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8章 素手诛仇

作者:秋梦痕

金莲圣母见沙沉天剑势则起,她的左手一振,便发出飞刀,吕洪大急,火速传音沙士密道:“快,迟恐不及了!”

沙士密早已灌出真力,他右手一抖,立有两片树叶如电射向金莲圣母。

金莲圣母一意要制住沙沉天,这时正在全神贯注之中,居然未察觉到背后的声息,左手扬起金莲飞刀待发,猛不防背上噗噗中了两下,虽然她身手高绝,这下也被打得闷哼出声!

吃惊之余,她硬将身形扭转,大喝道:“何方鼠辈,竞敢暗袭本教主!”

树叶落地无声,背后哪里有人,她不由怔住了!

沙沉天面对树叶飞来,他却看得十分清楚!这时亦惊得志了进攻,他明明看到两片叶子是从树上脱落射出的,此际正暗骇有点邪门。

情形不对,沙沉天想火速退开,然而他又不舍离去,只提著一团疑惧在远处旁观。金莲圣母连喝数声不见动静,她又扭转身来对付沙沉天。然而这一次却突然如万管齐发,整个小山谷四周的树叶都纷纷向她身上射至,声势大得惊人!真如草木皆兵,她一见大惊,不由自主地左手扬起,立即放出九瓣金飞力,同时右手宝剑舞成一片银光将身护住。

她的飞刀尤如九条金蛇,尽情在树枝树叶间盘旋抵御。

然而树枝树叶劲强势大,飞刀能绞落的不及百分之一,挡住的全向金莲圣母周身猛扑,撞土她的剑气时发出叮终吟之声不绝于耳!

沙沉天这时才知金莲圣母引他前来之意,暗暗依然道:“她要用飞刀对付我!”

他知道这阵树枝树叶来得蹊院,显有暗助他脱离危境,可是他却不明树叶相助之妙,还认为这小谷中有邪呢。

事实告诉他不可久留,于是他就暗暗退出谷外去了。

金莲圣母已尽全力抵御,这是她一生中仅有的情形,然她想硬挺下去是不行了,她的精力哪能支持到满谷树叶用尽之时。

一个时辰不到,她已筋疲力竭,再不逃生,势必累到尽力而死不可。

情形迫著她收回九辩金莲飞刀,仅以剑招护身,长啸一声,腾身就朝谷左冲去,端的狼狈不堪!

高崖上吕洪一见,笑得捧腹叫痛,喘声道:“她连头都不回啊!”

沙士密收回真气,他也感到有点疲倦,笑道:“这座小谷恐怕她一辈子也不敢来了!”

尚文若格格笑道:“这办法比当面打败她还强万倍,当面打败她尚可报仇,这样打败她,叫她作一辈子糊涂鬼。”

三人离开高崖,慢慢翻上山顶,但等不多久,沙士密忽然叫道:“他们到了。”

峰下的林梢上,现出三条高速接近的人影,月光下认出那是许华、赵刚和皇甫鹄三人,只见他们逞朝峰顶上奔来。

吕洪迎上大叫道:“三位到了!”

第一个是赵刚首先踏上峰顶,只听他大声道:“沙贤弟成功了。”

吕洪笑道:“你怎么知道?”

第二个许华一到大笑道:“我们几乎和金莲圣母撞了个满怀,可是她竟星点都没有察觉,她的情形有如疯妇,头发披散,右手倒提著长剑,急急奔窜,犹如丧家之犬。”

吕洪大笑道::“离此有多远?”

里甫鸽赶到接口道:“约有十余里,我们还以为沙贤弟仍在后面追哩!”

吕洪告诉他们经过情形之后道:“你们说沙贤弟这办法多妙!”

三人一听大笑,同声道:“对付这种自视太高之人,真要用这个办法才能吓得倒她!”

沙士密笑道:“可是我倒担心这一次会引发她疯狂的杀许华道:“她迟早会发动疯狂手段的!”

沙士密介绍他们跟尚文若认识后,立即偕众人奔山海前进尚家庄在山海关的外侧,地属辽东,非过关不可。

庄院距海岸只有两里,早晚散步可看大海,后有高山,为平原,右即山海关,风景优美。

尚文若这时笑道:“你们慢慢走,我先赶到家里通知一,好叫家人有个准备!”

沙士密摇手道:“不要大事招待,否则我以后不好再!”一顿问道:“你家里有些什么人?”

