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5章 月下良人

作者:秋梦痕

  皇甫鹄不以沙士密之言为件,仍旧追上道:“阁下如肯见告真实姓名,我皇甫鹄立

即回京辞职!”

  沙士密忽然转身道:“好,我名沙士密,你辞职后到日月漂探局来会我,但请守口

如瓶。”

  皇甫鹄立即拱手道:“再会!”

  沙士密在河边林中转了一圈,恢复原来面目后即回船。牛强知道他的举动,这时正

在船上等他,见面后轻声道:“那女子没过河!”

  沙士密道:“她不会再查我们,起码短期之内不会!”

  牛强又道:“皇甫鹄追你干吗?”

  沙士密道:“此人可交,他将辞去剑客之职来找我,今后局里将增加一个好手。”

  牛强大喜道:“他当然很感激你!”

  沙士密吩咐开船回城!接着道:“我们今晚要查查那个和邵力,他似乎与那女子是

一路人!”

  牛强惊问道:“何以见得?”

  沙士密道:“开始时她希望皇甫鹄败在和邵力剑下,后来她见和邵力败了就慾出头,

但被尹世杰抢了先,之后把尹世杰压住时,她才以印证为名,要试我武功!”

  牛强道:“她为什么选择论剑一途呢?”

  沙士密道:“用意很明显,她不知我深浅剑论剑如胜我的人丢得更大,论剑如败,

她大不了是个女子,别人会耻笑她。”

  船到码头,二人慢慢回转局里,刚好是吃晚餐之时一会儿,全城都轰动起来了,对

江的打斗整个传开啦局里的伙计得到消息,立即进来向牟老人禀告。郑宏轩闻报大惊道:

“我知道城中来到不少三山五岳奇人异士,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宇文老人道:“部分人为了查案是毫无疑问,另外一份可能真为了什么而来,总之

只要我们局里的人不要在面管闲事就行了。”

  易天飞道?“今后官家的生意我们最好不要作。”

  沙士密笑道:“管他是谁的案子,只要能出高价就接骆狱道:“官家的事情难办呀,

错一点儿就是大麻烦同时他们在毫无办法之下才找镖探局,所以没有一件不棘手的东

西。”

  沙士密道:“可是我们不能一件不接,否则还不如把牌摘掉,如果情形实在特殊,

我们不妨狠狠地开出大价,对方自己退出才是正理。”

  牟老人道:“也只有这个办法才是我们辞退客人的宝,如果对方不计高价交办,那

也说不得了,拼命也要下来。”吃过晚餐,年轻的都要到街上溜溜,宇文兄妹和骆岳先

走了。郑、易两人去做衣服,最后是沙士密和牛强,他们出去是有心察看动静的。出店

不到半条街,忽见人群中出现了那个借马的姑娘和他表兄尹世杰,甚至还有那个和邵力。

  沙士密轻声向牛强道:“我要去易容了,你不要跟着。”

  牛强道:“莫忘了收回宝马!”

  沙士密道:“我不是为了马,而是想要探和邵力的来历。”

  牛强道:“我们没有案子啊!”

  沙士密道:“这人来历不明,而且出现得突冗,查清了对我们将来必然有利!”牛

强不敢跟上,眼看他渐渐接近过去。

  沙士密不直接向那少女打招呼,他故意超过她走在前面。耳听少女惊噫一声,只见

她身不由主地追了上去。尹世杰发觉有异,立即追上叫道:“表妹,你追谁?”

  少女不回顾,口中答道:“前面是丑大哥!”

  尹世杰道:“表妹认得此人?”

  少女不耐烦道:“他是我朋友,当然认得!”

  尹世杰跟着道:“你怎么认丑鬼作朋友!”

  少女喧道:“漂亮有什么了不起,他才是大丈夫,你不要跟我。”

  和邵力也追上道:“尚姑娘,你与这下层人物交往,道不怕站污你的名誉吗?”

  少女冷笑道:“你们也不见得都高尚呀!”

  这时沙士密已被迫上,他故意冷然道:“阿若,原来你在叫我!”

  少女轻笑道:“你去哪里玩?”

  沙士密道:“城中吵闹,我想到郊外去赏月。”

  少女娇笑道:“我也去!”

