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24章 金童战玉女

作者:秋梦痕

沙中宝刚刚冲出去,沙沉天、卓文蒂、尚文若、蔡幽兰也紧紧迫在后面。讴料就在这个当口,突有四个人影从侧面截住大叫道:“哪位是沙二侠,请快叫前面两巨人停手,我们是自己人,误伤不得。”

沙沉天一听声音似乎很熟,不管是谁,心中大急,大声喝住弟弟道:“老三,等一下!”

沙中宝刚刚靠近胡大汉,好在还没出手,闻言愕然,回头道:“二哥,拦截我们的是谁?”

沙沉天和三女赶到他身边时,发现两巨人在前面也停了手,接口道:“大概是武当大侠吴天禄的声音,他说是自己人,我可不知是谁,快过去问大汉,希望未伤人!”

后面追上四条黑影,沙沉天没听错,那真是武当大侠吴天禄,峨嵋大侠巴维,青城大侠颜豪,金山大侠黄龙。

沙沉天拱手道:“四位为何出声阻止?”

峨嵋大侠哈哈笑道:“前面是各派老人们,非长老即掌门,他们不但不知你们由此经过,而且把你们当做包天教的人!”

沙沉天笑道:“四侠又怎知是我们?”

青城大侠笑道:“我们是由尚姑娘府上追来的!各派掌门长老则听说令兄被慾海天魔,包天三妖,冰峰三祖所围而赶来助阵!想不到误把你们认作包天教的,诸老已不好意思,现在大概都走了。”

沙沉天暗暗忖道:“这一误会发发乎出了大乱子,老三好在未出手,否则真不堪设想。”

胡大汉回来了,卓文蒂问道:“伤人没有?”

胡大汉道:“老头子们只有四个向我两个动手,他们都有老经验,伤不了的。”

四大侠哈哈笑道:“他们虽只四个出面,但也联了手,已算泄气了,难怪不来见面,他们本来已到了京师,但一路到风声就来,岂知却扑了个空。”

沙沉天道:“家兄是由沿海退走的.现在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四大侠如有消息,请在前途送个信。”

黄龙道:“那是当然,我们再见。”

四大侠走了之后,沙沉天仍叫胡大汉、爱姑走前面,但吩咐道:“如果再有动静,你们需先问明,免得又有误会。”

沿海哪有消息,一连查访了数天,江湖上都没有传说,这天下午到了大沽口,过了河,就在南岸停下来。

卓文若在吃晚餐时向沙沉天道:“你哥哥恐怕是向内陆逃了,如在沿海,这里是一个必经之地,此处没有消息,再向南追,恐怕也打听不出什么消息。”

沙沉天道:“追大哥的有红冰派三祖在内,这三人有玄冰飞剑,发出来当地人畜皆得遭殃,大哥绝对不愿平民遇害,因此我想大哥一定要向最荒凉之处退去,内地何处无人,他只有从沿海走,或仍到海中去。”

卓文蒂道:“你的意思是仍旧向南寻?”

沙沉天点头道:“打听的对象除非是武林特殊人物,否则是打听不出什么来的,普通人岂能见得他们的形迹,我希望遇到一个武林高手问问。”

卓文蒂听他说来不无道理,于是跟着动身,再向南追。

当他们离开约有三十里的时候,忽然后面传来急骤的马蹄声,这时大家还未分开,闻声同时回头。

黑驴背上坐着个老太婆,一脑袋头发已没有一根黑的,但却满面红光,毫无皱纹!无法看出她的年纪,相反使人感觉惊疑。

路虽宽,但却冲得沙尘飞扬,沙沉天等不能不避立路旁。

一瞬之间,两驴冲过很远了,卓文蒂不由随声道:“这是两个什么人?”

尚文若笑道:“你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卓文蒂道:“我看这一老一少大有来历!”

沙沉天道:“这与我们有啥关系?”

沙中宝道:“那丫头可恶,她竟在三哥和爱姑娘头上捣鬼啦!”

卓文蒂噫声道:“捣什么鬼?”

沙中宝道:“你叫他们摸摸头发看!”

白爱姑伸手一摸,惊叫道:“小蟹子!”

胡大汉也摸下一只苦笑道:“我们真是木头人,人家捣鬼尚一点不知道!”

沙沉天忽然郑重道:“不是你们木头,而是那小孩的武功太高!”

卓文蒂道:“我们迫上去,查查她们是什么来历?”

