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25章 包藏祸心

作者:秋梦痕

梅岭关的大劫案,不惟惊动了整个江湖,同时也将清廷激怒了!一百多位皇家剑客全部派了出来,同时还行文各府州县限时破案。

原来那件劫案经过一个多月还没查出是哪一路贼人所为,因此清廷的剑客竟连中原各大门派也列入查问的对象。

各大门派看势不对,为了洗清嫌疑,同样被迫全部出动查寻贼迹,当然他们也是同情无数灾民。

九王子和欧阳普自从遇到沙中宝和尚文强、年高、佟华四小等后,他们一直盯着那批包天教徒到了青海,可是始终未见他们停步,这段时间竞足足有二十七天。

这是一个清凉的秋天早晨,由青海通往柴达木盆地的大道上,急急走着两个青年和四个孩子,他们当然就是九王子等,在他们的前面约莫半里处,则走着二十几个包天教徒,他们仍旧紧追不舍。

沙中宝早就嚷着要下手,可是九王子硬不许他妄动,因为九王子以为敌人太多,同时又不知沙中宝等四人有什么功夫。

欧阳普这时沉重地向九王子,道:“九哥,看样子我们不能再追下去了,他们毫无停止的迹象!”

敌人的去向始终向西,不过这几天渐渐没有起初时快了,九王子认为敌人已快到地头了,仍坚持迈:“再追两天看看,我相信他们的落足之地已然不远。”

欧阳普道:“九哥既然估计不远,那我们更应下手了,一旦敌人大会合时,我们要捉一个都很少有希望。”

九王子道:“他们一直没有分离,这时如何下手呢?如想动其全体,结果被困的只怕是我们。”

沙中宝道:“九哥和欧阳大哥请在暗中观看,我们四人自有办法捉他一个回来!”

九王子郑重道:“千万小心行事!”

四小加了点劲,抢向前去,转瞬就看到那三大批包天教人。

沙中宝立向年高道:“你单独设法使他们之中有人看到,我们绕到左边山上j他们必来查看,于是你就引诱他们前来。”

年高道:“他们会不会全来追我?”

沙中宝道:“哪有全体追查一个小孩之理,顶多有一两个人过来问问你的来路罢了,那还要在这种边疆之地,如在内地,他们根本就不会注意你。”

年高笑道:“你怎知他们必会起疑呢?”

沙中宝道:“这种地方连普通大人都不敢单独走,他们焉得不疑。”

年高一听有理,随即向前接近。

沙中宝招手佟华和尚文强,急急向左面山头奔去。正当年高快接近时,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追到,回头一看,竟是九哥和欧阳普!

年高急问道:“你们迫来作什么?”

欧阳普道:“有消息了,不必捉人逼供啦!”

年高道:“是谁送来的消息?”

九王子道:“他们三个呢?”

年高一指左面道:“在那山上,我是准备诱敌的。”

九王子道:“快带我们去,告诉他们后,我们马上要加紧赶路到北天山!”

年高噫声道:“那么远的地方,要几时才能赶得到?”

欧阳普道:“尽力量赶就是!”

上了左面山头,沙中宝看到了,他们一齐迎上道:“你们搞什么鬼?”

九王子道:“我们得到消息了。”

沙中宝道:“什么消息?”

九王子道:“你大哥的二师兄黑矮神传来的消息,据说劫贼竟是包天三妖和红冰三祖,还有浪人帮头与横天浪子,他们已将劫得的金银运往北天山了,可能要运人罗刹境内,我们非在北天山截住不可,否则人了罗刹境就难办了,目前朝廷的剑客、中原各派,以及所有武林都纷纷向那儿赶。

沙中宝道:“就算人了罗刹境内也要夺回来,走,我们全力追!”

欧阳普道:“据说包天教现在设于罗刹境内,同时浪人格也在罗刹境内有根据地,无怪他们能联手了。”

沙中宝道:“罗刹境内乱七八糟,比我们中原更复杂,任何武林都可立足。”

说是尽全力赶路,这在九王子早已和欧阳普商量好了,众人仍照着四小的速度而行,那是怕四小赶不上。

然而沙中宝很清楚,他知道九王子和欧阳普的功夫恐怕还不及尚文强,当然他还不知佟华和年高的底细如何。

论理,要想无人落后,则轻功最高的在后,由较差的在前施展全力,现在九王子竞要四小走在前面,使得四小没有一个不感万分鳖扭,太快了,九王子赶不上会使他难甚,走慢了又会耽误大事。

就这样鳖扭地走了半天,问题总算解决了,因为在前还遇到一大批武林人物,经欧阳普一认,说是日月镖探局的。

距离不远,欧阳普追了上去,未几他又等着九王子走近道:“峨嵋掌门说劫贼已进入新疆地界!”

