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4章 武林起风暴

作者:秋梦痕

少女走出数丈,突又回头道:“多管闲事的,站在那儿不要动,我杀了那两个老坏人就回来!”

陆念宗闻言,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问道:“干吗不要动,为什么要等你回来?”

少女道:“哎呀,你真多问,教你不要动,就是不许动,真是的,耽搁我的时间!”

妞儿实不讲理。说完如风追去。

陆念宗真是被弄得啼笑皆非,自言道:“那有这种不讲道理的姑娘,救了她,不说谢字也就罢了,居然还下令不许动,我才不管你,非走不可,看你怎么样。”

忽然有人叫道:“宗儿,你真是好险啊,千万别使她生气!”

陆念宗闻声,大喜叫道:“师傅!”

一位老人慢慢走近,真是何九爷,只见他郑重道:“宗儿,你知道那位姑娘是谁嘛?”

陆念宗道:“谁知道?她太不通人情啦!”

何九爷道:“你最近听到阴毒堡的人物出现没有?”

陆念宗道:“听说了,九阴阎罗相告,叫徒儿小心应付。”

何九爷道:“世外三毒公子,就是两百年前,施展毒功,争夺武林第五代盟主,杀死七十二个竞争者,夺得盟主而不愿当盟主之人的第六代孙,他们的家规,不许随便踏入江湖,这次出来,是他们老大‘天蝎公子’,被神山活佛以元庭八珍为饵,诱其替元庭作杀手,要扫除所有对元庭不服的江湖武林。”

陆念宗道:“三毒公子因此全出动了?”

何九爷道:“这天蝎公子名后重,内功高深,以家传天蝎浆杀人于无形,兵器为‘天蝎尾’,形似七节鞭,尖端有钩,灵活如蛇,招式异常,非常可怕。”

陆念宗道:“其毒无葯可救?”

何九爷点头道:“只有刚才那少女可活,因为那是她们家传解毒之方!老二‘天蜈公子’,其毒‘天蜈露’,名‘后光’,使天蜈剑,形似蜈蚣,老三的功力更高,号‘天蛇公子’,其毒‘天蛇涎’,使‘天蛇剑’,名‘后风’,其人好色,却不重名利!”陆念宗道:“老二天蜈公子据说被血魔王招为女婿了!”

何九爷道:“正是,血魔王名为与神山活佛联手,骨子里要作武林霸王,这个少女就是三公子之幼妹,人尚在天真之期,未沾江湖坏习,惟煞气太重,生气就杀人,她对你显然没有厌恶之情,不过那不一定有好感,今后你要好好应付。”

陆念宗道:“他们兄妹之间,难道没有什么感情,其三位兄长八成会将其带坏?”

何九爷道:“所以说,你要好好应付,不过她的本事都超过她三位兄长,世外武林,称她为绝毒女,是毒绝,而非心毒绝,其毒无形,名后姮,她身上有‘天蛟珠’,又经过她家传解毒葯精炼,不但能解其家传各毒,甚至天蛟珠本身亦能解天下奇毒!”

说完示意道:“她快回来了,为师不可被她看到。”

长袖一拂,人已隐去。

陆念宗看到少女气呼呼回来,一见面,嘟着嘴道:“都是你,耽误我的时间!”

陆念宗笑道:“你追不到人家,也来怪我,救了你,没有一个谢字,甚至不准我离开,真倒霉!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啰,这东西捆了你很久,你拿去,算是补偿好了?”说完就走。

少女噗嗤笑了,闪身挡住道:“不行,这网子我不会用,你得教我。”

陆念宗道:“将内劲贯入右臂,抓住网纲,劲力通网,自会张开,看准目的物,如电挥出,势如打镖,网住目的物,其网自收;你懂不懂?”

少女娇笑道:“这样好的宝物,你为什么不要,你一走了之,我能把你怎么样?”

陆念宗道:“你作过这网儿的奴隶,现在它必须作你的奴隶,这叫公道,其次我如走了,你一定会哭,会闹,下次再见到你,我会难过。”故意逗她。

少女高兴的大笑道:“格格格,我又不是小孩子!好啦,现在你可以走了。”

陆念宗拱手道:“再见!”

少女在他后面紧紧跟着,口中还哼着什么小调,状极开心,甚至蹦蹦跳跳,像只小麻雀。

陆念宗明知她在后面,但又不回头,也不开口,故意不理她。

到了中午,找个有清泉的地方,陆念宗把包袱打开,取出干粮,那是半只烤鸡,两个馒头,坐下来,撕下鸡腿就吃。

少女一见,走过去,伸手一捞,硬将鸡腿抢过去,居然边吃边道:“没有礼貌!”

