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6章 侠士心非铁,儿女情更长

作者:秋梦痕

袁凡这时和张楚红也在向昭君岩前进,他们两个,本来要去莫干山,可是他们没有于百郎等幸运,得不到老化子那样的人带路,在接近莫干山时,看到幪面黑衣人到处都有,所以不愿冒险。

古天凤带着后姮,先奔东天目,在天亮时,绕过莫干山,实际上她是在与袁凡平行两条路,慢也慢不多,不过她们易容行走,比袁凡男女同行要方便,两个怪丑的女子,谁也不会注意的。

要说古天凤没有人注意,那是骗她自己的,她的太阴剑藏在裙子下面,外行人当然看不出,可是武林人一看就知道是兵器,她会到的黑衣幪面人也不少,问题是没有向她找麻烦,如果她不易容,两位美丽的少女,就算不是武林人物,只怕邪门人物也会起邪念。

陆念宗带着红娃,同样也易了容,他却不像其它三批,一路上见不得幪面黑衣人,他经过虎岭关时,一连收拾八个,在磻溪镇外,又掌劈四人,这时正是他俩到达千秋关下,天也黑了,肚子也饿了,红娃连声道:“陆哥哥,前面有镇没有?”

陆念宗笑道:“没有镇,不过你放心,马上有人送东西来!”

红娃问道:“谁呀?”

陆念宗道:“幪面黑衣人!”

红娃嘟嘴道:“你骗人,敌人肯送吃的给我们?”

陆念宗吁声道:“别大声,我们这次是被人盯上了!”

红娃道:“我听不到,一定很远?”

陆念宗道:“不是远,是对方功力高,脚底下带出声音很小!”

红娃道:“在那一方?”

陆念宗道:“后面,约十五丈远,这个距离使你听不出,可见其对方功力深厚!”

红娃轻声道:“几个?”

陆念宗道:“两个,奇怪,他们明明看到我们了,为何不上前找渣?”

红娃道:“八成又是幪面人,你杀的那两批,他们当然看到啦,更须要慎重出手,这一次让我来!”

陆念宗轻声道:“不要吹牛啦,到时你又怕见血,耽搁时间!”

红娃道:“这次绝对不会啦,我肚子好饿啊!”

前面是个弯道,陆念宗刚过弯道,一把将红娃拉至一株大树后,悄悄的道:“平息以待!”

这一次陆念宗和红娃失算了,后面那有什么幪面高手,原来是两个穿破衣服的老叫化子,他们手持绿竹竿,腰间挂红葫芦,年纪足有八九十来岁啦!这时距离弯处还有三五丈,其一轻声道:“依户,我看那男小子八成是陆少侠,不要引起误会,还是快上前打个招呼才好!”

另一老化子道:“假使是敌人,再加上冒充一番,那今后我们还有脸见师傅,只怕帮主侄儿都没有脸去见了?”

正在他们两个老化子说着时,突然听到娇叱一声,一道寒光直射二老,快步闪电!

两个老化子居然措手不及,好在是老江湖,临危不乱,两支绿竹竿,交叉硬挡,叮叮两声,两者只觉手掌发麻,同时后退!

退也不行,红娃的青萍剑矫若游龙,第二剑一气呵成,紧逼二老面门!

两个老化子惊出一身冷汗,不是敌不住,而是红娃功力高,剑式奇,加上快得出奇。

老化子被迫再退!总算抽出时间,双竿回敬!

红娃一把剑,立即穿插于两竹竿之间,娇叱连连,全无半点吃力之情。

这时陆念宗已现身出来,他看到是两位老丐,心中有数,本想叫停,但故意旁观!

两老化子渐渐逼出全力了,多少年不用的真功夫,逼得全部出笼,但还是占不了上风。

三十招一过,陆念宗故意大叫道:“红娃住手,先问问再说,免得误会。”

这时,红娃猛攻一招,逼退两支竹竿,一式“观象望斗”,头一仰,如风翻回道:“陆哥哥,为何叫停?”

说着有点气,陆念宗道:“你也不看看,对方的穿着打扮!”

陆念宗迎上拱手道:“请问二位前辈,与丐帮有何渊源?”

两个老化子有点气急,其一哼声道:“好小子,拦路打劫也得将道儿踩清楚,找到我两个穿破烂的,难道也有油水不成!”

陆念宗哈哈笑道:“常言道得好,江湖诡诈多,穿破烂的与有钱无钱,那是未可料也,这才叫做财不露白,可以蒙混过关呀!”

