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3章 恩怨情仇一笔勾

作者:秋梦痕

无殿阴君侧顾黑棺材大笑道:“老黑,你听听,当年逃婚的姑娘出口伤人啦!你说呀,她的一生,比我们好不到那里去吧?”

黑棺材狂笑道:“阴间头子,当年她负气逃离迷岛,害得迷岛神君神魂颠倒,至今还是老光棍,你说她是为了什么?”

无殿阴君嘿嘿笑道:“八成是琵琶别抱吧?”

两个老魔一唱一和,只气得凄厉奼女全身发抖,娇叱一声,就要扑出,但被陆念宗拦住道:“前辈,元气才复,不宜生气,让晚辈代劳好了。”

凄厉奼女道:“孩子,谢谢你,你也元气才复,要当心一点!”

陆念宗一步踏出,朗声笑道:“两位前辈,你两位一生恶名昭彰,老来依然不修口福,可见本性难改,晚生不善口才,无法与二位应对,只想在功夫上向二位求教!”

无殿阴君冷声道:“小子,你仗着知道老夫弱点,就一无所惧不成?”

陆念宗摇头道:“前辈的弱点,可说操之在前辈手中,只要前辈不施同归于尽之法,晚生又奈前辈何?晚生所要讨教的,只是前辈的真功夫,同时现已天亮,二位的旁门左道,只怕想用也用不上了!”

黑棺材大喝道:“老夫就以真功夫出手,难道还怕你毛头小子不成?”

陆念宗右掌平伸,中指前伸,其余四指内扣,冷声道:“二位前辈,那个先上?”

无殿阴君,面现迟疑之色,嘿嘿问道:“小子,不必吓唬老夫,你虽摆出先天指,只怕不会用?”

陆念宗看到他身后一个持刀大汉,冷冷的问道:“前辈,你身后之人是谁?”

无殿阴君怪笑道:“怎么样,那是七徒庞洪!”

陆念宗距离大汉足有五丈,突然一指弹出,喝声:“倒下!”

极见那大汉惨叫一声,砰然一声,倒地不起!

两个老魔一见,面色大变,同声阴笑道:“好个先天指,小子,你当心走夜路!”

陆念宗大笑道:“随时候驾。”

两老魔被一指所震,拂袖回头,阴笑而去!

陆念宗元气未复,那一指弹出,已是倾了全力,他知道两魔一旦联手,自己一个也挡不住,凄厉奼女更不行,不出十招,走火入魔毫无问题,因其奇经八脉刚刚顺畅,非多养几日无法稳定,在情势所迫之下,只有自己搬出先天指才能使两魔吓退。

这时连凄厉奼女也大大吃了一惊,但突又看到陆念宗在敌人走后,全身摇摇不定,不禁闪身而上,急急扶住问道:“孩子,孩子,你怎么了?”

陆念宗喘声道:“前辈,我支持不住了!”

这时于百郎和袁、刘二人扑近大急道:“陆兄,陆兄………”

凄厉奼女叱道:“你们还要叫他说话不成?”

陆念宗还是苦撑着,慢慢由怀中摸出一颗雪莲子,放入口中,慢慢嚼碎吞下,但他心中很明白,如不立即治疗,一旦两魔起疑,卷土重来,只怕眼前之人,连一个也活不成。

凄厉奼女慢慢将他扶坐,她几乎反过来要替陆念宗疗伤。

但被袁凡立阻道:“前辈,千万使不得,陆兄功力深厚无比,他自己有分寸,你老假如前伤复发,那不是枉费陆兄一片心意?”

凄厉奼女道:“他将老身起死回生,现在他自己如此危险,叫老身于心何安?”

刘绿萍道:“阿姨,陆大哥的功力通玄,他没有危险………”

话未完,突见条大黑影由空落下,同时发出吼声道:“是谁,是谁把我兄弟打伤的?”

袁凡等几乎出手,但一看是九阴阎罗,不禁大叫道:“原来是老前辈,你老来得好!”

立将经过概说一遍,催道:“你老替陆兄运功治伤!”

凄厉奼女有点莫名其妙,数十年前,他们还是对头,现在见他喊陆念宗为兄弟!

九阴阎罗恨声道:“我早就知道,那两个家伙必会来的,可惜我反应迟了一点!”

他边说边坐在陆念宗身后,他也不管旁边的凄厉奼女,双掌一伸,就想按下去。

“老哥,不必了,小弟仗雪莲之助,现在没有事了。”陆念宗睁眼跳起。

九阴阎罗大笑道:“兄弟,有你的!”