陆念宗故意道:“你不能吃!”

少女道:“为什么?”

陆念宗急急道:“我有痨病,你吃了会传染啊!”

少女叽叽笑道:“好,我陪你生痨病!”

陆念宗哈哈道:“我吐了很多口水在鸡腿上,难道你不在乎?”

少女道:“肚子饿了,管他去,喂,你姓什么?”

陆念宗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少女道:“我叫后姮,是阴毒堡人,是世外阴毒堡!”

陆念宗不看她,冷声道:“我又没有问你,管你阴毒堡阳毒堡?”

少女道:“我知道你姓陆,叫念宗,有很多女朋友,武功高,就是骄傲了一点,不过不要紧,我喜欢傲慢得有道理的人,没有两下子,谁能傲得了吗?你说对不对?”

陆念宗道:“我一点也不傲,这样你该讨厌了吧?”

少女噗嗤一声,连鸡肉也喷出来了,而且如箭一样,喷了陆念宗一脸!

陆念宗跳起来,举袖乱擦,大叫道:“你秀气一点好不好?”

少女笑得弯了腰,行过去要替陆念宗擦拭,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谁教你逗我笑?”

陆念宗闪开道:“算了算了,你一身是毒!”

少女闻声,噫声道:“我身上有毒?”

陆念宗道:“不是吗,连住的地方都叫‘阴毒’,那嘛,从那里出来的人,当然都有毒!”

少女恍然道:“你虽乱讲,但也说对了,我们世外阴毒堡人,确是个个会用毒,但不乱用,告诉你,我是堡中最高手,也是堡主的小女孩,我接受我爹的秘传,我有三个哥哥,他们都怕我!”

少女毫无保留的说出,陆念宗大出意外,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我是坏人,你这丫头不糟了?”

少女娇笑道:“坏人从坏人手中救人,那就不坏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人,连我三个哥哥在内,可是我喜欢你,既然喜欢你,我当然要把我的一切告诉你,否则我心中不舒服,我一生活到现在,没有今天这样开心过,你知道吗?”

陆念宗道:“你喜欢我,我不喜欢你怎么办?”说完丢个馒头给她。

少女接下后道:“那管你,我不在乎,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喂!当心我有三个哥哥,大哥他想作官,现在投靠元庭,真没出息,二哥想独霸江湖,甘愿作血魔王的女婿,更可恶,三哥……呸!见了美女就昏了头,我如不念手足之情,我早就杀了他,你得当心,他们都有绝毒!”

陆念宗道:“假设我有能力杀了他们,你就不再喜欢我了是不是?”

少女道:“最好不要杀他们,你杀他们,我当然会伤心,因为他们是我哥哥嘛,不过我是喜欢你,可是你不能杀了他们!”

陆念宗道:“除非他们不作恶,否则一旦遇上,不是我杀他,就是我被毒死,这就叫做正邪不两立。”

少女大急道:“走开不行嘛?”

陆念宗道:“我有很多正义朋友,一旦你三位哥哥杀了我的朋友,你说,我为了正义,为了朋友,我是不是要找他们动手?”

少女想了很久,终于点点头道:“看我能不能逼他们回去,如果他们硬要留在中原为恶,那我就不管了!对了,你杀不了他们,他们一定会害死你,这会使我哭一辈子,与其将来哭那么久,我得先想法子保护你。”

说着,在身上拿出一颗鹅卵大的七彩珠,交与陆念宗道:“这是我爹遗传双珠之一,有了这种东西,我家的人,谁也害不了你。”

陆念宗见她完全出于真情流露,不禁感动不已,也诚心接下道:“后姮,我谢谢你,可是我如何报答你?”

少女道:“太俗、太俗,你不是有很多女朋友吗,将我也算上一个好不好?”

陆念宗笑道:“你要弄清楚,女朋友有很多种啊,你要那一种?”

后姮道:“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就是朋友对不对,就这样好啦!”

陆念宗见她确是天真无邪,不由得轻叹一声,点头道:“我那些女朋友,也是你这样的,人生未来,谁能料到结局如何,能活着的时,就这样也够了,尤其是武林人,过一天算一天。”

后姮轻笑道:“我能天天像现在,那就好了,对了,我如何称呼你?”

