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无光》

第09章 飞刀解重围

作者:秋梦痕

沙士密、尚文若、尚文庄等三人为了查探小弟尚文强下落,他们只有四处奔跑,当他们商议后,岂料那匹黑马又跟上了,于是三人和一马,逞向北京方面寻去。

这一天的中午,他们赶到一座镇上吃了午饭,出镇时看见十五个大汉走在前面,尚文庄噫声道:“金莲教的人!”

沙士密道:“他们显然有什么事情?”

尚文庄道:“我们盯他一会再采取行动如何?”

沙士密点头道:“他们有人识得你兄妹吗?”

尚文庄道:“没有!”

沙士密道:“你兄妹为何一见金莲教人就能认出来?”

尚文庄道:“凡是金莲教徒,他们所穿的衣服上都有莲花为记,但却不在一处,这就不明他们的原因了。”

沙士密啊声道:“这个我倒没有留意!”

巨人暗暗盯了几里,岂知那批人竟是沿著长城西进,尚文庄不耐道:“他们一定是去京城的!”

沙士密道:“不对,上北京怎么不走大道?何必绕小道走远路?

尚文庄向妹子道:“三妹,一切由你士密哥作主,你不可急躁!”

尚文若道:“我就是见不得金莲教人。”

沙士密笑道:“当动手的时候。我仍旧让你出气,总之这批人一个也逃不了。”

到了晚上,前面又现出一座镇,尚文庄向沙士密道:“这批东西可能会人镇过夜?”

沙士密道:“他们停时,我们也停,落店更好探听他们的消息。”

前面十五个大汉真的入镇了,这时路上往来的行人多了,沙士密立即示意接近他们。到了镇街上,眼看那批人落到一家客栈里,于是三人也走了进去。

店家一见来了两批人,立即上来两个伙计相迎。

大汉们中间为首的向伙计沉声道:“有上房没有?”

那伙计连声道:“有.有,有,贵客要几间?”

那大汉道:“五间,要一连的。”

那伙计陪著大汉去后,另外一个走近尚文庄道:“公子也要上房嘛?”

尚文庄看看沙士密。

沙士密接口道:“伙计,我们是北京来的!”

店伙计哪有笨家伙,闻言瞄了走还不远的那批大汉,立即轻声道:“小的知道,公子也要上房,最好是接近星点,对嘛?”

沙士密正色道:“多给小账,不可乱说话。”

伙计轻声道:“公子,我们不是外行,敝店最近像公子种人住过不少了。”

沙士密点头道:“那房子交你办,我们上楼先吃点东西!”

酒楼上有雅座间,隔有帘子,三人进了雅座,吩咐酒家将酒饭火速开上。

当酒菜上齐时,忽听楼梯口上来了一大批,恰好酒保偷偷地闪进雅座轻声道:“公子,小姐,那批家伙也来了。”

他说完出去,尚文若感到奇怪道:“丑大哥,你和这酒搞什么名堂?”

尚文庄轻声笑接道:“我们冒充办案的,酒保非常机谨。”

尚文若又待开口,但听到那批人竞择定了雅座附近,于不敢出声。

这当口,酒楼上竞没有第三批人,以致那些大汉说话毫不顾忌,只闻一个粗鲁的声音忽然叹声道:“大师哥,在家手下工作,比咱们当年同伙儿闯江湖不大相同了,当我们上有师傅作靠山,天塌下来有山顶,真是一批自由跃的小山马,而今天呢,嘿嘿,自从投靠本教之后,可星点也不自由啦。”

忽然一个沉声道:“老八,说话要当心星点!”

原先那声音哼声道:“老大,你愈来愈缩头了,这儿没别的人,难道还怕教主听到?”

那老大也叹声道:“恨只恨那沙沉天小子,我们的师傅如不死在他手中,今天我们还投什么金莲教,现在我们仇不能报,反而成人家奴隶了。”

另外一个阴沉的声音也接口道:“老大,我就不明白教主是怎么回事,她正点子不下手,单向其家里杀人放火,昨天三堂主来报,说四海苍龙和鲸神在海边,可是她反派三堂主带著手下去烧庄杀人,这到底算什么?”

老大的声音冷笑道:“老五,这叫作先伤其心,后杀其人!”

那老五的声音骇然道:“那么这次我们第四堂人马去罗文峪也是照样文章罗?”

