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23章 新剑王

作者:秋梦痕

一大群疾驰如飞的马碱,冲起漫天黄尘!哄喝着冲向东野牧场主的庄院,立即使得庄上乱上加乱,人心惶惶!

庄上的马师仍有不少,火速奔出,分别守住庄院围墙四周,拔剑,拔刀,一个个磨拳擦掌,忙着准备拼命。

尚文若在客厅独坐无味,她也走向庄墙!这时恰好遇着程英!

程英本来走向后院,可是他还未陷进上房就听到庄上的警钟大鸣、立知又有大批马贼来攻庄了,来不及见庄主,急与众同事守庄,这时—见尚文若,慌忙问道:“小兄弟哪医去了!”

尚文若笑道:“他去拦截马贼,你们不必惊慌!”

程英大惊道:“听说这是对方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起码也有百余骑,小弟怎能阻挡!”

尚文若道:“我们上围墙看看,怎的尚未听到声音!”

二人登上围墙,遥见尘头尚在数里外!尚文若道:“距离还远!”

程英道:“成人都骑良马,不须多久了!如无前面那块高地,人马早就看得见了。”

这时有个白胡子老人持剑走到墙下,抬头向程英道:“英儿,这位姑娘是谁?”

程英道:“爹,这是内地来的老乡!”

尚文若忽觉老人十分面熟,略一迟疑忽然叫道:“呀,您不是十年前到过我家的程大辉伯伯呜?”

程英闻言一憎,老人诧道:“姑娘贵姓,怎会认识老朽!”

尚文若立即跳下见礼道:“程伯伯,我姓尚,住在山海关外的尚家庄!”

老人猛地跳起道:“姑娘是尚北斗前辈的孙女!”

尚文若笑道:“伯伯比家父大不了多少,怎的这么快就白了胡子。”

老人哈哈笑道:“姑娘这就搞错了,令尊虽然只比老朽小两岁,但他没有老朽这样操心劳力阿。”

尚文若啊声道:“也许你老是因了什么意外受了伤的关系吧?”说着只见老人微微点头叹息。

老人虽在叹息,但他仍很兴奋,立向程英道:“英儿,快见见这位妹子,他是为父常对你说的‘四海苍龙’尚北斗公公的孙女,尚公公武功高绝闻名武林,今日你能会到尚妹妹,那真是莫大的幸事!”

程英向尚文若拱手道:“原来姑娘是自己人,那真太失礼了!”

尚文若回礼笑道:“我见到程叔时,年纪还只七岁,今日我认出程叔,可是程叔却不认得我了!”

老人大笑道:“女大十八变,老朽真设法子认啦,但姑娘的记忆却十分惊人,十年啦,时间可不算短!”

程英突然道:“爹,尚妹子还带来了一个小兄弟,听说他单独迎斗大群马贼去了,这真是危险至极,怎么办?”

老人闻言大惊,急问尚文若道:“孩子是谁?”

尚文若笑道:“程叔放心,百把骑马贼还不如一群兔子,你老听听,马贼至今还未到哩,显然已被堵住了!”

老人惊道:“孩子到底是谁?”

尚文若苦笑道:“说起他来,天下武林恐怕知道的太少太少,不过他的大哥二哥也许程叔曾经有个耳闻!”

程英急问道:“他大哥是谁?”

尚文若道:“中原武林有个字号名曰‘黑色太阳’的,程叔听说过嘛?”

老人猛惊跳道:“新‘剑王’黑色太阳!”

尚文若却愕然道:“什么‘新剑王’!”

程老人变色道:“今早武林传出公论团的紧急通知,天下武林正邪一致承认黑色太阳为天下新选剑王!难道侄女还不知道?”

尚文若啊声道:“好快,天池大会竟然提前了!丑大哥去还不到几天哩!晤,也许是他与北海帝君未到就决定了!”

程老人莫明其妙,简直不知她在说些什么东西,惊问道:“侄女说些什么?”

尚文若豁然道:“我在自言自语,程叔,我告诉你,黑色太阳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三日前,不,应该说五日前啦,被北海帝君请去白头山天池赴会,那就是参加选拔新剑王的事,想不到消息在今早就发出了!”

程老人大喜至极,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我的天,有你的关系,本庄有救了!”

尚文若笑道:“你老想请黑色太阳来解危?”

程老人相求道:“侄女,你作作好事!救救本庄望!”

尚文若娇笑道:“你老真是,眼前有个和黑色太阳同样本事的人已自动出手啦!”

