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09章 火穴洞中出奇珍

作者:秋梦痕

这是一个清晨,也是陆念宗他们渡过流沙,专走幽径而到达离火鸦洞尚有四十里程的时刻,可是这样一个黎明时刻,照理说,应该是晨风清凉,神情气爽的时刻,虽为上月,但也不同正午才对,可是他们却人人感到热燥异常!

五花洞主看他们面显疑惑之情,不禁大笑道:“你们觉得很热是不是?”

袁凡道:“地面有点烧热感!”

猛兽洞主笑道:“这还好哩,越往前走,越加热啊!”

陆念宗道:“虽火鸦洞近了?”

五花洞主道:“还有四十余里,这是火鸦洞范围之内,这里周围一百余里,没有苗族,连生番也绝迹,你们看看,鸟兽绝迹,树木不生,士变红色,石成灰黑,可说万物不生!”

猛兽洞主接口道:“大家要提起内功了,否则受不了!”

丁大化已是全身冒汗,喘气不已,大惊道:“我不能提内功,怎么办?”

陆念宗安慰道:“丁大哥,你别担心,你只要拉着小弟就不热了。”

他伸手拉住丁大化,可是袁凡忽然道:“陆贤弟,当你一人入洞取真水时,丁大哥怎么办,我的内功能不能照顾他?”

陆念宗闻言一怔,皱眉道:“你的阴阳二桥未通,自顾有余,无法护住丁大哥奈何?”

五花洞主道:“别急,天地间就有想不到的奇事,你们到了洞口就不怕火热了!”

刘绿萍惊问道:“那又是什么道理?”

五花洞主笑道:“火鸦洞的洞口左侧,有块地,大不过半亩,有绿草、有水池,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树丛,人在其处,清凉无比,你们说,奇不奇?”

陆念宗诧异道:“竟有这种奇闻?”

五花洞主道:“我们走,到了该地,你们就知我说的不假,那池中清水,下雨时不满,不下雨时,经年不干,我们苗人如果发了热病,只要喝一杯那里的水,热病立愈!”

陆念宗暗暗忖道:“莫非那池底就是壬癸真水所在地了,八成火鸦洞下,一定是空的,池水不干,定为真水护着,草木茂盛,也是此故。”

大家都不愿慢走,虽有功力,热气也是难受,各展轻功,风驰电掣,数十里,何须多久,突在前面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奇崖,崖的四面,全为烟雾笼罩,大家知道地点正到。

五花洞主一指道:“洞在崖下,我们先奔仙池!”

一齐奔出,未几看到雾气里现出草地,于是加快奔到,奇怪,一踏草地,热燥立失!同时看到草地中央有口清水小池,深不过数尺,眼前成了世外桃园,奇草怪树,无人能识。

猛兽洞主道:“大家快喝水,清凉甘芳,别有滋味!”

大家闻言,齐捧水喝,入口名不虚传,二女高兴的娇声道:“这是天下第一水池,好凉啊!”

陆念宗一刻也不愿久停,稍息即道:“我这就入洞了,你们好好保护丁大哥,当心敌人也会来,不可攻击,有事全力防守。”

五花洞主道:“兄弟,这洞似螺旋,进洞十丈就向下了,从前高手只能走到螺旋口,再下就没有命了,你得小心,千万别咬牙前进,入洞九丈,就不能呼吸,同时螺旋口有股奇大的吸力,全力运功也会被吸动。”

猛兽洞主也开心道:“兄弟,多喝点池水,这有好处!”

陆念宗道:“小弟喝够了,大家再见!”

陆念宗一个箭步冲进洞去,在他认为洞中黑暗无比,同时又烟火腾腾,然而完全不对,他这一冲,足有五丈深,但落地一看,光亮无比,毫发可数,地面上却不同寻常,其热如灼,地面软绵绵的。

五花洞主说的不错,十丈处洞口向下,石级虽是天然,但级尤如人工,这时吸力大增,陆念宗立感如前有无形力量在拉,而后有高手在推一样。

这种情形,如事先不知,那会大吃一惊,陆念宗早有准备,提起内功,步步下行,可是每走一小段,吸力倍增!

他这时如临大敌,忖道:“这与强敌拼内功一样,只怕到最后无法抗拒啦!”

洞口越来越大,估计走了百丈深,同时听到尤如雷鸣之声响起,但螺旋之势稍平!

突然间,吸力消失,眼前红光奇盛,注意之下,他竟惊叫出口:“熔炉!”

