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0章 驱虎吞狠 魔鬼窠里反

作者:秋梦痕

  黑煞帮副帮主拔脱,他不管敌人,闪身走到陆念宗前面一挡,问道:“你用什么功

夫杀死老骷髅的?”

  陆念宗万万想不到他会出此一问,不管他如何精明,也不禁一震,但还是有他的,

反应奇速,拱手道:“推山掌!”

  拔脱一顿,皱眉道:“中原武功,老夫知之八九,竟有什么推山掌?……”

  陆念宗笑道:“前辈,在下练的是冷门武学,并非遗传,乃是家师无名老人自创之

学!”

  这时沙里红急与袁凡走出,忙向陆念宗道:“二位,快见过副帮主!”

  他是怕二人为难,急急打圆场!

  可是拔脱摆手道:“沙堂主,不必了,你这次为本帮求得高才,本座非常高兴,这

两位就任职你的左右副堂主罢,帮主那里有本座禀明就是了!”

  沙里红连连道:“是的,是的!”

  陆念宗与袁凡趁机向拔脱拱手道:“多谢副帮主提拔,属下等在此谢过。”

  拔脱挥手道:“这是公事,你们不必言谢!”

  沙里红道:“副座,明天的决斗,此地还要侦察一番吧?”

  拔脱道:“这一场斗下来,只怕对方有了变化,地形的大势,本座已查过了,你们

回去罢,等候帮主之令,再作行动。”说完拂袖而去。

  回途中,沙里红向二人道:“这家伙好厉害,你替他杀了强敌,解了重围,他连谢

都不谢!”

  陆念宗道:“这都不要紧,不过,他有权任用两个副堂主吗?”

  沙里红道:“他掌人事,任免由他,生杀在帮主,可是他将二位放在老哥哥我的堂

内任左右副堂主,这不是重用,而是尚未信任,又加重我的责任。”

  袁凡道:“他今天本来只是查察我们,并未多带人来,谁知竟遇上仇家。”

  沙里红道:“他的亲信没有几个,其妻弟是其中之一,他没有想到带出来竟带不回

去了。”

  陆念宗道:“他连舅子的尸体都不收,这就说不过去了,这种天气,明天来收就臭

啦!”

  沙里红道:“从这点小事,就能看出他的为人了,阿克诺的尸体,还须我派人去收

埋,否则他还会说我的不是哩!”

  进了镇,沙里红道:“二位贤弟请回店,中午我再来。”

  陆念宗道:“堂主事情多,请便!”

  沙里红道:“事情到是不多,最重要是替你们安排帐幕,还要派人收尸!”

  沙里红去后,二人向店子走,袁凡轻声道:“初步是成功了,既进身黑煞帮,又挑

起三邪对立,真是一举两得,不过丁大哥的囚处仍旧不明奈何?”

  陆念宗道:“能打入就好办,急不得,今天的事情,恐怕尚不能安定,我们在店中

不可外出。”

  尚未到店,陆念宗忽一拉袁凡道:“你可认得我们后面那位算命的老者?”

  袁兄回头一看,惊喜道:“何九爷!丁大哥的下落有办法了,只要一两银子就能得

消息!”

  陆念宗轻笑道:“我连一两银子都不必花!”

  袁凡笑道:“这个牛皮你吹不起,天皇老子也不行!”

  陆念宗暗暗好笑,等老人接近时,他也不行礼,这是他们师徒的约定,只要有外人,

那是禁止敬礼的。

  老人装作不认识,问道:“二位,有事向我老人家请教不成?”

  陆念宗道:“在街上不便把?”

  何九爷道:“那里都可以,刚才就有人在当街问过。”

  陆念宗道:“晚生身上没银子?”

  何九爷道:“欠账可以,下次还加倍!”

  陆念宗道:“白骨王和血魔王为什么与黑煞帮翻脸?绝对不是因晚生之故?”

  何九爷道:“第一个问题,这两方找黑煞帮要姓丁的,谈不拢当然翻脸,绝非你挑

起来的。”陆念宗道:“晚生朋友丁大化囚在什么地方?”

  何九爷道:“第二个问题,花色帐幕中,但不可硬夺,否则对丁小子生命不利!”

说完扬长而去。

  袁凡噫声道:“你可以欠账,这真是奇闻!”

