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1章 为友诈投白骨教

作者:秋梦痕

将近子时,一轮明月照入奇石峰的天井,这时陆、袁二人正在打坐,更深夜静的时刻,只有野狼发出嗥嗥之声,可是在远远荒野中,似又有什么异声传来!

袁凡轻轻一拉陆念宗,悄声道:“远处有什么声音?”

陆念宗忽然跳起道:“不好,这是古天凤的紧急啸声,一定发生什么重大事情了!”

袁凡道:“不会听错吧?”

陆念宗立即领先出洞,郑重道:“不会错,这是唯一运用太阴神功才能发出的啸声,其它内功发出的啸声,刚劲音散,太阴神功则柔美如铃!”

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出了乱石阵,适逢啸声又起,陆念宗一指西面道:“在那方向,快去!”

二人拔身而起,如电射去!

陆念宗听得没有错,那是古天凤的啸声,二人一到,只见古天凤被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老人逼得节节后退,简直没有一招还手之力,险象毕露,这真出乎陆念宗意料之外,不由如电扑出,双掌灌足玄功,大喝推出!

老人似知来势不对,放弃古天凤,袍袖急卷,双方迎个正着,猛听一声巨震,真是山摇地动,这一招,老人连退数步,而陆念宗也全身摇摇。

老人面显惊讶之情,喃喃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这一招,陆念宗是运足九成内功,竟把他的易容震复了原形,但他还不知道,只冷冷反问老人道:“前辈又是何人?”

古天凤通身是汗,急忙走近陆念宗道:“陆哥,他是‘九阴阎罗’,也就是白骨王的师傅,你看他背后,刘家妹子和张家妹子不知被用什么妖法困住了!”

陆念宗闻言,不禁大惊,一步踏出,问道:“前辈,那两位姑娘有何冒犯,前辈要将她们困住?”

老人嗨嗨笑道:“那要问你身边的妞儿了!”

古天凤不待陆念宗开口,娇声道:“我在乱石阵外那巨石上吃干粮,这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乱石阵外,我们见他鬼鬼祟祟,认为他已发现你在里面而捣什么鬼,因此一齐跃下将他拦住。”陆念宗听完古天凤的话,面对九阴阎罗道:“这也是武林常情,前辈就将两个少女困住,难道不有失前辈身份?”

九阴阎罗阴笑道:“你祖师爷一生行走江湖,谁敢如此无礼?小子,原来就是你在乱石阵内,那你就是姓陆的了?”

陆念宗道:“在下陆念宗,前辈到此,莫非就是因在下而来?”

老人点头道:“祖师爷得到禀报,说有两个青年进入乱石阵去了,因此祖师爷一想,此阵虽属天成,但也奥秘无比,能进入此阵者,必定是你!”

陆念宗道:“这是说,前辈找在下已不是一天了?”

九阴阎罗点头道:“不错,算来有两天了!”

陆念宗不解道:“请教有何指示?”

九阴阎罗道:“祖师爷的掌教大弟子白骨王,耳闻本数中有人吃里扒外,但却查不出来,因此去找江湖奇人何九爷买消息,可是那号称知九成的何九爷说,只能算出本教确有叛逆存在,如要知详情,他指示非找你不可。”

陆念宗哈哈大笑道:“在下不但知道贵教不止一个是叛逆,而且有八名重要人物,同时,连黑煞帮、血魔教都有叛逆,他们现在全被法王收买,而且许以重金和高官。”

九阴阎罗闻言大怒道:“本数中竟有八名叛逆,小子,快说,他们是谁?”

陆念宗摇头道:“用威胁!前辈,刚才那一招,你老就明白在下不是怕威胁之人!”

九阴阎罗道:“有条件?”

陆念宗道:“当然,你老能答应在下两个条件就行了,第一,快将那两位姑娘放了,第二嘛?……”

九阴阎罗急急问道:“第二是什么?”

陆念宗郑重道:“在下有个朋友,现在落到血魔教人手中,这个不必在下说明白,你老应该知道了。”

九阴阎罗嗨嗨笑道:“你要祖师爷我向血魔教要人?”

陆念宗道:“甚至不能说出你我之间有今晚之事?”

九阴阎罗阴阴笑道:“小子,你该不是一石两鸟之计吧?”

陆念宗大笑道:“贵教与血魔教,目前是貌合神离,各怀鬼胎,在下从不提出这个条件,日后也是势不两立,与其未来有人吃里扒外,不若先整顿内部为上。”

九阴阎罗大笑道:“小子,算你说得有几分道理,那你说本数中有那些是叛逆吧?”

