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6章 青出于蓝

作者:秋梦痕

皇甫鹊正待采取行动,忽又停了下来,原来他看到虎牙山上竞也有了动静,无疑是宜昌府的人马赶到了。当此之际,对岸那批人物似亦有了发现,只见他们全部施出了轻功向虎牙山猛扑。

不到一刻,上游的水面已有八九条人影过江了,皇甫鹄接著就听到沙士密在岸上发出暗号啦。小船从隐秘处划出,皇甫鹄问道:“来了没有?”

沙士密和罗老头一闪身就下了船,同时出声道:“决开船!”

皇甫鹄笑道:“你们这样快!”

沙士密道:“两方都有人马追来了,不快就走不脱啦。”

皇甫鸽道:“船开往哪里?”

沙士密道:“对岸下游白洋镇!”

顺水流急,船如箭射,顷刻之间即已靠岸,沙士密正待上去,忽见牛强大叫著摆手而来。少士密一见大喜,问道:“镇里有问题么?”

牛强道:“有几十个不明人物!”

沙士密道:“那你快上船,我们直放下去。”

他怕牛强误会,立将罗老头经过情形说出后,又告诉他皇甫鹄已到。牛强大喜,入舱见了二人,之后他就权充船家。这时天已黑了,船小流速,岸上不易发现。二更后船到宜昌城下,牛强向舱里问道:“不停吗?”

沙士密轻声道:“离开不远,继续放。”

第二日船到沙市,沙士密叫牛强上岸采办饮食,回来时仍旧开行。这样稍停即开,一连数日,他们竞到石首城上岸。石羊是湖北与湖南交界处,他们进城落店,当时正逢吃中饭,四人吃了饭就商量下一步行动。

罗老头开口笑道:“我这个宝货最好单独住一店,生意则仍由沙少爷去作,但不能说是镖师,更不可提及宜昌那一笔生意内情。”

皇甫鸽道:“我去如何?”

沙士密道:“你一个人不行,我们一同去,先找个步快引见。”

罗老头道:“我趁还没有人识破,现在就离开,东门有家两湖楼客栈,我就住进那儿。但你们莫忘了,我住的是上房最后一间。”

沙士密笑道:“就这样安排,牛强守在这儿勿动。”

二人先走了,他们在街上到处闲逛。渐渐走到县衙门,忽见放告牌前围了一群人,皇甫鹄睹情轻笑道:“我们去看看,也许是悬赏告示哩。”

沙士密道:“小县衙能出得多少,大不了一二千两。”

放告牌上贴著一张大红告示,上面确是写著劫皇库的事,因为罗老人的图形也贴出来了,赏银倒比沙士密猜的多,通风报信的为五千两,生擒的是五万,依然没有要死的。

皇甫鹄向沙士密笑笑道:“老板,卖不卖?”

沙士密摇头道:“出价太少!”

他就只轻轻的这一句,讵料就有个中年人在人群中挤到了:竞向沙士密道:“朋友,你住在哪里?”

沙士密侧首看他一眼,立知那人是个非常精干的步快头:笑道:“阁下是问我吗?”

中年人笑道:“阁下不是本地人,不知是来作何买卖?”

沙士密和皇甫鹄俱都身怀长剑,根本不似个生意人!步快一看早已有数。

皇甫鹊接口道:“阁下想要些什么货?不妨找个地方谈谈。”

中年人点头道:“二位后面有酒楼,咱们先喝一杯,生意如不成,和气不可失呀。”

皇甫鹄点头道:“阁下真在行,我们边吃边谈。”

三人到了酒楼坐下,中年人抢著作东,叫来一桌酒菜。两杯下肚,中年人笑道:“二位有些什么宝货?不妨谈谈,在下急须知道。”

沙士密轻声道:“货物不多,但谅必此地只有一个人要2阁下不是真主儿,不过作成了之后佣金是绝少不了你的。”

中年人正色道:“二位定知在下身份,何妨说明白一

皇甫鹄正色道:“咱们是通风报信的,不过告示上赏格太少,我们不愿以五千两卖掉两条命!”

中年人涑然道:“货品是真的嘛?”

沙士密道:“如果不是真的不要分文,我们已盯了几天

中年人急忙道:“二位要多少才肯说出地点?”

沙士密道:“其他府县赏一万两,我们因为路程远,时司又长,恐怕脱了梢,因此才在这儿谈交易i”

中年人道:“二位能不能带货成交?”

