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26章 奇城

作者:秋梦痕

二女见惯了沙士密耍敌人的名堂、她们几乎乐得笑出声来!

老罗刹带来那四个投靠者这时完全被禽魔和狸扦收拾了,这四人死得有点不闭眼!

沙士密忽然大笑一声,向北漠掌门走去道:“前辈,我们继续追吧!”

北漠掌门被叫醒,也禁不住笑了起来,继而又摇摇头道:“好运都是你的!”

出了都兰山就是库伦城,那是沙士密从未到过的地方。

接近城时,沙士密忽然感到十分奇怪,他向北漠掌门道:“这么大的城市为何没有城墙,而是木栅!”

北漠掌门笑道:“库伦二字,蒙古语就是‘城圈’,用木栅圈城也!又名‘喇嘛圈’,这城更有与别城不同的是一共分为三部,中间部为活佛所在地,有活佛的宫殿,为宫殿区,西边为喇嘛寺院所在地,称喇嘛区,又称西库伦,又名西营于。东边商峰区称买卖城,亦名东库伦,又叫东城子,在东西库伦之间,相距十五里,我们好在是由东边进城,因为落店只有东营子才行,否则还要走十七八里才能落店。”

卓文蒂道:“活佛还在世上?”

北漠掌门笑道:“活佛等于皇帝,这个死了,那个又可继位,所以不同的是,活佛可以转生,而皇帝却只能传子。”

尚文若道:“谁相信?”

北漠掌门道:“我们虽不相信,然而凡是相信喇嘛教的都信!”

当天晚上就住在东营子,吃了一顿道地的蒙古烤肉,之后由北模掌门陪着游览这特别不同的城市。

当他们路经宫殿区时,卓文蒂忽然道:“你们快看,那个傻老罗刹也杂在游人里面!”

沙士密点点头,笑道:“你怎么喊人家为‘傻’呢?”

卓文蒂道:“三岁小孩子都不会把自己最心爱的宝物交给别人,他不傻又是什么呢?”

沙士密郑重道:“傻人能练到他那种高深无伦的武功吗?”

北漠掌门道:“我也有点莫明其妙,同时亦有点怀疑那葫芦是假的i”

沙士密道:“葫芦倒是真的,不必怀疑,你们应怀疑他教我的口诀是否不全!”

尚文若道:“你早知他是装傻的?”

沙士密道:“他不是装傻,而是利用我!”

北漠掌门道:“你得把这中间的名堂说给我们听!”

沙士密道:“这个人下了十五年的决心,要夺他红冰派的最高宝座,其意不算不决,然而他夺下后,该派中人对他不服才是他最伯的事,今天有人替他除去异己,试问他哪里还有不利用的道理?”

卓文蒂道:“他不怕人除去他吗?”

如士密道:“他连北极主宰都未放在眼里,其人目空一世可以想见!”

北漠掌门道:“他不怕派内之人,是仗着这葫芦中的玄冰蛛丝,现在他交给你用,一旦你拿这东西对付他呢?”

沙士密道:“这就是说,他不会将最重要的口诀教给我,我拿这东西去消灭他的异己则有效,如果拿去对付他则无用,也许我一放出去,就会被他收回。”

尚文若道:“你不放呢?”

沙士密道:“那他就可以拿他的真本领来除去我!”

大家豁然了,北漠掌门叹声道:“原来这人不但不傻,而月.是个阴险货!”

卓文蒂吁声道:“他向我们招手了!”

沙士密道:“这人真大胆,我们不可去会他。”

北漠掌门道:“他一定有重要事,我去会他。”

沙士密道:“同时你先去警告他,这种场合以后不可公开会面!”

北漠掌门应声去后,卓文蒂笑道:“也许这里没有他派中人!”

北漠掌门皱着眉头回来了,那个老罗刹却转到另一条街下不见。

沙士密迎上问道:“有什么事?”

北漠掌门道:“他说我们已人陷阱!可是却不肯说明原因。”

沙士密道:“四下没动静,这陷防也许很大,我们提高警觉就是。”

走着中,忽有一个小喇嘛走向沙士密合十道:“施主可是中原来的?”

沙士密点头道:“少师傅有什么事情?”

小喇嘛道:“施主如果相信小倡没恶意,请暂时莫问,只随着小僧走就是。”

沙士密笑道:“小师傅因何知道我们是中原来的,同时中原来的人也不止我们这几个呀?”