两个老化子对望一眼,突然呵呵大笑道:“孩子,你可是陆少侠?”

陆念宗拱手道:“不敢,晚辈陆念宗!”

老叫化之一道:“老朽‘依门’,他是师弟‘依户’!久仰少侠乃江湖之龙,一见之下,果然不假!”

陆念宗啊声道:“常闻贵帮主说,他有师伯师叔二人,二十年前,放弃长老不干,退隐江湖,今日一见,有辛有幸!”

依门笑道:“这位小姑娘是谁,功力、剑术,棒极了!”

陆念宗招手红娃道:“红娃,快来拜见两位老前辈,说声对不起!”

他向二老道:“她叫红娃,希望二老多多指教!”

当红娃上前道歉时,两者同声惊讶道:“杀罗斯神巫的就是她呀,难怪难怪,今天一斗,两个老化子不必脸红啦!”

红娃娇声道:“两位老伯伯,可有吃的?我饿死啦!”

依门大笑道:“奇闻奇闻,化子一生是向人家要饭的,今天却有人向化子要啦!”

依户立即从破布袋中拿出一大块卤牛肉道:“娃娃,只要你不怕脏,拿去吃罢!还有酒啊!”

红娃双手接过道:“我连生鱼都吃,怕什么脏。”

说着撕一半给陆念宗道:“陆哥哥,你说对啦,真的有人送吃的来哟!”

陆念宗摇头笑道:“你我这一顿,吃掉老人家们一天的下酒菜,你还得意什么?”

二老大笑道:“不要紧,陆少侠,你们一定是去昭君岩?告诉你,那儿的邪门多得很,行动要小心,蚂蚁多了咬死象,只有用智,非武功可硬闯之处。”

陆念宗道:“二老有意同行否?”

依门老化子道:“老朽等为了去南疆会帮主,准备复兴敝帮,无法与少侠同行了。”

陆念宗道:“那是贵帮大事,晚辈不能勉强,二老请!”

两个老化子拱手道别,奔向大道,陆念宗带着红娃奔向昭君岩,走快捷方式,吃饱了,红娃抢在前面,翻山越岭。

距离昭君岩还有二十里,陆念宗向红娃道:“我们现在要小心了,这儿前无村落,后不着店,敌人必定派有大批巡逻之人。”

红娃道:“他们又不是官府,居然敢派巡逻人?”

陆念宗道:“神山活佛、法王,他们可以运用元庭雷霆军,假公济私,我们不怕坏蛋邪门,但逢雷霆军,就不能放手干!”

红娃道:“那我们想办法如何?难道不动了?”

陆念宗道:“我们到前山林中去,等天黑再行动!”

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身着农民装,在一处石岩后面,看到陆念宗带着红娃上了山林,立向后方一招手!

离这男子的藏处,约有一箭之地的丘林中,匍匐趴行出同样农装的两名男子,他们掩掩藏藏的,接近这人问道:“就是那两个少年男女?”

这人轻声道:“不错,他就是姓陆的,那女子叫红娃,不久前,杀害我们两批高手的,正是他们,你们两个在此监视,我回去向法王禀报!”

这男子说完,不等同伴再说,立即蛇行而去。

三个伪装农民的大汉的一切行动,陆念宗被树林挡住,对方行动又密,他和红娃当然看不见,只等天黑就准备奔昭君岩,可是未到黄昏,山丘下已来了法王,不过他带来的人并不多,只有两个喇嘛和尚,然而另外有两名大汉却押着两个少女,不好,那两个少女竟是海棠和明镜!

法王在山下大声叫道:“陆侠士,你不必在山上躲藏了,快请下来会会面!”

声音刚劲有力,陆念宗闻声暗怔,立即向红娃道:“有敌人叫阵了!”

红娃道:“既然指名叫阵,难道我们怕他不成,去就去,看看是什么人?”

二人走下山丘,发现是法王,而且没有多带人手,陆念宗向红娃道:“想不到他不轻视我?”

法王看到陆念宗,这是第三次会面了,只见他哈哈大笑道:“陆侠士,本座这样称呼你,不算自大吧?”

以法王之尊,称对手为侠士,他这一生,只怕只有对陆念宗了,也就是这原因,只见陆念宗回敬似的拱手道:“大师太客气了,可是阁下随身人手不多,难道要亲手将陆某擒回去?”

法王大笑道:“本座自知不是陆侠士对手,同时也知陆侠士不会与本座力搏而出手?”