不错,石级没有了,去路也没有了,要前进,那就是一口十丈方圆的熔炉,泥浆如铁汁,翻滚沸腾,红光耀目,热度逼人,根本无法呼吸。

陆念宗的内功已提到七成,这是他出道对敌时没有运用过的最高纪录,他立了一会,发现熔池对面有岸,岸旁又有洞,这熔池只是一关似的,于是双手向上一举,提功拔身,如风越过熔池,再进入洞内,不过这洞不是向下,而是穹弯曲由的平行。

洞如蛇形,又有顿饭之久,眼前立见开阔,同时猛感一股钜劲推来!

陆念宗大吃一惊,双掌一合,连足八成内劲推出!

“好小子,真有你的,再接这招!”洞内竟有一个苍老声音发出!

陆念宗这下更惊,再加内力,同时喊出:“前辈何人!”

这一招只震得洞内摇摇不停!

内劲是接下了,但陆念宗几乎立足不住。

洞中老人嗨嗨两声道:“小子,你是件么人?前来何为?”

陆念宗朗声笑道:“晚辈陆念宗,想求前辈赐一点壬癸真水!”

那面红光里闻言叱道:“壬癸真水乃镇洞之宝,岂可乱动,老夫在此修炼百年,凡来到此处者,只有死路。”

睦念宗也冷声道:“天财地宝,绝非老前辈所私有,如前辈不给,晚辈只有硬取了!”

老人所在地,隐而不现,又听他大怒道:“我火鸦魔君自七十年前就未遇过对手,好小子,你居然说要硬取,好,你能过我两关,真水任凭自取,否则你就永葬熔池!”

陆念宗耳听老人音落,正待再说,但突见一道火光扑面而来,不由大惊,左掌一拂,右掌推出,硬将红光逼退,只听得红光发鸟鸣!

原来那红光非火,而是一只血色乌鸦,这家伙虽被陆念宗重重一击,但未伤及一毛,退去又到,来势更猛!

陆念宗内功充足,目力如电,他也看出蹊跷,不禁惊奇不已,忖道:“世上竟有这种神鸟!”

想罢,掌不能停,开始时用单掌,但火鸟奇速,进退如电,便逼得陆念宗双掌齐挥!

这样不是办法,鸟扑掌挥,何时能了,百招过后,陆念宗暗暗盘算,终于灵机一动,立施玄功,将身一摇,人影顿失,这是他至高无上身法,曾经连湖海四老都看不出他身在何处。

火鸦失去对手,似也惊惧异常,绕飞良久,似有退意,但突然惊叫连连,鸦鸦之声不绝,原来它已被陆念宗施“闪电金刚指”给抓住了!

暗中老人似也吃惊了,大喝道:“勿伤老夫宝鸦!”人也出现了!

陆念宗看到一个雪白老人出现,仔细一看,原来老人身穿白袍,其发如银,披散两肩,须胜严霜,长可及腹,看起来一团白,唯有两日金光四射。

老人一出现,陆念宗哈哈朗笑道:“晚辈不敢!”

双手一松,火鸦扑立老人肩头。

自称火鸦魔君的老人,一见陆念宗的长相,似立起爱意,但仍嗨嗨两声道:“小子,你不但练成‘天尊玄秘’和‘太阴玄秘’两种玄功,而且到神化之境,难怪我老人家的宝鸟要吃瘪啦!想当年,老夫在你这年纪的时候,那还不如你!”

陆念宗恭恭敬敬的长揖道:“前辈夸奖,晚辈实不敢当,现在恭请前辈第二关。”

老人这时哈哈笑道:“第二关就是和老夫大戟百合!”

改了声调,显有好感!

陆念宗也哈哈笑道:“老前辈,你老可会想过一个问题?”

老人哈哈笑道:“什么问题?”

陆念宗道:“除非你老不想在这洞内继续修炼了,否则百招一过,这座洞府必破坏无遗!”

老人闻言啊呀一声道:“老夫却没有想到这里了!”

陆念宗道:“老前辈,听说数十年来,凡武林人进入此洞者,从来没有一个活人回去,今天就让晚辈破例罢,也许他年晚辈退出江湖时,前来此洞陪前辈同享清福哩!”

老人闻言大笑道:“好小子,能言善道,老夫也知道无法难住你,好罢,拿东西来装神水!”

陆念宗大喜,立即送上三只小玉瓶道:“多谢前辈了!”

老人吓声道:“要三瓶?”

陆念宗笑道:“小小三瓶,难道前辈嫌多?”