小喇嘛道:“小僧是由中原几个武林大人物指示,同时又奉了我们‘胡图克图’活佛之命奉请施主的。”

沙士密讶然道:“小师傅知道我是你要接的人否?”

小喇嘛道:“不管是不是,请诸位到了宫中自有分晓。”

他忽然转身指着一道宫殿大门:“请诸位由此进去,暂时在偏殿休息,小僧票明活佛后再来奉请。”

小喇嘛没有同大家进去,他却由右面转过去了,北漠掌门向沙士密道:“这是偏殿,通常也不许外人随便进去。”

进人殿内,只见亦有佛像,惟不知供的是什么菩萨!但里面除了蒲团之外,却不见有桌椅。

沙士密坐下后,带着疑问向北漠掌门问道:“活佛是在西藏,蒙古怎么也有?”

北漠掌门笑道:“大侠对于喇嘛教大概不太了解吧?”

沙士密笑道:“这要请前辈指教了。”

北漠掌门道:“喇嘛教的活佛不似某一国的皇帝,那是不止一个的,比方西藏的班禅、达赖,都是活佛,诸如呼图克图、那胡图克图,也是活佛。”

卓文蒂道:“活佛不死吗?”

北漠掌门道:“信佛教的人说,以上三种大喇嘛能世世‘呼毕勒罕’转生,永掌其职位。”

尚文若道:“我不懂!”

北漠掌门道:“呼毕勒罕是蒙古语,意思是‘自在转生’,也就是汉人说化身的意思,其实化身是不死,那与自在转生不同,自在转生是死了不要人轮迥,不同阎王管,活佛死了,他自己投胎转生,生下来又是活佛,仍然后其职位。”

卓文蒂道:“蒙古呼图克图大喇嘛与西藏的喇嘛是不是—个系统”

北漠掌门道:“是的,北京也有呼图克图,多伦也有,他们派驻的最高喇嘛,全权处理该地教里的一切事务。”

正说着,只见那小喇嘛由后殿出来道:“呼图克图有请四位!”

四人一齐起身随行,东转西弯,又到了另一座殿内。

殿里面有一个穿袈裟的中年和尚出迎,大家知道那是活佛了。

北漠掌门拱手道:“活佛召见,不知有何指示?”

和尚合十道:“贫僧这里现在变成一座危城!红冰派罗刹教限贫僧三天内要献出黄金百万两,否则放火烧城,僧俗杀尽。贫僧束手无策,只有希望中原来的武林助贫僧解危,因此凡是中原来的贵人,贫僧皆一一请入宫中。”

沙士密问道:“活佛现已召见了多少人?”

和尚转身领路道:“他们都在后宫,诸位请随贫僧来。”

人了话殿,只见里面真的坐了数十个老少人物,沙士密认得尽是各派中重要人物。

那批人一见沙士密,全都起身相迎,首先是少林掌门合十道:“施主到了!”

沙士密哈哈笑道:“我以为大家仍在追敌呢,原来都留在这里作佳宾。”

一一见面之后,华山掌门向沙士密道:“红冰派都在城中!也许他们内部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这二天未见他们出动。”

沙士密笑道:“确是发生了大事,不过对我们倒是有利的。”

活佛送来四人后,只向大家略为打个招呼就告退了,不过负责招待的喇嘛却不少,而且十分周到。

沙士密发觉在座有几个最主要的人物在内,于是向少林掌门问道:“南海神君,北海帝君为何不见?”

沙士密独不问无边大士和修眉罗汉,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出家人决不会与大家在一起,惟有二君不在他却十分担当此之际,忽见一个中年喇嘛走至沙士密身前道:“施主,这里有封信,来客说是请施主亲拆。”

沙士密问道:“那人走了吗?”

喇嘛道:“那位施主行色匆匆,交下信就走了。”

沙士密拆信一看,忽然面色大变,立向少林掌门道:“大师,你们守在此处勿动.我要连夜赶赴渤海。”

少林掌门大惊问道:“有什么重要事?”

沙士密道:“南海神君和北海帝君已负重伤,现在正向瀚海败退中!”

少林掌门诧然道:“敌人不是全部部在城中吗?”