尚文若笑道:“爷爷你见过了,还有父母,两个姐姐,个哥哥,一个小弟!此外就是男女家人了,我大姐二十岁,二姐十九岁,大哥二十八岁,二哥二十五岁,小弟三岁,我们都是隔三岁一个。”

吕洪道:“那姑娘还有嫂嫂和姐夫呀!”

尚文若格格笑道:“我大哥尚未成婚,我大姐也未出嫁!

许华郑重道:“令祖是武林名宿,大概姑娘一家都是武高手?”

尚文若笑道:“我爷爷不准我父母练武,他老人家的武只传给我们这一代,我们除了接受爷爷传艺外,每人还有师傅,论武功,我大哥高,其实我小弟并不弱于我们哥哥,姐姐的,他的师傅即为秦皇岛‘大地老人’,此老在武林中并不知有其人,因为他自小就不曾闻开秦皇岛。”

沙士密笑道:“你家人口真不少,那你还出来作什么,在家多好玩!”

尚文若微笑道:“我们家里星点也不热闹,大哥和二哥要航海在外作生意,因为我家是靠作生意吃饭的,我们自己有两条大海船!我两个姐姐也经常在江湖走动,有时也在船上护航,就是我弟弟亦单独出外哩!”

众人闻言同时啊了一声,沙士密道:“原来如此!”

到了庄门口,只见大门前是一片广场,但这时的庄门竟是紧闭未开,尚文若一见,突然面色大变道:“我家出了大事了!”

大家闻言,莫不涑然吃惊,沙士密急问道:“你怎么知道?”

尚文若紧张道:“我家大门永远不开的,你们看外面连一个人都没有!”

庄院外面有不少人家,估计不下数十户。看来都是渔民,然而这时外面竟连个小孩子也没有,沙士密也觉出真有点不对,于是急忙道:“你先回家去看看,我们在外面等你。”

尚文若道:“不,我先问问两侧的邻居再说!”

她快步如飞,直奔左渔村!

没有多久,她严肃地由村中出来了,面带忧色,这在沙士密是少见的。

他急忙迎上问道:“怎么一回事?”

尚文若道:“我家真有祸事了!”

大家闻言一怔,同时问道:“怎么样?”

尚文若道:“我祖父的大仇敌到了,这是十八年前的事!

王大伯说,连两面渔村的人也禁止出门。”

沙士密迈:“是个什么样的仇人,你哥哥姐姐都没有在尚文若道:“大哥二哥负了伤,这只是敌人的警告,说父不回来不下毒手:大姐二蛆前天出门找祖父和我去小弟昨天赴秦皇岛还没回来。”

许华道:“你快先进庄,看看令兄的伤势,之后再接我去。”

尚文若应声奔出,她没有叫门,迳自越墙而过。

沙士密领著大家走近庄门,约有半个时辰,突见庄门,只见尚文若兴高采烈地走出道!

“快请入厅!”

沙士密道:“令兄伤势如何?”

尚文若道:“只是—点内伤,现已经过四天,大概无事,在换衣,马上来和你们会面。”

赵刚道:“我们先得拜见令父母才对啊!”

尚文若道:“爸爸妈妈现在厅内迎接诸位,请以常礼见吧,我们都是江湖人。”

进了大厅,只见正面立著个中年儒者,三缕长须,一文,满面和蔼笑容,他旁边立著一个中年妇人,容貌丽而端庄!

尚文若急忙向大家道:“这是我爸爸妈妈!”

沙士密领著大家见礼,同声叫道:“伯父伯母,晚辈拜见了!”

儒者哈哈笑道:“贤侄们免礼,快请坐!”

分宾主坐下后,家人马上献出茶点,谈没一会,忽从后面出来两个高大青年!

尚庄主立即叫道:“文庄、文豪,快来见礼!”

沙士密知道是尚文若的哥哥,忙起身道:“尚大哥、尚二哥,在下是沙士密!”

他又替许华等一一介绍。

老大尚文庄豪笑道:“我家有幸,竞被三妹请来了武林英豪!”

他与弟弟逐一和大家握手,相见融洽非常!

尚庄主一见大家见面甚欢,他们夫妇也舍不得告退了.

只见他轻声向夫人道:“这个姓沙的确是人世中第一号美男子,等会你问问若儿,她如何认识他的,看若儿的样子,她似乎对这少年特别不同。”

夫人笑道:“我常常对你说,若儿有福相,她的目光不易看上男子汉,凡看上的必是人中之龙,现在对了吧!”

他们夫妇轻声耳语,别人当然不注意,这时只听尚文若大笑道:“诸位要知道四日前的经过吗?”

吕洪郑重道:“令祖之敌,显然不是泛泛之辈,我们愿闻其详!”