老大道:“归海翁是有名的武林硬汉,他在当年还与教主拼过一场,现在他不但不肯入教,甚至是本教的一大对手,目前乘他不在家,因之我们分三路去杀他全家。”

外面所说一切,雅座内听得十分清楚,沙士密大惊,急急传音问尚文庄道:“归海翁是什么人?”

尚文庄道:“是与家祖齐名之人。”沙士密道:“我们快走,先退房子,我们要赶到他们前面。”

尚文庄会意,等那批人吃完先下落后,他向沙士密道:“你带三抹去牵马,等在西镇口,我随后就到。”

未几,三人都在西镇口会齐了,沙士密问尚文庄道:“罗文峪在什么地方?此去有多远?”

尚文庄道:“顺长城走七十里,罗文峪镇在长城内侧,归海堡在长城外石山山上。”

沙士密道:“你兄妹快骑上马!”沙士密则展开轻功,三连夜飞赶,其势如电。

在五更刚过之际,三人已登上归海堡,可是突闻堡内人大喝道:“什么人?”

沙士密闻声骇异,忙向尚文庄道:“噫,堡内有准备!”

尚文庄摇头道:“绝对未知消息,这是堡内经常的布置,们在守望。”

沙士密立即向堡内答道:“我们是日月镖探局的!”

答完又向尚文庄道:“堡中人口不少嘛?”

尚文庄道:“我没进过归海堡,但听爷爷说过,据说归堡是新建的,堡中住有归海翁一族约几十家人口,差不都是亲属,归海翁本人有四个妻子,十三个儿子,孙子多,他最小的儿子比我还大星点,这一家人都有很高的功。”

沙士密笑道:“我事前不清楚,早知如此,又何必急急来。”

尚文若正色道:“金莲教第四堂的力量大得很,全归海也不是个儿,我们来得并不冤枉,否则敌人非得手不可,况敌人是准备偷袭。”

堡墙上忽然出现几个中年人,其中一个五十余岁的大问道:“咱们这里不是镇集,你们镖探局人前来作甚?”

沙士密朗声道:“在下要见老堡主有话说!”

中年人道:“你们要拿出证明才行。”

沙士密笑道:“没有证明,不过在下是局里的镖师沙士密,这二位是兄妹,他们是我朋友!”

中年人啊声道:“原来是风闻江湖的沙士密师傅,快请进。”

堡门开处,立有一个少年走出,替沙士密等接过马,和声道:“沙师傅请,里面有我二伯父相迎。”

堡内房屋栉比,居中的屋于比较高大,那在墙上答话的中年人哈哈笑著迎道:“沙师傅原来是个这么年轻的俊彦!”

沙士密拱手笑道:“阁下莫非是二堡主!请问老堡主在家嘛”

中年人连声道:“在下归梅峰,排行正是第二,沙师傅,你有什么要事嘛?”

沙士密:“有重要事情须面会老堡主。”

中年又哈哈笑道:“沙师傅来的真是时候,要是昨天,家父恐怕还未归来哩,请!”

中年人陪著三人走进一座厅堂,让坐献茶后,中年人道:“这二位贵姓?”

沙士密笑道:“这是敝友尚家兄妹!”

中年人道:“久仰,久仰,三位请用茶,区区入内请家父出来。”

沙士密道:“有劳了。”

中年人进内未几,忽见他陪著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走出,那老人满口络腮胡子,头发半白,满面红光,精神健旺,身材魁梧,一见三人,立即朗声大笑道:“哪位是小诸沙师傅?”

沙士密带同尚家兄妹起身道:“来的是老堡主嘛,晚生敢!”

老人大笑道:“真是后生可畏:原来沙师傅这么年轻,朽归海翁,恕未远迎。”

沙士密笑道:“前辈名震武林,晚生有幸得遇长者,惟今晨打扰清静,尚乞见谅。”

老人大笑道:“咱们都是武林人,沙师傅请别客气,快起来!”

大家坐下后,沙士密又替尚家兄妹重新介绍,之后才正色道:“老前辈,近来江湖情形如何?”

老人大笑道:“沙师傅莫非是问武林动态?”

沙士密笑道:“这是我们的本行,相信老前辈了如指掌!”

老人正色道:“这真是一言难尽,局势非常混乱,黑道,血腥四起,巨案不断发生,同时金莲教更展开扫荡武林之势了。”

沙士密道:“贵堡雄踞武林,不知对金莲教采取什么对老人郑重道:“该教教主虽与老朽在当年有点过节儿,未必发动大批高手前来下手,老朽对此可说有几分把

沙士密笑道:“晚辈是生意人,这次前来,希望与前辈点买卖!”