九王子道:“这就更追不上了。”

欧阳普道:“据峨嵋掌门说,三路贼人共派出千余高手,分成十几路在中途阻挡我们,他说我们这一路迟早会遇到。

沙中宝道:“刚刚我们追赶的一批,可能是奉了三妖之命由内地增调去天山的人手!”

九王子道:“贼势如此之强,要想夺回失物恐怕十分困难,希望你大哥闻讯赶来,不然去再多人,也不是三妖和三祖的敌手,何况还有个横天浪子。”

欧阳普道:“士密兄一定会来的,也许他早已进入新疆谈话之间,这两批人先后到达了都兰城!

九王子吩咐欧阳普道:“我们单独落店,不要和峨媚派人混在一起,免得有事时碍手碍脚,”

欧阳普道:“这样也好,我们并不需要他们领路。”

在都兰城住了一夜,动身前,欧阳普仍去打探峨媚派,谁知他们竟已先走了。

整整五天,总算到了青海。这日众人带了充足的饮水和干粮,准备穿过沙漠地区,可是他们又停了下来,原因是沙中宝发现前途有阻挡!

九王子不许大家去冒险他盼咐欧阳普单独去查动静,自己则带着四小隐进一座小树林。

欧阳普去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回来,但他的神色很紧张,一见九王子就郑重道‘“敌人似在截击峨嵋派,可是峨嵋派恰好早一步过去了,并未被截住!相反却截住了我们的去路。已发现的人有七十几个,大概还不止此数,目前把一条必须经过的沙漠要道全堵住了。”

九王子道:“沙漠闹大,何以只有一条通路?”

欧阳普道:“九哥难道不明沙漠情形,流沙是纳地,漠风为死途,一旦走错路线立时就有生命之危。”

九王子道:“那我们要等他们散去后才能通过。”

沙中宝一听敌人的人数太多,自己虽然不怕,但不能不替大家着想,因之不便开口说冲过去。

好在他们背靠阿尔金山,不怕敌人发觉,纵然发觉也可逃脱。

在树林中不能久呆,九王子干脆把大家带到背后山谷中去。

尚未到谷中.突从谷内驰出两匹驴于,沙中宝一见。脑子里立即掠过一点点灵机,急忙向大家道:“我们有机会通过敌人的拦截了。”

谷中出来的乃是一白一黑两匹种驴,白驴上仍然骑着红衣小姑娘,但黑驴背上却换了那绿衣小姑娘而不是老太太。

这两个小姑娘又只有沙中宝和尚文强知道来历。其他的人可一点不清楚。

九王子无暇问沙中宝,但他知道沙中宝说能通过故人拦截,无疑定有所指,于是静静旁观。

红衣小姑娘一见沙中宝.面上显出又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但又忍不住不理,距离一近,她向沙中宝冷笑道:“行侠仗义的大英雄,济南府的事情你管得真不错!”

沙中宝哈哈笑道:“那批女子回来了,总算很圆满”

红衣小姑娘讥笑道:“大概都是你救回去的罗?”

沙中宝大笑道:“寥寥数言,激得人家替我出力,这正是了孙子所说的上兵伐谋!”

红衣小姑娘惊叫道:“我上了你的圈套!”

沙中宝哈哈大笑,道:“哪里,哪里,有劳姑娘了。”

红衣小姑娘狠狠地瞪他一眼,催驴要走!

沙中宝急急拦住道:“姑娘去不得!”

红衣小姑娘冷笑道:“为什么?”

沙中宝道:“我们被百几十个包天教徒、红冰派手下,以及横天浪子的高手给挡回来了,姑娘替我作了一件大事,我不能不通点消息给姑娘!”

红衣小姑娘忽然格格娇笑道:“大英雄也有畏缩不前的时候,你不敢,我敢!”

她催驴急去,真是其速如风!

沙中宝仰天大笑,向九王子道:“开路先锋去了,我们跟过去吧!”