这是难题,陆念宗想到红娃、古天凤、刘绿萍、张楚红,都叫他陆哥,立即道:“就叫我陆哥好啦!”

后姮轻笑道:“我在暗中,看到红娃叫你,好象多一个哥字!”

陆念宗道:“她未成年,只有十八岁,别人听了不肉麻,你嘛,大概二十了吧,成年了,多个哥字有点那个……怕别人……”

后姮道:“吞吞吐吐,干吗?好,陆哥,我们走罢,向什么地方去?”

陆念宗道:“去太湖,我有一个朋友,叫丁大化的,先被坏人捉去,后来就失踪了,我现在却查不出来,这时去太湖,就是问消息。”

后姮道:“现在可以带我走了吧?”

陆念宗笑道:“不带你走,行吗?不过在路上,你可不许捣蛋啊!”

后姮娇笑道:“很难说!只要人家不瞪着眼睛看我,我讨厌那些看人不眨眼的坏人。”

陆念宗道:“看你并不一定是坏人,因为你很美,人家欣赏你也不行嘛?”

后姮道:“我虽说不出看我的人是好是坏,但感觉得出来,有斜着眼睛看的,有一种偷看的,有种看到眼睛不转的,也有一种看到眼睛乱转的,另外一种明在看我,但又装作没有看到我,再有一种看我时摆出斯文的,摆出英雄的,摆出潇洒的,表示有钱的,总之呀,不值我一顾!”

陆念宗哈哈大笑道:“你真有一套!”

后姮道:“走江湖嘛,要处处细心呀!”

陆念宗忽然有所心事,霎那低下头,走了好几里都不开口了!后姮叫道:“喂,陆哥,你怎么哪?”

陆念宗道:“没有什么,不过我心中忽然有点闷!”

后姮道:“该不会有病?”

陆念宗道:“你当真我有痨病?”

后姮道:“你忽然想到什么是不是?”

陆念宗啊声道:“对,我想到红娃她们,担心她们遭遇你三哥,那太危险了。”

后姮道:“她们在那里?”

陆念宗道:“不知现在那里,我和她们分手时,她们在白骨王那里。”

后姮道:“你不要担心,我这就去找她们!”

陆念宗道:“你不是要跟我走嘛?”

后姮道:“你不快乐,我很难过,我去找她们,你就放心了!”

陆念宗激动道:“阿姮,那你自己也要小心,像今天上午,你是太不小心之故,否则不会被无殿阴君网住。”

后姮道:“以后不会啦,你在太湖等我!”说完真个反身就走。

陆念宗见她轻功如电,立即遥叫道:“我在半月内决不离开太湖。”

后姮去后,陆念宗于黄昏时进了湖州,在太湖春客栈洗过澡,换了内衣裤,之后躺在床上休息,可是他近来虽累,依然无法入睡,半月来,事情太多,变化太大,思前想后,如何能睡?江湖人,耳目多,陆念宗躺不到半个时辰,忽听小二在门外问道:“相公,睡了吧?”

陆念宗翻身坐起道:“小二哥,有事吗?”

伙计笑答道:“相公,外面客厅,有位姓水的大爷求见。”

陆念宗道:“小二哥,我就来,你替我准备酒菜,要两人份。”他知道是谁了。

伙计笑道:“不必了,那位大爷叫了,相公,你老已知他是谁了?”

陆念宗笑道:“我在这里,朋友太少,来人必为水府君大爷对吧?”

小二哈哈笑道:“正是,正是,水大爷经常来小号,你老一到,水大爷就得手下禀告,所以他就如飞赶来。”

小二说完离去,陆念宗整埋下发髻,抖抖雪白长衫,他的衣包行李,从不离身,提包挂剑,走进客堂。

食客不少,雅座里走出一位大汉,朗笑大叫道:“兄弟,打扰了!”

陆念宗一看,水府君和他兄弟水府神一样,高高大大,英武昂昂,他只见过一面,现在仍旧未忘,哈哈笑道:“大哥,去年一见,转眼就是年多了。”

二人携手,进入雅座,酒菜早备,于是相对痛饮,边吃边谈。

水府君轻声问道:“兄弟,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来必有原因?”

陆念宗点头道:“小弟此来,打听一人消息,大哥耳目众多,必有所闻?”

水府君道:“丁大化是不是?”

陆念宗道:“正是,有消息?”

水府君摇头道:“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武林起风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