他的话还未收口,突闻厅外一个小孩子大叫道:“诸位大哥,要听详情最好等我来告诉你们!”

尚文若喜道:“小弟回来了!”

厅外走进一个十二三岁的活泼小孩,只见他跳跳蹦蹦的道:“三姐,我在外面就知道你回来啦!”

尚文若立即向大家笑道:“这是我小弟尚文强,他由秦皇岛回来了!”

大家笑著相迎,见他确实可爱极了。

小弟先见过父母,又问问哥哥们的伤势,之后转身望家,忽然正色道:“哪一位是沙哥哥!”

尚文若格格笑道:“我还没介绍,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姓的?”尚文强正色道:“我去请师傅前来帮忙,但师傅对我说:‘强儿,你快回去,你们家的三姐请来一批高手,其中有位神秘大侠!有他在,什么强敌也可打败了!’后来听说,这人性沙名士密!”

皇甫鹄大笑道:“令师竞有未卜先知之能!”

小弟正色道:“星点不错,家师的易数可说已经通神,人家不需出秦皇岛一步,对天下事即能了如指掌!”

大哥尚文庄笑道:“小弟,你猜猜哪一位是沙哥哥?”

岗文强将来客一一细看,忽然大笑道:“准愿和我打赌,如猜不对就算输。”

尚文豪接口道:“那不行,你师傅一定先告诉你了。”

尚文强道:“二哥,我师傅不肯详细说,我要凭本领来庄主笑道:“强儿,你凭什么?”

尚文强道:“这五位哥哥都年轻,都漂亮,都是江湖大,我不敢胡猜!不过我猜的是很有理由的。”

尚文若格格笑道:“我来打赌,你要我赌什么?”

尚文强道:“你输了我要你教那套‘凤凰剑法’!”

尚文若格格笑道:“你作梦都想我那套剑法,好,你猜尚文强一指她身边的沙士密道:“这就是沙哥哥!”

大家闻言一怔,夫人笑道:“强儿,你凭什么理由猜是他?”

尚文强大笑道:“三姐从来不接近外面的男子,今天她靠近沙哥哥坐著!那就不必说了!”

大家闻言哈哈笑,尚文若却天真地道:“小鬼,你这理由充足吗?”

尚文强点头道:“除了黑色太阳灶这种轰动武林的人,而且这人物若不是位美男子,试问三姐你会崇拜吗?”

尚家人至今尚不知家里来了黑色太阳灶,老大突然惊叫道:“沙贤弟就是黑色太阳灶!”

尚文若高兴道:“大哥.恕我没有告诉你,丑哥哥确是外传的黑色太阳灶、不过我希望大家千万勿向外人提及,无论如何要替丑哥哥守秘!”

老庄主诧道:“若儿,你疯了,怎的叫沙哥哥为丑哥哥!”

尚文若乐极道:“爸,你老怎知原因啊!我识得沙哥哥时,他真的醜得像个魔鬼!他是易容时和我相识的呀!”

夫人啊声道:“这真是不可思议!你没有讨厌他!”

尚文若摇头道:“那时我喜欢他傲气凌人,也喜欢他醜得有男子气!沙哥哥还送了我一匹万里马,现在也骑来了。

尚文庄走近沙士密道:“贤弟,谢谢你照顾小妹!”

沙士密叹声道:“若儿在外你们都不必担心,她有种使人由康感到敬畏的气质!”

老夫人含笑道:“贤侄,有这一句话,我从此放心了!”

沙士密又向文强道:“现在你可以说说敌人了!”

尚文强道:“诸位哥哥可知黄海有个神秘小岛名叫‘鲸岛’么?”

吕洪大惊道:“敌人难道就是‘鲸神’不成?”

尚文强道:“十八年前,我祖父驾船经过‘鲸神’礁时,另一条大船!那船上的主人竟不许我祖父通过,因此即打了起来,后来那条船被我祖父打沉了i事后才知那主竟是鲸神的长子!”

吕洪道:“经过十八年了,这十八年里,鲸神为何不找尚文庄叹声道:“是啊,这十八年里,我祖父无时不在心中,四日前,鲸神带了他另外五个儿子到来了,据那头子说,当年正是他闭关之期,直到一月前他才出关!”

沙士密道:“他的长于是否死了?”

尚文豪接道:“这还是鲸神来了之后才知道的,据说他子是因被打败而自杀的!”

沙士密道:“自杀与被杀不同,这种仇他报得无理!”

尚文庄道:“这老头子虽非邪门人物,但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素手诛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