沙沉天道:“别生枝节了,那小女孩只是开开玩笑。”

尚文若道:“是顺路,只怕追不上哩!”

她却抢先追去了。众人一见,紧紧跟上。他们追了四十多里,前面哪有影子。

天快黄昏地近一镇,沙沉天问道:“谁认识前面那座白爱姑道:“前面是祁口镇,今晚停不停?”

沙沉天道:“到镇上吃过晚饭再讲。”

祁闻镇真不小,竟是座渔巷大镇,商船,渔舟,往来不绝,人口拥挤,买卖繁荣。

沙沉天等人镇吃了饭,正准备住店之际,忽见往来人群中挤着两个老者,他急忙走近弟弟问道:“你注意左后面,那商个老者是谁?”

沙中宝回头一看,噫声道:“是鬼火七十二洞的,他们本有九个内地来了,怎会少了七个?”

沙沉天道:“不会认错吧?”

沙中宝摇头道:“在阴礁岛上,他们都曾经被我用黑阳指点倒过,后来被大哥解救的,这怎么会认错。”

沙沉天道:“大哥已成为他们的保护者,你不要失礼,快转过去见见,探探有无大哥的消息,他们在此出现必有原因。”

沙中宝道:“只怕他们已不认得我了,同时在街上也不方便,且让我一个人先盯着,看看他们到哪里去。”

沙沉天点点头,他挥挥手,自己带着大家去落店吃饭。

沙中宝挤在人群中不易被人发现,他慢慢地走,边走边回头,眼看那两个已到了身边。

耳听一个老人在向另外一个轻声道:“老王母第二次下了圣母峰,我们再也不能大摇大摆地活动啦,谁不小心谁就自寻麻烦。”另外一个郑重其事地道:“老王母不带十三玉女下峰服侍,单带她的心肝宝贝,真有点莫测高深,难道只是游玩而已?”

先那个道:“这小鬼比十三个丫头都凶,听说她才真正是老王母的衣体传人!”

沙中宝听不懂二人谈的什么事,这时已见到二人进入一条巷内,立即走近轻声叫道:“老朋友们,咱们真是有缘呀,又见面了!”

两个老人闻声回头,立刻都面色大变,同声道:“小子,别动手!咱们无仇!”

沙中宝哈哈笑道:“别大惊小怪,咱们已成了好朋友!在下是向二位打听消息来的。”

两个哪敢相信,同时暗运神功,且不敢接近,其一也哈哈笑道:“老夫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小子,你的话虽好听,却有鬼藏在话后面!”

沙中宝笑道:“两位可知我是什么人的弟弟?”

两者闻言一愕,同声疑问道:“你小子问这个干吗,老儿们又没有向你打听?”

沙中宝道:“看来只有提起我的大哥,二位才不会把我敌人看待!”

两老同问道:“你大哥是谁?”

沙中宝道:“两位如有疑问,那就请去会会我的二哥,沙沉天,我叫沙中宝!”

两老啊声道:“这就对了,令兄曾提起过这两个名字!只怕是你打听出来冒充的?”

沙中宝道:“我如是冒充,刚才在二位后面早就下手了!不必当面费这些口舌?”

两老一想不错,这小子是不会讲什么道理的,于是同一时间笑道:“小子,这句话比什么解释都管用!”

沙中宝道:“我是来向二位打听大哥下落的!”

左面老人道:“你可知道令兄曾在海上独斗群敌?”

沙中宝点头道:“同时知道他已向沿海退走了,二位如和呼?请指示我大哥现在何方!”

左面老人道:“我是阴火逸士,他是焰火山人!不过你放心,令兄现在有要事去南疆了,他在那面救灾!”

沙中宝噫声道:“他如何脱身的?”

焰火山人大笑道:“有三十七个老朽这种人同时替他挡敌,试问还能脱不了身么?”

沙中宝大喜道:“凡是我会过的老人都—齐出手了!”

阴火逸士点头道:“但大魔森林已陨落一个,阴风三十六亦去了两个!”

沙中宝大惊道:“都死在慾海天魔之手?”

焰火山人道:“不,慾海天魔被你大哥一面施展神盲镜,一面施展扎龙鞭,单独打退了,这三人一个死于冰峰三祖之手,两个死于包三妖之手。”

沙中宝恨声道:“这三老的仇,我发誓要报!”

两老见他目射精光,不禁也激动地道:“你兄弟确是老朽等难得的朋友,孩子,报仇之事慢慢再来,但现在你要当心另外两个人!”