  陆念宗轻声笑道:“袁兄,实不能瞒你,他老人家是家师啊!”

  一句话,可把袁凡楞住啦,半晌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的道:“真……真的!”

  陆念宗道:“在下这一生不告诉任何人,对你说是破例了!”

  袁凡道:“承陆兄台爱,袁某知道,唉!早知如此,我们为何不多问一点?”

  陆念宗道:“大概家师不肯多说了,否则他不会马上就离去。”

  二人进店,忽见小二交上一封信道:“两位客官,有两位的信!”

  陆念宗接过疑问道:“什么人送来的?”

  小二道:“是一位三十余岁的丑女人送来的!”

  袁凡惊奇的问道:“兄弟,你认识一个丑女人?”

  陆念宗道:“人不能以貌取,这不是问题,可是在下从未与这种女人有交往,平白

无故送封信来,莫非是白骨王或血魔王捣的鬼?”

  袁凡道:“到房中再看,这封信不会无因而来!”

  二人进入上房,把门关上,拆开信封,袁凡见封面上写的是“便交”海大侠“内详”。

  袁凡道:“内容是什么?”

  陆念宗翻开信纸,上写“法王已到,带来大批人马,可怕的是他师傅神山活佛也出

山啦!”

  凤字,不具。

  袁凡道:“是古姑娘的信,好险,这信如落在沙堂主手中可就犯疑了!”

  陆念宗将信烧掉,但疑问道:“她派什么人送来呢?”

  袁凡道:“对呀!她自己不便露面,也得派丫头送才是呀?”

  陆念宗道:“她既知我们易了容,就得行动谨慎!”

  不想则已,越想越胡涂,立即叫来小二。

  店小二闻声,急赶到,问道:“二位客官,要什么?房中有新泡的茶。”

  陆念宗道:“小二哥,我不是要茶水,请问,送信的丑女人走了多久了?”

  小二道:“真不巧,二位客官进店之前,她仅仅先一步走的,如二位早到一步,那

就遇上了!”

  陆念宗吁口气道:“多谢小二哥,没有事了!”

  当小二去时,袁凡疑问道:“陆兄……不,海兄,你吁气何为?”

  陆念宗道:“我最担心的是天凤今后行事不慎,现在放心了,这信是她自己送的,

为了不与我们照面,她看到我们回来时,才把信交与小二的,这证明她作事谨慎,所以

我吁口气。”

  袁凡惊奇道:“她也有什么易容奇葯了?”

  陆念宗道:“太阴玄功,女人练来比男人练成更玄妙,一旦入化境,变化莫测,这

样看来,这段时间她真的下了苦功,不会错,是她本人无疑了。”

  袁凡也吁口气道:“不知她在何处落足?”

  陆念宗道:“那倒是不必管她,她既练成玄功,我也不担心她有危险了!”

  未及中午,沙里红突然如飞奔到,一进房,大声道:“二位贤弟,事情不好!”

  陆念宗闻言一震,急忙问道:“什么事?”

  沙里红道:“法王率领大批人马,便向本帮要一秘密人犯,如不交出,将联合另外

两批人物向本帮攻击,这事非常严重,帮主令本帮所有人员小心警戒,二位贤弟快点随

愚兄回帐。”

  袁凡道:“这就走罢,不知本帮有否应变之计?”

  沙里红道:“敌人白天不会发动,法王限期在今天日落之前交人,如不交出,天晚

必定下手来攻,帮主现正与副帮主在议论对策,我看只有两条路,一为交人,一则决斗!”

  二人略加收拾,立即随沙里红赴营地。

  每一座蒙古包相隔都未靠近,大小也有不同,当然,内部的布置大有区别,那是以

职高低有关系,在副堂主以下的,有十几人,或二十余人共一帐幕的,陆念宗和袁凡的

帐幕靠近海边,饮食自然有人照顾。

  沙里红指示二人帐幕后,又急急离去,显示出全帮已临大敌了。

  袁凡过了一会,装作在帐前慢步,暗暗留心何九爷所说的花色皮帐,但很失望,因

每座蒙古包并非集中,且地势高低有别,举目四望,入眼的也不过八九座蒙古包,可是

没有花色的!

  陆念宗走出向他道:“袁兄,别费心了,关丁大哥的地方,不但隐密,而且有重要

高手把守,随便可以看到嘛!”