老人哼声道:“小子,你认为仙露如井水,真是不识高低,刚才你越过的熔池,只要这种玉瓶一半就能使熔池冷却啊!”

陆念宗闻言大奇,但不露形的又道:“那就任凭前辈赏赐好了,如果必要时,晚辈再来一次何妨!”

老人连声道:“不行,不行,再来也不给了,老夫就替你装满三瓶罢,真使老夫心痛!”

陆念宗见他隐入红光里,不禁偷偷的好笑。

未几,老人真的装满三瓶,交与陆念宗道:“小子,救人不能多用,三滴即可,多了反要人的命,这种仙露,比玄冰还寒千倍!”

陆念宗感到手中玉瓶并不凉,问道:“晚辈毫无凉意呀,这是?………”

老人骂道:“小子无知,你有感觉,就不是仙露了,快走罢,老夫坐功的时间到了。”

陆念宗恭声道:“晚辈多谢了!”

深深的一揖,转身出洞。

来时困难,回程容易,这一折腾,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及至走完全程,人刚到洞口,突听洞外人声有异。

急忙冲到草地,讵料只见袁凡、刘绿萍、张楚红三人在急得团团转,而丁大化、五花洞主和猛兽洞主则不见了。

不禁蔗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三人一见陆念宗,一齐拥上道:“丁大哥不见了!”

陆念宗见他们慌急异常,忙问道:“什么?丁大哥不见了,那……那二位洞主呢?”

袁凡搓手道:“丁大哥只到林子中解次小便,居然无踪无影的消失了,这里根本没有敌人出现过,两位洞主不听我们说什么,急得双双扑出,竟说,如不找到,再不回来,他们显然愧见陆兄你!”

陆念宗沉着的想道:“有敌人来了,那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很明显,这人有隐形之能!”

一听“隐形”二字,袁凡大惊道:“真有隐身之法?”

陆念宗道:“隐身之法有无?不敢确定,但功力到达某种程度,其任、督二脉打通,阴、阳二桥贯连之人,轻功施出,身形却如无影,这点小弟已经办到了,因此说,这劫走丁大哥之人,是个可怕之人,好在他只劫走丁大哥,并没有向你们下手,否则更不可设想!”

袁凡道:“陆贤弟已取到真水了?”

事情的经过,陆念宗不便泄老人之密,他只点头道:“真水是取到了,可是丁大哥却被劫了!”

袁凡道:“这都是我们保护不周之过,贤弟,我们对不起你!”

陆念宗摇头道:“这根本不能怪你们,这人功力太高,你们根本保护不住,现在我们只有朝原路退回,我不信查不出丁大哥是何人所劫。”

刘绿萍道:“对方不会害死丁大哥吧?”

陆念宗肯定道:“不会,对方是要丁大哥这本书,有野心的人,谁能得到这本书,他只具有血魔王或白骨王那种功力,他就可雄霸武林!”

袁凡问道:“陆兄,你能想到是那一路邪魔所为?丁大哥身有奇病,如久不治,恐有意外,那劫持之人,可能还不知道啊?”

陆念宗道:“这人的功力,只高于法王等人,绝对不会弱于这批人,他来劫走丁大哥,日后也会看出丁大哥是受‘分元神法’所制,如我判断不错,这时他已查出丁大哥的小册子已在我身上,说不定,我们回头走不到几日,他会派人向我索书换人!”

张楚红道:“陆大哥,你会将书换人吗?”

睦念宗正色道:“当然,书是丁大哥的,以他的书换他的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刘绿萍道:“那人得了书,势必以书威胁法王、白骨王、血魔王等等魔头,一旦这批大魔头为他所用,你想想看,这个武林还有安宁吗?”

陆念宗叹道:“我尚未在丁大哥身上发现这本书之前,就担心会发生这件事了,不久前,我去昆仑找历书子前辈,结果各路人马竟同时出动,后来我认识丁大哥,同时也有各路人马又向丁大哥动脑筋,他们的消息竟比风还快,这次丁大哥受制于血魔,那魔头就是要把丁大哥得到手中!”

一行人心急如焚,不分昼夜,全力回奔,不出四天,大家已到木兰镇。

四人正待进镇,讵料看到两老人迎面而来,那竟是荒货郎和假道人!

陆念宗一见,就知二老必知事故,急急迎上,大声道:“二位前辈………”

他还没有说出下文,荒货郎就郑重道:“你有麻烦了!”

陆念宗急急问道:“你老已经得到丁大化被劫的消息啦,对方是什么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火穴洞中出奇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