老人哈哈笑道:“老朽既无重货托你,又无失物可寻,镖,探二字无从谈起,少师傅难道另有一行不成?”

沙士密朗声笑道:“老前辈请恕晚生放肆,府上目前正须镖,探二字!”

老人忽然一整面容,沉声道:“少师傅此话怎讲?”

沙士密道:“老前辈先谈‘保’还是先谈‘探’?若先谈探,晚生可以开价!”

老人沉吟不语,其子接口道:“少师傅,可有什么消息?”

沙士密道:“只要府上能出得起价,在下即将消息说老人忽然起身道:“少师傅,你开价吧?”

沙士密大笑道:“一宿两餐不贵吧!”

老人解颜道:“不贵,不贵!”

他忽又哈哈笑道:“少师傅这次买卖恐怕是贵局最低的要求了。”

沙士密微笑道:“可说是晚辈私人作一趟生意!与敝局不发生关系。”

老人郑重道:“少师傅,金莲教真的要来版堡下手么?”

沙士密也正色道:“已知的是该教第四堂全部人马分三路来袭,其他有无高手协助则不得而知,时间不在今天就在今夜!”

老人猛地跳起道:“第四堂有四五十余高手,金莲教竞要将敝堡毁掉。”

沙士密道:“前辈觉得如何?”

老人紧张道:“老朽不是长他人志气,敝堡顶多能敌其数!”

沙士密微笑道:“现在你老该谈保字了!”

老人拱手道:“贵局与老朽毫无关系,难道真来了一批傅相助老朽?”

沙士密哈哈笑道:“晚辈先说过,这次是晚辈私人作生,因为敝局对这件买卖还不知情。”

老人忽然叹声道:“少师傅,承蒙你们三人来助,老朽衷感激,不过敌人势力太大,老朽不愿连累你们。”

沙士密哈哈笑道:“老前辈,你莫忘了我们是作生意,生意上言,晚辈如保不了,那是要赔本的!”

老人叹道:“少师傅别逗闷子了……”

继而忽又一顿,郑重道:“对了,这是作生意,这样吧,师傅,请三位马上带著老朽两个小玄孙离开吧,这算是交保的货物了!”

沙士密摇头道:“晚辈不保则已,要保就是大批货,少货物晚生也不急急赶来了。”

老人突然正色道:“三位真要以生命帮助老朽!”

沙士密道:“没有十分把握,晚辈岂敢夸口!”

老人突然目露神芒道:“这不是逗闷子吧!”

沙士密道:“前辈,请火速通知堡中老少藏起!不是高就勿使露面,这时再不布置,迟恐来不及了。”

归海老人已无暇揣摩三人的武功如何,因为他知道敌的来势一定甚强,于是急急吩咐其子道:“老二,快去打惊钟,你们兄弟火速布置,为父的还要和少师傅商量商量。”

归海峰领了父命急退,未几堡中钟声急呜。

沙士密向老人道:“老前辈,贵堡通常的布置如何?”

老人道:“本堡钟声分三等,一等七声,那是火警,二等八声,那是黑道向本堡寻仇,三等九声,那是最紧急的讯号,此钟一响,凡是无用处的老幼妇孺都得藏入地下秘室,留下的即为对敌之人。”

沙士密道:“府上能派上用场的共有多少人?”

老人道:“孙辈中有二十五,加上三个犬于,余者有十二个女的!”

沙士密道:“府上人数真不少,不过人多最易乱,老前辈到时如何才能控制不乱倒成问题,因为敌人这次是分数路前来暗袭,大举放火,存心将你堡一举摧毁。“归海老人无可奈何地叹声道:“舍下在武林薄负虚名,已往从未经过大致,这次一旦真正遇到强敌时,其混乱当在意料中,少师傅何以教我?”

沙士密道:“当急之务,唯有严令一揽子人手在全堡四面埋伏,不许露面,禁绝出声,人人只许向来敌暗袭,同时在堡内处处高挂风灯,意在使敌知道堡内有备而不敢冒然侵入,而且能收敌明我暗之效。”

老人叹服道:“此计甚妙,老朽立即要他们照办。”

沙士密又道:“前辈,还有星点必须吩咐下去,凡在堡外各要路上都设一只大风灯,灯上大书‘欢迎金莲教第四堂驾临敝堡’等字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飞刀解重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剑无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