陆念宗转身向凄厉奼女道:“前辈,现在怎么样了?”

凄厉奼女点头道:“一切正常,孩子,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你与这老儿订下忘年交啦,他当年,比黑棺材、无殿阴君的凶名更是震吓武林呀?”

陆念宗还未答话,九阴阎罗狂笑道:“老*女,你别挑拨是非,我的兄弟可不是耳软的!”

凄厉奼女格格笑道:“地下王,我们的百次打斗,尚有几次未完?”

九阴阎罗狂笑道:“多打了两次,你忘啦!”

陆念宗接口大笑道:“原来二位是难得的棋逢对手呀?怎么样?再过三天,凄厉前辈伤势全愈,你们来次最后一拼,我当裁判,打输的要大请客!”

九阴阎罗摇头道:“兄弟,有你在我们中间,从此打不成了……对了,兄弟,你还不知她的真正姓名呀?”

陆念宗立向凄厉奼女道:“真对不起,前辈,若称老字号,太失礼了!”

凄厉奼女笑道:“孩子,不要紧,老身从来不忌讳名号,真的姓名,早就忘了,连于儿跟我十八年,他还不知道呀!”

九阴阎罗大笑道:“兄弟,她叫姚依芳,是迷岛神君的表妹………”

说到这,他望望姚依芳,问道:“要不要再说下去?”

姚依芳叹声道:“地下王,你真变了,八十几年了,你要说什么,问过谁?谁又敢阻?念宗这孩子难道能化腐朽为神奇不成?你说呀!”

九阴阎罗正色道:“我兄弟是天上放下凡的呀,你不信?告诉你,我回头不算什么,我木来不坏嘛?”

此言一出,不但把姚依芳引笑了,同时小辈们被逗得笑声不绝。

姚依芳边笑边问道:“地下王,你的话好象没有说完嘛?”

九阴阎罗道:“我那儿徒弟,你常常说,他是罪不可赦吗?嘿嘿,现在呀,他可乘得不得了啦,大整帮中不法之徒,重立帮规,整得如火如荼,他把我兄弟称作少祖师爷,尊敬得比我重,奇不奇怪?”

姚依芳惊奇道:“真的,白骨王也有今天的转变,谁相信呀?”

陆念宗笑道:“人性本善,人之为恶:都是环境与物慾使然,导以正轨,教以其道,只要其本性不泯,世上何来坏人,晚生说这些,希两老不以晚生为妄才好。”

姚依芳道:“有智不怕年小,无智耻长百岁,孩子,你是精辟之论,除非你老哥哥不同意你的说法?”

九阴阎罗大笑道:“这种言论,在别人口中说出,我才不信,但在我兄弟口中说出,那就不会错!”

姚依芳笑道:“老小子,你是吃了念宗孩子的迷魂丹了!”

九阴阎罗狂笑道:“老*女,你说的好极啦,我确是中了兄弟的迷啦,唉,当年我遇上他就好啦,那我也不会追求你了,迷岛神君也就不会对你发生误会,同时你也不致一气离开迷岛,这……这怎么说呢?”

突听有人在外大笑道:“地下王,事情过八十余年,你还说什么,当年我没有误会,表妹也不是因误会才离开迷岛的,表妹是为了太阴真经才离开迷岛!”

姚依芳叫道:“表兄,请进来吧,今天难得我们都会面了!”

原来是迷岛神君在外,只见他仙风道骨,飘飘而来,同时向九阴阎罗拱手道:“上官培,恭喜了!”

九阴阎罗原来本名上官培,只见他拱手狂笑道:“孤独君,你与姚依芳一样,养生有道,看来不到五十岁!”

姚依芳问道:“表兄,昨晚你也来过?”

迷岛神君笑道:“念宗昨夜是拼了两种玄功在救你,所以,当年老辈同道全来护法!”

九阴阎罗道:“昨夜我真担心,生怕你们把我看成敌人。”

迷岛神君大笑道:“何九爷的通知,那还有误会之理!”

姚依芳啊声道:“你们都是何九爷召来的,难怪啊,当年各散一方,甚至从不露面的荒货郎,假道人全到了。”

迷岛神君叹声道:“何九爷昨夜没有得到一两银子,你们说,那是为什么?”

九阴阎罗道:“对呀,我也想不通,八十几年了,我没有一次请教他不花一两银子,钱是微不足道,可是他绝对不谈空的,没有一两银子,天皇老子也不行。”

姚依芳含笑道:“当年你最狠,但你就是不向何九爷狠,还有就是血魔王和神山活佛,居然被何九爷骂得狗血喷头而屁都不敢放!”