陆念宗回头向袁凡道:“兄弟,有纸没有?口说怕他记不清?”

袁凡道:“纸是有,但没有笔!”

陆念宗笑道:“这容易,有火种就行,烧根枯枝岂不得了。”

袁凡笑着找根枯树枝,打起火石,点燃树叶,烧了一支枯枝,交与陆念宗轻声道:“你不叫他先放人?”

陆念宗在他手中接过炭枝和纸张,但笑而不言,写好后做成纸卷,用力弹与九阴阎罗道:“前辈放人吧?”

九阴阎罗打开纸卷,一见上面所写,面色气得发黑,但突然向陆念宗道:“小子,你说的可真?”

陆念宗道:“信不信由你,快放人!”

九阴阎罗道:“小子别急,待祖师爷回教查明真假再放人?”

陆念宗毫不生气,笑道:“前辈,我早已料到你不守信,所以……嗨嗨………”

九阴阎罗立起疑心,大喝道:“小子,你写的不是真的?”

陆念宗道:“现在轮你先放人了?”

九阴阎罗气道:“你祖师爷一旦放了人,你小子还是写张假的,这岂不叫祖师爷上当?”

陆念宗笑道:“我陆某一生作事,有个原则,那就是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九阴阎罗暗忖道:“这小子真难斗!”

一顿,只得把手向刘、张二女身上一招,奇怪,捆在二女身上的细细铁链,竟飞入九阴阎罗手中!

陆念宗等一见,真是惊奇不已,二女被释,腾身闪到陆念宗身边。

古天凤问道:“二位妹子,有受伤嘛?”

张楚红摇头道:“没有,姐,奇怪,他的细铁链捆住我时,我们全身麻木,一点提不起内功啊!”

刘线萍道:“一定是妖法!”

古天凤道:“没有受伤就好了,这老家伙真正厉害无比………”

话未完,又听九阴阎罗吼声道:“小子,现在可以写张真的来了!”

陆念宗笑道:“我那张本来就是真的,你老硬说是假的,这怎么说呢?”

九阴阎罗嘿嘿笑道:“小子,难怪武林那么多老辈人物拿你没有办法,原来你是真正鬼头鬼脑,连老祖师爷我也上了当啦,好,算你狠,喂,小子,你可愿意跟我老人家合作,如愿意,白骨教边缺个副教主。”

陆念宗连连摇头道:“不,不,不,白骨教鬼气森森,那些活死人,我看了就全身起鸡皮疙瘩,还说与他们共事哩,这买卖我不干,好意心领啦。”

九阴阎罗道:“白骨教人不尽是身如骷髅,你所说的,那是练白骨功的才是,还有很多不是练白骨功的,那与你们不也是一样,小子,你如愿意合作,不当副教主也可以,祖师爷给你一个最高护法,外加黄金万两,而且仍给你自由行动,不过,你得替白骨教真心干事。”

陆念宗故意沉吟一会,笑问道:“前辈,你相信我吗?”

九阴阎罗道:“用人不疑人,你小子功力高深,名声震武林,难道你会食言?”

陆念宗道:“一旦有事,我如需要人手,白骨教人焉能听我驱策?”

九阴阎罗大笑道:“祖师爷送你一条‘黄泉铁链’,必要时,教主也得听你的!”

陆念宗道:“一言为定,为了取信于你,我也奉送一件重要东西给你!”

示意古天凤道:“你那上部‘天尊玄秘’可否在身上?”

古天凤深深了解他的心里,连忙拿出道:“在这里!”急忙送上。

陆念宗为了表示相信对方,不待九阴阎罗的东西到手,立即双手送过道:“前辈,请过目!”

九阴阎罗一见是天下武林拼命争夺的东西,不禁眉飞色舞,狂声大笑道:“小老弟,好,你就是我的小老弟好了,凭这一点,我们老少二人是真心合作了!”

急急拿出一条丈许小铁链,非金非铁,不知是什么宝物,也立即交与陆念宗道:“此物本名‘捆仙索’,老哥我取名‘黄泉铁锤’,对敌时,运足内劲,念动心法,功力比你差两成的敌人,发出必擒,刚才那两位妞儿,就是此宝所捆,上身功力如失,四肢麻木,宝剑鸡伤它分毫,你将耳朵侧过来,老哥传你心法。”

陆念宗怕他有诈,暗提玄功,侧耳过去。

九阴阎罗确无二心,暗传心法,之后又大笑道:“此物只有两条,我那大弟子白骨王想要,但老哥我不给,今天给了你刚才还是敌人的小子,这证明老哥我不会看错人!”

