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凤神龙》

第17章 银笛金扇天蜈剑

作者:秋梦痕

  古天凤手持太阴剑,远离斗场,目注三子,在她观察中,真是没有一个是弱者,只

要天蜈公子不以无形毒施暗算,这一场打斗,只怕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除非三人全

部筋疲力竭,不过她了解其中的天蜈公子并非是个姦诈小人,但狠毒则有余。

  三个对手移位不停,功力已运到顶点,地虽不平坦,那对高手没有妨碍,既不会踏

虚,也不怕地形高低,因为招式各有运用不同。

  天蜈公子移位到了南面,那儿有块巨石,只见他摇身而上,首先发难,长啸一声,

长长的天蜈奇剑,抖起一朵寒光,直扑地势最低的银笛郎君!

  天蜈公子攻敌,侧面空门大露,金扇公子趁虚而入,打开的金扇,如板刀一般,平

铲直推,势成腰斩!

  天蜈公子毫不鲁莽,刚刚着地的身子,一势扭转乾坤!

  银笛郎君在闪开天蜈剑之霎那,笛指南面,接上金扇公子的空档,直指对方腰眼!

可是天蜈公子又顺势而取银笛郎君。

  三人之斗,没有联手,谁有空隙谁就是遭击之处,他们的攻势,一招比一招紧,一

式又快于一式,不到一顿饭久,崖头只见光团滚滚,人影已淡到无法看清人身。

  阳光已当顶,兵器反射,崖顶异彩缤纷,可是三人已不出半点声音。

  这扬打斗,连功力古高深的古天凤也看到有点技痒了,她竟忘了四外的动静,忽然,

她觉出有人在拉她,这一惊可不小,但身后却听到有人叫姐姐。

  古天凤好在没有出手,回头一见是红娃,不由一呆!

  “姐,陆哥不放心,又叫我回来找你!”红娃轻声说。

  古天凤叹声道:“他的负担太大了,你要在他身边协助啊!”

  红娃道:“你那里知道,姐,陆哥连早餐都没有吃,他说你的功力他信得过,但现

在非比寻常,敌人都是些诡诈之徒,杀人不择手段啊!他最不放心的是毒,所以我来时,

他把后姮给他的天蛟珠叫我拿来给你防身,同时不许我回去啦,叫我与你作伴,免得你

太孤单……”

  他的话还未完,只见古天凤两眼泪下如雨!

  红娃受了感动,陪着落泪道:“姐,陆哥还说,叫你不要离他太远,你不见他没有

关系,我想也对,姐,这一来,我可以两面照顾,你说可好嘛?”

  古天凤双手抱住她,流着泪,痛苦笑了笑,点点头。

  红娃道:“我来时,后姮争着要来,后来我们商议,我和阿姮经常交换!”

  古天凤带泪轻声道:“谢谢两位妹妹!”

  红娃把天蛟珠交与古天凤,笑道:“姐,他们是什么人,因何打得如此激烈?”

  古天凤把经过告诉她,轻声道:“我本来准备除掉那个天蜈公子,现在不了!”

  红娃道:“看在后姮的情分上?”

  古天凤点头道:“陆哥不杀天蛇公子,其理也在此!”

  红娃道:“阿姮不同于常人,他说,除非他们三个哥哥不犯大错,否则她要大义灭

亲!”

  古天凤道:“站在她的立场,那是对的,可是我们不行!她说的是义,她站在大义

上必定是如此,我们对阿姮是情!”

  这时在斗场同时发出长啸,三条人影如箭激射,冲空数丈,三般兵器一触,空中霎

时声如钟鸣,一接之下,三人各落一方,似都试出对方功力,居然无一稍逊。

  当三人落下时,猛见另外有红光,从天空落下,恰好在三人中央,大家一看是个红

袍幪面的高大怪人!

  三位高手似都没有见过这种人物,陈龙文依然斯文的拱手道:“阁下何人,为何捣

乱我等决斗?”

  红袍幪面之人沉声道:“你们功力都不弱,老夫爱才如命,有心收你们为部下,你

们不必作无谓之争了。”

  天蜈公子大怒道:“阁下口气猖狂,那就参加我们三人之斗,看看有否真功夫!”

  红袍幪面人叱道:“小辈太不知抬举,敢向老夫挑战?”