迷岛神君道:“现在的何九爷与当年也不同了,好讲话了,也更神气了!”

九阴阎罗道:“对,前次我见到他,他居然请我喝酒啦,这使我受宠若惊呀。”

迷岛神君道:“这个自然,因为你现在是他大弟子呀!”

九阴阎罗骂道:“你胡说什么,我虽尊重他,但也不致于拜他为师呀?”

迷岛神君大笑道:“那你是不认念宗为弟了?”

九阴阎罗道:“你再胡说,咱就和你拼!”

姚依芳看陆念宗笑而不言,笑向陆念宗道:“孩子,你真的是何九爷的高徒?”

九阴阎罗闻言,立有所悟,猛跳叫道:“原来如此啊,哈哈!”

陆念宗道:“晚生一直不敢对人言,为的是怕江湖败类对家师不利!”

九阴阎罗道:“兄弟,你太过虑,何九爷在江湖上,谁都不敢动他,想当年,我都不敢,其它还有谁呢?”

姚依芳道:“这倒是真的,最狠的神山活佛,最阴的罗剎幽灵,最不讲理的血魔王,都不及你九阴阎罗,你不敢动何九爷,真的没有人敢动。”

迷岛神君道:“所以说,现在何九爷有了这个徒弟,你们想想看,他不是更神气。”

九阴阎罗忽然苦脸笑道:“兄弟,难道叫我一百岁开外的人,真还要拜师!”

陆念宗大笑道:“大哥,你放心,咱们各交各的,何必苦着脸呢,现在大天亮了,姚前辈刚复原,饥不得,我也要走了!”

九阴阎罗道:“我们三个老的已半百年没见了,我们三个走,你们年青人或同伴,或分批,那是你们的事。”

于百郎向姚依芳道:“师傅,徒儿认为,请刘姑娘暂时不要离开师傅,你老人家以为如何?”

姚依芳点头道:“为师对刘姑娘很有好感,不知刘姑娘意下如何呢?”

刘绿萍道:“前辈,你还须要人陪伴,晚辈当然服侍前辈。”

陆念宗道:“好,于兄、袁兄,我们走。”

老少分开,三个少年走出绿洲。

袁凡问道:“我们向那一方前进?”

陆念宗道:“西、北、南三面边区,我们都差不多查过了,丁大哥的消息,如石沉大海,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现在我们向东面或内地查查看,先走苏州,这要很多日子。”

于百郎道:“刚才我们没有向迷岛神君和九阴阎罗二位前辈问一问,看他们有没有丁大哥的消息?”

陆念宗摇头道:“何必问,有了消息,他们会主动去救,很颇然,老辈中人,同样没有消息。”

袁凡道:“他们知道这件事吗?”

陆念宗道:“就算有不知道的,家师也会通知他们!”

于百郎道:“令师号称无事不知,这一件事怎么啦?”

陆念宗笑道:“家师人称他人家无事不知没有错,可是家师自己取名‘知九成’,这是说,还有一成不知呀!”

于百郎道:“只怕不是不知,而是有些不肯说?”

陆念宗道:“对了,家师的神秘性,连我也搞不明白,比方前年有一件事,他老人家只要举手之劳就能解决,我却要挖空心思才能想出,又要费极大的工夫才能办成,然而他老人家事先硬不肯说,非要我去不可。”

袁凡笑道:“那是他老人家对徒弟训练方法之一,嗨,只怕丁大哥的去处,令师一定知道,说不定也是要我们全力以赴哩!”

陆念宗道:“可是丁大哥的生死,不是儿戏呀!”

于百郎道:“令师的玄机,谁也休想明白,我们作晚辈的,只有凭自己的能力去作,令师自有令师的妙算,现在推测何益。”

陆念宗道:“我一直就抱定你所说的,比方昨夜,如没有家师安排,我们今天还有活的才怪。”

三人直奔玉门关,决心一路查到苏州再作次一步打算。

黑棺材和无殿阴君被陆念宗的先天指,距磋五丈之远,竟将无殿阴君的第七弟子弹中要害,只出一声惨叫,倒地死亡,两魔震于威势,竟不战而退,心中当然难过得要死,一直耿耿于心。

俗话说得好,江湖越老,胆子就越小,当两老魔走了之后,绿洲边上却有黑棺材大弟子不服,独自潜入绿洲,当看出一切时,可是他一人那敢出手,于是火急追赶两个魔头,可是真泄气,死追都追不上。

两个老魔当时闷着一肚子气,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恩怨情仇一笔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