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7章 龙归大海

作者:秋梦痕

卓文蒂本来对罗老头和皇甫鹄确实有点疑心,但她看到沙士密那种如见故人的表情时,她什么也不放在心上了,笑问道:“你的镖货交脱了。”

沙士密道:“早交过了,我准备到京城去玩玩!”

卓文蒂道:“去玩可以,但不要管闲事,京里近来非常紧张,加以各路江湖人物到了不少,你去时准备住哪里?告诉我,过几天我来找你。”

沙士密道:“我没有一定的住处啊!”

卓文蒂道:“那也不要紧,我仍旧来寻你]好了,你们走罢。”

别后,皇甫鹄向沙士密道:“想不到这个女煞星竞对你这样好。”

沙士密道:“她对我星点不清楚,要是知道我的来历时,恐怕马上就会拼命哩。”

罗老头这时放了心,轻轻地吁口气道:“老朽真担心这一关过不了!”

三人走了一整夜,第二日牛午才赶到北京。皇甫鹄领著住在天坛附近——家客店里,吃了中饭,他们开始到处闲玩。都城与其他地方大不相同,显然有一种庄严的气氛,闹更不用说,无论大街小巷,莫不车水马龙,行人如过江之鲫。

当三人走到天安门时,皇甫鹄轻声向沙士密道:“你种本来面目还是要小心星点。”

沙士密笑道:“无论我是什么面貌,认识我的太少了

皇甫鹄道:“你和罗老去玩,我去打听几个要好的剑客,问问辞职批准了没有。”

罗老头接问道:“你们属于哪一部门?”

皇甫鸽道:“老年班属内宫总监,青年班属青官太子

沙士密和他分手后,随即与罗老准备回店去,但未半条街,忽听罗老头轻声惊叫道:“少侠,第二副教主赛翁’时之贵追上我们了。”

沙士密早就看到前面有个寿星样的白发老人与众同,问道:“她身边是否还有个女子?”

罗老人点头道:“那个少女老朽曾见过,来头不小,是兵部尚书的三小姐,也是时之贵的唯一徒弟。”

沙士密噫声道:“金莲教竞与官家有勾结?”

罗老人格头道:“不,时之贵人教不久,他本来是’密隐土,这女孩自幼就被时之贵收去,当时杨兵部还以是被肖小拐带丢了。”

沙士密渐渐接近上去,但他忽然看见那时之贵的有点异样,急忙传音给罗老人道:“罗老,他像是有点恐慌呢?”

时之贵的目光有点异样,普通人是看不出的,罗老人从侧面注视一眼,发觉确有不同寻常之处,同样惊讶不已,传音道:“怪了,他还会有什么严重事情?”

沙士密道:“我们暗暗注意一下,也许他遇上了什么强敌了。”

罗老人道:“他这女徒的功力现在比他更强,凭其师徒二人,什么强敌还不能对付?除非……”

沙士密见他不住下说,问道:“除非什么2”

罗老人道:“老朽真不敢说,除非教主在找他?”

沙士密笑道:“你老是说他可能已经脱离金莲教了?”

罗老人道:“除了教主,没有能使他感到恐惧的人。”

沙士密盯了一顿饭久,忽然觉出他们竟是出城向南走,不禁奇道:“他们去哪里?”

罗老人也觉有异,疑道:“他们既不坐车,也不骑马,难道要徒步离开北京?”

沙士密道:“你老快留下暗号,不然我们无处找。”

沙士密点头道:“凡在显明之处都可看到记号,我想他们也去不了多远。”

前面人群之中忽然有个青年大喝一声,如风般向时之贵背后冲去,沙士密有点莫明其妙。罗老人尚未转身,他急忙向沙士密道:“公子留心,那青年名叫‘铁拳’许华,是北方新出道的高手。”

沙士密点头追了上去,同时看到“十赛翁”时之贵那少女也已回头。事实不然,“铁拳”许华并非是找“十赛翁”时之贵只见他由老头子右侧擦身而过,显然另有名堂。

沙士密这时已到了“十赛翁”时之贵身旁,他故意停,自语道:“那位兄台莫非疯了不成?”

十赛翁恰好在看他,接口道:“年轻人,你是不是想热闹?”

沙士密拱手道:“他在找人打架吗?”

少女接口道:“看他也不是普通人!”

沙士密又拱手道:“姑娘,京都之地,藏龙卧虎,在岂能算非常人嘛?”

