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3章 金蝉脱壳

作者:秋梦痕

一个作师傅的带了两个大弟子来开最小徒弟的玩笑,这证明他们师徒之间是多么和谐与快乐,虽未纯属寻开心,但也够风趣了,同时显得做师傅师兄的对于这个最小徒弟师弟是何等的疼爱。世上作长辈的对于后代在不姑息不放纵的原则之下,确实不可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孔,那反而失去慈爱快乐,更显得死气和古板。

沙士密这位师傅够开明,他口口声声叫弟子作捣蛋而不呼名,虽然无法看出他的面目是什么样子,但想得到,那是一个无拘无束,乐天知命的达观长者,同时也是位看透人寰的大奇人。

沙士密大概是被白发如雪的老头子惯坏啦,这时竞气得大跳大叫!吼声道:“你们这个玩笑竞开了整整十天,几乎将我局子的名誉都断送了。”

从他门中的语气听来似无礼貌,然而他并未说出一个粗鲁字,从此也看出他是敬在心里!表面上却骄得似匹野。

老头一见,更乐啦,乐得笑弯了腰!他本来是个驼背,这下都快触地了!喘息道:“小捣蛋,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沙士密吼叫道:“什么好人心?”

左面黑发人大笑接口道:“老么,你可知道这十天工夫我们替你通过五次强敌的拦截嘛,人家看到你车上没有佛像才未出来下手哩!”

沙士密闻言一怔,楞楞地道:“那你们明着替我出力也行呀!”

右面黑发人鼓掌笑道:“我们既不要薪俸,也不想讨好,难道白出力,连找点开心都不行嘛!”

沙士密忽然想到刚才道路被人破坏的原因,又跳起道:“此处道路也是你们搞的鬼!”

白发老道怪叫道:“妙啊,又被小捣蛋猜着啦!”

沙士密更气道:“这也是你们助我通过强敌?”

老头子这下却晦晦两声道:“小捣蛋,你在下山时吹过什么牛来着?”

沙士密吼声道:“我们打过赌!”

老头子又大笑道:“是啊,你说你要在江湖上神出鬼没,不叫任何人识出你的身份是吧?”

沙士密道:“现在谁识出了?”

老头子道:“师傅我曾和你打赌,非叫你自己在无法避免之下露出狐狸尾巴对不对7”

右面黑发人大笑道:“这次算你赢了,你转个弯来搬。”

沙士密翻身坐回马上,大叫道:“以后不许你们再捣鬼!”他勒转马头就走,引得后面三人哈哈大笑,老头子笑着又喊道:“小捣蛋,前途还有不少难关,你既不领情,我们也懒得再帮了,回去啦!”

沙士密大叫道:“你们回去,似这种帮助我不要!”驰过高地,又回到路上,这对他却偷偷地笑了,自言自语道:“师傅和师兄们真输不怕,他们打什么赌都是输,输给我十几年了。”

他一面追车,一面暗笑,但走未一里,忽又回头道:“不能相信他们,前途上必定还有鬼捣,我得想个办法应付!”到了镇上,刚好看到宇文素在探头张望,见面就问道:“看到什么人?”

沙士密道:“是黑色太阳!”顺口撒句谎,宇文素信以为真,于是就和他进入一家店中。

趟子手替沙士密接过马,不久就开饭了,在桌上,沙士密轻声向大家道:“前途危险更多,我们须想个妥善办法才好。”

郑宏轩问道:“有什么法子可想呢?”

沙士密道:“前面快到容城了,不知这城中有没有镖局?”

郑宏轩道:“有,是北京燕京镖局的分号,有总漂头一个,师傅十几人,总镖头是我朋友,名叫赵少虎,号‘北天燕子’,武功不错。”

沙士密道:“我有个计划想和大家商量!”

宇文素道:“你有计划就照着办嘛,我们不会反对的。”

郑宏轩道:“贤弟,一切都在你,怎么做都可以。”

沙士密轻轻地向大家说了一阵,最后道:“郑大哥快去容城,你先把我的意思向赵镖头说明,看他同不同意,我们到了就采取行动。”

郑宏轩道:“你不在这镇上过夜?”