九王子想不到又出了个智慧高绝之人,心中高兴极了,问道:“这姑娘能冲破敌人吗?”

沙中宝道:“我们只注意地面上的敌尸就是了!”

欧阳普道:“她上过你什么当?”

尚文强接口把济南府的事情说出后又笑道:“这姑娘的武功高极,现在还有师妹联手,通过是毫无疑问。”

六人跟踪追去*但已不见影子,及近沙漠,欧阳普突然叫道:“死人!”

大家一看!地上躺着五个!再前进还有,一路上到处都是死人!

沙中宝暗暗注意死者,发觉那不是神魔阴钉所杀,而是另外一种极小极小的东西致死!心中暗暗惊道:“这丫头的玩意真不少!”

一个敌人拦截也没有了,可是死了的却不过二十几人,其他的可能全吓跑了,九王子叹声道:“这个小姑娘真是个煞星!”

这天晚上,他们就在沙漠中休息了两个时辰,第二天又走了一整天仍未见绿地,不过前途已可以看到一线黑影,那就是天山。

当黄昏再降临时,大家又不想动了,注定又要在沙漠过夜。

秋夜的沙漠,有经验的人形容就如同虐疾的发寒,白天则是发烧,真是一点不错,然而有武功的人又当别论了。

时在三更,明月高悬,忽有一片黑影由北至东,如电掠来,他们的衣襟,带出烈烈的风声!

首先惊醒的是沙中宝,当他翻身坐起时,接看就是佟华和年高也醒来了。

“快卧下!”

沙中宝将二人推下,其他三人都觉察。

佟华道:“他们要扑过我们这里!”

沙中宝道:“来路不明,我们不能突起发难!”

年高道:“‘但我们不能不留下他一个活口。”

沙中宝道:“那是最后一人,我动手,年高适时接住,不可使他倒下!”

就这么几句对话,黑影接近了,计有四十多个!速度快,纵得高,他们哪曾想到脚底下躺着六个人。

最后一个刚到,沙中宝手出如风!

对方应指而落,年高一闪扶住,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个人蹬着惊恐的眼睛,口不能出声,眼睁睁地看着同伴去了,可是没有半个回头。沙中宝又向他点了一指,淡淡笑道:“朋友,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那是个中年男子,见情形不对,颤声道:“你们问劫案?”

沙中宝竖起拇指,道:“真痛快,朋友,全对!”

那人道:“你们需要去罗刹,我们的头儿大概已过了塔尔巴哈边境了。”

沙中宝不再问他其余的,笑道:“朋友,明天你的运气好时,也许能遇上商队!”

那人大惊道:“你废了我的功夫!”

沙中宝点头道:“功夫在你们身上只有作坏事!”

他挥手向自己人道:“我们追不上了,只有盯出边境啦!”

佟华道:“你相信他的话?”

沙中宝道:“当然不信,因为他不说真话我才不叫他活!”

那人大恐,哭叫道:“我说真话.你不要废我……”

沙中宝冷笑道:“你们派多少人拦截?三妖三祖,横天浪子现在哪里?”

那人道:“实际在北塔山峰上,不过你们绝对无法攻上去,我们的高手已将整个峰头堵死了!”

沙中宝哈哈笑道:“这可能是真话了,朋友,若不是你说真话,你明天可够受了,现在我给你个痛快。”

语毕,轻轻地拍了他一掌!

那人应掌不动了。

九王子一见,惊道:“你杀了他?”

沙中宝道:“这种东西还能留下?”

天山北路以北塔山算是最高最险的孤峰了,而天山南路则以天山主峰为最出名,红冰三祖是罗刹人,他们劫得大批金银运到北塔山,也许是受了阻碍,否则就说不通了。

九王子心中有了疑问,他向沙中宝道:“你真相信此人说的话吗?”

沙中宝道:“那要看贼人入疆走的是什么路,他们由甘,青边入疆,则北塔山是其固守的好地方,假设是由我们这条路入疆,那就很难说了。”

九王子道:“我担心贼人由此直接运进大漠中心!”

欧阳普道:“我们赶到焉香再打听如何?现在只有一天就可到了。”

九王子点头道:“好,这是两面可行的分道。”

到达焉吾城时,那又是另一天的早晨了,巧得很,沙中宝竟在落店后又撞上骑白驴的小妨娘,她也落在那家店甲。

九王子很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包藏祸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