少女点头道:“你很谦虚,依我看,你的武功恐怕不坏,

沙士密笑道‘“姑娘抬举在下了,区区不过略会星点脚罢了。”

十赛翁笑道:“好,既会武功,那我们就一同去看看闹,刚才那青年名叫‘铁拳’许华,乃是武林新出道的

沙士密道:“他在追什么人?”

少女接口道:“你没看到他追什么人吗?刚才有个身黄衫的青年在前露了一面又隐去了,那人姓赵名刚,也新出道的好手,人称‘烈拳’,三日前与许华有点冲突,次恐怕要大打出手。”

沙士密叹声道:“出门在外,星点小冲突何必如此计较?”

少女轻笑道:“我看你也是新出道的,似乎还没染上江湖时疫!”

沙士密朗声笑道:“何谓江湖时疫?”

少女道:“那就是逞能斗狠!”

沙士密哈哈笑道:“姑娘真会说笑,在下这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新鲜的名词,不过在下恐怕永远也染不上这时疫啊。”

少女摇头道:“人家找你怎么办?”

沙士密道:“退一步不就得了?”

少女道:“可惜江湖虽广,却无后退余地!不前则死!”

沙士密讶然道:“姑娘之言,莫非有所指嘛?”

少女点头道:“家师就是到了无后退之境了。”

沙士密正色道:“对方是谁?在下愿助一臂之力。”

时之贵深深地注视他一眼,摇头道:“年轻人,承你见义勇为,实属可贵,老朽心领了,不过老朽敌人大强,而且除了主敌之外还有一大群,实非少数之人可敌。”

沙士密道:“你老此去莫非是找帮手的?”

老头子叹声道:“找帮手谈何容易,同时老朽也找不出几个,不过老朽当年有位好友足智多谋,老朽已用飞鸟传音去请他,相信他能前来为老朽策划对敌之法。”

三人同行,谈话之间已加快了脚步,惟都城占地太广,他们走了一个时辰才到郊外,少女这时看看地形道:“前面快到长辛店了。”

沙士密道:“那‘铁拳’许华没有影子了?”

时老头道:“可能在那山后交手了。”

沙士密道:“这两人的武功如何?”

时老头道:“凭他们都拒绝作皇家剑客这点你就知了,清庭要聘的人那还弱得了。”

他们刚来到正面山上,忽见那许华怒气冲冲的迎面山头奔下,时之贵笑著问道:“许老弟,还认得老朽嘛?,

许华闻言,显然一怔,继而带气啊声道:“十赛翁!

时之贵又笑道:“刚才老弟与老朽错身而过,大概因:什么事情而未注意,同时老朽见你情形不对亦未打招呼:

许华点头道:“刚才在下与‘烈拳’赵刚交过手!我认败了!”

时之贵随声道:“这么快?”

许华道:“硬拼三招,我的内劲不如他!”

时之贵哈哈笑道:“内劲不足,可以苦练,招式不女可另求绝技,老弟还年轻,将来再找回颜面谅非难事。”

许华道:“时老追来莫非专为看我打架?”

十赛翁摇头道:“顺便而已,老朽另有要事。”

他说完又向许华问道:“老弟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许华诧异道:“你老在金莲教位居剧教主,难道还有人,况且以金莲教的势力还怕谁来?”

时之贵叹声道:“老朽在金莲教本为屈于势力之下而气牵就,实非所愿耳,不瞒老弟,现在我已脱离了。”

许华大惊道:“因此被该教教主忌恨了!”

时之贵点头道:“金莲圣母明里不愿人家说她量小,暗中已派出无数高手要取老朽性命,因此老朽亦决心暗中抵

许华迈:“你老为什么早不脱离,而偏偏在这时脱离呢?”

时之贵又叹声道:“老弟可认得‘银头叟’齐元同嘛?”

许华道:“他也是副教主呀!”

少女接口道:“齐元同逃走了:因之金莲圣母认为家师与其有勾结。”

许华大异道:“这真是武林一件大事,齐元同竞逃离金莲教!”

时之贵道:“银头要也是被迫参加金莲教的,他脱离毫不为奇,然老朽奇怪的是他为何不与老朽联手。”

许华道:“事至如今,你老也只有单独打算了,刚才所提只要你老不嫌在下力微,在下岂可拍手。”

时之贵道:“能得老弟相助,老朽力量增强不少。”

许华拱手道:“能得你老见重,在下亦荣幸之至,请问二位贵姓大名。”

时之贵介绍道:“这是小徒杨玉芬,其父即为兵部大人!”