  银笛郎君大笑道:“阁下连面都不敢露出来,还自尊长辈,未免一厢情愿了。”

  红袍幪面人嘿嘿阴笑道:“看情形你们都要吃点苦头才能心甘情愿,好罢,你们三

人同时向老夫进攻,如把老夫逼动半步,老夫立即离开此地,否则你们只有作老夫手下

一途了,再不然你们就休想活命!”

  三个高手闻言,互相对视一眼,各自运足功力,就想出手,但被古天凤喝住道:

“慢点,你们都是武林佼佼者,为何如此轻举,他不露出面貌,谁也不要理他!”

  红袍幪面人闻言,转个身,阴笑道:“娃儿,你是什么人?”

  古天凤冷笑道:“你连面都不露,又有理由问人家姓名?”

  红袍幪面人大怒道:“利嘴丫头,你想死!”

  他竟一步踏出!

  古天凤正待拔剑时,又听空中发出啸声,音落人现,蓝影幻处,居然是个蓝衣幪面

人!

  红袍幪面人似知来人与众不同,迈出的第二步立即收回,大喝道:“你是传言的蓝

衣神龙?”

  蓝衣人哈哈笑道:“倭奴浪子,居然也听说过我蓝衣神龙,不错,在下就是!传言

你这个倭奴心目中只有陆念宗和神乞胡理两人,并没有将蓝某人放在眼里,但不知阁下

有多少斤两,是以特来讨教讨教。”

  古天凤知道心上人陆念宗来了,她一拉红娃退开道:“离远一点,立即有场空前大

斗!”

  红娃道:“蓝衣人是谁?”

  古天凤轻声道:“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红袍幪面人似在暗提内功,另外三个高手反而立在一块了,只见金扇公子道:“二

位,我们算是不分胜负,现在倒要看别人的了。”

  天蜈公子道:“这两人都是口气猖狂之人!”

  银笛郎君道:“在下初入中原,早就听说过蓝衣神龙其人,今天倒要亲眼看看,他

到底有何高明之处?”

  金扇公子看出蓝衣神龙也在作雷霆万钧之举,轻声道:“二位,这一场只怕是武林

少有的场面!”

  特殊高手相斗,反而不好看,他们的动作如同儿戏,这时竟作比划脚式,开始时是

红袍幪面人,他双腿作出马式,接着一手揣胸,一手划圆圈!

  蓝衣人毫不怠慢,右手中指朝天,左手掌外推,双脚都成丁字!

  外行人如果见了,一定扭头就走,没有什么看头,但在场的没有一个不大瞪双眼,

陈龙文居然发出惊叹声道:“从来没有见过的高手,只怕就是他们了!”

  天蜈公子这时竟把天蜈剑归鞘啦,接口道:“我们算什么?”

  方科元颓然道:“我得坐关三十年了!”

  这时幪面红袍人猛喝一声,双掌齐出,身如电闪,一股劲扑向蓝衣人!

  蓝衣人同时长啸如龙吟,两手各伸中指,猛向对方点出!

  一声大震响起,奇崖震动,当地飞砂走石,尘如漠风卷起!

  在外围的三男二女,竟被钜震撼动,他们连连后退!

  只见红袍人口吐鲜血,一言不出,转身跳下崖去,而蓝衣人都大喝道:“那里走?”

  拔身冲空,一式平沙落雁,也向崖下扑去。

  古天凤一拉红娃,急急道:“跟我追!”

  二女也向崖下飘落,但到崖下,什么也没有,红娃道:“姐,我们追什么?”

  古天凤轻声道:“追你陆哥哥,红袍人虽败走,但他的阴险可怕,陆哥哥的罡气运

过了量,再遇强敌,他会脱力,我们必须追去保护!”说完拉了红娃全力前冲。

  红娃走着惊问道:“蓝衣人是陆哥哥啊,我真高兴!”

  古天凤道:“红袍人一定是神秘人物,亦即所谓尊者的家伙,这一下可杀他一次下

马威了!”

  陆念宗这一追,如果对方功力差得太多,那是脱不出他的掌握,然而红袍人的功力,

只差陆念宗一二筹,他要摆脱追赶,自无问题,他投下崖去时,当然是存心脱逃,所以

陆念宗当然追空啦!其实他落下就藏身rǔ石中没有动,同时又将红袍翻过来,变成黑袍,

这更不易发现。

  当古天凤和红娃降落崖下时,这狡贼仍沉住气,他很明白,只要二女一看声张,陆

念宗必定闻声赶回,同时他还另有打算,那就是崖上三个青年,他本待收为己用,现在

改变计划了,因为三青年已经看到他的落败,生怕他们传言江湖,那对他心理是件莫大

耻辱,在他非杀之灭口不可,绝对不愿让三青年活着离开!