  尹世杰急阻道:“表妹!……”

  他话还未出,少女即摆手道:“表哥你回去。”

  尹世杰大急,他似乎不敢违抗少女的意向,但却突向沙士密冷笑道:“你给我快

滚!”

  沙士密哈哈笑道:“我在街上走,你有什么权力驱我?”

  尹世杰大怒道:“你如不听话,我就杀死你!”

  少女突然娇喧道:“表哥,你再向我朋友无礼,我今再不和你说话了。”

  尹世杰又气又急,憋得满面通红,真是进退不得。和邵力向他丢个眼色道:“尹兄,

令表妹也许玩玩就来,你又何必担心呢!咱们的问题还没谈完哩。”他拉了尹世杰一把,

笑向少女道:“尚姑娘,你去罢我们在城里等你。”

  他将尹世杰拉人人群,轻声道:“我们在后面暗暗跟不行嘛,到了僻处,我有办法

将那东西收拾。”沙士密回头不见尹、和两人,即笑道:“姑娘,那个与你表兄在一块

的是什么人?”

  少女道:“他姓和,不知他是干他的,因为在对江打架时,我表哥曾替他打不平,

于是他就找我表哥作朋友。”

  二人出城之后,沙士密向少女道:“你高兴到什么地方去玩?”

  少女道:“我听说虎牙山和荆门山隔江对峙,形势奇险,自古称为楚之西塞,是长

江绝险处。石壁色红,间以白纹,美丽可爱,你带我去看看如何?”

  沙士密道:“那要走很远才能到啊!”

  少女道:“尽你的轻功带我走,你想要多久?”

  沙士密道:“你既要去,恐怕今晚回不来了。”

  少女轻笑笑:“我最喜欢在深山中过夜!这样更好,我们买点吃的带去。”

  沙士密道:“你表哥恐怕不放心吧?”

  少女笑道:“管他呢,我连祖爷爷都不怕,难道要他管。”

  沙士密有心要气气那尹世杰,他真的买了一包东西,于是就带着她出城,一直朝虎

牙山奔去。少女看出他的轻功很高,一路跟着笑道:“丑大哥,你的轻功不坏嘛?”

  沙士密还没施展一成功力,闻言笑道,“我就是这点了,再快就不行啦?”

  到了虎牙山峰,沙士密择近江边悬崖,摆开东西,请她坐下笑道:“这地方好吗?”

  少女娇笑道:“好极了,可惜这儿没有一道桥通过对面荆门山顶。”两人正吃着谈

着,非常有趣,忽然觉出背后似有异动,沙士密轻轻问少女道:“你听到什么没有?”

少女道:“来了几个人,大概也是来赏月的。”其实沙士密之所以问她是故意的,这时

才知道少女的功力非常高深,郑重接道:“明知我们在此谈话,他们为何偷偷跟来?”

  少女啊声道:“来人难道有什么企图不成?”

  沙士密道:“你不要动,我去看看!”

  少女立即阻住道:“你不要动,说不定来的是江湖高手!”她突然一翻身,去势如

电!

  沙士密暗笑道!“她怕我吃亏!”

  耳听少女娇比一声,接着就有两人痛哼倒地!未几,只见她忿然回来道:“真有两

个东西前来慾对我们不利啊!”

  沙士密道:“他们呢?”

  少女道:“每人给了他一指!”

  沙士密道:“你点倒他们为何不问问?”

  少女道:“我的金女指只有三条路给敌人走,除非他龟躲开,否则就要抗拒,再不

就只有一条死路可走!”

  沙士密吓声道:“你杀了她们!”

  少女道:“我连问三声他们不理,怎能怪我?”

  沙士密叹声道:“假若对方是好人怎办?今后你出手要多考虑一下!”

  少女道:“是好人他就应该答我的话啊:不过今后我还是听你的话!”

  沙士密点头道:“你很乖!”

  少女道:“但我只听你的话,别人我才不理呢。”

  沙士密道:“我们快去把尸体抛到这悬崖下去。让江水把州门冲走2否则恐怕有麻

烦。”

  少女道:“不用啦,我弹上了化尸葯,此刻恐怕早已化净啦!”

  沙士密暗惊道:“这丫头纯洁有如一张白纸,想不到竟有一身不可思议的东西,假

如他日变坏了,岂不要替武林带来一场大劫:我得好好掌握她!”