陆念宗道:“老哥,小弟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老哥哥答不答应?”

九阴阎罗道:“说吧!”

陆念宗道:“白骨教名称不雅,这不要紧,问题是数中弟子强取豪夺,甚至姦杀良家妇女,这是太不应该的,因此之故,不瞒老哥哥,在我手中杀了不少,希望老哥哥见谅!”

九阴阎罗闻言,不由大怒道:“老弟,你杀得好,这是孽徒管教不严,今后你替我大加整顿,老哥哥我这就回教下令,从此不许再有发生!”

陆念宗大出意外,忖道:“原来他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

不禁立起好感,连连拱手道:“老哥,咱们就此分手了。”

九阴阎罗满面笑容的拱手道:“请便!”

老人一走,袁凡首先惊奇道:“陆兄,你的魔力真大呀,连这个一等一的魔头都被你感染啦,当年家师都拿他毫无办法。”

古天凤道:“当陆哥侧耳过去时,我真担心死了!”

刘绿萍道:“这就叫作诚能感神吧!”

张楚红笑道:“快拿捆我们的链子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作的?”

陆念宗拿出交与他们看,笑道:“这要拿去问老辈人物才知道,古之宝物,有些是不可思议的。”

大家传阅一会,谁也不知是何物炼成,但绝非金属,而且又轻又软。

一场风波,化为祥和,大家轻松多了!

天色快亮了,陆念宗收起黄泉铁链,向西一指道:“前面是萧关,我们好好吃一顿,吃饱睡足,再定下一步行动。”

在中午未到之前,他们进了萧关,找到客栈,陆念宗定了两个房间,三女一间,两男一间。

袁凡叫了一桌酒菜,吃到午后,女人爱干净,找老板娘这个那个;男的则马马虎虎,洗把脸,回房倒头睡大觉。

也是他们幸运,整天都没有麻烦,然而当他们醒来时,天又是黄昏了,又是吃饭的时间了,还好,当他们刚刚放下碗,就见小二前来道:“那位是陆公子?”

陆念宗接口道:“小二,什么事,我就是!”

“这里有张拜帖!”小二送上!

陆念宗接过一看,红封套上写着“小师叔安启”!里面有“午后未末,请到万蝠崖一见,师侄毛义拜上。”

陆念宗看罢,楞了半响,交与袁凡道:“怪事,我那有什么师侄?”

袁凡看完,传阅三女,笑道:“其中一定有原因,万蝠崖在什么地方?到时就明白啦!”

陆念宗道:“离此约三十里,什么人搞鬼不成?”

古天凤道:“有我们五个人在一起,管他捣什么鬼!”

袁凡立即叫来小二,算了帐,各自检查行李,大伙儿即一路赴万蝠崖。

一座高峰,在二十里外就可看到,陆念宗向大家道:“那峰下就是万蝠崖,崖高二十余丈,全是蝙蝠洞,每到黄昏,蝙蝠出动,何止十万,故名万蝠崖,此人选择此地约我相会,不知何意?”

袁凡道:“我想这不是什么诡计,也许这地方十分僻静,为了怕别人看到之故。”

陆念宗道:“马上就到了,倒要看看是什么人?”

约顿饭之久,五人已到崖下,忽见一个高瘦老人,带看八个女子立候在彼。

陆念宗一见,怔了怔,回头向袁凡和三女道:“是白骨王和他八大护法?”

袁凡道:“这八女,我们在古庙秘室见过。”

白骨王一见五人,立即带八女迎上,躬身叫道:“小师叔驾到,师侄毛义率八护法未曾远迎,请小师叔恕罪!”

陆念宗回头向袁凡和三女苦笑道:“原来如此啊!”

袁凡打趣道:“名正言顺,谁叫你和九阴阎罗称兄道弟呢?”

陆念宗不得不一股正经的道:“免礼免礼,你们约我到此作什么?”

白骨王道:“第一,以前与小师叔为敌,恳乞小师叔恕罪!”

陆念宗摆手道:“过去的不必提了!”

白骨王道:“第二、八护法私通法王,那是师侄我的安排,小师叔当然不知,祖师爷更不明白,昨天祖师爷大怒,要处罚八护法,后经详细解说,祖师爷才息怒,并且吩咐带八护法拜见小师叔,同时解释误会。”

陆念宗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为友诈投白骨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