皇甫鹄摇头道?:“咱们道行不高,否则也不会在这里作买卖,直接到京里岂不更好。”

中年人道:“只怕大老爷要看过货才肯拿钱哩!”

沙士密道:“咱们钱货两清!”

中年人道:“二位在此稍待如何,在下得与敝东商量商

沙士密看看天色道:“咱们只等二顿饭久,过时不候。”

中年人一拱手,急急下楼而去,皇甫鸽向沙士密道:“看样子这笔买卖又要成功了。”

沙士密摇头道:“这个县城里恐怕没有高手,纵有一二人也不敢轻动。”

皇甫鹄道:“那岂不是白跑一趟?”

沙士密就在他耳朵旁说了几句话,笑道:“没有高手就用这种方法。”

皇甫鹄大笑道:“那岂不把这位大老爷害惨了!”

沙士密道:“他搜刮民脂民膏,我们难道不能刮他嘛?”

一顿酒饭未完,忽见那班头带来一个青衣小帽的老学究,其人阴阳怪气,一副狡猾模样。

班头一到就介绍道:“二位,这是本衙刁师爷,特来与二位谈谈。”

沙士密和皇甫鹊起身作揖道:“老先生请坐。”

刁师爷姦笑道:“二位贵姓?”

沙士密暗忖道:“这家伙想绕圈子。”忙答道:“抱歉,我们不愿把姓名早登鬼录!”

刁师爷急忙摇手道:“二位稍安勿躁,会作买卖坐断凳,何必性急呢。”

沙士密正色道:“老先生莫忘了,我们是活的!”

刁师爷点头道:“不过相信二位还有人在盯著。”

皇甫钨故意起身道:“其实这是三言两语的事情,老先生如想短话长谈,那我们告退了。”

刁师爷一看情形不妙,立知计难得售,连忙道:“二位,老朽言归正传,实不相瞒,本城大老爷想请二位帮个大忙。”

沙士密道:“意思是要我们送货拿钱。”

班头急插嘴道:“二位,打开窗户说亮话,本城实无高

皇甫鹊故意向沙士密道:“本城老爷大概要我们拼命!”

沙士密也故意沉吟一会,又郑重道:“对手太硬!我们人手不够奈何?”

皇甫鸽道:“说不得了,只要大老爷出得起价,我们拼他一下看看。”

沙士密忙问刁师爷道:“大老爷能出多少?”

刁师爷伸出几个指头道:“告示本为五万,二位如能联手,老朽保证再加一万!”

沙士密大摇其头道:“谢谢,我们还不想为三万两银子送掉一条命,也许我还要赔上几条!二位请坐,我们告辞

刁师爷一见大急,连忙伸手拦住道:“二位请坐,再加—万如何?”

皇甫鹄摇头道:“我们不转弯,说实话,别处出十万,贵城最少要八万,同时要银票。”

刁师爷情急,咬牙答应道:“好罢,二位什么时候送货?”

沙士密道:“我们如果不送命,准定今晚送货,但得把话说在前面,我们是白道上的朋友,货送到了不能有人捣鬼,否则后果如何,相信老先生定知江湖人的作风。”

刁师爷道:“绝对会守信,二位放一万个心。”

皇甫鸽道:“我们送货到,钱拿走,之后如有什么事情出来可不负责任。”

刁师爷哈哈笑道:“衙门虽无力捉拿,但有力量关住,哪怕其同党再多,相信还不致于敢再反。”

沙士密拱手道:“一言为定,咱们要布置去了!”

辞出之后,沙士密暗向皇甫鹄道:“提防有人盯梢,我们由相反的方向走。”

皇甫鹄笑迈:“干脆走出城,再以轻功全力绕道而回。”沙士密点点头,照计划,一直出城去了。不出所料,那刁师爷确实布下不少马步两班人马在暗中盯著,可是到了城外时,他们的轻功差得太远,须灾就追得不见影子了。

不到三更,县衙门的大堂屋面来了两条如电的黑影,其一背上还背著一个人,但未停身,忽听下面有人轻喝道:“上面什么人?”

屋面上发出了沙士密的声音:“送货的!”

堂上突然灯火齐明,只见那步快头现身道:“请进!”沙士密和皇甫鹄一闪进人大堂,只见正面坐著一个头戴顶于,后披羽翎,身穿马蹄袖官服,外加马褂的官员,一

望便知那就是黄太爷,两侧排立马步两班人马,威风十足,煞有介事似的,一个个紧张无哗。

堂上突然沉喝道:“将犯人带上来!”

沙士密一看有气,大声道:“货到了,钱呢?”

