见人,大家都紧张了,沙士密回头道:“我们上大老豹抢先拔起,脚点峭壁,直朝上登。

沙士密紧紧相随!及至上面,二人又是惊奇不已。

到了上面才发现真是一只大石头,圆圆的,中空不到五丈,俯首下望,里面漆黑,斗壁厚有十丈,这是指上面的斗口,估计脚下足有两倍厚度。

皇甫鸽向沙士密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十四童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