沙士密道:“路很近,乘这时赶去,还不致太迟。”

郑宏轩点头道:“那么我这就走!他一定会答应。”

沙士密点头道:“我们也马上动身,大哥先走罢。”商量已定,各行其事,郑宏轩走了不久,这边也就起程。

镖车进了容城,刚好赶在关城门之前,同时郑宏轩同一个三十余岁的大汉也接着了,略事介绍,原来那大汉就是燕北分局的总镖头赵少虎。郑宏轩轻轻向沙士密说了几句话,于是带领镖车落到一家福源客栈住下。

当沙士密进入上房休息时,郑宏轩向他道:“燕北分局准备好了。”

沙士密道:“现在还早,不妨到四更时再行动。”

郑宏轩道:“这边如何安排?”

沙士密道:“留下一个伙计,店门口仍插着我们的镖族。”

宇文素道:“这是什么意思?”

沙士密道:“非此无法瞒过敌人,同时吩咐留下之人,如有人前来打听,只说有位镖师病了,铝车暂不动身!”

郑宏轩道:“那边除了三辆膘车,你还要准备一部马车作什么?”

沙士密道:“运镖是燕北分局的人马,我们全部坐在马车里,一个也不能露面,就算落店吃饭也要我认为可以才能出去,必要时由赵漂头派人暗暗送饭到车里吃!”

宇文素道:“这样要几天?”

沙士密道:“过了三天敌人就算知道也追不上了,除非在关外另有问题,总之我们走一段算一段。”及近四更,他们连店家都瞒过,协力将三尊佛像偷偷地搬到燕北镖局去了,人员则进了马车,五更天,燕北膘局即起镖上道。燕北分局经常运的普通商货,都是些绿林道上的人物看不上眼的,他们当然也运过贵重东西,那必须由总局赶来人马,这是绿林道上人人俱都清楚的事实,这次掌大旗的是赵少虎,人也带得不多,因之谁都不注意。沙士密这着棋下对了,他不惟瞒过师傅和师兄,同时也瞒过五关要劫三尊佛像的大强敌。

三天过去了,这是第四天中午,镖车到达将军关了,只要过长城,估计到五龙山顶多一天半路,快一点一天也能赶到。

赵少虎策马走近马车,轻声向车里问道:“郑老大,你们要不要出来接手?”意思是叫日月镖局自己运,郑宏轩大声笑道:“赵老三,还是你的运气好,干脆偏劳一番罢,我们只把车帘拉开,透透空气,看看塞外风光就是了。”

赵少虎哈哈笑道:“这趟镖虽说很顺利,但也最没油水,这种买卖如果经常作的话、总局主非开除我不可!”

郑宏轩笑道:“谁叫你认识我这个穷朋友,少暗苏,快点过关,安全尚谈不到哩!”出关不到十里,前面趟子手忽然回来报道:“赵镖头,前面有朋友拦道。”趟子手面色紧张,赵少虎一见大急,又到马车旁向郑宏轩道:“郑老大,前面有朋友!”

马车里早就看到了,郑宏轩立刻向沙士密道:“最后’程还是出事了,怎办?”

沙士密急忙跳下车,面对赵少虎道:“赵大哥,镖车暂停,请那位师傅让马给我坐,我一人过去看看,这位恐怕是关外的朋友。”

立时有一个镖师下马道:“沙师傅坐我的!”

沙士密走去笑道:“李师傅,谢谢!”

当他跨上马背时,郑宏轩大声道:“我陪你去!”

沙士密摆手道:“镖车不上去,这里更重要,你们必须提防敌人袭车!”说完一马冲出,至数里外,遥遥发现一个大汉立在一座石山下,那正是车辆的必经之处,在大汉身后立着两匹马,一白一黑,沙士密一眼看到那匹黑马时,居然大吃一惊,自寸道:“我的黑龙鳞怎会被那人偷去?”他暗暗运功准备,仍旧放马冲近。

讵料一到跟前,发现那大汉竟是赌鬼“闯三关”牛强,真出他意料之外。牛强‘见他来,哈哈笑道:“少侠,我算定你来了!”

沙士密诧异道:“你算定我要来?”

牛强道:“你们起漂出宜昌的第三天,我就向朋友借了十两银子,再加上我自己的十几两,估计路费差不多了,于是我就一路追赶你们,但到了保定府时,没想到你们竞走便道奔容城,害得我挤命追真把我累惨了。”

沙士密骇然道:“你追我们作什么?”

牛强道:“我想在路上替你出力,谋一份工作!”

沙士密道:“听说你的武功相当高,你为什么不向牟老局主讨事作呢,当名师傅足足有余呀,找我有啥希望?”