  红袍人既是神秘人物──尊者,而天蜈公子也算是他的手下了,他为什么也要杀呢?

这就是邪门人物的作风,那怕是亲信,一旦见到他的失败,恐怕传入其内部,那会影响

他的尊严。

  当古天凤和红娃追去一段时间,红袍人立即拔身崖顶,出他意外,那金扇公子、银

笛郎君和天蜈公子等三人的影子也没有了!甚至不知去向。

  红袍人楞住了,只见他跺足叹声道:“老夫这一场可败惨了!”

  就在这时,忽见北面崖沿奔到一人,那竟是原来的血魔教东方教主“日光王”山下,

他依然是从前的穿着打扮,并未黑衣幪面。

  红袍人一见,装出自己没事之情,严声问道:“山下,你来干什么?”

  他虽装出威严之态,但山下似有所察,故作不知道:“尊者,有两件事情,必须当

面禀报。”

  山下是倭奴人,江湖上知道的已不少,因为他的兵器和武功,任何武林人物一见便

知,尊者看出他说话时左右顾盼,似乎留心四外,便知必有要事,即轻喝道:“附近没

有人,快说!”

  山下郑重道:“国内接到尊者要求,如数将尊者亲手调教出来的‘九狠’、‘十

残’、‘八绝’全部派出,估计在三日内由普陀山登陆;第二件是湖海四老似得到什么

消息,他们已联手奔普陀,看情形,他们要去拦截我们的人!”

  红袍人冷笑道:“湖海四老,就是湖海八老也只有去送死,不过……山下,你火速

亲自去普陀一趟,传我令谕,湖海四老是当年联手赶我到西域罗剎之人,我要亲手报仇,

谁都不许杀他们,另外有件事情,你回本堂时,秘密通知我们自己人,血魔王夫妇不可

靠,当他们失去利用价值时,立即除掉,同时他的女儿青青、三毒公子,都不可留下,

惟三毒公子的无形毒很管用,设法夺到手!”

  山下连声道:“是、是、是!”

  红袍人道:“你去罢,从现在起,总堂迁往靠近海边的天台山,临时行堂则设在四

明山,这两座山都接近普陀。”

  山下躬身退去后,红袍人又立了一会才向西湖方面奔去。

  人不管如何狡猾、姦诈,他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红袍人临去还在崖顶停留一会,

那就是看看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察到之处,事情就有这样出人意外发生,红袍人万万没有

想到,居然在崖沿石洞中竟藏有两人,一个是那位天蜈公子,他并没有走,走的只是金

扇公子和银笛郎君、天蜈公子为了想看看蓝衣神龙和红袍人在崖下再打一场,当另外两

人走了之后,他就趁机在崖沿一处洞中躲起来,没有想到,最后却听到红袍人吩咐山下

要除去他们兄弟那些言语,这时红袍人一走,他那里还呆得住?当然要紧急通知两位兄

弟早做打算。

  另外一个是小鬼,他就是小虎子,他暗中跟着师兄来看热闹的,他藏在崖沿另外一

端的石孔里,同样,将红袍人所说的一切,听得一清二楚,现在他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翻下崖下去,拼命向西跑。

  山下,也就是东方教主,他对红袍人──武尊者所禀报的,一点没有错,湖海四老

──九九道人、八方处士、百龄和尚、玉面姥姥等四人,这时都到达普陀寺了,正在和

普陀方丈老尼“普陀神尼”商议截敌之计,普陀神尼从来不管江湖之事,可是这次经湖

海四老提到倭奴强寇要称霸中原武林,她那四大皆空也就空不成了,这不是普通小事,

如再不插手,只怕普陀寺就会首当其冲,于是她把全寺弟子,只要有几手看家本领的,

全都派上用场。

  武尊者从其本国倭奴调来二十七个大顶尖手──九狠、十残、八绝,这批凶神恶煞,

因没有得到其领导人的令谕,船停在海上一座岛边。

  若想凭普陀寺加上湖海四老的势力,挡一阵也许还可以,想阻住只怕很难,这一点,

湖海四老似有先见之明,只听九九道人在禅房郑重道:“诸位,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银笛金扇天蜈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凤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