  这句话不错,是意料中事,袁凡笑道:“贤弟,我是希望能看到!”

  陆念宗道:“今晚一旦有大斗,这是一个机会,但我们能否分身,或者许可单独行

动就不可知了,唯一希望阵势混乱。”

  袁凡道:“只怕也难找到?因为这次大斗的症结问题,就是为了丁大哥,你想想看,

帮里早将丁大哥移非常秘密之处啦!”

  陆念宗点头道:“我也是这种看法,副帮主拔脱这个人不简单,沙堂主说他在帮内

亲信不多,在我看刚刚相反,因为他管人事,他岂能把不可靠的任要职呢?”

  袁凡点头道:“沙堂主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他当然看不出足智多谋而又阴险之人的

心机。”

  二人是新进,不敢乱走,最重要的是防止那个副帮主,因此他们只有回帐,静待晚

上的时机,不久,有帮中低级弟子送来饮食,他们就帐中闷吃了事。

  饭才吃完,沙里红又带着五名堂内高手来到,他介绍双方认识,五名大汉以礼见过

新来两位副堂主,大家坐下后,沙里红向陆念宗道:“海副堂主,今晚本堂负责防守东

面的丛林,阻住敌人前进,这一路是法王一方必经之路。”

  陆念宗道:“白骨王今天的约斗取消啦?”

  沙里红道:“他的一级骷髅长被你收了,量他也不会去海心山了,副帮主又派人去

探了一会,但未发现半个人。”

  袁凡道:“也许他把全部力量放在今晚了。”

  沙里红道:“刚才开会,我非常不满,副帮主为人,太不公平!”

  陆念宗问道:“是调配人手的事?”

  沙里红道:“一点不错,本堂共有所属三十七人,今晚各堂防守正面,又只有本堂

最大,他居然将本堂人手调与他堂,仅仅只有五名留给本堂,这是岂有此理?”

  袁凡笑道:“堂主不必担心,也许法王不会由我们正面来呀,武林人攻守,可不是

正规军队作战,无阵势可言,如果真的由正面来,我们也不在乎!”

  沙里红道:“现在我们去看看地势,免得到了晚上措手不及。”

  陆念宗笑道:“法王的落脚之地在那里?我们何必非采守势不可呢?”

  沙里红道:“这是帮主的吩咐,也不知是什么理由,以一对三的力量来防守,这又

是副帮主的意思无疑。”

  陆念宗道:“我们走罢,看看那处地势再说!”

  一行八人,离开帐幕约半里,当前是一片丛林,林子右面是条大河,河上游是倒淌

河镇,左面为青海岸,地形确是要冲!

  陆念宗一指河岸问道:“这一方由谁负责?”

  沙里红道:“也是我们,不过这面地形开阔,敌人要来,容易发现,晚上敌人不会

暴露形迹而来,要来我也能适时挡住,唯有这片林子,又大又深,敌人容易偷进,我们

只有八人,实在防守不易。”

  陆念宗道:“在离天黑已不远,堂主如何布置,必须马上吩咐,到时各自找寻位置,

到天黑就来不及了,敌人不来则罢,一来绝对不少。”

  沙里红道:“海兄弟,你看如何布置?”

  陆念宗道:“以小弟看,堂主带领五位兄弟就在此地不宜分开,一旦分开或在林中,

很容易遭到敌人暗袭,我与袁兄干脆到林子那埋伏,一有敌情,堂主只要听到我发生长

啸就知敌人来了多少,一声啸,不必动,那是告诉堂主,我已足够收拾他们,两声啸,

这是说,敌人有大批到了,堂主准备在此迎敌,同时通知后方支持!”

  沙里红连连道:“这是人手不足的好办法,老弟,你真有见地,就这么办,咱们回

去,提前吃了晚餐再来。”

  大家同意,再巡视林子里面一番,看清通路,然后回帐。

  在路上,陆念宗灵机一动,向沙里红道:“堂主,对方三批人都是为了一个囚犯而

来,这证明那囚犯是何等重要了,难道帮主不怕敌人主脑人物亲自抢夺?”

  沙里红道:“这你放心,若帮主坐镇中央,副帮主带领大批高手巡回接应,而犯人

有副帮主派出四大护法,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驱虎吞狠 魔鬼窠里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