牛强道:“牟老板那里我求过,他说我的生活太随便,加上又好赂,当面给我两个字‘不用’!”

沙士密道:“我的镖车停在容城,这趟车是燕北镖局的,你如何知道我在内呢?”

牛强大笑道:“你们在将军关里停了那一会儿,我就看出毛病,料到你们必在容城有了警惕,于是乎由你出主意,来上一次金蝉脱壳之计,你们都藏在马车里,我算计已定,提前赶来此处拦截。”

沙士密想不到达赌鬼竞不简单!不由对他有了好感,但更疑惑,迫问道:“你单单在此拦截,为何不到地头才见面呢?”

牛强道:“那是探得一点消息想提前告诉你,免得你临时措手不及!”

沙士密道:“你怎料到我必定单独前来会你?”

牛强道:“别人不敢来!”

沙士密笑道:“你莫忘了我是一名小镖师!”

牛强大笑道:“但我相信郑宏轩和宇文素都得听你的!”

沙士密沉声道:“你发现我什么秘密?”

牛强道:“我这次是冒险求见,事前决心一死!”

沙士密道:“你说吧!”

牛强道:“第一,我认得这匹马,它名叫黑龙鳞,能日走数千里,世间无匹,同时此马不服人管,只听主人,然而此马之主就是你。”

沙士密道:“虽然是我的,但它这时不也让你骑来了?”

牛强正色道:“我最大的长处是识马,驯马、别,人不能者我能,因此我把它偷来,目的作为我送你的,别人不会生疑,否则你不便让它露面!”

沙士密笑道:“你的本事不小嘛!”

牛强接道:“第二,你们记得在某镇发现金指老人嘛?”

沙士密点点头。

牛强道:“你装作腰带断了,上街买腰带,但没有买沙士密道:“你偷偷地盯着我?”

牛强点点头道:“是的,第三,我拼着一死躲在鬼屋后面!”

沙士密笑道:“这些我懂了!”

牛强道:“我流浪半世,现在请你收留!”

沙士密叹声道:“跟着我是很危险的,但你既下了决心,那你就跟着吧,不过你仍须守密!”

牛强见他答应了,不禁大喜道:“那是自然!”

沙士密问道:“你得到什么消息?”

牛强郑重道:“到五龙山必须经过兴隆山,现在有批不明强敌要在兴隆山下劫车!”

沙士密点点头,勒马回头道:“你跟我去见大家,但要谨重说话!”

郑宏轩见他去了这久,想不到竟带回来一个牛强,大家都感到莫明其妙!

沙士密为了掩饰秘密,见面就道:“大家当心,牛强探得消息,专程赶来送信,敌人慾在兴隆山下劫镖!”

郑宏轩向牛强迫:“你的消息可靠吗?”

牛强道:“我蒙沙少侠经常在暗中接济,无以报答,这次得了—匹好马,准备送给他,同时想在暗中替局里出点刀,因此一路追来,但在路上发现一个敌人的爪牙,从他口中得悉一切,绝对不假。”

宇文素道:“我们有没有第三条路绕过兴隆山?”

赵少虎道:“那要多走…天!”

沙士密道:“不绕路,我们会会关外的朋友也不错,动身罢。”

赵少虎举鞭一挥,膘车继续前进,沙士密退还李镖师座骑,换乘黑龙鳞。一大队人马走不到十里,忽见前面路上立着一个蒙面少女,她在那荒僻的地区显得异常安静而自然,身边并没代步的东西。

赵少虎策马接近郑宏轩道:“郑老大,那女的出现得蹈践,这关外不似内地,人家少得可怜,怎会有女子孤身在此?”郑宏轩向沙士密道:“你觉得如何?”

车队快要接近了,沙士密忽然一怔,忖道:“那不是前曾遇过的少女——卓文蒂!同时她也是追查我的黑色月亮!”心念中,他向郑宏轩道:“到了再说!”车把式一看道路中心被阻,不得不把车辆停下来。蒙面少女毫不客气,问道:“谁是主事镖头?”

赵少虎拱手道:“姑娘,在下便是。”

蒙面少女道:“你可知道有人要劫镖车?”

赵少虎见她开门见山,毫不在乎,急答道:“虽有消息但不知是哪路朋友?”

蒙面少女冷笑道:“既然不明敌情,你竟敢前去送死告诉你,凭你们这几个人想通过兴隆山下,连打汤都不够。

宇文素自车上伸出头来接道:“这位姐姐,我们没有第三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金蝉脱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