沙士密道:“在城中的已属次要人物,主要人物都追去说完带着尚文若和卓文蒂拔身而起,甚至来不及向活佛告辞。

大家一见.都知事不寻常,这时围上少林掌门问原因。

少林掌门立与大家商量,决定加派人物去接应,于是以少林掌门为首,汁有金山掌门,长白掌门,华山掌门,泰山掌门等五人亦越殿追出。

沙士密带着二女回了店,结过账,随即出城猛追。

在路上,卓文蒂向他问道:“信是谁写的?”

沙士密道:“就是红冰派那个第六化身!”

天亮时,他们竟已奔进都兰山.却在山道上遇上了通天真人。

通天真人一见沙士密,显得非常高兴道:“你是否得到南、北二君负伤的消息了?”

沙士密道:“是的,现在怎样?”

通天真人道:“现有无边大士和修眉罗汉去接应了,你们随贫道可作第二批接应。”

沙士密道:“距此还有多远?”

通天真人道:“大概进入渤海了,这对南、北二君有利,到沙漠就可有脱身的机会。”

沙士密立将与红冰派第六化身所接触的事情向真人说明后问道:“真人认为如何?”

通天真人郑重道:“如没有变化,当然是件非常有利的收获,惟红冰派的北极主宰绝非易于上当的人物,伺时另外五个化身亦各有独门功夫,玄冰蛛丝未见得绝对有效。”

沙士密道:“我的三弟如能这时赶到就好,他们六个小孩子的力量足与敌人的主要人物对抗,可惜他们怕是赶不及了。”

真人道:“赶上也没有用,他们绝对难以探得正确消息,目前这个方向是向东,而他们一定是奔北,除非他们在库伦停留,否则可能赶往托烈伊湖去了。”

沙士密道:“我三弟人员小,但很机灵,绝对不会盲目穷追。”

整整一天的全力追奔,前面已看到沙漠,可是真人却吩咐沙士密道:“天黑了!今晚不可再追。”

沙士密道:“为什么?”

真人道:“瀚海二字,即沙飞若浪,人马走入,无异在海中,十丈之外就无法看到,黑夜追寻,绝无希望,同时此处沙漠与戈壁大不相同,沉沙多到无人可知,我们必须天明后再行。”

沙士密找到一队牧民,买了几包吃的和一大袋饮水,而且租了一个蒙古包过夜,总算不要露宿了。

翌日天刚亮,真人就领着他们起程,但恰好被少林掌门等追上了。

沙士密一见,知道他们是接应来的,拱手道:“喇嘛只怕人手不够吧?”

少林掌门道:“活拂本身还有一份力量,施主放心。”

通天真人道:“五位走前面,但当心沙中有一种发光品粒,一旦看到,绝对不可踏上,那是北极主宰炼成的冰魄晶毒,踏上必全身血凝,体僵而亡。”

“留下岂不为害他人?”

真人道:“此砂经过一日便化,不会留下多久的。”

五派之长闻言动身,瞬息隐没于沙浪之中。

及至中午,前面出现一座绿洲,同时只见五派之长立在绿洲草地上迎接。

这边的人一到,忽听金山掌门人抢着道:“你们快来看,这儿死了五个老罗刹,此外且有那罗刹第六化身重伤将死!”

沙士密闻言大骇,猛地扑上绿洲,只见不远处躺了一堆尸体。

“噫!”他忽然惊叫道:“死的当中有三个祖之一,他是在北塔山逃脱的!”

真人走近一看,点头道:“这边四个地位也不小,功力与三祖相差有限,他们是红冰派中护法。”

沙士密接着向第六化身走去,只见他眼睛仍睁着!似乎看清沙士密,但张口无声。

沙士密飞快点了他一指,大声问道:“你们遇上谁?”

那第六化身经他一点,居然叹口长气才能出声道:“我的事情己泄,这五人是来围攻我的,但都被我杀了。”

沙士密会意,急问道:“你那主宰现在什么方面?”

第六化身道:“你们南、北二君落处不明,主宰并未追上,不过无边大士和修眉罗汉却接下主宰打了两场,可是他们二人力量难敌,现朝南面退去了。”

沙士密道:“你自己感觉如何?”

第六化身道:“我已无望了,你快在我的豹皮囊中取出玄冰蛛丝口诀仔细参研!我希望你能收拾他替我报仇……”

言罢气绝!

沙士密回头对真人道:“他确是留了一手!”

真人看他取下豹皮囊后就道:“贫道单独向右面一条路追,你们向右面,直赴马兰关,沿途不必探消息,大士必在那里将敌人诱进雾灵山的大云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奇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