这时他才想到还不知沙士密之名,笑道:“年轻人,你还未与老朽通名呢?”

沙士密笑道:“在下沙士密!”说著即向许华拱手道:“许兄,我是自愿助时老一臂的。”

许华哈哈笑道:“你就是宜昌日月镖探局的智囊沙密!”

沙士密惊诧道:“不敢,许兄怎知在下来历?”

许华大笑道:“你替日月镖探局押运三尊金佛迢迢里,巧计脱离无数拦截,这事已成江湖奇闻,甚至使劫镖群豪都惊奇你的智能,尤甚者是他们对你毫不记

时之贵也哈哈笑道:“老朽就是劫镖人之一呀!”

许华叫了起来:“我也是嘛!”

沙士密道:“二位扑了空,真不记恨在下?”

许华郑重道:“这有什么好记恨的,你是凭著超人智而胜的。”

时之贵猛的一把拉住沙士密道:“老弟,你知我此去接什么人嘛?”

沙士密道:“在下不知。”

时之贵大笑道:“你局里的真正后台老板就是老朽好之人,当年老朽悔不该不听他的劝告分手,现在有了机又去请他,说来真是惭愧之极。”

沙士密大诧道:“你老请的是我卓文伯伯!”

时之贵叹声点头道:“我在十日前准备脱离金莲教时去了信给他,估计已快近京了!”

沙士密道:“你老说话有点使人难信,你既与咱伯伯好友,但刚才又说要劫镖!”

时之贵接口笑道:“真劫镖是金莲教的事,不过老朽时有个决心.准备明里替金莲教劫镖,暗中助你过关,‘而大出老朽所料,当时竟没拦住你,甚至连你的面都没有见到。”

沙士密笑道:“久闻你老有个爱宝之癖可是真的?”

时之贵道:“从今再不爱宝了,老朽之所以受到金莲教胁迫,说起来就是犯了爱宝之过。”

十赛翁一行走了七十余里,忽在路上遇著一辆马车,只见车把式猛将马车勒住,大叫道:“那不是沙师傅嘛?”

沙士密一见驾车的竟是易天飞,急忙向十赛翁道:“可能是我卓文伯伯到了!”

两下接近时,沙士密立向易天飞问道:“卓文伯伯来

易天飞点头迈:“在车中!”

说话中,卓文老人由车里出来,先向时之贵笑道:“老时,你是怎样与士密走在一块的?”

时之贵哈哈笑道!“有缘千里会,他是自愿助我的,贤弟,我还当你不管我哩。”

卓文老人笑道:“只要你不再贪财好宝,和我共作星点有益之事,我当然愿与你共患难。”

十赛翁道:“现在我已被金莲教追杀得走投无路,你叫我怎么办?”

卓文老人道:“金莲圣母目前不愿被人认为她是邪教,凡是暗杀行动都很谨慎,你就到我局子里去罢。”

十赛翁道:“你的镖探局能保无事情发生?”

卓文老人道:“金莲教如要找我局里麻烦,她也只有使我局子倒闭,如果我们倒闭,她就无法杀人放火!”

十赛翁道:“要你局子倒闭还不简单,只得几趟重劫,你就无力赔偿!”

卓文老人大笑道:“这就是斗法,那要看谁的法力高

十赛翁点头道:“我知道你有超人的才智,但可惜局里人手太少。”

卓文老人大笑道:“你来了可以替我独挡一面,今后可不断增加力量呀。”

十赛翁立向许华道:“老弟,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子里?”

许华点头道:“在下此次败给赵刚,始知武林高人如独闯江湖是不可能的,得与卓老共事,相信得益不少。”

卓文老人大笑道:“欢迎,欢迎,老朽这次来京,第是与时老儿会面,第二就是为了在京城成立一座总局!件事就请时老头去办罢。”

十赛翁道:“你叫我坐守总局?”

卓文老人道:“以你的名誉坐守总局,金莲圣母更不动手了!”

十赛翁道:“你不准备一批钱嘛?”

少女接口道:“钱和店面由我去办j就是人手太少。

沙士密接口道:“我还有两个人可放在总局出力,至普通人手必须临时雇用。”

卓文老人问道:“你新结交了什么人?”

沙士密道:“这里没有外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龙归大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