程老骇然道:“你是说那孩子!”

尚文若点头道:“他与他大哥的武功虽然各有所长,谋事的智慧却完全一样,只要有他出手,大事无防了!”

正说着,忽见庄外飞进一条人影,尚文若一见大叫道:“弟弟,我在这里!”

人影就是沙中宝,只见他飘然落下就大笑道:“尚姐,快请程英大哥派人去收马!”

程英惊问道:“小兄弟,收什么马?”

沙中宝道:“贼人走光了,但留下马匹,听说庄主失了不少马,这下多少可以补偿一些啦!”

程英急向其父道:“爹,你陪着尚妹子和少侠,我去派人收马!”

程老人大笑点头道:“你快去!”

尚文若正色向沙中宝道:“中宝,你把他们杀光了?”

沙中宝哈哈笑道:“那些家伙没有一个可救的,纵有个把好一点的,奈何又收手不住!”

尚文若叹声道:“那么多尸体岂不要害庄上人去理!”

沙中宝道:“全化成清水了,埋什么?”

程老人在旁听得直发抖!暗暗忖道:“这个小煞星!”

心中在惊讶,表面却不便说,然而他的脸色在这时才恢复正常,急忙拱手道:“少侠请进厅里坐,敞庄真正托福了!”

尚文若想尚未介绍,接口道:“弟弟,这是程叔,我是刚才认出的,他老人家曾与家父非常要好。”

沙中宝立即见礼道:“晚辈沙中宝有礼了。”

程老人哈哈笑道:“岂敢,岂敢,快请进。”

到了厅中坐下,立即就有仆人重新献茶,同时全庄之人一委时都知道了。

未几有两个壮年人抬着一座躺椅,椅上躺着位老人,大概就是老庄主,他虽不能坐起,却仍大声道:“程兄,快替我谢谢那位少侠和女侠!”

程老人向沙中宝道:“少侠,庄主半身不遂,不能起来,希望见谅!”

沙中宝忽然起身,拉着尚文若一同走过去道:“齐庄主之病,晚辈早听程英大哥提起过,请不要客气,晚辈大概能医!”

老场主惊讶道:“少侠早知道?”

沙中宝道:“听说你老是练功时走火入魔所致!”

程老主代接道:“正是,但已太久了!”

沙中宝道:“只要筋脉不破坏,血液不通,穴道封闭都不要紧!”

他不管达时到了一厅马师,也不管人人闻言的反应,立即伸手探病。

一会儿,他忽然出指如风,在庄主半边身体上如雨点般飞落‘猛的又大喝一声:“场庄提功!”

“提功”两字之后,他伸手一抓,硬将庄主抓了起来,反臂甩出!

全厅人一见大惊出口:“啊……”

这一手大出众人意料之外,竟把整个厅堂的人都震惊了,可是语音未落,庄主也未落地!传来的却是庄主的大笑之声!

声音却来自厅外!

全厅人听了不由一呆!

瞬眼间,庄主由厅外进来了,容光焕发,哪有什么病全厅人又是一声大喊:“庄主好了!”

老庄主先向沙中宝长揖道:“再生之德,老朽此生难报,少侠真是武林奇人!”

沙中宝哈哈笑道:“举手之劳,庄主言重了,这是庄主自己之福!”

老场主摇头道:“少侠还在老朽身上加了一点东西!老朽虽愚,但还感觉得到……!”

这老人说着竞流下泪来了,显然已感动到了极点!

沙中宝微笑道:“老庄主本身的功力本已高极,否则是不会感到的!”

老入伸手将他握住道:“少侠恩外施恩,想必有所用意?”

沙中宝笑道:“晚辈本待问这庄主的敌人,也好替庄主出口气,但在下,发觉庄主本身有股强大的潜力反抗,这证明庄主过去功力惊人,假如晚辈再替庄主加上一点东西,今后庄主的事,庄主必可自己动手去了却,根本不须晚辈多事了,同时晚辈也没有时间,再则庄主如不亲自报仇,只怕百年后难以限目啊!”

老庄主闻言大叫道:“少侠待老朽无微不至了,请受老朽一拜……”

沙中宝慌忙阻住道:“老庄主这样一来,你是催晚辈快点滚蛋了!”

程老人在旁劝道:“东翁,少侠是奇人,奇人不高兴俗扎,你老就记在心上罢!”

老庄主带沼叹道:“这叫老朽内心何安!好,老朽一家只有供你长生禄位牌了!”