  少女忽然又道:“丑大哥,今晚不对啊!”

  沙士密也已察觉峰下又有人来了,但并不说明,问道:“怎么不对?”

  少女道:“又有人来了!”

  沙士密道:“别忙,再等等看!”

  少女点头道:“他来得不快,大概与先那两个不同!”

  时已快到三更,未几忽听有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道:“啊呀,想不到这里还有人比我

先到呢j”来的是位朴素少女,面上充满惊讶之情,长相不恶,但作江湖人物打扮!然

而沙士密一见即知来了什么人,村道:“她不穿破衣了!”原来那女子就是卓文蒂,她

仍是那副乞女的面貌。

  沙士密轻轻向少女道:“你认不认得她?”

  少女点头道:“我曾见她穿破衣装乞女,但那时有三。

  卓文蒂走近了,她忽然向少女啊声道:“这不是尚家妹子吗?”

  少女起身道:“姐姐还记得呀!”

  卓文蒂向沙士密一指道:“这位我也见过!”

  沙士密谈然点头道:“恐怕是在暗地里吧!”

  卓文蒂哼声道:“原来你也是有小人!”

  少女笑道:“姐姐,怎么了,见了我丑大哥就生气呀!”

  卓文蒂道:“文若妹妹,你怎么有个强盗朋友!”

  少女暖声道:“姐姐,你不要侮原我丑大哥!”

  卓文蒂上前拍拍她的肩膀迈:“妹子,你不要生姐姐的气,也许你还不清楚他,妹

子,姐姐说的一点不假,关外那件轰动江湖的大劫案就是他干的!”

  少女忽然向沙士密道:“丑大哥,这是真的?”

  沙士密谈然点头道:“是的!”

  少女道:“哎哟,你怎么要干黑道勾当呢?”

  沙士密正色道:“鲁贝勒是清庭皇族,他把我们汉人的东西搜刮运走,我怎能不出

手?不但这一件,凡是清庭搜刮我汉人的东西我都要夺回来!假使你认为我丑大哥做的

不对,从此你就不必理我。”

  少女啊声道:“这样作很对嘛,唉,其实你就是做得不对我也不怪你!”

  沙士密大笑道:“这样说,你是吃定我了,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她不赞成你盲目交

友呢!”

  少女摇头道:“这位姐姐也是好人!”

  沙士密忽然向卓文蒂道:“姑娘,原来你的底子若儿也搞不清楚!”

  卓文蒂冷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沙士密大笑道:“我从满人手中夺回来,而你却又从汉人手中抢出去,试问我们这

一对强盗谁高明?你认为我不清楚,好在你也落了空,东西竟又被黑色太阳得了手,从

此他把那三尊金佛分成米粒那么一点点大,现在恐怕又到我们穷苦的汉人手中去了,相

信你总不致忍心去搜刮了吧?说起来黑色太阳倒替我帮了个大忙啊1哈哈!”

  卓文蒂并不生气,但疑问道:“你去抢劫的动机也是为了替汉人争气?”

  沙士密大笑道:“东西没有了,我何必说好听的话,假使下次有机会,希望你就高

抬贵手,让我作了再说如何?”

  卓文蒂忽然叹声道:“这样说,我该向你道歉了?”

  沙士密笑道:“你也与我存了同样的打算吗!”

  卓文蒂点点头道!“你既不为满足私囊,难道我就想作富豪不成?”

  沙士密哈哈笑道:“姑娘既然和在下是同道,那在下也不必隐瞒了,其实三组尊金

佛现在鬼屋前面崖洞内,刚才说被黑色太阳夺走是假的!”

  卓文蒂惊叫道:“仍是你夺回去了?”

  沙士密大笑道:“但后一次没有牛强了!”

  卓文蒂道:“你为何要告诉我金佛的藏处?”

  沙士密道:“因为姑娘不想作富豪,同时希望姑娘替在下代劳一番!”

  卓文蒂笑骂道:“你这丑鬼真是诡计多端,你又要我跑腿了!”沙士密道:“拜托,

拜托!”

  卓文蒂笑向尚文若道:“妹子,你的眼光不错,这丑鬼虽坏,但是大丈夫!”说完,

又格格娇笑,随即翻身走了。

  尚文若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回头向沙士密道:“我真怕她伤害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月下良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