太爷身边坐著那个刁师爷,只见他在官儿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即起身道:“侠士,老爷要验完真假才赐赏。”

沙士密道:“堂上灯火明亮,犯人面目清晰!师爷只管来验。”

刁师爷道:“犯人为何不动?”

皇甫鹄道:“犯人已被点了穴道。”

刁师爷又向官儿轻言两句,之后拿了一张图,走了下来,在沙士密背上验对一会,朗声向堂上道:“禀东翁,犯人如图!”

那官儿沉声道:“看清楚了?”

刁师爷道:“学生决不敢有误!”

那官儿大声道:“火速钉枷人监!”两旁轰应一声!立时自衙后抬来一座铁笼。

沙士密陡然向皇甫鹄大笑道:“看样子我们要原货带回

刁师爷连忙摇手道,“侠士别误会,犯人囚妥后,赏银…个不少!”

沙士密摇头道:“师爷,这与钱货两交有别:咱们不是强盗,拿了钱决不会连货带走。”

刁师爷急忙从身上拿出一叠银票道:“当然,当然,老朽绝对相信二位不是黑道上的坏人,诺诺,二位请点数!这是老宝号钱庄钱票,南北通用。”

沙士密一面放下罗老头,一面向皇甫鸽道:“伙计,这个你是内行,快看真假!”

皇甫鸽从刁师爷手中接过钱,点了一下,大声道:“不错!”

沙士密退开一步,向刁师爷道:“先生,我看你很干脆,不妨附带告诉你星点消息,这犯人是江湖上最厉害的金莲教里的大护法。他的同党比皇家剑客还多,你如不秘密地押解,也许在路上会出纸漏,咱们挤了这次命就要远走高飞,否则这笔钱恐怕用不完就会丢命!你们最好不要将人打人囚牢,不妨今晚就起解进京,时间长了也许这个县城会闹翻。”

刁师爷连声道:“侠士好意,老爷一定感激i但不知犯人什么时候会醒?”

沙士密道:“今夜不会醒,大概要到明天,抱歉,我们告辞了。”“了”字一落,两人拔身而起,一闪消失在大堂门外。

沙士密表面说是要走,其实他却和皇甫鹄运出轻功在暗中监视,实际上竞未离开大堂屋面。皇甫鹊暗中传音道:“罗老该不会吃亏吧?”

沙士密摇头道:“他是钦犯,小小知县没有那么大的胆,快看,他们真的要起解了!”

皇甫鹄在暗中一见,急忙道:“我们再易容,到了城外就下手。”

沙士密又看了一会,这才和皇甫鹄离开县堂,提前出城了。在路上,沙士密又向皇甫鸽道:“如果路上没有动静,我们不妨离开远星点下手!太近了会使人怀疑。”

皇甫鹄笑道:“管他疑不疑,要是我的话当堂就不客

沙士密笑道:“你要钱货都带走!”

皇甫鹄道:“难道还伯什么?”

沙士密笑道:“这样不行,我伯城里的老百姓遭殃,这县官看来是个湖涂蛋,他不家家户户去搜查才怪。”

皇甫鸽一想不错,点头道:“你还是比我考虑周到。”忽然像是想到什么问题,又道:“你真的点了罗老的穴道?”

沙士密道:“不点怎行,马步两班头也是武林好手,一旦查出有假,岂不当堂露出马脚。”

皇甫鹄道:“罗老武功比我还强,恐怕会自解穴道逃走呢。”

沙士密摇头道:“我的黑阳指他解不了的,我事先还警告过,千万不要用内功冲,否则会对他不利。”二人走了十几里后,暗暗藏在北上大道路旁,准备到了再盯。出乎意料之外,他们足足等到四更,尚未等到星点动静:

皇甫鹊急了,突然立起道:“事情有变化!”

沙士密道:“那牛强也应该有消息送来呀?”

皇甫鹊忽指前面道:“那不是来了嘛。”

沙士密真的看到牛强奔走如风,显然是有紧急消息送到,连忙和皇甫鹄迎了上去,大声问道:“有变化?”

牛强一见二人,喘息道:“是……是的!”

沙士密大惊道!“快说,怎么回事?”

牛强吁口气,郑重道:“你们离开县堂时,我就接著进去了,但在你们走后不到一刻,屋面上突然如电射落三个

皇甫鹄道:“罗老被抢走了!”

牛强道:“那三人不是来抢人的,而是毛遂自荐,居然要替县太爷押解犯人进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青出于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