陆念宗大笑道:“这是大师高抬在下,但不知此来有何赐教?”

法王向一丛林后招手道:“带两位姑娘出来!”

陆念宗发现林后出现两名大汉,各押一名少女,注目之下,不禁大怒道:“大师,原来仗人壮胆!”

法王道:“陆侠士误会了,小小两名宫女,能在侠士面前施出要胁手段否?”

陆念宗怔了怔,问道:“宫女?大师,你弄错了吧,那是海棠和明镜,即是古姑娘的丫头呀!”

他一直就不知道古天凤的底细,故而大疑。

法王哈哈大笑道:“侠士当面问她们就知道了。”

二女一见陆念宗同声叫道:“公子,快点救我们!”

陆念宗道:“他不会杀害你们的!你们真是宫女?”

海棠道:“公子,这话说来很长,现在不便相告!”

陆念宗向法王道:“大师,既然不是以二女作人质,不知另外有何企图?”

法王道:“本座初意,是要将二女送回京去,现当侠士之面,只好交与侠士了,不过请侠士转告三公主,请她立即回京,也许皇上念在父母之情,既往不究,如再逗留江湖,与朝庭唱反调,那她大逆之罪无法赦免!”

陆念宗突然感到头胸轰然一声,如遭重击,他这时想到子午之战,拚命把古天凤从元军手中抢救出来,现在才明白元庭要把她押回京去的原因。

二女看出陆念宗面色有异,但又不愿说话,海棠很清楚,这是蒙、汉不能兼容的关系,陆念宗的身世,二女虽不知道,但陆念宗对汉族卖命,心存宋室,二女是看得出的。

法王看到陆念宗良久不语,面上显出一抹狡诈表情,他立即下令,命两大汉道:“快将两位放了,免得陆侠士怀疑本座以她们作人质。”

二女被放,急急奔向陆念宗道:“公子,法王居心诡诈,想离间公子与小姐。”

陆念宗轻声叹道:“不用说了,你们小姐现在东天目山,你们二人快去找她,我还有事,不能送你们去。”

明镜道:“沿途都是对方的人,只怕我和阿棠又会被劫去?”

陆念宗立向法王道:“大师,你我站在敌对立场,本无什么道理可言,今日之会,大师不带大批人来,这证明大师了解我陆某之个性,这是说,大师深知陆其不会向大师出手!”

法王大笑道:“陆侠士也将本座看得很清楚!”

陆念宗道:“这二位姑娘要去会古天凤,一路之上,在下希望她们很安全!”

法王道:“二位姑娘放心行走,一切有本座负责。”

陆念宗向二女道:“你们听到了,放心去罢,相信大师言出必行,因为未来我与大师还有很多交往的。”

法王哈哈大笑道:“陆侠士之言,有理有理!”

二女不忍离开陆念宗,但不得不行,行前向陆念宗道:“公子,小姐从来没有把你当敌人啊!”

陆念宗叹声道:“二位姑娘请吧,我此际心中很乱!”

法王立向陆念宗道:“陆侠士,下次见面,恐怕没有这样和气了?”

老喇嘛之言,陆念宗淡淡的道:“大师,奉劝一句,阁下最好站稳立场,法王之尊,相信阁下不愿屈居他人篱下,同时希望转告令师神山活佛前辈,吃张三的饭,作李四的事,迟早会出纰漏的。”

法王面色一变,既而大笑道:“侠士,本座希望你知道的更多一点!人嘛,到底是活的,你说对不对,再会了。”

二女走了,法王也走了,红娃睁着两只大眼睛,有多少话,她都听不懂,但她也不去想它,天真的望着陆念宗道:“陆哥哥,天已黑啦!”

人怕有心事,陆念宗没有回答,只伸手拉住红娃,仍旧朝昭君岩行去。

刚刚接近昭君岩,突然从路边树林出来两名黑衣幪面大汉,一人手使长、短双刀,另一人则长、短双剑,行动毫无声息。

陆念宗一见就知来人是倭奴高手,心中想道:“要探昭君岩,这两人非常有用。”

红娃反手拔剑,就要冲出,陆念宗伸手拦住道:“慢点,要活口!”

红娃道:“久缠不得,一旦打上,必定会引来大批啊!”

陆念宗道:“对方是倭奴顶尖人物,还是由我来!”

红娃不依道:“我要动手,管他顶尖不顶尖!”

陆念宗道:“十招之内试探敌人功夫,能在十招内运出微尘打穴法!”

红娃点头,闪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侠士心非铁,儿女情更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