沙中宝道:“可是二老暗中所说的什么王母?”

阴火逸士啊声道:“你已听到了!”

沙中宝道:“到底是两个什么样的人,她们见人就仇视不成!”

焰火山人道:“这个世界上有座最高的山!在这高山的最顶峰住着一个最高的武林人物,她是女的,每隔五十年下峰一次,人称‘凡尘王母’,原武林的无边大士曾经向她敬过弟子礼!现在她又下峰了!虽不见人就仇视,然而稍稍不顾眼,这个遇上的人就得被关三十年!老朽等都是被关过的过来人!”

沙中宝哈哈笑道:“我不怕,我关三十年出来还是壮焰火山人大乐道:“孩子,你要不怕就去闯闯,因为武中还没有人敢说过‘不怕’二字呢!”

沙中宝道:“二老在这里作什么?”

阴火逸士道:“准备会齐其他的三批去南疆,一面协助大哥救灾,一面防止敌人捣乱!你们如去,那就直奔珠一带,那是洪水为患之区。”

沙中宝拱手作揖,立即告别,仍就退回大街。

当他刚刚进人人群之际,忽然有了发现,自言道:“那头也在这里,我倒要盯一盯,她的驴子哪里去了!”

原采他发现在路上所见的骑驴的小姑娘啦!

小姑娘一直向野外走,竞是走向无人的海边!

沙中宝不知她要在海边作什么,随即藏身偷看。

海边除了沙滩就是礁石,但这时有个四十余岁的妇人在等着小姑娘前去似的。

妇人相貌有点缺憾,一只眼睛瞎了不算,连那眼上的眉毛也没有,但另边眉毛又特别浓厚,看样子那妇人有点她看到小姑娘时,居然非常恭敬地道:“小组,老母主有什么交代没有?”

小姑娘点点头,但声音放得特别沉重道:“师傅吩咐她向那臭妇传话,她如要见师傅,第一先将臭网毁了,第二用海水多泡几天,将全身臭气泡干净才许见面!”

妇人道:“小姐,老母娘会不会关她?”

小姑娘冷笑道:“这次只怕要关六十年了,从前她逃上峰还情有可原,这次她竟向人说是我们的家人!师傅已然大怒!”

妇人似乎不敢多问,恭声道:“奴婢马上去吩咐,小姐请回!”

沙中宝虽不知是怎么回事,但心中似有所获,这回他不再回身盯小姑娘,相反却盯住那妇人啦。

那妇人沿着海边向南走,沙中宝忽然灵机一动,他却绕道抢到前面去,竞在一处要道上坐下等。

那妇人不久就到了,沙中宝立即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妇人闻声一怔,未几走近沙中宝急问道:“孩子,什么事?”

沙中宝装着大急道:“大娘,请救救我的朋友,他落下海去了!”

妇人惊讶道:“多久了!”

沙中宝装出哭声道:“刚掉下去,大娘,快啊!”

妇人根本没有注意他,闻言急赴数丈外的崖头查看!

沙中宝也跟着,其实哪里有个什么鬼,那妇人看了一会叹声道:“无救了,这里笆鱼太多,掉下去八成是完了,孩子,你是哪里人,快回去通知那孩子的大人。”

沙中宝摇头道:“我们是孤儿,没有家。”

妇人见他生得仪表出众,立即动了收养之心,又叹声:“你愿不愿跟着我!保你有好处。”

“正合孤意。”沙中宝说着就跳起身来。

沙中宝一见得计,不由暗暗高兴,几乎笑了出来,问道:“你是哪里人!”

妇人道:“不要问,今后你会知道的!”

沙中宝道:“你去哪里?”

妇人道:“我去会一个女人,她就在前面不远。”

一路上,沙中宝渐渐与那妇人愈来愈投机了,他忽然想到非先探听清楚才能走。忽然他又停下来道:“我太饿了,大娘,你有什么给我吃没有?”

妇人道:“到了前面,会过那女人之后,我们再到镇上买些好吃的如何?”

沙中宝故意缠住她问道:“到底要会什么女人,这女人跟大娘有什么关系?”

妇人道:“这女人过去是我朋友,其他说给你所没有用,因为你也听不懂,那是江湖上的事情。”

沙中宝道:“我在江湖上流浪四五年了,什么事都懂!”

妇人笑道:“你在江湖上只知一些很平常的事,凡是非常的事情你就不明白了,还是跟我慢慢走罢,只有十几里路了,办完事我们就吃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金童战玉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