沙中宝又哈哈笑道:“千万别把小子拜死了!”

老庄主被他逗得也笑了,哈哈两声道:“想不到我这近木之年的废人,今天还能遇上你这有趣的孩子!”

他回头向众马师道:“解除庄上的戒备,只须派出监视之人,其余的不要离开,大家同老朽大厅陪客,数里周围,老朽已能察出动静了!”

大家闻言,莫不惊喜至极,哄然一声!

“恭喜庄主!”

尚文若这时插口道:“老庄主,吃酒还是慢一点,听说你老还有位二少庄主受了重伤!”

老人叹声道:“快断气了。”

沙中宝道:“大概还没有断气吧,老庄主,这里有一颗丹丸,就是断气—个时辰内也能救,你老就亲自拿去罢,他还能赶得上陪我喝酒哩!”

老场主又喜得眼泪直流了,激动地抖着双手接过去,看也不看,拔腿就朝后面上房飞窜,同时大叫道:“我还有事!”

大家的眼睛,都惊注着上房,沙中宝俏俏一拉尚文若耳语道:“老庄主的女儿我已从贼人口中问出,干脆人情送到底,给他个毫无遗恨,走!”

黑影一晃,清风一阵,厅中已不见二人了。

已经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城里的那一批人正在焦急万分,他们不知尚文若和沙中宝去了哪里!

吕洪的意见要出去找寻,但沙沉天摇头道:“没有一定的地点,同时又不能分开去找,说不定找不到他们又要找别人!”

许华道:“我刚听到一点消息,据说这里有个牧场场主今晚被马碱烧庄,也许中宝去管闲事了。”

沙沉天道:“这倒是有可能,我们不妨到那儿去看看。”

正说着,忽自外面走来一个青年来打听道:“那位是沙沉天二侠?”

沙沉天闻言走到门口道:“阁下是谁,区区就是沙沉天!”

那青年连忙拱手道:“在下程英,现奉场主之命,请二侠暨二侠的朋友驾临敝庄一叙,因为三少侠和尚女侠都在那里。”

沙沉天啊声道:“我们正待去打扰,那就请程兄领路。”

程英道:“店中的账,在下已经结过了,请诸位不要留下行李,今晚就在敝庄住下。”

沙沉天哈哈笑道:“程兄真照顾得周到,那就沾光啦!”

大家除了随身衣包,什么也没有,说走就走,立与程英出城。

在路上,程英说明沙中宝拯救齐庄主之事,大家听了人人叫好。

沙沉天问道:“他在什么时候去救齐姑娘,又在什么时候回来的?”

程英道:“他们去时,敝庄没有一个看到,回来还不久!”

许华问道:“二弟问这个干吗?”

沙沉天道:“中宝和文若姐如去不多时救回去齐姑娘,这证明贼人距此最多不超过四十里,这样近,又有这么多贼人,表示贼首就附近!那我们干脆就替齐庄主断绝后患!太远了我们就没有时间了。”

许华啊声道:“你们兄弟的脑子竟是一样的,看得远,想得仔细和周到,这是对的,等会问问令弟就知道了。”

到了庄前,忽见庄门大开,只见两个老人率着一大群人走了出来。

程英一见,立向沙沉天道:“齐场主率众迎驾了!”

宾主见面,说不尽客气之言,到了厅内,只见烛光如昼,盛诞满堂,这时才看到沙中宝笑嘻嘻地走近哥哥大声道:“二哥,大哥有消息了!”

吕洪接口笑道:“城中早就传开了!我们的头儿成了剑王啦!”

沙中宝笑道:“我们吃过酒就走.我真想早些会到大哥哥!”

卓文蒂娇笑道:“你不怕金银蚤啦!“

沙中宝嘻嘻笑道:“我仅仅只败得一次,卓姐就揭我的疮疤。”

主人在请客人入席之后,先把自己人的姓名一一说出,然后再请教于客人。

沙中宝也照样把自己人介绍了一起,员后才向老庄主道:“今晚上,或明天中午以前,也许有庄主的对头要来当面会见,不知庄主作何准备?”

老庄主点头道:“那就请诸位贵宾袖手旁观,夺女之仇,杀子之恨,老朽要当面向他讨还!”

沙沉天接口向弟弟道:“你怎知对方必来?”

尚文苦接口迈“在四里外有一座非常宏伟的大庄院,围墙四面高达七丈,每一面有两座碉楼。经常有高手守望,庄主是个伪善的大富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新剑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